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21中環廣場

香港中環廣場(CentralPlaza),位於香港島的灣仔區,地址是灣仔港灣道18號。它是香港的摩天大樓,高度僅次於國際金融中心二期,樓高374米,地上78層。樓層平面呈三角形,但為免過分影響鄰居的觀景及風水,三個角被設計成稍鈍,故平面實際上是個六角型。中環廣場屬於加固混凝土架構建築。地面大堂分成兩層,下層有高架行人天橋連接會議展覽中心、入境事務大樓及地鐵灣仔站。另一層有高速電梯前往47樓的空中樓閣(SkyLobby),即高層電梯大堂。前往空中樓閣以上的各層需要在空中樓閣轉乘電梯。樓頂上的旗桿頂部裝有風速計,標高為378米。  香港中環廣場於1992年建成時是亞洲最高的建築,直到1996年深圳地王大廈落成為止。  上海中環廣場屹立於上海市中心優越地段,是市內尊貴罕有的甲級商業中心。附近有地鐵一號線、公共汽車頻繁穿梭,配合鄰近的內環線和南北高架,往返虹橋機場和浦東機場分別僅需20分鐘及30分鐘車程。樓高38層,總建築面積54,000平方米,規模宏偉,傲視群雄。廣場基座四層為高級購物商場及地庫停車場,上蓋為市內罕有的甲級現代化商業大廈,規劃極盡完善。字樓總建築面積43,000平方米,單層面積約1,500平方米。寫字樓單位間隔靈活,樓底特高,實用率可達71%,適合各式企業使用。  盧灣區面積30-4300米,租價.75元/天米,管理費30元/月米.  上海中環廣場由新鴻基地產集團旗下的上海啟勝物業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提供完善的港式管理服務。啟勝擁有豐富物業管理經驗,屢次獲得ISO9002品質認可證書及ISO14001環境管理體系證書等多項國際殊榮。  中環廣場不僅指香港的中環廣場,還有上海,北京,廣東,西安等地都有.它的發展商一般為新鴻基地產財團。

(繼續閱讀)

201205041934木香花濕雨沉沉

昨天到處閒逛,偶然打開一個帖子,說汪曾祺有一首詠木香花的詩:蓮花池外少行人野店苔痕一寸深濁酒一杯天過午木香花濕雨沉沉心裡忽然一動,搜。搜到的圖片果然是我從小見慣的那種花。木香花開滿庭芳——初夏,村頭,河邊,牆上。 起先,一星一點地閃,終於禁不住暖風逗引,忽地笑炸了堆,一群一群一蓬一蓬。遠遠地望去,襯底的綠隱約零碎,密密匝匝的花,卻似葉子般的潑辣,鬧不清到底是白花綠葉還是綠花白葉。風過去,漫漫的湧。一牆白色的瀑布沒頭沒腦的奔過來,瀉下來,擋也擋不住,只能任它飛濺。那花就是濺的水花了——最難得的是,這可愛的竟是那麼的香。待風靜了,小雪山一樣,連綿著起伏著舒展著,耀著你的眼。悄悄的旁逸斜出來一枝,邀你去密不透風的葉子下,看!潔白修長的花瓣圍著花蕊,當中的一株頂著一點嬌黃,不憂不懼地望著自己雪白的小窩。密密麻麻的花蕾,羞澀候著。沒完沒了,毫不遮攔,不加設防。枝條與枝條牽絆著,傾蓋著,擠滿花朵,深深淺淺聯成一片。白的繁複的花,清淡的香氣。遠遠看去到處都是花:花的屏,花的牆,花的房。最喜歡是將開未開的花骨朵呀!抹著溫潤光澤的修長葉子,沁著花香的連珠花朵,我敢說手藝最好最好的工匠也做不出這靈秀來。於是我相信,古時候女子的髮髻邊必定有這種垂珠纍纍的花——木屑水抿過的髮髻一絲不亂,整齊的分出幾縷,露出潔白的發線,攢成大朵大朵的一枝木香,每朵都是浮香的珍珠。這樣熱鬧的花事,也就半個月左右。如果天氣好,這香就濃一點,緊一點,很結實的感覺。若是在夜裡下了雨,那花得到滋潤,迫不及待的全放了——開得太熱烈,味道卻損失不少。昨日看時還是一堆耀眼的積雪,今天看去只剩一牆沉沉的綠。在家鄉街角的小巷,鬧醒清晨是花香。白色的棉線紮起,籃子裡擠擠挨挨的裝滿。捧起來,聞一聞,請你用力的聞一聞,你會立刻換了副心腸,原先的焦躁,不安,爭鬥,鬱悶,消失得無影無蹤。這花兒帶著露水的清新,怎能不洗去陰暗的心情?木香花是母親喜歡的花。母親愛花大約是外婆的遺傳。外婆家的院子長著許多花:月季,梔子,桂花,季節流轉中,院子就沉浸在不同的花香裡。我猜想母親在想像婚姻的時候,一定很希望有個這樣的院子:院子裡有些花草,清明前後能點瓜種豆,幾畦韭菜,貓狗各一,應該還有兩隻雞蹣跚覓食。可惜沒有。在82年之前,我們一直寄居在父親單位。每

(繼續閱讀)

201204301857嗅著麥香,一路北上奔走千里

父母總是說我的命好,從我出生的那一年開始,我家的日子就開始慢慢好過起來。現在想起來他們所說的我的命好、日子慢慢的好過,應該有些道理,假如出生的再早些,生命就要遭受六零年的自然災害的嚴峻考驗,很可能就會做一個餓死鬼,還要必經一些大大小小的社會風波,糊里糊塗地做著不明不白的犧牲品。托上帝的福,我是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出生的,從沒有經受過天作孽不可活,餘下一切的不可活大概是自作孽。但父母當時所說的好,其實指的只不過一把麥子;所謂理想的幸福日子,只不過一把白面。以前糧倉裡大概很少能見到麥子的影子,一日三餐皆是黑茶瘩飯。母親不知是在哪一日做了一頓白面飯,全家人吃飯時都不說話,只管呼啦呼啦地往嘴裡扒飯。姊妹們吃著碗裡還盼著鍋裡,只嫌肚子太小、嘴太小,速度太慢,最後還嚷嚷著誰誰多吃了,黑心極了!一家有六七口人,麥子起初只有兩袋,一百多斤,接下來一年年的增多,幾百斤,自承包了責任田以後,每年的麥罷後麥袋子橫七豎八的撂了一屋子,有點嫌礙事了。母親不再擔憂巧婦難做無米之炊。饅頭也在脫胎換骨,變換臉色,黑窩窩頭摻了白面成了花臉,花臉揭去,便是白白淨淨。最好吃的食品大概是剛出鍋的白饅頭,熱的饅頭燙的雙手不停地快速遞換著,嘴吸溜吸溜地吹著,不就任何的菜,兩個饅頭片刻下肚。麥的醇香、麥的韌性、麥的力量、麥的滋養、麥的樸素、麥的沉默、麥的堅久一下子全部都釋放了出來,瀰散了整個灶房,湧出門外。年年歲歲人不同,年年歲歲皆滄桑,但年年歲歲相同的是默契的麥子的成熟如期而至。麥子紛至沓來,緊緊地包圍著村莊,淹沒了田野,淹沒了天際、淹沒了農人;她們矜持羞澀地勾了頭,散發著特有的清香,只等著和她沒有相約但從不會失約的農人們擁她入懷。麥子從田野裡走進農家的糧倉裡,近在咫尺,卻要經過許多艱辛磨難:割場、割、裝、拉、攤場、碾場、翻場、起場、揚場,裝麥、拉麥。其中每一環節的革命,都讓靠身體和力氣拼打的農人欣喜若狂;每一環節的革命的路程是漫長的,但我輩是極其幸運的,在短暫的人生裡見證著、並親生體驗著每一次革命的幸福快樂。我見過鄉親們摔過麥子,他們一把一把地啪啪地摔著,摔過的麥秸整整齊齊地擺放著,日後用來打縞席,穿饃蓋,幾畝薄田的麥子全是摔出來的。當然最多的還是用牛拉著石?碾場,牛雖然有的是韌勁,但過於慢慢騰騰,還要拉撒,好在人早有防備,慌忙拿了糞筐接了去。石?吱吱唧唧,不緊不慢地響著,響了月罷有餘,割了的麥子只能垛

(繼續閱讀)

201204230455歲月如水

(摘)滑落一地的夢,散落了那些記憶,夢裡的畫面從此不再完整。心裡打的結,再難打開。夜色闌珊,晚風吹進窗來,繚亂了思緒。自己的憂傷,無處可逃。淡淡的傷感如影隨形,蔓延在心田。往事如煙,絲絲縷縷,讓人沉醉,從紛亂的思緒中抽離出來,是剪不斷的前世今生緣,寫不盡百轉千回的思念。容顏退,芳華逝,歲月如水。人生,不過水袖輕揮彈指間。等待中的天長地久總是在夢裡才聽見笛聲悠悠。一低眉,一回首,末必是一簾幽夢千年醉。而千年回眸,卻不知昔日容顏。望天涯,繁花落,塵惹陌煙!是什麼驚起了藏在心底那抹飄渺的夢幻,一點癡癡的念想,才在心上緩緩的沉甸,卻在不經意間,又浮上了眸底,再難輕輕的掩。曾經千遍的身影,並沒有在流年的風裡消散,而是印在了眸底,一直不停的浮現在夢裡。終,成為心裡不變的永遠!是什麼朦朧了月亮的眼?銀色的憂鬱,瀉在臨窗揮毫的筆尖。案頭小箋,凌亂的鋪滿。細細碎碎的柔柔心緒,隨著一地月影輕輕搖曳。幽幽的思念,爬上了夜風中輕揚的紗簾。心,飛越萬水千山,仿若把心中那抹柔情逸在那清風明月的夜晚。和一曲琵琶輾轉,夢裡千年。一簫韻長,怎聽紅塵清歌,又唱江南那湖堤綠柳經年的輕軟。憶往日,卻,不見昔日亭燕繞雕欄!千千心結,幾經糾纏,瘦了一卷詩語,墨濺素箋。軟了一管玉簫,哽咽無言。是誰,又憐落花清瘦,纖指輕拈?葬花一曲,紅顏淚殘。盈盈風中,淡淡的籠了一袖飄舞的絮煙?任時光流轉,依然在夢裡,吟著唐詩的淺韻,歌著宋詞的清婉。漫天月色輕攏,一湖清香。回眸輕望間,蓮歌唱晚。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