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54爆強,益智的腦筋急轉彎

週末開心到來,益智的腦筋急轉彎陪你慢慢度過!1、什麼人始終不敢洗澡。2、小華明天考試,他已經把英語背得滾瓜爛熟,第二天考試還是不及格,為什麼?3、什麼東西明明是你的,別人卻用的比你多得多?4、在古時侯,什麼人沒當爸爸就先當公公了?5、小明在一場激烈槍戰後,身中數彈,血流如注,然而他仍能精神百倍地回家吃飯,為什麼?6、當今社會,個體戶大都靠什麼吃飯?7、婦女們在不知不覺中丟失掉的東西是什麼?8、比細菌還小的東西是什麼?9、家人問醫生病人的情況,醫生只舉起5個手指, 家人就哭了,是什麼原因呢?答案:1、泥人2、第二天不是考英語3、自己的名字4、太監5、他在拍戲6、靠嘴巴吃飯7、美貌8、細菌的兒子9、三長兩短

(繼續閱讀)

201304111005洋芋忠誠

近些年每每回老屋,看到方圓十幾里的人戶,好多都搬出山了。縣城在周邊的山圍圍裡,新拓了居民點,政府給著補助,進了城的農民便建起了新屋了。四野八鄉的人,住到了一搭裡,成了新鄉親了。這樣的移民點,在陝南很多,很有名。大城裡的人們,常來參觀,進人戶去坐坐,說說農村的事。條件好些的,開辦了農家樂了,城裡人便坐下來,吃一餐農家飯,高興得很。他們看到農家在變化,農人的臉上有笑容,他們便臉上也有了天大的笑容了。老屋方圓那塊兒,一連幾年,怕是搬將了有四五成人戶了罷。幾次陪我走動的老部下,現在也是一方父母官的,一路走著,一路給我匯報成績。常常,我也感動起來。都不易呀。鄉下話說,搬個山易,搬個人可不易!我很高興山裡人能進城來。過去深山大老林子的,進了城,離醫院近了,離好學校近了,離燈紅酒綠近了,離幹部也近了。部下說,這些年,鄉鎮的幹部,主要精力是動員農戶出山、下坡、進城。棄了舊園子,進城蓋了新屋,編了門牌,換了居民身份證,進城的農人,也漸漸喜歡穿起城裡的乾淨衣衫了。我高興曾經的部下說工作時的生動,表揚說,好好幹,有前途。我去過一回老屋山跟前的戲檯子。這是個小地名,地方卻還寬大,一川的水田壩子,一條沙家河流了四十來里地,直流到縣城城沿子前的壩河了。沙家河氣勢不大,小小的一條河溪,因是流在老林扒裡的,水量卻足,一年四季不斷水,便成就一抹子好水田了。半河灘裡,有半邊街,百十戶人家,街裡岸是一個空場,修了個戲檯子,清時候的。縣志裡有記,說清末民初時,半邊街有商號,專一收購草藥、桐油、生漆;草藥、桐油、生漆三大料,在縣城開有大鋪子,聚齊斬了,上了西河沿上的老鴰船,先運將到旬陽呂河口,再上漢江裡的大船,直運到漢口了。也有收購了白山羊,運進城去過年節的,遠的銷到了興安城裡。老屋那個方圓,直到前十來年,白山羊還是名品,好銷得很。深山大老林,水草豐茂,水是百花溪,浸了各樣的草藥味,竟是礦泉水了,陰坡、陽坡,溪邊、山場,陰鬱的林棵子裡,羊草又是百草藥了,如此的羊,自生自長,一長一個整年,一律七八十、上百斤,正是長得肉嫩而緊,羊尾冒油珠兒,宰殺了吃用,各樣做法,都相宜得說不得。早年,興安城老東頭一帶的羊肉湯鍋,講究用平利南北二山的羊,成了招牌。清末民初,直到五十年代裡,販羊的一入秋裡,便要成了群地聚起羊群,趕著翻女媧山、過稻草街、渡黃洋河,兩天,便過了興安城東的棗園子了,過了棗園子,興安城也便到了。那樣

(繼續閱讀)

201205041045山那邊 河那邊

小時候,我常坐在土坯房的門檻上癡想,或者放牛時、砍柴時站在山上向能看到的遠處眺望。蒙昧童年的我,可能正如剛從樹上下來的遠古祖先一樣,也有了瞭解身外世界的衝動。從我家的土坯房出門,走五十丈上一個坳,再走一里半是一座屬於我們隊上最高的山,叫牛嶺,其狀如牛,有很像的牛頭和牛屁股,還有更神似的牛肩胛,牛軛就是套在那地方扯犁拉耙的。在牛嶺上——牛背上能看到連綿起伏的山,連綿起伏的山的那邊有一條灰白的彎曲的河,讀書後知道那是湘江,但我們那裡都把它叫河,因此我們細伢子說到的河那必定是專有名詞,那是我們意識中唯一的河。河灣處,有一片擠得密密的磚瓦房屋,那是我去過的最遠的地方——街上,街上有供銷社有郵電局有電線桿有電燈等等,從家裡走路去街上,要一個半小時。從街上往遠看,河的那邊是山,街上的那邊也是山。牛嶺的那邊的山的那邊是河,牛嶺的那邊的山的那邊的河的那邊還是山。更遠處是什麼?不知道。小學三年級時,在一次作文比賽中,我的一篇關於夢的作文獲獎,被選拔代表公社去縣城參賽。我還記得我當時的激動,不是因為獲得比賽名次,而是有機會走到比街上更遠的地方。我看到了火車看到了鐵路,看到了更多的電線桿更多的電燈,還看到了玻璃做的黑板!竟然還有玻璃做的黑板!我們的課桌椅還有黑板全都是土坯的,原來這些東西還可以用不是土的東西來做!縣城與街上的區別是一個大一個小,相同的是也在河邊,而且,周圍也是山,鐵路從山裡伸出來,又消失在山裡,火車從山裡光當光當地跑出來,又光當光當地跑進另一端的山裡……我在河邊的街上讀完初中,在河邊的縣城讀完高中,終於來到還是在河邊的省城讀大學。哦,對了,自從上中學後,我已經不叫那條小時候看見的灰白的河為河了,改叫湘江。四年後,我離開湘江赴首都一所知名大學繼續學業。跨過山那邊的河,穿過河那邊的山,我終於確切地相信,這個世界真的不止有我們的河,這個世界真的不止有湘江。後來,我又穿過河那邊的山,跨過山那邊的河,從首都回到湘江。山那邊是河,河那邊是山,山的那邊的河,河的那邊的山……我在山與河之間輾轉,我跨過了河,卻走不出無盡的山!山的盡頭在哪裡?地的盡頭在哪裡?某一天,我又像那個坐在土坯房的門檻上癡想的我,又被相同的問題纏繞,我像一隻包在蠶繭裡出不來的蛹。我終於又有了衝動,我要走過所有

(繼續閱讀)

201204272022故都的秋

秋天,無論在什麼地方的秋天,總是好的;可是啊,北國的秋,卻特別地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我的不遠千里,要從杭州趕上青島,更要從青島趕上北平來的理由,也不過想飽嘗一嘗這“秋”,這故都的秋味。江南,秋當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氣來得潤,天的顏色顯得淡,並且又時常多雨而少風;一個人夾在蘇州上海杭州,或廈門香港廣州的市民中間,混混沌沌地過去,只能感到一點點清涼,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與姿態,總看不飽,嘗不透,賞玩不到十足。秋並不是名花,也並不是美酒,那一種半開、半醉的狀態,在領略秋的過程上,是不合適的。不逢北國之秋,已將近十餘年了。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總要想起陶然亭的蘆花,釣魚台的柳影,西山的蟲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鐘聲。在北平即使不出門去吧,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來住著,早晨起來,泡一碗濃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綠的天色,聽得到青天下馴鴿的飛聲。從槐樹葉底,朝東細數著一絲一絲漏下來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靜對著像喇叭似的牽牛花(朝榮)的藍朵,自然而然地也能夠感覺到十分的秋意。說到了牽牛花,我以為以藍色或白色者為佳,紫黑色次之,淡紅色最下。最好,還要在牽牛花底,教長著幾根疏疏落落的尖細且長的秋草,使作陪襯。北國的槐樹,也是一種能使人聯想起秋來的點綴。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種落蕊,早晨起來,會鋪得滿地。腳踏上去,聲音也沒有,氣味也沒有,只能感出一點點極微細極柔軟的觸覺。掃街的在樹影下一陣掃後,灰土上留下來的一條條掃帚的絲紋,看起來既覺得細膩,又覺得清閒,潛意識下並且還覺得有點兒落寞,古人所說的梧桐一葉而天下知秋的遙想,大約也就在這些深沉的地方。秋蟬的衰弱的殘聲,更是北國的特產,因為北平處處全長著樹,屋子又低,所以無論在什麼地方,都聽得見它們的啼唱。在南方是非要上郊外或山上去才聽得到的。這秋蟬的嘶叫,在北方可和蟋蟀耗子一樣,簡直像是家家戶戶都養在家裡的家蟲。還有秋雨哩,北方的秋雨,也似乎比南方的下得奇,下得有味,下得更像樣。在灰沉沉的天底下,忽而來一陣涼風,便息列索落地下起雨來了。一層雨過,雲漸漸地捲向了西去,天又晴了,太陽又露出臉來了,著著很厚的青布單衣或裌襖的都市閒人,咬著煙管,在雨後的斜橋影裡,上橋頭樹底下去一立,遇見熟人,便會用了緩慢悠閒的聲調,微歎著互答著地說:“唉,天可真涼了-----&rd

(繼續閱讀)

201204222255被遺忘的歲月時光

時光浸至在一片光亮之中,那時花開青澀的歲月末流長出蒼白的微笑,不堪一擊的背景下吞噬著泯滅的一刻,指針走過鐘面,燈光晃過。“嘀嗒”打破滿室的靜寂。鎖芯被鑰匙打開,小C風塵僕僕的回到公寓,已是凌晨兩點多,除了指針滑動的聲音不再有其他的聲響,沙發上還甩著昨天扔下的外套,明黃色嫩的刺眼,黑暗之中看不出那一抹耀色,就像現在的小C。收斂光芒。細長的女士煙還留在茶几上,煙灰缸不知去向,小C滿身酒氣,黑暗中握著似水年華的悲傷。房間裡一片狼藉,牛仔褲,啤酒罐,還有凌亂的被單。走進房間連燈都沒有打開,就直直的躺在床上,睜開雙眼。天花板上吊著水晶的燈,看不到燈光到底有多少的美輪美奐,卻看到了一絲蒼涼。眼睛發酸,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凌亂的被子一半斜拖在床下一半擱淺在床上。把頭埋在被子裡不再說話,隨後出現的便是微微的呼吸聲。二十多歲的小C,早已過了那青澀的窩在被窩裡看小說,走在大街上喝奶茶,塞著耳機坐在公車上的時光。認識小C的那一年,冬天下著很大的雪,超市都顯得淒涼,天氣寒冷的連樓梯上的扶手都不想觸碰。雪積滿了一整條道路,早上四五點鐘清潔工就起床做事了。小C是個業務員,整天奔波在外推售著一單有一單的任務。學歷很好的小C,本科畢業。看著家裡有關係的同學一個個坐進辦公室而自己卻只能每天踩著高跟鞋奔波在外有些茫然有些厭倦這樣的生活。圖書館開門的時間是早上的八點,我和往常一樣去圖書館,街道上的雪還是沒有清理乾淨堆積在路邊,不在柔軟的可愛,而是堅硬的寒冷。圖書館裡的暖氣還沒有開足有些顯得寒冷。選了一本《上官婉兒》窩在角落開始看書,毛衣很柔軟的貼在身上,暖洋洋的亦懶洋洋的,圖書館很冷清,突然間傳來一陣高跟鞋與地磚接觸的聲音,抬起頭看見了穿著黑白職業裝的小C。我衝她笑笑,她卻沒有絲毫的表情。我以為我們不再會有交集,就是平平淡淡的遇見一次,衝她笑笑然後看到她的面容,面無表情。可是每天的8點小C都會準時出現在圖書館的門口,我們在公交車站相遇,一起走進圖書館然後習慣性的一起坐在最裡面的座位。發展至後來,我們一起叫外賣,我會幫她佔好位置,有時候她會給我買好一杯奶茶,原味的不加珍珠。如果不是接到電話告知小C姐要結婚了,我似乎快淡忘她了。小C姐說很感謝我陪她走過那段頹廢迷亂的日子。她說在圖書館看書的日子,都是她最厭倦的日子。

(繼續閱讀)

201204100924醒悟

從小到大,我一直以為在母親的心目中,我是最不受寵也最不重要的一個孩子,因為在父親去世後,四個孩子中只有十個月大的我是最該留在母親身邊的,可她卻偏偏把我送到外婆家,儘管那時候我還不懂什麼是喪父之痛,什麼是寄人籬下,外婆一家也非常疼我,但沒有母愛的童年生活還是在我心中留下了永遠難以磨滅的陰影,我甚至曾一度在心裡憎恨過她。結婚成家後,已為人母的我開始慢慢能體諒母親的辛苦和付出,也由衷地敬重她,但母女間卻似乎永遠隔著一堵牆,客氣有餘,親密不足。  突然有一天,弟弟(與我同母異父)從家中打來的電話,說母親做家務時意外從水泥樓梯上摔下,估計傷得不輕,但她死活不肯上醫院。我趕緊向書記請假,然後坐單位的車往幾十里外的弟弟家趕。出現在我面前的母親已是一個面目全非的「血人」了。我顧不上多問就趕緊把她扶上車趕往附近的一所鄉鎮醫院。經過醫生的一陣忙碌,母親的頭部被縫了五針,摔折的手也被接好打上了石膏,儘管身上還有多處受傷,所幸都是皮外傷,並無性命危險,但需要打吊瓶注射抗菌消炎藥。由於弟弟全家正忙著搶收搶種,而我單位裡又有事難以走開,經醫生同意,我決定將母親帶回單位宿舍養傷。既可以解除弟弟的後顧之憂,更重要的是,母親已是個古稀老人了,我想接她到身邊好好照顧些日子。  我在鎮政府的宿舍就此成了母親養傷的臨時病房,母親身上的傷實在太多了,臉上、腿上、胳膊上……到處都是血痕,用「遍體鱗傷」來形容真是一點也不為過,雖然都只是表皮擦傷,可對於從小見血就暈的我來說還是有種觸目驚心的感覺,更何況受傷的還是我的親生母親。我拿來典伏小心地清洗著她身上的傷口,一遍、兩遍……也許真是母女連心,母親的傷讓我心裡感到一陣陣錐心的痛。淚水漸漸模糊了我的雙眼……  忽然間,我抬頭看見了母親眼中的淚光。  「媽,很疼吧?」我撫摸著母親受傷的手輕聲問。  「不,一點也不痛呢」母親搖了搖頭。  但我知道,此刻母親身上的一道道傷口正在撕心地疼著,只是因為女兒在身邊,她也許就有了最好的止疼藥吧。  受傷的母親幾乎像個孩子連基本生活都難以自理,吃飯喝水需要我用湯匙喂,上衛生間要我給她系紐扣、拉拉鏈,晚上睡覺時需要我幫她翻身、蓋被子……這是我記憶中與母親離得最近的幾天,雖然很累,但心裡卻十分幸福!事後我一直在想,如果沒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