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16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

高三畢業後,她狠下心和所有的往事斷絕關係。在流浪他鄉的過程中,從不聯繫舊日的同學朋友,偶爾在QQ上遇上了,也絕不透露自己的行蹤。她是這樣狠心地告別。自此再無他的任何消息。今晚在QQ上遇到了昔日的姐妹,聊了幾句。她竟毫無預警地提起了他。姐妹問她,他是否還在東莞,說他昨天去了深圳旅遊,很不幸遇上了大雨,結果遊玩一事泡湯了。她不知道,對於當年她與他的事姐妹瞭解多少,也不知道此次提起,是有意還是無心。她勉強自己擠出笑容,偽裝毫不在乎的樣子。如此的風輕雲淡,竟抵不過他名字一再給自己帶來的震撼。原來,再灑脫也有放不下的人、忘不掉的事。想起一句話: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掐指一算,自認識他那天起,不覺已過了八年。她究竟以怎樣的心態,陪他演這出獨角戲,蹉跎她的青春年華呢?初初相遇,他肆意的笑帶著點點離經叛道的意味,就這樣熱烈地開放在她的眼皮底下。滿不在乎的神情,陳述著他對正在處罰他的老師從內心發出的不屑。彼時,她正站在教室門口,探望碧藍的天幕。他恰巧面對她站在隔壁教室門口,聆聽老師對他的責難。一年下來,他的消息斷斷續續地傳進耳朵,他的身影也不時在眼前晃過。只不過再也沒見到他的笑容了。那樣的不屑,那樣的滿不在乎,我再也無法接觸。再次相遇,依舊是他滿不在乎的笑容。而那刻,他們已是坐在同間教室上課的同學。新學期的第一節課,他遲到。正在解說班規的老師怒不可竭,拿他當活例子,教訓了一頓。他的嘴角輕揚,一副嘲諷的模樣,眼底又是滿不在乎的神情。似乎每次相遇,都是在他狼狽的時刻;似乎每次相遇,他都如此從容地滿不在乎著。她是如此貪羨著他的滿不在乎。在她的人生中,這樣的不軌是無法預見的。規劃妥當的每一步,她都走得小心翼翼,總是以最優秀的姿勢出現。乖巧、聽話是她不容摘取的面具。他飛揚的青春活力,總是在她猝不及防的時候闖進眼裡,刻進心底。就如他從一開始無聲無息地進入到她的風景裡,成為她欣賞的一部分。寂寞的瞳鎖不住那麼多的歡愉,陽光如他,叛逆如他注定與她的沉鬱無緣。原來,心心唸唸的相交線,以空間的形式出現了,最終還是錯開了,而且永不相交。那些誤以為的靠近,是如此的不可信,每每斷開的身影,都無情地撕裂自信。那個誤以為的交點,是如此的殘酷無情,次次轉身而去的決絕,都狠狠地摧毀年華青春。在愛的路上,他是如此回報她逝去的美麗!最終,狼狽逃離。刻意的疏淡,偽裝的冷漠,依然躲不過一個輕輕的稱呼。僅僅是他的名字,就能

(繼續閱讀)

201508040225奇琴伊察建築遺跡

卡斯蒂略金字塔  卡斯蒂略金字塔卡斯蒂略金字塔(El Castillo,又稱羽蛇神金字塔,城堡,瑪雅金字塔,或墨西哥金字塔),23米高,雄居奇琴伊察的正中,是為羽蛇神而建的神廟。金字塔的地基呈方形,四邊依階梯上升,直至頂端的廟宇。在春季和秋季的晝夜平分點,日出日落時,建築的拐角在金字塔北面的階梯上投下羽蛇狀的陰影,並隨著太陽的位置在北面滑行下降。  古代中美洲城市中,在舊金字塔之上加蓋更大更雄偉的金字塔是一種慣例,卡斯蒂略金字塔正是其實例之一。考古學家在金字塔北面階梯上發現的一個入口通往一個隧道,人們在隧道內可以沿著掩蓋在金字塔內部的老金字塔的臺階向上攀登,直到頂端,並能見到刻在石頭中,漆成紅色鑲著玉點的羽蛇神王的美洲虎王冠。內部老金字塔的設計據說是按照月亮曆而來,而外面的新金字塔則是太陽曆。  在一次致命的墜落事故之後,金字塔的頂端已經不再對遊客開放了。  武士神廟  武士神廟武士形柱子奇琴伊察的“武士神廟”明顯是按照托爾特克首都圖拉的B神廟而建,並由於瑪雅建築師的技巧而比其原型更加宏偉。武士神廟是一個階梯狀金字塔頂的石頭建築(最初用木頭和灰泥做屋頂),內部的支柱被刻成武士的形狀。金字塔階梯頂端通往神廟入口處有查克莫天使(Chac Mool)的祭壇雕像。  武士神廟旁邊是由柱子圍繞的廣場——“大市場”。  球場  在奇琴伊察一共有7個中美洲蹴球球場,其中金字塔西北150米左右的球場最為引人注目。這是古代中美洲最大的球場,有166米長68米寬。球場內部兩側排列著雕刻著球員形象的石板。奇琴伊察的球賽是一種宗教儀式.,祭司會先算上一卦, 卦上可能是說,如果甲隊贏,,今年就會風調雨順, 否則就是個災年。 雙方隊員都悶在鼓裡, 不知道卦上的內容. 只管拼了個你死我活。 最後,可能乙隊贏了。祭司揭開卦的內容, ,可憐的甲隊和乙隊的隊長都要獻上他們的人頭,以平熄神怒。這種場景, 可以從球場上的一幅隊長斷頭圖上看到。球場的一面外牆上建有美洲虎神廟,上面有另一個美洲虎王冠。因為在地下掩埋了一千年,上面的紅漆以及鑲的玉點都已經消磨不見了。球場旁邊是一個露天平臺,側面裝飾著骷髏浮雕(穿在木架上的石刻頭骨)。  大法師墓  這是一個縮小版本的卡斯蒂略金字塔。名稱來自早期發掘者E. H. Thompson發現的貴

(繼續閱讀)

201205042127三年流光

三年流光曾經自己真的那麼強烈地渴望高中生活的來臨,然而在它真正來臨並已經進入尾聲的時候,我倒難得平靜了。三年,說來不長也不短,但是它卻是我求學生涯中最精彩的一部分。時光流轉,歲月荏苒,驀然回首,夢近在咫尺,路已延伸向遠方。細數記憶的流沙,路邊的風景依舊美如當初。懵懂的我以還不錯的成績考進本市一所數一數二的高中,主修德語。我從不認為我有語言天賦,但是一個陰差陽錯就注定了我三年必須修語言,無奈的選擇決定了我無奈的命運,可是想後退也來不及,想逃避已做不到,只能義無反顧地往前。高一的我其實不太適應公立學校的生活,因為初中就讀於一所私立學校寄宿學校,無論管理方式還是學校環境都相差太對了。相比從前,硬性管理少了很多,萬事靠自覺;同學之間的感情淡了許多,很長一段時間相處下來,還是形同陌路。是誰說的,改變不了環境,就嘗試改變自己。於是,開始學習接受現在的生活,學習成長。然後,開始有了許多朋友,很多知己,不經意間已融入了現在的班級裡。哥哥曾經告訴我,初中的朋友太天真,大學的朋友太世故,只有高中處的朋友才會長久到一輩子。所以,從一開始,我就始終真心對待身邊每一個人。可是,也許是太在意得失了,被人忽略的感覺壓得我喘不過氣。於是,一段時間裡陽光開朗的我變得憂鬱壓抑,甚至有些冷漠。直到有一天,朋友不經意地說:“其實你很脆弱,很怕失去吧。”才知道,我故作堅強的冷漠,是那麼拙劣,那麼容易被人看穿。朋友不斷開導我,你不是人民幣,你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歡,既然如此,何不瀟灑的做自己?無所謂得到與失去,沒有誰應該去屬於你,也沒有誰必須留在你身邊,自己過分在乎,只會徒增煩惱。朋友還說了很多很多,我在時間的洗滌下慢慢回味著這些話,好像懂了點什麼,應該安安靜靜地做自己該做的事。高二加入了學生會,生活開始變得忙碌。不再陷在感情漩渦中的我終於開始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了。日子一天天過去,不知不覺,自己竟然有了不少好朋友,都是可以推心置腹的那種,有快樂的事就一起分享,有難過的事就互相開導,總之我們每天過得既充實又快樂。整天奔走於廣播站、學生會和教室之間,也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偶然遇見時在走廊裡相視一笑,彼此心中都是那麼溫暖;有時也會在逢年過節時候,發幾條短信表示一下問候;也經常會在生日時候,驚喜地收到平常不太熟絡的朋友們的一些祝福,感覺著被人惦記、被人關心著的感動。經常有學弟學妹饒有興趣

(繼續閱讀)

201204301950太平洋也裝不下我所有的憂傷

我已經封閉自己很多天了,不想跟任何人聯繫,如有善意的問候,我就非常的反感,把自己武裝的嚴嚴實實,想著誰還能再傷到自己。可是,憂傷比培植的細胞滋生的還要快還要多,把我包裹在裡面,像一個詞--作繭自縛在裡面。我說不願再讓淚水滑落一滴,當早上送完女兒,騎著車走在路上,四周響起尖銳的車喇叭時,我茫茫然的四下看看,才發現我不知什麼時候騎到了五個車道的左右十個車道的機動車道裡,腦子一片空白,淚水忽然就狂湧而出。是平時開車的習慣從入口而進入的,還是我神思晃忽了,我不得而知,我站在馬路的中間,半天才艱難的走出危險。想起前幾天,我騎車送完女兒,低著頭一直慢悠悠的走著,結果我不知什麼時候都騎到四環邊了,而我的家在二環邊上。想起前天我在商場看到的那驚人一幕,孩子的爺爺,六七十歲的人了,領著兩個年輕美艷的女孩在奢侈品店裡購物的情景,當時我的驚慌失措,如同是自己被人撞見了見不得人的事,世界怎麼如此瘋狂啊?怎麼如此瘋狂?還有誰能讓你相信?亂了……都說傷痛最好的藥是時間,時間能撫平一切傷,深的、淺的、痛徹骨髓的,為什麼我的傷如長在心底的一棵小草,慢慢長成了參天大樹一樣,遮蓋住我全部的心房,一絲陽光也照不進來?當我早上站在那高峰期車流喘急的馬路中間任淚水滂沱而下時,所有的憂傷別說大海帶不走,連太平洋也裝不下了。青年文摘·彩版 |Ethos | Crystal的BLOG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 孩子是腳 教育是鞋 |御醫傳人的BLOG | 瀟瀟&

(繼續閱讀)

201204230525懷念娘親

今晨三點,我突然驚醒。淚眼朦朧中,我又一次想起了你。記得娘在世時,兒與你伶仃孤苦,相依為命,寸步未離。度過了許多艱難與坎坷,辛酸與不幸。三歲時,我大病一場,險些送命,是你精侍湯藥,撿回一命。父親請來陰陽先生,卜了一卦,父子相剋。於是,你帶兒離鄉背井,寄居舅鄉。五歲哪年,可憐父親思兒成疾,棄我而去。有人捎信:“五兒,你爹去四川挑鹽了”。可憐我小小年紀,並不更事,只見你淚流滿面啊。悲風獵獵曉霜寒,想起往昔鼻已酸,泣血長號望蒼天,唯思千古在黃泉。原來,父親與我早已陰陽相隔,華年永訣了。那時候,家裡條件極差,六歲,我便學會了煮飯、炒菜、放牛、打柴,凡人間最累的最髒的苦活,我都能擔起。記得有一次,家中缺糧,娘帶我翻過一座又一座蒼茫的大山,去尋找一種叫做仔兒根的野菜,山高林密,山風淒厲,伴有野獸哀嚎,為了生計,我們找到了它,食之甘甜,節長而潤澤。生可吃,熟可嚼,湯可藥。春可饑,夏可食,秋可糧,冬可藏。這種野草,便成了咱們的生命草,救命糧。由於娘親的執著、堅韌與無畏,我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飢寒交迫的日子。你哼的眠歌,兒至今還記得:“有娘靠娘懷中滾,不知娘發白幾根,青布背簍背無影,爬山涉水似風箏".。兒是娘的寶貝,娘是兒溫暖的港灣啊。明天就是中秋了,你知道,兒小時候最盼的就是過節過年的。可是,今天,兒卻最怕過節過年了。本來,月圓應陪娘親坐,誰知娘親陰陽離,半夜叫娘何處尋?哭聲兒娘箭穿心啊。娘啊,你在哪裡呢?其實,最痛斷腸兒的是娘親,你不識字,卻識大體。為兒上學,受盡了人間淒苦。小時候,我上山拾柴,下河捉鱉,你餵豬養羊,勤勞作息,豬仔爭氣,多則變賣,得錢讀書。有時,雞未穿褲,我們便去種地,萬物酣睡,我們收工小睡。經過了幾多山風呼嘯,夜黑風清,曠野空寂,鬼哭狼嚎的日子,咱們從未哭泣;頂寒星,冒霜雪,斗酷暑,勤漿洗,咱們從不畏懼;夜挑燈,起三更,睡半夜,咱們從未覺累;爬大山,走低谷,吃小米,咽草根,咱們從來無畏。越坎坷,遭辛酸,碰冷眼,被欺凌,咱們從來不退。兒是路上一蓬草啊,牛也踩來羊也咬,娘是路邊一個瓜啊,豬也拱來雞也抓。拾盡人間淒風雨,迎來世間旭日昇。可是現在,我卻好怕,尤其在每逢佳節倍思親的時候。思往昔,易成傷。我多麼懷念那些星星不見,嶺上雞寒的日子。葉滴露水點點淚,槐樹可憐落難人。我與娘親爬過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可如今,月圓登高之時,卻見短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