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52323故鄉二林

這天

從台中坐客運到二林 

開車一小時的路程 

竟然坐了兩個半鐘頭

  

有點納悶

是不是坐上了牛車?

  

親戚本要開車帶我來

但是這樣

我就沒辦法一個人在路上慢慢走了 

一種屬於自己的東西 

這是別人沒辦法體會的

  

 

 

這就是二林小鎮的小車站

很美的一個小站

沒有售票員

只有一些椅子呆坐在這裡

 

正中午十分

走出車站

三十五度高溫

本想在鎮上走走

沒辦法

看到以前外公家附近

有一家7-11

於是買了飲料坐了下來

這樣也高興

 

看著旁邊這條小溪

這是小時候母親洗衣服的地方

五十幾年前的情形

一一浮現在眼前

 

總是有一種特別

一直想來這個小鎮

雖然在這只住了十年

 

溪旁這一排平房

是警察和公所的宿舍

依舊還在

雖然破舊不堪

 

 

 

雞姑最旁邊這間

更是連門都不見了

當然雞姑早就不在了

雞姑以前是公所的職工

因為很愛講話.......

所以大家都喊她雞姑...咕 咕

 

 

 

董仙家的木頭鳥居

像日本神社的門

這回也不見了

董仙那時在公所上班

臉方方的

斯斯文文的

因為懂得很多

所以大家都尊稱他為董仙

他會開中藥方

以前家裡小孩如果喉嚨痛

母親就會帶來這找董仙

 

 

 

旁邊的基督教已改建了

牧師娘帶著小兒子來上幼稚園那一幕

記憶裡

我依然留著

 

基督教旁的清秀旅社

有三個女兒

她們常常在走廊吃著玉米

這是我後來很愛吃玉米的原因

因為羨慕人家

 

 

最旁邊那三棟

現是別人家的樓房了

原先是阿祖家的日式平房 

我常常想念著 

塌塌米房間裡

阿祖和外公的樣子 

小一中午下課時 

我總是會先來阿祖家 

阿祖家那時很熱鬧 

有一些鄉下王功那邊來的親戚

這些小女生來鎮上學做裁縫

都住在阿祖家

 

阿祖的晚年過得並不好

母親一直很難過

因為那時自己環境也不好

沒有辦法給阿祖的晚年

多一些實質的照顧 

到現在還是她最大的遺憾

   

看著郵局的後方

孫先生住的小平房還在

想到他常常端水餃包子給我們

山東大叔胖胖的笑容

我常常想念著

後來父親託人找過

只知道在台北

母親說沒再謝謝他是一個遺憾

 

他隨著軍隊來台

一個女兒

和母親一樣年紀

留在大陸

一提到就淚流滿面

那時他在二林鎮公所當職工

 

對街那楊姓三兄弟

小時候常常一起玩

大學時

有一次在報紙看到

那時唸中興大學的老二

去爬山時摔倒

走了.....

我總是難過的想著

他母親淚流滿面的畫面

 

 

大姑家開的麵店就在客運旁

小學三年級

離開二林那一天

姑丈用筷子叉著肉丸給我們三個小孩

那是我們第一次吃到外面的美食

那味道到現在還記得

 

 

員林客運站的停車場

以前是父親家的木材行....

父親被後母趕出來後

在市場角落搭了一間竹房子

我就在那出生的

 

聽母親說

那房子還在

母親因為在此失去兩個小孩

她不願再看到這傷心地

我雖然不知道是哪一間

每次來

每次一定會來市場繞一圈

 

市場口那賣玉米的 

這回沒賣 

因為不是季節 

好可惜錯失了故鄉味

上回問她 

她說她賣快五十年了

 

十歲離開  

現在已是六十幾歲的老婦人了

坐在7-11裡面

我望著窗外

想著......

半世紀前的往事

 

 

還有常聽母親提及的挑仙

他的兩層樓醫院

現變成商店了

大福仙改建的綜合醫院

空空的立在那兒

整棟樓看起來不知所措

翁外科也不見了

林眼科

也只剩下空房子在市場附近

還有林彰仙.....

 

往窗外一望 

彷彿看見

那一擔沿街叫賣著的小粉圓

兩頭木箱子和小板凳

五毛錢可以買一碗公

四個小孩就可以吃得津津有味....

 

想夠了

天也黑了

於是心甘情願的搭車回台北

下回有空

我還要再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