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90912淺碟化系列

淺碟化系列一 別罵人是豬 2015-08-14

 

人們常取笑人不如豬,說甚麼「懶如豬、髒如豬、笨如豬」,又說甚麼「吃飽睡,睡飽吃」。但凡生為人,「兔死狐悲,物傷其類」,蓋人情之常也,但有情緒要發洩,卻動輒以豬為對象。

 豬是人類的夥伴,也是人類肉食之所來。家,豬的住處即為家,古代有家就有豬,無豬不成家。事實上,豬既不懶、不髒也不笨,養在豬圈的豬,吃喝拉撒睡各有所在,絕不可能混雜一處;而且,豬不會犯第二次錯誤,例如拱豬圈門,被門板壓痛了豬鼻,就不可能再拱第二次。

 人與豬相較,豬不會犯二錯,人之卻能一錯再錯,甚至被同一塊石頭絆倒很多次。可不是嗎?台灣天災在所難免,年年防災竟又年年受災,以「蘇迪勒」颱風侵台為例,所謂「離災遠勝於救災」,台灣根本不可能做到,以致於又有人傷亡,也造成「複合式的」嚴重災損。斯景斯狀,豬應也會笑掉大牙。

 尤有甚者,豬會知錯而不再犯,人則犯錯而不認錯。帝王時代,朕即天下,朕躬無罪,罪在萬方,但必要時也會下「罪己詔」。然而,台灣庶民,誰不自以為聰明絕頂,明明乎自己沒有能耐,切切乎高不成低不就,一年到頭家裡蹲,卻把氣全倒給政府,罵政府不給他工作機會。

 台灣似已不復福爾摩沙,而已成為淺碟之島,庶民的智慧,即為淺碟化的表徵,所以別罵人是豬,更不要罵人豬頭,因為豬頭長在人身上,人就會像豬一樣聰明。至於其他各面向的淺碟化,委實不一而足,本欄今起推出系列談說,請待一篇篇道來。

淺碟化系列二 經濟半邊做 2015-08-15

 一方水土養一方風情,大陸陝西有九大怪,其中一怪是「房子半邊蓋」。台灣之怪沒有陝西多,卻常見一怪,「路名半條道」,亦即同一條道路有兩個路名。台灣更有一怪,就是「經濟半邊做」。

 所謂「身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也可以換句話說:「近廟則欺神。」身為台灣人,或許鮮知「經濟半邊做」源由,而只熟知台灣是個淺碟式經濟體。其實,「經濟半邊做」是「淺碟式經濟」的同義詞,蓋先有「經濟半邊做」,而後有「淺碟式經濟」,兩者有相互加乘作用。

 陝西有「房子半邊蓋」之怪,當地歌謠可作說明,「鄉間房子半邊蓋,省工省料省木材。 遮風擋雨又耐寒,冬暖夏涼時運來」。台灣「經濟半邊做」,也有歌謠為證,「有意有識在作祟,敵我分明不交錯。富國利民去他娘,經濟半邊隨我做」,可見台灣「經濟半邊做」,原因無它,純粹是意識形態作祟。

 台灣何以「經濟半邊隨我做」?「我」就是政治光譜另一極端,有形或無形的打著「台灣獨立」旗幟,逢中就反,不惜畫鬼嚇憨百姓,說甚麼「台灣會被阿共仔統去」,於是寧可不和大陸做生意,也要把《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卡在立法院,同時讓《兩岸貨物貿易協議》簽不成。

 「經濟半邊做」的另一邊,就是「私利任我摘」,故而經濟半邊隨我做那一干人,政治利益也就肥得流油。那一干人是何許人也?欲加辨識其實不難,他們只有半邊臉,一邊像麻將牌的白板,半套五官的那一邊臉,綠得像一團燐火。

淺碟化系列三 政治由人治 2015-08-16

 

 

 政治,乃制定典章以治理人民之事,這是民主政治起步的觀點。今日之所謂政治,在於管理尤其著重服務人民。中華民國被稱為「新興民主國家」,民主政治的神髓,卻與民主國家的定義鑿枘不投!

 有道是「滿桶水不響,半桶水亂盪」,台灣現狀之民主政治,充其量只是「淺碟式民主」,因與成熟的民主政治符節不相合,其罩門在於尚未完全擺脫人治本質。

 試舉一例,蔡英文堅決反課綱微調,並且強力支持學生反課綱,她七月底嘗言:「若教育部堅持讓爭議課綱上路,民進黨重返執政後,將依照公開透明的民主程序,改正目前執政者的錯誤。」這是何等心緒,又是何等狂念,不啻自比為朕,「朕即天下」,在朕統御下的「我朝」,必須推翻「前朝」政策。殊不知課綱爭議,關鍵在台獨史觀對上中華民國史觀。況乎所謂「公開透明的民主程序」云云,不也是朕可以號令?

 若問胡為乎而然?誠為「樹有頭、水有源」,無非是民進黨神龕上的「台獨黨綱」,赫赫乎炫炫乎發出神光。早已被神格化的「台獨黨綱」,對中華民國嫉恨殊甚,甚至以之為對抗中華民國的利器。民進黨因中華民國,而得以茁壯甚至曾經執政,孰知今竟張牙舞爪的反噬母體。

 歷史長河日以繼夜的奔流,中華民國史也不斷演進,台灣雖有民進黨卻不見民主進步,反肇致中華民國史磕磕絆絆。台灣現階段的民主政治,後世史家不知如何評說?目前仍難論斷,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史家會以「淺碟式民主」概括。

淺碟化系列四 政客滿街跑 2015-08-17

 

 

 政治人物,乃從事政治活動之人也。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又所謂「龍生九子,子子不同」,台灣政治人物都是爹娘生的,也是吃台灣米長大的,當然人如其面而各有不同,亦即「種性」有別。

 政治人物的種性,可區分為政治家、政客、政治撈仔。台灣政治人物之多,多於野狗身上的雜毛,要從中覓取政治家,比艷陽下的露珠還難找,唯有政客滿街跑─為名利為政治前途而奔走。其實,用篩子把政客篩它一篩,就像篩初採收的稻穀,總能篩出碎渣,那就是政治撈仔。

 政壇是群獸相食的叢林,林子大了甚麼鳥都有。行走政壇的政治人物,政治家胸有家國、心懷天下,以國家興亡為己任;政客仍有些政治良心,偶而會以生民為念,不忘的是一己之利;至於政治撈仔,可說是政治叢林最嗜血的動物,政治良心早已被狗吃了,動輒率獸食人,以牟取一己最大利益。

 當今台灣政壇,以政治家自我期許者,或許應有之,但為數不多,凡此胸懷大志的政治人物,不怕生前寂寞身,但求贏得身後名。至於政客甚或政治撈仔,若有人謂其為「滿口仁義道德,背後男盜女娼」,就該被打五十大板。但彼等人前誇言仁義道德,背後所為何事不問可知。

 選舉尤其是大選,彷彿是高懸門楣的鏡子,照出政治人物之種性,「熱血酬國」者有之,「盜世牟利」者亦有之,更有人冀望「七十杖於國,八十杖於朝」,但見酬國者少、盜世者多,讓人沒計奈何,政壇生態若斯,乃「淺碟式政治」之必然。

淺碟化系列五 教育即工具 2015-08-19

 

 

 想當年,李世民先生科考揭榜,睥睨天下:「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矣!」李世民者,唐朝第二代皇帝太宗也,以《貞觀政要》流布天下,即使被視為一代明君,卻也如假包換的幹過「鳥盡弓藏」行徑。

 李耳先生嘗言:「吾之有患,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吾之患在於有身,即為東坡先生所說,「人生憂患識字始」。識字始於教育,教育卻常被統治者做為統御人民的工具。李世民先生盡囊天下英雄,無非是以科考為工具,天下英雄若不盡忠藎,就可能被鳥盡弓藏。

 中國歷史上,歷代都曾出現文字獄,有清一代最為慘烈,成為知識分子最殘酷的枷鎖,一字之偏差、一字之影射,即可能招來滅家甚至滅族之禍。統治者大興文字獄,就是「教育即工具」的寫照。歷史不斷向前流淌,台灣現代史上,兩蔣時期擅專「教育即工具」,白色恐怖即為文字獄的一種形式。

 文字獄既往矣,白色恐怖也已成為歷史。然而,現今台灣民主社會,在所謂「民主進步」的操作下,竟然出現文字獄魔咒,更浮見白色恐怖的殘毒,亦即獨派將台獨意識,強加在國教課綱,企圖將中華民國史,扭捏成「台獨演進史」,進而將台灣的國民教育,質變為台獨教育。

 美國一代教育家杜威,主張「教育不能做為『個別目的』附屬物」,強烈反對教育淪為統治者的工具。台灣獨派張起獨化之網,企圖鋪天蓋地的遮覆台灣教育,這種獨化意識教育,肇致台灣教育淺碟化,成為台灣教育的最大危機。

淺碟化系列六 傳媒沒骨肉 2015-08-19

 

 

 《聊齋誌異.畫皮》,蒲松齡塑造了一個絕世美女,只見回眸一笑百媚生,卻是如假包換的妖怪,可以將身上的人皮,取下來為所欲為的描繪。蒲松齡「愛聽秋墳鬼唱詩」,鬼能唱詩乃見諷世之甚也。

 蒲松齡筆下的「畫皮小姐」,美麗外表掩蓋猙獰的面目,及其醜惡的本質。明乎蒲松齡一番苦心,讓人猛然感悟,原來現今台灣,「畫皮小姐」無所不在,魂兮在平面媒體、魄兮在電子媒體。更有人法力無邊,不論在紙媒抑或電媒,都能為「畫皮小姐」畫皮,這種人就是名嘴。

 紙媒也罷電媒也好,現今台灣媒體,不乏醜惡的本質、猙獰的面目。所謂醜惡的本質,泛指媒體靠邊站、窩裡蹲,忠於特定政黨的虔敬之心,比起過去《中央日報》還中央日報;所謂猙獰的面目,蓋指媒體效忠特定政黨,批鬥特定政黨的政敵,比起看家護院的大狼犬,凶狠程度甚於千百倍。

 至於所謂名嘴,不論是男是女,為「畫皮小姐」畫皮時,無不正氣凜然、豪氣干雲,彷彿可以「飲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又像甘於「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凡此名嘴,無不寄生於紙媒、謀食於電媒。此輩畫皮手法五彩繽紛,簡直就像天不生斯人萬古無顏色。

 《畫皮》,似是台灣現今若干媒體的預示。過去台灣人,取笑日本人「有魂沒體」或「有體無魂」,殊不知台灣部分媒體,「沒魂也沒體」,形成「淺碟式媒體」,更造就「淺碟式閱聽人」。大選將屆,沒有骨肉只有畫皮的媒體,已開始大展身手。

淺碟化系列七 群倫不如猴 2015-08-20

 

 

 猴子是人類的遠親,形同人類的縮小版,予人的刻板印象,是聰明、機智的,也是刁鑽、狡猾的,吳承恩筆下的孫悟空,可做為「猴族」的表徵。「長了毛比猴子還精」,這是對放刁把濫之徒的形容。

 人常把猴子用來罵人,例尖嘴猴腮、沐猴而冠。事實上,猴子和人類一樣,都屬於群居性動物,而其社會結構,則比人類嚴謹,猴子猴孫,長幼有別,尊卑有序,等級森嚴。更甚於人者,猴族服膺猴王領導,上下毫無二心。不由令人遐想,人的尾巴如未退化,恐比猴子還不如。

 猴族之王的產生,當然不是「全猴直選」,而是猴王「候選猴」之公猴,採「一對一對決制」,一個敗陣下來,一個接著上去,打得比「比武招親」還精彩、比「雙雄決鬥」還慘烈,最後勝者為王。在新猴王領導下,猴族社會一片和諧,猴族成員各安其位。待到猴王年邁體衰,再由對決產生新猴王。

 猴王由公猴對決產生,母猴不能當「女王」,此乃進化不如人類的必然。但猴王產生過程,不就是台灣領導人產生的另一種形式?觀我台灣領導人,在選舉過程中,搏命廝殺景況,不下於猴王對決;況乎選民對立尖銳,集體造勢結夥助威,遠不如猴族冷靜理性,靜待猴王出線。

 尤比猴族還不如者,台灣新領導人選定後,幾近無限戰爭的選戰,並不硝煙止歇、重現和平,反而是下一輪選戰的起始,致使台灣社會永難寧靖。大選將屆,選戰已打得火燒火燎、驚心動魄。這種「淺碟式選舉」,堪嘆台灣群倫不如猴。

(系列畢)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這是我收集醫療保健的寶庫

 我75年學針灸76年將自己ㄉ20年過敏鼻疾

 及8年ㄉ坐骨神經痛 自扎針通電治癒...

 人生從此變彩色

 81年跟學老師去北京醫學院檢定考試取得針灸師證照.

 84~86年與友人開民俗療中心 現開有機蔬果批發

 掌握好健康.生活品質才能提高

 祝福!!親朋好友健康99幸福百分百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