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91438痛快人生~~女人不快樂 自找的

女人不快樂 自找的

2009年03月18日蘋果日報

圖片: 1 / 1


男人傾向自戀,女人傾向自憐。男人不快樂的原因,多半是無法從工作或感情得到成就感,而女人不快樂的原因,多是對於生活現狀不滿。不滿,未必是因為不幸福。
在我觀察,現代女性的不滿,有兩大原因,一是老是往負面想,二是動不動就自憐。
我常聽見女人在碰到一個壞男人或一次婚姻失敗後,就發誓不再相信天下的男人,她不相信,或許只要多點識人之明,吸取一些經驗,改變一些行為模式,她也可能會擁有幸福。男人卻很少在一次婚姻失敗或碰到一個壞女人後,對愛情全盤否定。

遇人不淑老愛自憐
工作很辛苦時,女人會自憐:「唉,都是因為沒有男人養我……」她們認為,只要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肩膀可以倚靠,就可以過著悠哉生活。而被男人奉養得好好的女人,則常自憐:「走進婚姻後,我犧牲奉獻,做個半死,沒人感激。」
自憐,越想情緒越惡劣,但很少思考到:她們仍有幸運之處,有的有好工作,有的有好老公。自憐會削弱行動力,她們很少想到,自己有能力改變現實。
女人會覺得「好可憐」的地方,和男人不太一樣。我常被人家莫名其妙的同情起來。有位女性長輩曾對我說:「唉,以前的女人只要等男人賺錢回家,我們卻得靠自己。像妳這麼忙,真可憐。」某一回我在家認真寫稿時,家中幫忙清掃的太太忽然說:「吳小姐,我覺得妳好可憐,都沒有朋友陪。」其實,工作和一個人獨處,對我都是很大樂趣,只是我欲辯無言。
不少現代女人,仍然認為盡心工作和形單影隻值得可憐。為什麼不試著發現其中樂趣,停止自憐,妳就能往正面思考。

 
對男人嘴壞最吃虧

2009年04月08日蘋果日報

圖片: 1 / 1


女人愛貶抑身邊的男人,常因自己習慣挑剔,或想藉挑剔伴侶來告訴別人:他娶到我是他的福分。和那個男人的品質好不好,並沒有關係。
某個老同學的妻子即是此類女子代表。他們是因辦公室戀情結婚的,我的同學是知名律師,妻子為他處理庶務。
她在某場合與我巧遇,就數落起我的同學來:「妳知道嗎,他這個人看起來人模人樣的,可是和他生活在一起好累好痛苦。他從來不願意做家事,每天回家常對著電視或看報紙發呆,表面看起來是個有為好青年,其實每個案子我都要催他催個半死,如果我不提醒他,他就慢吞吞的,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才要寫訴狀。我跟他在一起這些年,好像老牛拖破車……」

貶抑別人彰顯自己
其實我這位大學同學,一表人才文質彬彬,在該行算是出類拔萃。這位大嫂對於和她還算陌生的女人當面批評起丈夫來,實在讓人吃驚。但在習慣這位大嫂的說話模式後,我很快發現她習慣貶抑別人,不只對她的丈夫,對公婆以及該公司所有員工、同行律師都不只有「微詞」而已。
類似的女性在職場上並不少見。她自己的能力很強,卻見不得人好。為什麼她老是要批評別人?其實只是為了強調:我比他們強,請看到我的優點。
有的則習於用委屈來強調自己的偉大。有趣的是,喜歡把委屈當偉大的女人,通常也有個以怨嘆伴侶過一生的慈母,她只是承襲了同樣的模式而已。
常以尖酸口氣批評另一半,不管是男友還是先生,都沒有鼓勵他變好的作用,要一個男人變好,只能朝著你要的方向讚美他─當然,良禽請擇木而棲:不是每個男人都是可造之材!

被女友當提款機

2009年03月19日蘋果日報

圖片: 1 / 1

若妍是志家好友的堂妹。某次KTV的聚會中,志家一看到若妍,驚為天人,立刻展開熱烈追求。


志家年過35未婚,有房有車也有相當積蓄,在大家眼中屬於黃金單身漢。平時他很慷慨,和女友約會,從不讓女友掏腰包,但不到一個月,他就發現事情不對勁。若妍把他當成提款機。
認識沒太久,若妍想和朋友到歐洲旅行,問志家願不願意幫她出旅費圓夢?志家楞了一下後,大方的答應了。若妍在歐洲時,打電話問志家,她很想要一款名牌包,他願意買給她嗎?志家又楞了一下,還是點了頭。

家財萬貫也吃不消
回國後,若妍拿著行動電話費給他,嬌嗔說:「若不是為了你,我就不用付這麼高的國際漫遊費……」志家又一楞,但他馬上明白,自己非掏錢不可。雖然志家生性慷慨,但有時難免會為了一些小錢而覺得很嘔。兩人一起出遊,若妍幫志家買一瓶可樂,零錢也會跟他要回來。
熱戀時,志家告訴自己,那一定是因為若妍在經濟上沒有安全感的緣故。若妍父親經商失敗,負債後就一人離家,若妍透露過,母親一定要她找到一個負責任、有穩定收入的男人,否則不如當尼姑。
某次若妍陪母親逛街,一路買東西都是志家埋單,花了5萬多元。志家雖然負擔得起,但心裡警鐘響起:再這麼下去怎麼得了?「我只想當老公,不想當恩客。」這女人把經濟重擔都放在他身上,讓人吃不消。
即使一個男人再家財萬貫,也不喜歡當女人的提款機。他們心中還是有個不滅的概念:「太常開口要錢的女人,並非賢妻。」要男友花錢花得甘願,女人不能不學會一點投桃報李、禮尚往來。

吳淡如

好命的廢人

秀韻打電話來,問可否聊聊天,說她感覺活得好無聊。38歲,已經像個孤單老人。
「人家都說我好命,老公會賺錢,不需要我上班。孩子生得早,一個上國中,一個上高中,功課都不要我操心─可是,他們不陪我就算了,我想陪他們,他們還嫌我煩。唉,我活得像個廢人似的。昨天晚上,忽然有個念頭出現在我腦海裡─這樣的活法,不如死掉算了。」
秀韻是大家公認的好命女,家庭背景好,人生幾乎全無波折,到了可以全然不知民間疾苦的地步。連她自己都想不到,某一天,腦海裡忽然出現活不下去的感覺。
女人活得像個廢人,有時是因為太好命。人生被安排得好好的,不需要自己謀衣謀食,不用掙扎也無須奮鬥;身旁的人都有為有守都不要她操心。以秀韻來說,家事都由歐巴桑包辦,她只須動口不必動手。孩子長大後,她缺乏被需要的感覺,所以感覺自己像廢人。

不夠獨立生活無趣
秀韻的問題,就出在她毫不獨立,她完全無法發現生活的樂趣。好命的廢人,如果不獨立一點,主動尋找活下去的樂趣,每天只等著人家良心發現來陪她的話,很容易讓自己的情緒長期掉落灰色漩渦裡,因為沒事做,只好自找麻煩、也找別人麻煩。我看過不少看來「福祿雙全、子孫優秀」的女性長輩,都有類似問題─沒有人陪,也找不到跟她一樣閒的談話對象,只好在家裡製造糾紛,在老伴和子媳間創造問題。別人都說她好命,她自己每天痛苦得要命。有位朋友的母親即是如此,所幸在兒子鼓舞下去當義工,人生快樂許多。
女人,若不會尋找快樂,就會尋找問題。

很難聊天的女人

「有些人,你明明知道他們是好人,不知道為什麼,說起話來那麼另人討厭。」菊芳說起不久前邀孩子同學的媽媽和老師到家中聚餐的經驗:「這一位張媽媽,平時熱心公益,但跟她說話,不由得會讓人生氣。」
張媽媽擅長挑起話題,讓其他較內向的媽媽加入討論,但張媽媽言語中不自覺出現的否定,不多久就暗暗得罪了在場的人。她當著眾人,誇張的問菊芳:「那個歌星XX今天發生的事,妳知道嗎?」「什麼事?」菊芳納悶。「這麼大的新聞,妳不知道啊?今天每個電視台都在報……」張媽媽誇張的手勢和宏亮語氣,讓菊芳覺得張媽媽似乎在鄙夷她的無知。「那個XX離婚啦,你真的不知道嗎?」又強調了一遍「妳不知道」。菊芳聽了,心想:她離婚關我什麼事啊?不好得罪客人,只好說:「我確實很少注意影劇新聞,也不看電視新聞,不好意思。」「不看電視新聞!哇,那妳還真是井底之蛙。」張媽媽誇張的說。

說話只顧自己暢快
不多久,張媽媽又關心起女老師的生子話題。女老師結婚4年,還沒有孩子,坦承心急,想試試人工的方法。張媽媽又大聲說:「唉呀,生孩子哪有這麼難,我以前啊,只要腳一跨過去就有了……不管怎麼避孕,就是會生……」菊芳真想捏狠狠這女人一把。她說起話來,只顧自己暢快,不顧別人感受。
被列為最討人厭的聊天對象,一定犯過以下2種毛病:一是愛強調自己有知識、別人很無知;二是否定別人的痛苦,強調自己的幸福。說話沒惡意,但暗箭不斷傷人,久而久之,必然沒人想跟他聊天。誰會自找罪受呢?

 

除了少數天生非常理性或曾經受騙的女性以外,大部分的女人都很喜歡聽甜言蜜語。其實,不只女人喜歡聽甜言蜜語;男人也喜歡聽令人心動的話。


不過相對之下,男人的要求沒那麼多,他喜歡聽的甜言蜜語,不需要太多機智或口才,只需在日常生活中由衷表達讚美或真心感謝,就能讓他飄飄然了。
當女人對男人說:「你真的好棒!」即使那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女人適時的讚賞,會讓男人覺得自己不一樣。這份榮譽感,會讓男人更有衝勁,也更自愛,並且更願意替女人付出。

「你好棒」就很好用
美好兩性關係的經營,在理論上就是這麼簡單。但是,真正的困難卻在於,男女雙方都明白這些道理,卻不肯認真去做,而且常常往相反的方向去相處。
通常女人只是藉由抱怨:「我好累喔!」、「好忙!」、「煩死了!」來間接提醒男人:「你應該幫點忙。」但是,男人聽見這些抱怨,只會想到說:「妳不要太累了!」、「多休息吧!」女人聽了這些話更生氣,她覺得這些都是口惠,沒有實質幫助,她心裡想的是:「你為什麼還不趕快幫忙呢?」
即便有些聰明而敏銳的男人,意識到這點,動手幫忙,女人卻忘了表達感謝,視之為理所當然,甚至出言苛責:「早知道是這樣,我就自己來做就好了,真是愈幫愈忙!」於是,男人不但從此疏離了家事,也開始拉遠了自己和女人的心。
伴侶相處,若要維持美好的關係,出自真心的甜言蜜語,的確是必需。說好聽的話,女人恐怕還比男人更容易一些,只要輕聲細氣說:「你好棒!」、「我真的很感謝你!」就能讓男人陶醉很久了。

吳若權

有些話是講給外人聽

小杜對外和對內的發言,常常很不一致。對紫舒來說,這曾經是很困擾的問題,如今卻可以一笑置之。
第一次深刻的印象,發生在跟小杜交往到論及婚嫁的時候。他們已經選好日子,但是每當有人問小杜:「什麼時候請我們喝喜酒呀?」小杜的答案都是:「你看我像是那麼容易定下來的人嗎?」聽得紫舒頭皮發麻,很擔心他會變成「落跑新郎」。他卻安慰紫舒:「故意不透露實情,他收到喜帖時,才有驚喜嘛!」當時,紫舒只覺得他是調皮。婚後,小杜每次碰到年輕一輩的親友,談笑中都會來這麼一句:「年輕要多玩玩啊,不要太早結婚!」弄得紫舒很尷尬。小杜事後的解釋居然是:「這樣才能讓別人覺得我對婚姻很有責任感呀!」

包容伴侶無聊的話
喜歡隨口胡謅的男人,對外亂講話有個原則,叫做:「內人不宜,心口不一!」紫舒後來之所以能夠聽而不聞,是因為她知道小杜就是這種很愛胡亂開玩笑的人。當她知道脾氣快要發作時,就會提醒自己:「有些話他只是講給外人聽的!」換個角度想,她十分同情他的朋友和同事,常被他糊弄而不自知。
開玩笑有很多方式,講反話是其中的一種。小杜的幽默,不算高級,幸好忍受多年的紫舒,總是能聽懂。
伴侶之間的相處,不是只要著重於分辨「真話」和「假話」的差異,還要分辨「對內」和「對外」的不同。愛面子的男人,對外喜歡誇口說大話;搞神秘的男人,習慣對外說些跟實情不一致反話。聽久了,就知道這些都是無聊的話。如果他還有其他無可取代的優點,就別計較了。包容他某些部分的不成熟,可以讓彼此相安無事地獲得更多幸福。

節儉男人很吝嗇

琦雯剛認識閩君時,覺得節儉是他的優點。月入4萬元的他,聽說每個月花不到3000元。他不菸、不酒、不外食、不看電影、不唱KTV……除了機車加油,幾乎沒有任何花用。這個優點曾經讓琦雯非常欣賞,認為他是單純的好男人。
但是,交往幾個月她就發現習慣節儉的男人,有另一個相對的缺點,就是很吝嗇。約會的時候,他都會刻意選不要花太多錢的方式,連喝杯咖啡他都要貨比三家。

戀愛只能吹風散步
漸漸地,閩君的節儉不再是琦雯眼中的優點,反而變成是一場噩夢。有一次琦雯不經意看到閩君用電腦做試算表,分析出他這一年來的花用。其實都是很小的錢,像是:動物園門票、買杯飲料、吃個漢堡……也許,這些都只是閩君個人的生活習慣,沒有別的意思,琦雯卻很難不往壞處想:「他大概很心痛吧!」難不成兩個人談戀愛只能吹風、散步、逛公園?
節儉男人,其實還可以根據他花錢的對象,分為有很多不同的類型。有些男人的金錢觀屬於「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自己可以很節省,對心裡所在意的人,花錢可不手軟,這種男人最令女人欣賞。但是女人不要高興得太早,男人若是「打腫臉,充胖子!」早晚會連本帶利索討回去。
另一種男人,不論對誰都很節儉,就真的算是吝嗇了。還有一種男人,在別人眼前裝作很節儉,骨子裡很捨得為自己花錢,買線上遊戲點數、享用美食、開車兜風到處玩、甚至嫖妓……這才是女人該提防的男人,因為他不但小氣,還很自私。
在愛情的路上,無論有錢或沒錢、慷慨或吝嗇,都能找到相處的模式,看到相對另一面的優點,但就是自私這點,最不可取。

 

世上沒有狐狸精

2009年03月11日蘋果日報

圖片: 1 / 1


她的丈夫跟人跑了。她忿恨難平,自哀自憐,寄望周圍親友給予安慰。她找公婆要他們主持公道,希望丈夫的拜把兄弟說句公道話,也免不了要跟自己的朋友圈哭啼一番。
那個女人早已風騷在外,憑仗美色,只要她想要的男人,她就拿,管他是別人家的爸爸還是先生,她從沒有良心問題。那個女人第一次因公幹見到她丈夫,便相中男人的相貌、身材及他的才幹,從此找盡藉口接近他,窮盡手段勾引他。聽說有次那個女人故意約她丈夫深夜上她家取文件,按了門鈴,女人幾乎一絲不掛來開門。

受傷元配沒人同情
「你看,這女人多噁心?」她淚如春泉湧不停,坐著聽的朋友只顧追問怎麼知道那女人半裸來應門。她邊哭,邊供應更多細節,全是附近鄰居傳的八卦,他們天天看不同男人進出,早覺得那個女人私生活不檢點。
她的紅眼眶此時露出兇光,咬牙怒罵,「狐狸精!」聽見這個古老的名詞,友人們一片靜默。她得不到她原本期待的友情附和聲,有點錯愕,又重複一次狐狸精3個字,「你們不覺得用狐狸精形容她很貼切?」
一個她與她先生共同的朋友率先打破沉默,表達現代婚姻皆是你情我願,很難講誰對誰錯。另一人順勢接話,再沒有丈夫被搶這回事,丈夫是個成人,他自己有腦子有腳,若不是他決定出走,就算西施再世也難勾他心。第三個說,世上很多婚姻遠在結束之前都已名存實亡很久,像具半死不活的殭尸拖著,你要感謝那個女人幫你結束這種不痛快的狀態。又有人說,更何況婚姻是兩人的事情,丈夫會跑,妻子也有責任。
對啊對啊,全部人都同意,齊齊朝她轉頭,「妳倒是想想,妳做錯了什麼沒?」

當寶玉碰上寶釵

他當初追她看中她是文科高材生,誤以為她學文學,一定浪漫成性,與熱愛文學的他可以談得來。因他選讀理工情非得已,只因家人的期待,又有養家活口的重任。
誰知結婚後,他才發現自小第一名的她,讀書只為考試,除了考試必讀的書,從不讀課外書。婚後,她的人生第一要務是相夫教子,追求世俗認定的成功,在別人眼中,她是賢妻良母,更是好老師,因她十分重視學生成績,她教的班永遠名列前茅,一如她的成績。

白首偕老不過受罪
生性浪漫的他,在學術與婚姻中皆找不到樂趣後,便埋首在他自己的興趣中,一鑽研便是十多年。她認為他不追求學術上的地位,成天不務正業,十分沒出息,只要逮到機會,從不放過批判他。
他跟她溝通無效後,早出晚歸,以免吵架,她的觀念根深蒂固,他無力改變她,她認定自己是賢妻良母,為家庭付出這麼多,他卻毫無感恩,把家當旅館和飯館。
30年過去,孩子大了,甚少回家,他們跟他一樣逃避她的無趣、固執、操控。
他突然罹患肝癌,一上來便是末期,他對中醫素有鑽研,很清楚怒傷肝,他長期以來對她充滿憤怒,卻沒有任何名目可以指責她,因為她是個端莊賢慧眾口交譽的薛寶釵。他在面對死亡時,反而勇氣十足的跟她攤牌,他告訴她早已無法忍受跟她生活,因他要的是一個能談心的林黛玉,而非活在別人掌聲中的薛寶釵。她為他的忘恩負義痛不欲生,卻不知她到底錯在哪裡。
對他而言,白首偕老不過是受罪,「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寶玉以出家來逃避與寶釵的婚姻,他只能以死亡來求解脫了。

大家都有病

2009年03月19日蘋果日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這是我收集醫療保健的寶庫

 我75年學針灸76年將自己ㄉ20年過敏鼻疾

 及8年ㄉ坐骨神經痛 自扎針通電治癒...

 人生從此變彩色

 81年跟學老師去北京醫學院檢定考試取得針灸師證照.

 84~86年與友人開民俗療中心 現開有機蔬果批發

 掌握好健康.生活品質才能提高

 祝福!!親朋好友健康99幸福百分百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