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51137災難難以根據過去經驗來預測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伊波拉病毒感染防疫專區(網站的新聞更新至 103年11月18日)
*裡面包含伊波拉傳染病介紹, 病例定義.防護指引.相關新聞等等
因應伊波拉病毒疫情發展,全聯會籲請會員提高警覺並自我評估個人整備情形,落實相關感染管制與個人防護措施。
伊波拉病毒最早出現於1976年的兩起疫情,剛果民主共和國與蘇丹,前者發生於伊波拉河附近的村落,因此而命名,其後持續發生流行疫情,其中以 1995 年在剛果民主共和國與2000年在烏干達的的流行規模較大,通報個案數約 300~400 多人。2014年2月起,幾內亞爆發伊波拉病毒感染流行,擴及鄰近之賴比瑞亞、獅子山及奈及利亞,病例及死亡人數快速增加,至2014年 8 月 13 日止已累計超過 2,000 多例,其中超過 1,000 多例死亡(致死率 54%)。

2014-08-07 台灣能躲過伊波拉病毒的侵犯?
 
2014年2月,伊波拉病毒出血熱再爆疫情,這個被稱為「世紀黑死病」的病毒,從1976 年第一次出現在人類歷史後,近 40 年以來仍無藥可解,死亡率達九成,人人聞之色變。原本只局限在非洲中部國家,目前已擴散到西非的幾內亞、賴比瑞亞、獅子山共和國與奈及利亞,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公布的最新數據,截至2014年8月1日,通報案例增加至1603人、死亡數累計達887人。WHO祕書長陳馮富珍警告,當地疫情正在失控,但若因應得當仍能遏止。美國疾病管制局於2014年7月28日發出對疫區的旅遊警訊,等級等同於2003年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事件,2014年30日,距離台灣飛行時間不到一個小時的香港,就傳出有疑似個案入境,後來雖證實是虛驚一場,但也讓台灣民眾神經緊繃起來。畢竟,當年SARS事件,首例個案就是一位由港返台民眾感染,讓人不禁擔心:「這次台灣能不能躲過伊波拉病毒的侵犯?」
大規模傳染暫時不可能
雖然菲律賓與中國曾發現伊波拉不同的病毒型別,但疫情仍長期局限於非洲,學者一致認為,病毒要擴散不太容易。台大醫學院院長張上淳表示,就算他國民眾前往非洲感染,也是單一個案,「大規模傳染暫時不可能。」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發言人、台大醫院感染科醫師李秉穎則指出,伊波拉病毒共有5型,其中又以薩伊型最強,致死率高達90%;這次疫情死亡率沒有這麼高,研判可能是感染其他毒性較弱的病毒,但從死亡人數不斷攀升來看,仍須留意疫情擴散。
美國疾管局已發出「第三級旅遊警示」,警告在疫區的美國民眾避免接觸病人的血液及體液,前往西非的旅客必須採取額外的防疫措施。同時,兩名在西非受感染的美國醫療照護人員運回國內治療,首度讓美國境內有伊波拉患者入境。
鄰近的香港也啟動機制,只要從西非這三國入境的旅客出現發燒症狀,將採取預防性隔離。和香港一樣曾出現疑似案例,且經檢驗未遭感染的英國,則決定目前最好的應對方式是提供西非疫區「額外資源」,主動協助西非防疫。
台灣已啟動三關防疫機制,衛福部部長邱文達在行政院院會表示,將加強國際疫情監測,若國內出現疑似病例將成立應變小組,甚至防疫中心;持續加強風險溝通,包含旅遊警示、醫師通函、防治手冊等;強化人員與物資整備,比照普通大型傳染病做好準備。
衛福部疾病管制署副署長莊人祥指出,台灣經過SARS與禽流感事件後,對於疫情防治已經累積了一定經驗,加上各專責醫院所備有的負壓隔離病房,只要醫護人員能夠做好自我防護,在最快時間內將可疑個案隔離,即使進到台灣也不必過度恐慌。
伊波拉病毒的可怕,在於它的高死亡率,且至今來源不明。1976年,首度在非洲剛果〈舊稱薩伊〉揚布谷〈Yambuku〉村落造成嚴重死傷,最後確定感染源為一種新興病毒,於是就以當地河流命名為「伊波拉病毒」。
根據WHO官方資料,在過去近40年中,伊波拉曾爆發四波疫情,地點都在中西非國家,至今已奪走2477人的性命。
「無利可圖」 人體試驗未完成
能對抗伊波拉病毒的疫苗,為何遲遲無法出爐?原因和藥商「無利可圖」有關。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指出,在一二年的世界各國人均醫療支出中,位於本次疫區的幾內亞、賴比瑞亞、獅子山和奈及利亞,分別只有32美元、65美元、96美元和94美元,和第一名的美國8895美元相比,差了千倍之多。
2014年8月3日,英國公共衛生學會會長約翰.艾希頓在,《獨立報》為文指出,就因非洲國家多半貧窮落後,買不起疫苗,導致藥商開發意願低落。其實加拿大、日本等國科學家,早先已研發出特定單株抗體,能夠一搏伊波拉,但人體試驗全都未完成。
WHO目前雖未對上述爆發疫情國家的經貿活動有所限制,雖然本次疫情的延燒規模,是有史以來最大,但一般認為,如果能將疫情控制在非洲內,對於世界的經濟影響,應該有限。
只不過,疫情所帶來的衝擊仍不容小覷,2003年,SARS重創國人的生命和經濟,短短10天,台股就蒸發1.16 兆元。本次伊波拉疫區中,獅子山以血鑽石出名、幾內亞為世界第六大腰果生產國、賴比瑞亞出口天然橡膠、木材和鐵礦砂,若無法遏止疫情,也可能牽動到國際供給,擴大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程度。
2014-10-08 伊波拉疫情,又是吃肉惹的禍! ●作者陳惟華,英國牛津大學博士,台北市愛家自然診所院長、前三軍總醫院基隆分院第一任院長;醫界蔬食聯盟發起人
美國總統歐巴馬9月中在聯合國大會呼籲國際擴大參與伊波拉的防疫工作,並指出認為伊波拉疫情和自身八竿子打不著是錯誤的想法。美國已派遣3千名軍醫到西非建立指揮和治療中心,協助遏阻疫情與研發新治療方式。9月底伊波拉病毒果真擴散到美國。
伊波拉疫情今年3月在西非國家大規模爆發以來,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累計已造成7千多人感染,其中至少3千多人死亡,由於持續蔓延,疫情在失控邊緣。美國疾管中心警告,未來四個月內感染伊波拉恐怕將增加到140萬人。伊波拉是一種人畜共通的病毒,在1976年首次被發現,已造成約2/3確診患者死亡,當時兩次爆發的致死率高達90%。
伊波拉的傳染過程歷經3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以果蝠為主要的病毒散播源,再由野生動物互相傳染。野生動物感染到伊波拉病毒,經過自然淘汰的過程,適者生存而繁衍下來,成為帶有伊波拉病毒的傳染窩。
第二階段,再從動物傳給人類。只要人類不要闖入山林去打獵、吃野味,就不會將伊波拉病毒帶進人類的社會。8月剛果一位孕婦在處理丈夫打獵帶回的獵物時遭到感染病故,並傳播病毒導致剛果爆發疫情。9月牛津大學等英美科學家發表蒐集自1976年至今的資料,繪製成伊波拉疫情地圖,發現西、中非的雨林地帶歷年來有多次動物傳人案例,伊波拉潛在的疫區遠比想像中更廣、更頻繁,警告人類不要再進入動物傳染的高風險區。回想台灣鼬獾的狂犬病毒早已在台灣繁衍數十年,可能因為人們打獵等破壞鼬獾的生態環境,導致動物的本能已無法從生存環境中找到大自然的解藥,造成鼬獾染病發狂而死。所以,請民眾不要再打獵,也不要接觸、販賣或食用已死亡的野生動物,尤其是蝙蝠。
第三階段是人類間互相傳染。伊波拉病毒出血熱的潛伏期2至21天,由於人類第一次接觸到這種野生病毒,身體還沒有建立即刻反應的免疫力,加上伊波拉病毒初進人體為了增加生存的機率而大肆繁殖,等到人體產生免疫抗體以後,自然會到處攻擊早已散布到全身細胞的病毒,因而產生免疫風暴,造成內出血休克併發多重器官衰竭,致死率恐逾70%。就如同SARS一樣有不少醫療人員遭受感染而死亡,許多醫院因害怕傳染乾脆關門,讓疫情更加惡化。人與人主要感染途徑是透過患者的體液傳染,如血液、汗水、嘔吐物、排泄物、尿液、唾液和精液等。曾有救護人員進入患者的家中,看見1名6月大嬰兒在舐垂臥已死媽媽的皮膚,導致嬰兒和女童伴母屍等死的伊波拉悲劇,當下淚流滿面。
歷次人畜共通傳染病疫情的省思
除了哀悼之外,我們必須從歷次人畜共通傳染病的疫情中學到教訓,方能有效遏止疫情一再發生,也才不會讓往生者白白犧牲。2003年的SARS疫情,來自大陸因嗜吃野生果子狸而大量飼養果子狸身上的冠狀病毒。2009年的全球新流感疫情,來自墨西哥養豬場HIN1病毒基因的重組。2012年的中東新型冠狀病毒來自駱駝群,致使飼養和接觸駱駝者感染。2013年的大陸H7N9禽流感疫情,來自侯鳥H7病毒在養鴨場和養雞場的基因重組。人類盛行的超級抗藥性的金黃色葡萄球菌,證實來自飼養乳牛的複雜金黃色葡萄球菌,發生在40多年前的宿主跳躍。來自牛的變種蛋白,導致人類狂牛症帶原者的盛行率暴增到9年前的兩倍,也就是每2,000人就有一位是狂牛症隱性帶原者,為了牛肉和牛奶而大量養殖牛群讓我們廣泛地暴露在致命性狂牛症的慘痛代價!
這些新興的人畜共通傳染病的共同關鍵點,就是「集中的牲畜養殖場」成為人類新興病原體的主要來源。由於在擁擠骯髒或不見陽光、加上餵食抗生素和施打疫苗的牲畜體內,促使動物病原體不斷基因重組或突變而形成新的病原體。如果我們繼續嗜吃牲畜肉類的結果,導致集中的牲畜養殖場越來越大、越多,那麼新興的人畜共通傳染病將會一波一波不斷的上演。人類口腹之慾的過度貪婪最終還是會摧毀自己,我們不希望歷史一再重演,是該醒來的時候了。

2014 年美國境內伊波拉病毒感染事件概述
林伯昌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科  何茂旺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管制小組 黃高彬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兒童感染科
2014 年的伊波拉疫情在 3 月於西非的幾內亞爆發。時至 2015 年1 月 6 日,全球確診個案已上升至21,097 多宗,超過 8,200 人死亡,比過往 20 年以來的總和還要高。整體死亡率介於 50~70% 之間 (圖一)。
世界衛生組織的疫情控制
聯合國的醫療部門於 2014 年 8月宣布此病可能造成國際間的疫情爆發,提出國際間應相互合作以阻止疾病擴散,並針對非洲的疫情提出感控建議,諸如不接觸、防護要覆蓋眼睛、適當的廢棄物處理等等。同時每週更新疫情提供各國利用 (圖二)。
世界衛生組織在 2014 年 10 月至 12 月間對惡化的非洲疫情進行緊急應變措施,該措施的的設定達成目標為隔離與治療 70% 的病人,70%的死者在 60 天內安全的後事處理。為了達成此目標,進行下列的作為,首先訓練死者後事處理團隊,加強第一線醫護工作人員的防護能力,美國、英國與法國等政府機構也提供教育訓練與模擬操作,這些的教育訓練至今都持續進行。其次,增加社區的疾病宣導與民眾互動,此舉可以使染病者儘早就醫,減少新的感染發生,同時協助建立伊波拉治療中心與社區照護中心,床位因疫情發燒也逐漸增加,獅子山共和國從原來的 267 床增加至 650 床以上,賴比瑞亞也從原來的 480 床增加近 1,000 床,幾內亞
則維持 200 床左右。以上三個國家在2015 年 1 月的疫情仍然緊張。這些中心在疫情爆發時提供重要的照護。
最後世界衛生組織提供流行病學的資料,讓疫區國家與鄰近國家都能了解疫情,也能評估應變措施的成效。除了疫情進行緊急應變措施,同時也關注有效疫苗的發展,已知有兩家廠商 疫苗完成第一期臨床試驗,第三家廠商正著手進行第一期臨床試驗,其他國家如俄羅斯與中國也都進行疫苗的研發。因為疫情的趨緩,使得疫苗需求的急迫性降低,儘管如此,加速有效疫苗的研發仍有其必要性,以應付未來可能發生類似的大規模疫情的爆發。

2015/07/15 【Gene思書齋】進擊的致命伊波拉
相信大家從新聞多少有聽說「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Ebola virus epidemic in West Africa)。去年底台灣南部還驚傳疑似病例出現,還好只是虛驚一場,可是在交通異常便利的現代,伊波拉病毒自境外傳入任何亞洲國家都不是件機率低的事件。台灣外交部與疾管署於 2015 年 3 月 19 日在台南成立東南亞地區第一個伊波拉防疫訓練中心,疾管署派員到美國學習伊波拉病毒的醫護技術,再技術移轉給來自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及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學員。
伊波拉病毒是線狀病毒科的其中一種病毒,可導致伊波拉出血熱,致死率高達 90%,而且死狀悽慘,包含數種不同程度的症狀(包括噁心、嘔吐、腹瀉、膚色改變、全身痠痛、體內出血、體外出血、發燒等),致死原因主要為中風、心肌梗塞、低血容量性休克或器官衰竭。更危險的是,伊波拉病毒感染者症狀與其他的熱帶病毒疾病(例如會發高燒和出血的登革熱)極為相似,有時會因此錯過早期治療階段。
認識伊波拉
伊波拉病毒以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伊波拉河命名,此地鄰近首次於1976年爆發疫情的部落:
伊波拉病毒是人畜共通病毒,主要的感染途徑是透過患者體液傳染,如血液、汗、嘔吐物、排泄物、尿液、唾液或精液等,目前並無飛沫感染的證據。遺憾的是,無論對人還是對動物,目前仍未發現可用的治療方法或疫苗,所有藥物和疫苗都還在實驗階段。英國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簡稱 GSK)製造的伊波拉病毒疫苗,可能在 2015 年 4 月將會得到藥效研究的結果,2016 年之前或許可上市。由於伊波拉病毒如此致命,加上目前尚未有任何疫苗被證實有效,伊波拉不但被列為生物性危害第四級病毒,也同時被視為是生物恐怖主義的工具之一。
伊波拉病毒引發的出血熱在 1976 年在現今的剛果、南蘇丹首次現身之後,常於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地區造成間歇性流行。該地區每隔一段時間就出現一小波疫情,引發軒然大波,接著就消失無影無蹤,只留下一群可憐的病人、垂死患者與屍體。而「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是 2013 年 12 月始於西非,是當地首次伊波拉病毒大流行、也是最嚴重的紀錄。根據維基百科,此次疫情的最高臨床致死率為 71%;就診病人的死亡率則為 57-59%。
這一次的爆發源於 2013 年 12 月的幾內亞(Guinea),後散播至賴比瑞亞(Liberia)、獅子山共和國(Sierra Leone)、奈及利亞(Nigeria),而英國也有一名隔離患者。美國與西班牙均出現境外移入個案,患者都是醫護人員,但是病毒沒有進一步擴散。2015 年 3 月 18 日,世界衛生組織及多國政府共錄得 24,788 起疑似個案及 10,251起死亡案例。不過,實際的數字相信會比這還高。
伊波拉防護網的漏洞
這些國家民眾對當局缺乏信任,加上衛生系統不良、醫護人員缺乏充足的防護設備或手套,才會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據說當地氣候炎熱,熱到穿防護衣對醫護人員來說是不折不扣的酷刑,導致許多醫護人員即使清楚伊波拉的高致命率,卻仍因疏於防範而喪命。如果伊波拉患者飛往歐洲、美國或亞洲其他地區,其實也不見得會引起大規模傳染。
如果想進一步瞭解伊波拉病毒從何而來,可以讀這本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的《致命伊波拉:它藏在哪裡?下一次大爆發會在何時?我們能遏止它嗎?》(Ebola: The Natural and Human History of a Deadly Virus)。逵曼著有好幾本備受讚譽的科學和自然史類書,尤其是 1996 年以八年的時間完成了膾炙人口的《多多鳥之歌》(The Song of the Dodo),贏得《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書評年度好書推薦,這本書當年也有正體中文版,也還頗暢銷。他最新的創作《 Spillover》(即將由漫遊者文化出版)深入追查世界上幾種最致命的病毒,如何從非人類動物跨種侵入人類。據說《致命伊波拉》內容大半即節錄自該書,可能是因為去年突如其來的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所以提早出版了有關伊波拉病毒的部分。
《致命伊波拉》是很精彩的調查報導文學作品,深入淺出且引人入勝地帶領讀者前往非洲深山叢林探險,尋找伊波拉病毒起源之謎。除了非洲,逵曼也到歐美的學術和醫療機構追蹤伊波拉病毒的科學和醫學研究發展。致命病毒的科學研究難度極高,因為一來非洲離一流科學機構太遠,二來病毒實在太小;三來它們突變迅速,四來許多病毒疾病症狀太相似;五來因其致命力而導致敢投入研究的科學家太少,六來歐美日富國對落後國家流行的疾病興趣缺缺,即便伊波拉病毒是好萊塢熱愛的電影題材,拍了狗血狂灑的《危機總動員》(Outbreak)。基於上述種種因素,歐美投入的科研資源實在有限。
從叢林深處開始蔓延
《致命伊波拉》讓我們身歷其境地從大量黑猩猩和大猩猩的神秘死亡,以及非洲人撿食「叢林肉」(bushmeat)的傳統,帶領我們見識伊波拉病毒從叢林間漸漸進入人類社會的可能過程。由於食物資源有限,叢林發現的死亡動物,原本像是上天掉下來的禮物,不少非洲部落都不會想浪費,即使已部分腐敗的也不放過,但這項傳統卻也成了許多傳染病從叢林中傳播到人類社會的可能途徑。伊波拉病毒首度出現在非洲時,近乎百分之百的致命率震驚了世人,但它既來得凶、卻也閃得快,讓科學家不知所措。
伊波拉病毒在非洲一些部落引起巨大的恐慌,許多人被無知的巫術、甚至被懷疑是傳播者,而遭亂棒打死。科學家在研究伊波拉病毒的過程中,已有不少科學家壯烈犧牲,例如 2014 年 8月跨國團隊在頂尖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發表了一篇伊波拉病毒的重要論文探討伊波拉病毒的起源和傳播,其中至少五位參與研究的科學家已不幸因感染而犧牲。 《致命伊波拉》提到,科學家經過抽絲剝繭的研究後,才發現伊波拉的原始帶原者可能是果蝠,2005 年在《自然》(Nature)發表了一篇經典論文〈Fruit bats as reservoirs of Ebola virus〉,接著幾位原本對蝙蝠免疫學超不熟的科學家在 2006 年也發表了經典的長篇評論論文〈Bats: Important Reservoir Hosts of Emerging Viruses〉,探討為何蝙蝠常常是致命病毒的原宿主。
伊波拉病毒的啟示
我想,很多朋友都知道像伊波拉病毒以及其他致命病毒在人類社會的突現,很可能是人類侵擾大自然的後果。我們以為人類科技發達到一個地步,我們在城市裡生活習慣了,我們就獨立於整個大自然之外。想當然不是的!我們在城市裡過的奢華生活,是向大自然予取予求的結果;我們人類從來,未來也不可能,獨立於整個大自然而過活的,我們和大自然裡許多生物都有千絲萬縷的連結。人類近來許多新興疾病,要嘛是因為人類生活得太過人工化了,要不然就是因為破壞了大自然的平衡。除了《致命伊波拉》,這本好書《共病時代:醫師、獸醫師、生態學家如何合力對抗新世代的健康難題》(ZOOBIQUITY:The Astonishing Connection Between Human and Animal Health)對此有很棒的討論(請參見〈人獸同源的共病時代〉)。在大自然持續受破壞,而且交通無比便利的今天,我們實在也很難預料,未來還會有什麼疾病產生和傳播開來。從《致命伊波拉》的故事中,我們或許也該學習到,來自不同領域的科學家通力合作,才是發現和解決問題的好方法。所以維持科學界研究的多元,而非短視近利地主導和過度集中投資熱門領域,才是正道。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明天我們將面對從大自然反撲過來的,是怎麼樣的敵人,屆時我們需要又是哪個領域的專家學者!
伊波拉小情報:
鑒於目前的伊波拉疫情,前所未有的人數喪生且感染分布在廣大的區域,Science和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做了一篇病毒疾病有關的最新研究與文章的統整,免費供研究人員和一般民眾參閱。
《致命伊波拉》 from Readmoo電子書
本文原刊登於閱讀‧最前線【GENE思書軒】,並同步刊登於The Sky of Gene。

2014-10-08 當伊波拉「溢」出非洲 必知6件事 商業週刊 1404 期(節錄)
歐巴馬警告. 伊波拉疫情恐危及數十萬人性命. 但最後僅四個感染. 一位死亡. 

「美國出現第一起伊波拉病例,由於病例抵達美國前隱藏曾經接觸過病患的事實,且發病前潛在接觸人數接近百人,目前該病例已病危,曾經接觸過的人全數進入隔離,全美一片風聲鶴唳……。」
感染伊波拉病毒的致命率高達7成,目前沒有疫苗和藥物可預防和治療。
2014年9月30日美國宣布德州出現第一起伊波拉病例,這是伊波拉病毒爆發以來,第一個在非洲感染病毒,隨後又在非洲以外地方發病的全球首例。
美國總統歐巴馬最近甚至表示,這波疫情正以「幾何級數」的速度擴散,他警告,這波伊波拉疫情空前,恐將危及數10萬人性命。
伊波拉病毒以前在東非,現在已跑到西非,這代表很多地方的動物都帶有這種病毒,或是病毒已突變,所以有更多物種可帶原。
接觸傳染,碰病患物品就有傳染風險
雖然台灣沒有直飛非洲的班機,但你可能在新加坡、曼谷等轉運量龐大的國際機場轉機時,去咖啡廳喝杯咖啡,而坐在你旁邊的人也許就是從非洲疫區來的。你一個不經易揉眼睛、揉鼻子的小動作都顯得危機四伏。
你並不知道這個東西被病患或帶原者碰過,而這就是伊波拉可怕的地方。
感染後,初期症狀類似流行性感冒,SARS的潛伏期短(2至7天),但伊波拉病毒潛伏期長(2至21天),判斷上較困難。如果有疑似病患的人因為擔心被隔離而隱瞞「接觸史」,或曾到疫區的民眾隱藏「旅遊史」,就會讓防疫網漏洞百出。
另外,伊波拉發病初期的徵兆包括;發高燒、喉嚨痛、腹痛、全身痠痛、嘔吐,「這些症狀很像是流行性感冒,也跟登革熱等出血熱很類似,容易因為被誤以為是一般感冒,又傳染給很多人,醫護人員是風險最高的行業,」
一般疾病都是痊癒了就不會帶原,但伊波拉病毒有個地方比SARS更可怕。那就是SARS如果不發燒沒有症狀後,就不會傳染,但是伊波拉不一樣。被伊波拉病毒感染痊癒之後,還是會傳染給別人(類似帶原)。因此,痊癒的患者至少要隔離6週,不然就算痊癒了還是會傳染。
伊波拉病毒因為沒有疫苗,讓全世界聞之色變,但不可否認的是,染上伊波拉病毒的致死率已從剛發現時,90%左右的致死率降至目前約53%左右。
中國若出現病例,台灣就拉警報, 比較需要小心的地方是中國。人的移動造成病毒的擴散,所幸台灣與非洲互動很少,所以危險性較低。但中國約有100萬人在非洲工作,與非洲來往相當密切,而台灣和中國往來很頻繁,如果這病毒擴散到亞洲來,我們就要提高警覺。
2015-12-05 賴比瑞亞最後伊波拉病患出院  楊明娟
賴比瑞亞衛生部副部長尼恩斯瓦(Tolbert Nyenswah)4日表示,賴比瑞亞最後兩名已知的伊波拉病患已經出院,賴國將進入第三次從疫區除名的倒數計時。 賴比瑞亞上一次曾在9月宣布解除伊波拉疫情,但在11月20日又出現3個伊波拉病毒病患,其中15歲的男童在11月23日去世。 負責指揮賴比瑞亞伊波拉應變行動的尼恩斯瓦4日表示,男童的父親和兄弟已經在3日康復出院。尼恩斯瓦指出,目前賴比瑞亞未再有新的病例,因此從在3日起展開42天的倒數計時,如果未再出現新的病例,就可以宣布從伊波拉疫區除名。 賴比瑞亞第一次宣布零疫情是在5月9日,但6月卻又傳出新病例,其中有2人死亡;在今年9月3日,賴比瑞亞再度獲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脫離伊波拉疫區,但11月20日卻再發生3個病例。 西非2013年12月爆發伊波拉疫情,是史上最嚴重的一次疫情,也是這種出血熱病毒首次肆虐西非,危害多個國家,造成超過1萬1,300人喪生。

2015/07/04 八仙塵爆 醫師公會:恐進入死亡潮
八仙樂園塵爆導致近500多受傷,230人命危,醫師公會全聯會秘書長蔡明忠今(4)日表示,重症者恐進入死亡期。 醫師公會全聯會秘書長蔡明忠受訪時沈重地表示,社會一定要了解,嚴重的燒燙傷及吸入性傷害容易引發死亡,雖在醫護盡心的照顧下,重症病患仍可能進入死亡期。 蔡明忠說,八仙樂園塵爆是很嚴重的意外事件,全世界從沒有一個國家曾在短時間內的爆炸傷害,造成近500名病患受傷,尤其有200多人還在加護病房醫治,台灣醫界真的盡心了。 「我真的不是烏鴉」蔡明忠表示,嚴重燒燙傷急性期的第1週後,第2週進入全身感染的高峰期,病患持續100天的急性期內要進行復建及治療過程,最重要的時間點在1個月內,能撐過1個月的穩定度就很高了。 蔡明忠說法 台大醫不以為然 面對醫師公會全聯會秘書長蔡明忠的說法,「百日內可能會出現死亡潮」,台大醫療團隊卻認為,傷患平均年齡較輕、恢復力強,不見得會有所謂的死亡潮。 台大整形外科主任戴浩志透露,重傷患者不一定病情就一定會惡化,現在有部分的重傷患者已漸漸好轉,雖然有可能會有最壞的狀況,但不要太悲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