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50846犯罪類型

犯罪類型
故意犯 · 過失犯
作為犯 · 不作為犯(Unterlassungsdelikt/délit d‘omission)
— 純正不作為犯(echte Unterlassungsdelikte)
— 不純正不作為犯(unechte Unterlassungsdelikte)
行為犯(舉動犯) · 結果犯
實害犯 · 危險犯(Gefährdungsdelikt)
—抽象危險犯(abstaktes Gefärhrdungsdelikt)
—具體危險犯(konkretes Gefährdungsdelikt)
狀態犯 · 繼續犯 · (即成犯(即時犯))
單一犯 · 結合犯
單行為犯 · 雙行為犯
一般犯 · 身分犯(特別犯)(delictum proprium/Sonderdelikt) · 己手犯(親手犯)
—純正身分犯(純正特別犯)
—不純正身分犯(不純正特別犯)

==============================================

故意和過失是互相排斥的主觀心態,如果是故意就不會是過失,是過失就不會是故意。

─故意犯─

故意又分: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

直接故意:出於故意而違犯的犯罪,故意也就是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的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

─過失犯─

過失犯又分:無認識的過失、有認識的過失

無認識的過失:行為人因過失行為成立的犯罪,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能注意不注意。(天兵)

有認識的過失: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的事實,雖預見其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鐵齒) (行醫 20-30 年的人最容易鐵齒)

===============================================================

作為犯 不作為犯

(一)刑法上之行為,可區分為「作為」與「不作為」兩種型態,係指行為人要去實現犯罪,除了可以用積極之行為去達成外,亦可在一定的情形配合下,而由消極的不介入來達成。而區分作為犯與不作為犯之標準,在早期學說上,是以行為人是否具有物理上之身體動靜,來做判斷。近來,則改以行為人係違反禁止誡命規範,也就是由風險之型態如何,作為判斷之依據。因此,在作為犯之情形中,是指行為人去創造出一個新的法益侵害之風險與實害,違背了禁止規範。而在不作為犯之情形中,則是行為人未履行某種義務,故未能去消滅一個既存的風險,違背了誡命規範。

(二)不作為犯在分類上,又可區分為「純正不作為犯」與「不純正不作為犯」,其內容分述如下:

德文 Gebot=要求.誡命. 刑法界常譯為誡命. 

1.純正不作為犯:是指犯罪構成要件在實現上,必定要行為人以違反誡命義務之方式,亦即以不作為之方式,始能為之。

例如:刑法第149條之「公然聚眾不遵令解散罪」,即係誡命不合法聚眾之人,應服從命令而為解散。如果滯留不散去時,則此一不作為之行為,即成立該罪,而無法藉由作為之方式為之。

2.而所謂的不純正不作為犯,則是犯罪構成要件在實現上,一般是以行為人違反禁止義務之方式為之,亦即以作為方式來實現。但亦有可能以不作為的方式來實現該犯罪,此時,即屬不純正不作為犯。

例如:刑法第 271條之「普通殺人罪」,行為人可能直接以作為方式加以實現,但亦可由不作為方式實現該罪。例如:母親將嬰兒棄置於家中,不予任何照顧,而造成嬰兒死亡之結果。

=============================================================================================

 

實害犯 · 危險犯(Gefährdungsdelikt)

危險犯,是相對於實害犯的犯罪類型。實害犯是已經現實上造成侵害的犯罪

危險犯則只有對刑法的保護客體惹起危險狀態 (保護客體所指者,係刑法法律所保護的價值、權利或利益,屬於抽象認知的內容;)

刑罰是最嚴厲的國家制裁手段,因此,原則上刑法所處罰者,是那些已經現實上造成侵害的不法行為

現代刑法的核心領域,依然是實害犯。不過,為了更周全的保護法益,立法者例外地也處罰一些尚未造成實害的行為,這些行為只是有可能造成實害而已。

「抽象危險犯」與「具體危險犯」是刑法中相當重要的概念,二者之區別主要在是否須有現實危險發生。基於預防及避免危害之擴大,立法大量採「抽象危險犯」,尤其現行法之公共危險罪章、縱放火罪、酒醉駕車罪、肇事逃逸罪及投棄排放有毒物質罪。.

 

危險犯,是相對於實害犯的犯罪類型,實害犯係指在犯罪之既遂,以在客觀上發生法益實害為要件,而危險犯則指在犯罪既遂上,不以法益實害為要件。危險犯的立法是為了要更周全的保護法益,或者因為運用實害犯會遭遇歸責及舉証上的困難,因此將刑罰前置化,屬於一種「截堵構成要件」。

 

按條文規定的形式,即有無「致生公共危險」之字樣,將之分為兩類:

 

1.抽象危險犯:(容易產生危害)係指立法者依據生活經驗,對重要法益易生實害的行為,約定為犯罪行為,以規範人民不要為之。構成要件本身以一定的行為方式為要素,犯罪之成立與實際上是否出現危險無關。只要為構成要件所規定的特定行為,犯罪即可成立,法官並無須在個案上判斷實際有無危險,因不須有危險結果的出現,一般亦將之歸類為行為犯

 

2.具體危險犯:(已經出現危險)係指構成要件本身除了規定一定之行為方式外,並以現實上發生一定之危險為要件,此一要件是一構成要件要素,法官必須在具體個案中認定危險狀態是否已經出現,因為具體危險犯須在客觀上出現「危險」的結果,因此將之歸類為結果犯

=============================================================================================

繼續犯與狀態犯
按行為人著手於犯罪之實行,發生構成要件之結果後,倘行為人仍以其意志控制犯罪行為之繼續進行,直至行為終止,犯罪始行終結者,謂之「繼續犯」(如刑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妨害自由罪),此與構成要件結果發生,犯罪即為既遂且亦同時終結,僅法益侵害狀態仍然持續之「狀態犯」(如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傷害罪)有別。

 

=============================================================================================

 

單一犯與結合犯

單一犯:
(1)係指實現一個獨立構成要件之罪。

(2)刑法規定處罰之絕大部分犯罪,均屬單一犯。

結合犯:
(1)指違犯結合兩個獨立構成要件而成立一罪之犯罪。

(2)例如,犯強盜罪並放火、強姦、擄人勒贖、故意殺人而成立之強盜結合罪

=============================================================================================

單行為犯: 指實現單數行為的構成要件而成立的犯罪。例如,殺人罪的殺人行為,或竊盜罪的竊盜行為。

雙行為犯: 又稱「複行為犯」、「多行為犯」。 指實現兼含兩個行為在一個獨立構成要件中的犯罪。

例如1: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一項(擄人勒贖罪)係兼含妨害自由的擄人行為與恐嚇取財的勒贖行為的雙行為犯。

例如2: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一項(強制性交罪)的強制行為和性交行為。

雙行為犯又稱複行為犯,為在一個獨立的構成要件中兼含兩個行為之犯罪,如強盜罪(刑法第328條第1項)包括強暴與脅迫等強制行為之強制罪(刑法第304條),與取得財物行為之竊盜罪(刑法第320條第1項)。

 

=============================================================================================

 

在構成要件中,依行為人資格條件而區分。

一、一般犯: 任何行為人均適格,以不法行為而成立犯罪。

二、特別犯: 又稱「身分犯」。 指特定資格條件人才適格,以不法行為成立犯罪。

(一) 純正特別犯: 又稱「真正身分犯」、「構成身分犯」。 指行為人的資格條件在於創設刑罰的意義者,若無此種特別資格條件的人,無法獨自不法行為,而成立犯罪,僅能成立教唆犯與幫助犯。 

賄賂罪又稱為貪污罪,其處罰規定主要在刑法第四章瀆職罪及貪污治罪條例。因為貪污治罪條例是刑法第四章瀆職罪的特別法,依特別法優先於普通法適用之法理,就相同的犯罪行為,應優先適用貪污治罪條例之規定。

刑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不違背職務之受賄罪)、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二項(違背職務受賄罪及行賄罪)、刑法第四章、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背信罪)。

(二) 不純正特別犯:又稱「不真正身分犯」、「加減身分犯」。 指行為人的資格條件在於加重、減輕或免除刑罰,若無此種特別資格條件的人,只能成立基本構成要件的犯罪,不能適用加重、減輕或免除刑罰規定。 例如: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一項(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第二百八十八條第一項(自行或聽從墮胎罪)。

三、親手犯: 又稱「己手犯」。 指行為人必須親自直接實施不法行為,而成立犯罪。

例如:第二百三十七條(重婚罪)、第二百三十九條(通姦罪)。 不能成立共犯(共同正犯、間接正犯),僅能成立教唆犯與幫助犯。

四、法規參考

第一百二十一條(不違背職務之受賄罪)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犯前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第一百二十二條(違背職務受賄罪及行賄罪)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

因而為違背職務之行為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元以下罰金。對於公務員或仲裁人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但自首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得減輕其刑。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第二百三十七條(重婚罪) 有配偶而重為婚姻或同時與二人以上結婚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婚者亦同。

第二百三十九條(通姦罪) 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

第二百七十二條(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 殺直系血親尊親屬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百八十八條(自行或聽從墮胎罪) 懷胎婦女服藥或以他法墮胎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懷胎婦女聽從他人墮胎者亦同。因疾病或其他防止生命上危險之必要,而犯前二項之罪者,免除其刑。

第三百四十二條(背信罪)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