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40241行車紀錄器多鏡頭 豪美科技【汽車雜誌評選】急尋360度行車記錄器廠商~

章子怡和她的電影臉

原標題:章子怡和她的電影臉

剛剛看瞭《演員的誕生》,章子怡和劉蕓合演瞭一段《青蛇》,服化背景道具打光都挺粗糙的,但是鏡頭和燈光打到章子怡臉上的時候,她一個定定的目光投過來,依然有難掩的大片質感。這一點,演慣瞭婆婆媽媽傢庭劇的國產女演員,確實望塵莫及。



大傢說章子怡是電影臉。我覺得這與她習慣瞭電影的拍攝手法有關。

我剛去搜瞭一段演員張譯在知乎裡回答的“電影與電視劇演員的差別在哪?”,他的大意就是:因為觀看媒介不同,觀眾對電視機熒幕的電視劇糾錯能力沒有那麼強,因此略有瑕疵或者誇張都是可接受的。甚至動作要更大些,更熱鬧些,才能吸引人的註意。“但是電影,是為電影銀幕服務的,每一個細節都被無限的放大,再加上觀影的環境是封閉的、黑暗的,觀眾的投入度更強,於是,電影裡的表演就要格外的謹慎,嚴格按照觀眾可以接受的尺寸執行。”



典型的三張“電影臉”

電影的表演尺寸最小,更內斂、生活、走心,且需有藝術價值。同樣的,對演員的表演層次有瞭完全不同的要求。

演慣電影的人在眼神、微表情,甚至呼吸上都有所呈現和雕琢。章子怡的很多情緒與微表情都循序漸進且耐人尋味(我有時不知她是為具體的角色而揣摩,還是表演習慣),但具備藝術感,引人入勝,遠遠看著就知道是高級的。



常演電視劇的演員,往往會自動忽略這一部分。

演慣電視劇的人容易形成老油條。我記得之前李少紅就抱怨過,楊冪從4歲開始演戲,劇組待瞭幾百個,有一套自己固定的(我理解就是:讓自己輕松的)拍戲模式,定型瞭之後如何也調教不好瞭。當然,這也並非是所有電視劇演員的通病--袁泉就能以演電影的尺寸演狗血電視劇。

電影臉固然有天賦所在。梁朝偉和舒淇都是典型的代表,他們倆即使是發呆、閉眼、嘆口氣,都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覺得背後蘊藏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故事。但梁接受采訪的時候,說:我真的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想啊。他把演戲當上班,下班就回傢。這是天才瞭,真真的老天賞飯吃。



這個采訪超可愛

章子怡其實不算,觀眾眼見著她成長。她最早做演員的時候就是一張純粹的白紙,好在這張白紙遇到瞭最好的作畫人。張藝謀多適合書寫空白紙?彼時毫無表演經驗的倪妮簡直驚艷四方,眉目間流淌的風情婉轉是好多演員幾輩子都挖掘不出的--她真是可惜瞭。

話說回來,白紙最容易作畫。第一筆能遇到好的導演,日後自己倘若肯用功,很有希望成為上好的佳作。

這裡再插一個題外話,我挺喜歡周冬雨的。她也是一張白紙,對她影響最大的導演或許不一定是張藝謀,很可能是陳可辛。陳太喜歡她瞭,把她性格裡最可愛、最特別、最有魅力的一面無限挖掘,不止於“清純”而已。他覺得她“表演全靠直覺,有時候會被她帶跑偏,但一旦抓準,就有意想不到的感覺。”所以不斷推薦她,放任她脫韁亂來式表演。《七月與安生》、《喜歡你》裡面,周冬雨都可愛鬼怪得冒泡。



久經沙場、閱人無數的名導選人一定有自己獨到又高明的眼光,這點觀眾隻需靜靜等待時間的考驗便知。

我看過一個故事,說張藝謀有規定,不允許自己的“謀女郎”去演電視劇,會影響格調與將來的發展。當年章子怡演完《我的父親母親》大紅之後,張紀中的《笑傲江湖》劇組就有邀請過她出演嶽靈珊,並且給的片酬很高,足夠在當的北京買上一套房。章子怡高興得轉圈圈,結果被張藝謀一盆冷水潑過來,強烈反對。

一個普通工人階級傢的小女兒,進演藝圈的目的大約也就是改善生活環境。然而讓她在年級輕輕的時候拒絕一套房的誘惑?章子怡還真能忍著淚就拒絕瞭。後來張藝謀多次垂青她,並且極力引薦她拍瞭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貢獻瞭章電影史上奠定聲望基礎的一部巨作。



張藝謀愛她不是沒有原因。她敢闖,敢拼,有魄力,眼光長遠,很是知道自己要什麼。

如今以她的成就與地位,再講這些往事,顯得有些雜碎可笑。但事實上,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拒絕眼前的利益誘惑。“短視”是大部分普通人之所以成為普通人的根源。

我之前在她的臉上寫著“想贏”裡寫過章子怡:“她年輕氣盛,臉上就寫著‘想贏’二字,爭強好勝,高調傲氣,追逐名利,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並將這一切都表現在明面上。” 但實際上,她的可貴之處遠不僅是“想贏”,有野心。而是知道什麼是大野心,大欲望。

表現欲望並不難。抗拒欲望才最為可貴。想的非常通透的人,註定會有所不同。



章拍《臥虎藏龍》的時候,不是有段著名的故事嘛?是李安在《十年一覺電影夢》裡寫的:“頭一次吊鋼絲,一般人快要撞墻時,都會本能的先以手保護自己,她不是,她拿臉往墻上撞。”章的媽媽來現場探班,嚇得哭出來。

章是肯對自己下狠心的人,完全豁出去,拼得就是一口氣。

那個時候,“努力”還不是一種人設,不是靠粉絲吹噓出來的戲碼。我頂贊同亦舒講的這句話:“一個人的時間用在什麼地方是看得見的。” 努力何需多言?努力和勤奮最終應當導向的結果就是“專業”,否則這廉價的努力不過淪為一種笑談。

拍《臥虎藏龍》之前,李安還不算太待見章子怡(演員更換瞭好幾次才選到她頭上),拍完之後李安給瞭很重的評價:“別人都說是臥虎藏龍成就瞭章子怡,其實是章子怡成就瞭臥虎藏龍。”



章子怡的好看毋庸置疑。多一分顯俗氣,少一分嫌寡淡,她剛剛好,不偏不倚。李安導演都說過,別人的臉需要找角度拍,章子怡太上相瞭,任何角度都很美。“臉的特質多樣,捉摸不定,有一種禁忌感。”

我覺得她的臉是壓抑的性感,是咄咄逼人的溫柔,是驕傲的隱忍。

我之前在微博忍不住感慨過她的漂亮。我堅信,電影演員的臉絕對不能經受太多填充物的幹擾,要有缺陷感和真實感,要像藝術品,斷不能像批量生產出來的可復制商品。



普通人靠科技手段提升自己的美貌,無可厚非。但演員不然,他們靠的就是精細微妙的臉部微表情,我不知道那些僵硬腫脹的臉如何能講出動人的故事。

我看到有人說章子怡在節目裡,臉也多少有些垮瞭。我看你們是整容臉看多瞭,不習慣天然的紋路瞭。喏,現在,找一個光線差的地方,打開手機自帶的前置鏡頭,不要美顏,看一下自己的臉部走向,再對比一下37歲的章子怡。她這張臉,真的是寶藏。



論真·演員的頭身比與素顏(比嬰兒還小的臉,你感受一下)

論演技,我認為章子怡的演技是自成一派的,角色裡得具有她的某種特質,才會出彩。周迅也是這一類。所以她們倆演過的小妞喜劇電影都不算太成功。從這個角度看,葛優老師和范偉老師這一類的演員顯然是境界更高瞭--演誰像誰,完全將自我抽離。

但也無妨,她們性格裡的很多層面就是戲劇的、張揚的、豐富的,很電影感的。她們通過挖掘自己,來演繹角色,觀眾依然是喜聞樂見的。

如今的美女太清湯寡水瞭,一眼看得到邊兒似的,還被粉絲和媒體裹挾著各個要做“道德楷模”,做聖母,做偉光正的共產主義接班人。全車行車紀錄器令人乏味。真美人,要有一點壞,一點倔,一點捉摸不透。用今兒的話說,得是“梅子醬、豬油膏和烈酒”,是活色生香的。

《羅曼蒂克消亡史》裡有段話講章子怡扮演的小六:“你是那麼十三點和俗氣的一個女人,但在鏡頭前一站,就特別精致和有氣質,天生吃電影飯。”



我不知道導演是不是借別人的口來講章子怡。她非常人間煙火,囿於塵世裡的諸多世俗野心,有“俗”的一面。但她從這些“俗”裡提煉出瞭閃閃發光的珍珠,打造瞭無數雋永流長的角色人物。大俗大雅,人生高高低低,人間流言蜚語,皆化成戲。

我眼四鏡頭360度行車紀錄器推薦裡的行車紀錄器多鏡頭大明星,就是這樣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本文由入駐搜狐號的作者撰寫,除搜狐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場。

閱讀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