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091317面觀虛與實

「面觀虛與實」座談會記實

 

「面觀虛與實」座談會記實.jpg - 座談會講座

 

座談會時間╱2006826日下午二時三十分

座談會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402展覽室

主持人╱周益弘(藝術工作者)

主講人╱張艾如(策展人)、黃志偉(參展藝術家)、蔡明峯(別名「曉戈」,參展藝術家)、陳昇 (創作歌手、音樂人)、蕭言中(漫畫家)

展覽名稱╱創作論壇—「游離虛實」黃志偉與蔡明峯聯展

展期╱9589日至108

展覽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401402展覽室

 

 「面觀虛與實」座談會記實2.jpg - 座談會講座


虛╱實,創作共生

 

周益弘(以下簡稱周):先讓大家了解藝術家。

 

黃志偉(以下簡稱黃):大家好!先來介紹我們兩人展覽的結合過程。兩年前因緣際會看到蔡明峯的畫作,當時我們彼此不認識,我在眾多畫作中看到這位畫家的畫蠻具有某種深度,我在看到的當下很難去形容,所以就放在心裡,但因為這位畫家不太理人,我也不太理人,所以兩人就這麼錯過了。幾個月後,兩人又碰到了,但還是互相都不理人,直到我在豆皮辦展覽時,他又出現,我才問了一些內心的疑惑,兩人開始聊起來,那時覺得這個人的思想很特別,深具佛性,聊到他也作音樂,當天晚上他正要北上作音樂,而他作音樂的那一票朋友,就是今天在現場的昇哥--這票作「恨情歌」的朋友,因為彼此有共同的朋友,所以感覺就更熟悉了。經過日積月累、互相討論之後,在大家的激勵之下,我才決定請策展人張艾如策劃兩人的展覽,這就是「游離虛實」展覽的起因。

 

蔡明峯(以下簡稱蔡):我本來一直在台北作音樂,後來被黃志偉「抓」下來當東港的駐村藝術家,駐什麼村呢?駐黃志偉的村,這是一個難得的經驗,兩個畫家在一個畫室,在彼此沒有成見、和樂的狀態下創作,尤其兩人作品面貌完全不一樣;在東港駐村一年九個月,吃盡東港名產,其實我是半個東港人,但在駐村之前,從來沒碰過這些東港小吃,在東港過著儉樸的生活,其實不是東港儉樸,是我們畫畫的很儉樸啦!結果就產生了!

 

黃:剛才曉戈(蔡明峯的別名)也講到兩個藝術家共同在一個工作室作創作,據我從小的觀察,藝術家與藝術家之間有某種細膩的、不可告人的狀態,講明一點就是忌妒,但我發現和曉戈、或是和糧食庫房的這群朋友,互相間沒有這種事情發生,就像我和曉戈在畫室中,一人一面牆,有時會畫到眼睛花掉,我會請他幫忙看一下,我也加減幫他看,彼此互相點來點去,所以儘管最後外觀形式不一樣,其實有很多是可以串連的。

 

周:觀眾在進展場時會看到兩個完全不一樣的風格,請問兩位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彼此是否會發生衝突爭執或有創作理念無法磨合的地方?如果有又會如何解決?

 

黃:沒有這方面的衝突。

 

蔡:有些本質探討的目標是共同的。從所謂的出發點來看,可能南北間的路徑都不一樣,但我們都是要爬到山頭,越接近的時候可能理解會越融洽,就像黃志偉說我們認識的過程,從原來的那種距離感,到來這個畫室後一起創作,距離就越來越近,本來就沒有衝突,到後來不僅沒有衝突還會更理解。

 

周:請教蔡明峯老師,蔡老師是佛心來的(記錄按:蔡明峯的畫作趨於抽象,具宗教意涵),當你看到現場這些畫作(記錄按:黃志偉的畫作比較寫實、血腥)和你只有一個小小走道之隔時,你在做創作時是如何自處的?

 

蔡:其實我的創作過程不太受外界影響,它是處於一個自發性的狀態,不必有任何參考依據,如依宗教講法,它是自性流露的,不需外在任何參考依據,如我們所處的地球是宇宙的一個小點,宇宙又是大宇宙的一個小宇宙,整個虛空法界是一個自性,是一體的,它不需參考任何東西,它又不礙任何東西。「有礙」、「無礙」對我來說都一樣,「有礙」可以是一種趣味,「無礙」也可以是一種自性的長成。再舉一例,一顆樹有很多葉子,一片葉子的長成不需要參考另一片葉子,但它是順根自己吸收養分,法爾如是,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共生狀態。

 

黃:我來補充一下,天然ㄟ尚好!

今天特別用我背後這件作品〈燃燒之慾〉作背景,這讓我想到我作畫的狀況,在此跟大家分享。我每天作畫十小時的過程,我發現到一個很特別的狀態,就是已經畫到調顏料根本不用想,怎麼調都是對的,從一開始找整體色調,到後來整個人都在其中,這個狀態是蠻特別的,世界好像和我沒什麼關係,每天起床就是畫這張畫。

 

 

音樂╱繪畫,彼此依附

 

周:在這次展覽中,先從蔡明峯老師的作品來說,他有些作品是從音樂而轉化到平面作品上;陳昇老師曾在一場音樂光碟發表會現場說過,在聽覺和視覺當中有存在某種意象,這張光碟裡每首歌都有一幅黃志偉的作品。

 

陳昇(以下簡稱陳):他們藉著油、色彩,畫布,就可以成立很具體的東西,也許標價後就可以賣掉了,而我販賣的東西,一直都沒有一個型體存在,除非把CD放到架上,不然都不知道我在賣什麼,既看不到也摸不著。所以幾年前我就和黃志偉商量,我把音樂的靈魂依附在某些畫上,看它會變怎樣?音樂是處理時間的藝術,美術是處理空間的藝術,我跟黃志偉說,如果我給你一些音樂的粗胚,你開始來畫,當聽到這歌時會不會產生立體的感覺啊?所以我們開始試驗,把音樂依附在畫作上,我覺得還蠻有一種感覺的,現在大部分的畫都在我們的辦公室了,辦公室像藝廊一樣,每天待在那,覺得蠻充實的;就好像進到這展場,讓我有一種安全的感覺—彷彿音樂靈魂就在畫中,有實在感。

 

蕭言中(以下簡稱蕭):前一次看到阿偉的畫時還是在畫室裡的半成品,現在展場展出的是完成品,距離上次看到半成品到現在已經三年。我沒辦法忍受花三年才辦一次個展,我不具備這樣的性格,雖然大學時期我是阿偉的學長,我沒辦法忍受花很長的時間畫一幅畫、三年策一個展,然後才和大家在美術館見面,我的性向比較適合每天畫幾幅小漫畫,在報紙雜誌上和讀者產生互動,這是我們在性格上的差異,所以阿偉可以當藝術家。看到曉戈的畫,則是在錄音室裡,在桌上看到他的畫做成的一些書籤、明信片,覺得這個人很有想法。

 

之前沒看過他們兩個很嚴肅地講話,今天透過座談會,感覺自己之前好像並沒有那麼認識他們。今天以一個觀眾的身分看展覽,覺得他們兩人一個像少林、一個是武當,一個走渾厚的路線,每一個面向都畫得很細膩,另一個則是很空靈,感覺有劍氣,兩人畫中的空間是不一樣的。

 

畫肉╱畫佛,一體兩面

 

周:本展覽最重要的幕後推手是策展人張艾如小姐。在整個選件過程中最讓我感興趣、也覺得最不可思議的是,現在是數位媒體藝術當道的時代,策展人為何還會選擇平面油畫來作為展覽形式的重點?同時也請說明「游離虛實」的策展理念。

 

張艾如(以下簡稱張):我先從一個不同的角度來談。我曾經過英國希斯洛機場幾次,對這個機場印象非常深刻,倒不是因為機場的規模,而是我在機場的行進過程中,不斷碰到幾組重複的圖片,這些圖片包含有圖像和精簡的文字,圖片是對照的圖片,例如一組年輕的小孩,上面寫著「年輕  幼稚」,但另一組年幼的小孩,則寫著「幼稚  年輕」,在年老的對照組,可能一組寫著「年老  智慧」,另一組則寫著「智慧  年老」;我覺得這個機場很有意思,它不是寫「歡迎光臨倫敦」、「歡迎光臨英國」,而是在和你對話,機場在告訴你一件它想告訴你的事--看事情的角度不是只有一種。也許你認為他是年輕,但有人認為他是幼稚,當你認為他是幼稚時,又有人認為他是年輕天真。必須在不一樣的共識上才有很多的可能,有一些對話、一些觀念被提出來互相認識。

 

在佈展時,有人問我:妳怎麼會把這麼不同的兩個人放在一起?他們完全是對立的,一個是這麼血腥、肉慾、恐怖,另一個是這麼崇高、精神性的東西。在我看來,他們其實是同一件事情,是一體的兩面,雖然聽者不以為然;不管是畫肉還是畫佛,都是一樣的,會成就這個展覽,那是當然的,我看到他們,就是應該一起,從一開始到現在,從來沒有懷疑,而且越做愈開心、越做越有遊戲快樂的感覺。他們把很多話都說得很明白、很清楚,沒有什麼原因,就是這樣子。

 

周:為何選擇平面?

 

張:從來沒想過什麼平面、前衛、裝置或其他什麼特殊的表現方式,對藝術家而言,形式從來都不是問題,你覺得藝術家用什麼技法會是個問題嗎?

 

周:如果黃志偉的作品是為了告訴觀眾:魚被剖開的樣子,大可以將剖開的黑鮪魚直接放在現場,讓觀眾看到它血淋淋的樣子、聞到它的血腥味,藝術家不用這麼隱晦地、辛苦地每天畫……

 

蕭:我剛才雖然說他們是少林、武當,但其實我看到一個共同的地方,他們在想法思路、生活面向、他們看到和感觸到的,他們在追求的是紋理的變化。主持人問到:為何不把鮪魚開腸破肚放在現場?藝術家的視野一定有其獨到的地方,就像在不同光影下看到同樣的景,透過藝術家的生命歷練所回盪出來的,一定和一般人不同,他意象中的紋理會產生變化;每個人的生命紋理不同,看到同樣的事情所回應出來的,也會不一樣。我們來看畫展,透過藝術家的眼睛、心靈和想法,去看到一些我們明明看到、卻不曾感受到的東西,這是一種感動,是很純粹的。就像我們看到黃志偉的作品,不會覺得在看一塊肉,或血淋淋的、魚被剖開的紋路,而是看到更通透的東西,藝術家為何花這麼大的工夫去表現這些,他是有原因的。他們二人的思緒理路在某個層次上是相通的,只是招數不同--或渾厚、細膩或空靈、抽象,但同樣都在展現生命和想法的紋理。

 

環境╱人心,互為映照

 

黃:我畫這些鮪魚,大家說是肉慾,的確是肉慾沒錯,這樣講好了--藝術是色情的,可能是血淋淋的;我以東港作為表現的母體,是想反映在地的生態環境,從海洋的和當地人的思考,從鮪魚的炒作,反映人文的環境及整個台灣島國人民的思考。經由鮪魚的解剖,在反映海文和人文種種的連結,以及生命目前所面臨的狀態。例如我畫的鮪魚皮,和一些微觀的細部,反映出鮪魚的成長過程和所處環境,內在才會產生如是的紋理紋路;以此反映到我們生存的環境,環境是什麼樣子,你的內在也會反映出同樣的狀態。所以我想藉由這些內在紋路來映照人的內心。

 

蔡:很多人問我如何看待藝術品?對我而言,藝術品好比大象的排遺,就是大便。木柵動物園裡大象排遺所產生的堆肥,造福了大台北地區百分之六十的園藝家,所以大象的排遺有其再利用價值;大象的排遺就算不被人類再利用,如果沒有大象的排遺,靠大象排遺維生的象堆糞蟲是會滅種的。但大象在製造大便時不會先想到結果是什麼,而會先維持它的生命,因為它認真的去對待生命,除此之餘,它排出來的東西對大象來說祇是殘餘物而已,但這個殘餘物可以廣泛被世界上對它有需求的生命體產生作用。我覺得看待藝術本身應該輕鬆一點,看待生命則應該嚴肅一點。

 

張:剛剛大家都認為黃志偉的畫是很血淋淋、很肉慾、很結實,事實上展場上就有作品可以來做個提證,例如這面牆左右兩邊作品,鮪魚剛被大劈解剖的樣子;我要回應主持人的問題,志偉為何不乾脆把血淋淋的魚搬上來?其實藝術家做了什麼事就在這兩張作品上,他不只畫出魚被解剖的樣子,藝術家為何要選擇這樣的造型?<聖像>這件作品的造型很有宗教意味--耶穌釘十字架,魚是類似被犧牲的象徵,透過光線的處理和構圖,藝術家有把它典型化、神聖化的意味,去突顯它的精神面。經過藝術家的選擇後,它不僅僅是血淋淋的一塊肉或一層皮膜而已。從魚進到漁港被攤在地上,藝術家就開始觀察這些魚,從魚還很完整的時候,到魚眼、魚骨,都有一個完整的交代,事實上都不是它原來的樣子,他是用具像寫實的手法,然而真是這樣嗎?為何是這樣的魚眼、魚骨?為何是這樣的背景?這樣解剖的姿勢?藝術家已經經過選擇,在作品中放進他真正要表達的,魚只是他的媒介,也許他想藉此提出某種批判和看法,在精神上他已經和曉戈接觸。他不只是畫寫實,所謂「寫實」是畫你眼睛看到的,可這就是你眼睛所看到的嗎?是,也不是!

 

黃:你們看我的圖,血淋淋、肉慾,我提出一個在繪畫和審美上的問題,它是美的嗎?我自己在畫時也會自問:這種算是美嗎?一般繪畫上的靜物裸女,就算美嗎?

 

美╱不美,存乎感動

 

陳:我可以作一些答覆。有一件和這件「耶穌釘十字架」差不多一樣的半成品,掛在我們的辦公室裡。那是阿偉正畫到一半、我剛好到,我說:「停了!停了!我要這個東西。」阿偉說:「這個還沒畫完!」我說:「我不管,我就是要這個東西。」因為它讓我有一種感動,如果阿偉把它畫完,像現在展場的這件一樣,就不是我愛的、我就不覺得是美的!或者用感動來說,我認為畫一半的時候,對我有一種感動和小小的震撼,我感覺這就是我的一首歌「瘟疫」的想法,至於「瘟疫」和十字架背景到底有什麼關係?我就是覺得有關係嘛!所以我就把畫抬走了,不讓他畫下去,再畫下去就不是我的感動!

 

所以如果要我在曉戈或阿偉的畫之間選擇,我會買誰的作品,一個很太空、一個很肉,而我要的是中間!我覺得的美就在於我還可以自己想像一下,因為如果畫成現在這樣子(指展場的[聖像]),你還要順便幫我準備哇沙米…

 

黃:各位可以思考一下我剛才的問題,在這個當代的藝術氛圍之下,已不是美不美的問題,視覺形象在有形無形中丟出這樣的議題。我要呈現的是在地的海文和人文狀態,以及我個人觀察所要表現的,而另一部分則是我和曉戈兩人創作思考的互動。

 

張:剛剛大家都用對照組的觀念來談,認為曉戈的作品比較太空、形而上或宗教性,我看到的曉戈,卻是在我的認知中霹靂舞跳得最棒的!大家認為志偉的作品是實,我個人卻認為他是虛,我看他的畫往往會進入看抽象畫的狀態裏,例如我看到他畫的魚皮,往往看到它的細部、筆觸,最後就變成在看抽象作品。曉戈說藝術表現不是他真正的主要目的,雖然他因別的想法和原因去作畫,但他有具體實際的東西呈現出來,所以很多人看了他的作品很想找到他、認識他,大家認為他是很虛幻的,可能又不是這樣,也許曉戈可以來跟我們講一下。

 

蔡:其實虛、實是一樣的東西。物質只是一個工具,來承載我們的靈魂。生命狀態到達一個領域,可以運用自如,科學上的說法叫做能量,能量本身是生命產生出來的,並非就是生命。例如想像有一種歌聲能讓乩童起乩,但分析出來也不過是十二個音而已,這只是能量殘餘及作用,能量殘餘關係到生命體本身的蛻煉,這是我個人的體會。再如艾如說到霹靂舞,看來很年輕化、或距離某個形象很遙遠,其實它也不過是整個世界的一個工具而已,當我們契入生命底層時要運用這些其實是很自在的,你可以不必透過任何學習過程而契入霹靂舞的形式裡,卻不會是半調子;我從畫畫體會到這只是學習的次第關係,就像玻璃和鑽石的成分最終不過是碳,只是排列組合不同;我們的教育制度都從廣學多聞契入,要求先通才再專精,但反過來說,我們可以先專精,專精之後再通是很容易的,最後的結果叫做「觸類旁通」--雖沒有接觸過,但碰到你就會。透過藝術可以契入這個狀態是很開心的事情。

 

陳:這麼說,你在大學學的美術其實是可以不用學的?

 

蔡:理論上是可以不用學的,不過這是我說的啦。

 

黃:剛剛有觀眾跟我說「他們老師說設計是沒辦法教的」!老師不是用「教」的,應該是用各種方式去啟發學生。

 

蔡:「教」這個字如果換成引導、發育會比較適當,老師只是作一個引導的工作,引導你自己展現出美好的自性本能,那是屬於你自己的,而「教」是我給你,好比我給你魚吃,和你自己釣到魚,是不一樣的!

 

黃:曉戈從高中的畫作到現在,有一清楚的脈絡,在形式上當然多少受到學院老師的影響,但內在的部分,他是慢慢發展出自己所要的,說來有點玄—那一部分是不可說的,是個人特殊能力的逐漸顯現,我常笑他作畫都「隨便撇撇」,但畫面的營造決不是像我們表面上看到的「隨便撇撇」而已。

 

陳:就是說有特殊能力啦!那會不會破功啊?例如談個戀愛之類的。

 

蔡:四個字:「事有心無」,「事有心無」可以讓生命狀態很自由自在地處在任何環境,因為自己有,所以會積極應對生活中出現的事項,「心無」則不會被它干擾,就不會破功,若沒處在「事有心無」的狀態就會破功,所以答案不是一定會如何或一定不會如何,而是條件俱足與否的問題。例如說沒有油畫顏料就畫不出油畫,不是你會不會畫油畫,而是有無油畫顏料的問題,如果條件俱足就可以,不俱足就不行。

 

學習的次第,只是排列組合的不同。「一門深入」就是訓練清靜心,有一種狀態叫做「無知」,因為無知所以能無所不知,先天智本來是無知的,你要的時候,馬上就有,但因為大家學習過程都是從後得智開始,也就是有所知所以有所不知,所以整個次第排列組合倒過來時,先把自己放空,就是平靜心,依大家的理解,平靜心好像什麼都沒有,其實起作用後什麼都有。

 

陳:我沒有寫的困擾,我怕的是平靜之後,就沒得寫了。

 

蔡:如果別人說四樓的景緻如何如何美,我卻一直在一樓害怕上去之後看不到怎麼辦?其實只需要有人提供方法,就是按部一階一階爬樓梯到四樓,自己就看到了,別人剛剛的形容都不足以形容,但是如果害怕,就永遠無法理解別人的形容、也證實不到,任何事情如果證實不到,都是假的,知道不算數,可以證實到才是真的。所以我們要訓練的不是「不要」這些事項,而是訓練「心無」的功力。 

 

平靜╱複雜,生命經驗的轉換

 

陳:我比較鐵齒,幾近於無神論,曉戈追求的平靜反而是我比較害怕的,我認為我一平靜就沒得玩了,我不信前世和來生,我相信一減一不會等於二而是零,所以盡量把這一生過得紮實,能大哭就大哭、能大笑就大笑,這就是我的虛與實的結論,謝謝!

 

蕭:我的理念和阿昇比較接近,我們都盡量讓生活線條的幅度很大,一個人的腦波和心電圖如果是持平的話,大概就是活死人了!所以寧可在紅塵打滾,盡量將生命中精采的東西淬練出來,和其他人產生互動。我在來高雄的飛機上看一本書,它寫到古希臘人去參加葬禮時,不會說一些漂亮的話,只會問一句:「他生前是有熱情的嗎?」這是真正活過的感覺,我覺得虛無之間,討論三年也不夠,簡單的結論通常是生活的真諦。

 

周:現場來賓提問。

 

來賓:我看這展已看了三次,我自己本身也在學畫,看了非常感動,剛開始看展時不知道是有關虛與實的主題,蔡老師的作品單用色彩、筆觸去表現比較抽象的主題,黃老師的作品雖然是具象的,但畫題又讓人可以深思;請問創作時,該如何去抉擇表現的主題?

 

黃:老師說創作是不能教的!

 

蔡:我的想法剛好和你相反,不是怎麼找靈感,而是如何去控制你太多的靈感產生出來!我覺得「思想」二個字是最大的障礙,當我們拿掉思想,就會源源不絕出來,並不在於抽不抽象的問題;其辦法就是把握住「誠心」,就解決了,沒有障礙就源源不絕,源源不絕就看你要用什麼東西而已,而不是你要找什麼東西來。

 

黃:大家都說曉戈的畫很抽象,可是我都可以說出畫中的點線面,怎麼會是抽象呢?普羅大眾都是用一般視覺經驗去看作品像什麼,而不是看色塊的氣氛、互相的對話關係來看一張圖,抽象畫家表現其實是他內在最真實的聲音,是精神上寫實的東西!

 

陳:這好比曉戈生下來就是一個比較複雜的人,阿偉生下來就是一個小呆瓜。在現場中看到的作品,一邊就是阿偉要求複雜過程中所產生的,另一邊則是曉戈在複雜裡求平靜而產生的。這樣說比較簡單容易了解啦!我和蕭言中也是屬於小呆瓜、一直求複雜的那種。

 

高美館李俊賢館長:恭喜志偉和曉戈的聯展很成功!今天這麼冷門的論壇,還有這麼多人來參加,也是高美館難得的景況。我覺得這兩位藝術家都很不錯,曉戈剛才說到「誠意」,對這個時代的藝術家而言,這一點實在很重要。老實說這樣畫黑鮪魚實在很艱苦,現在願意下這種苦工的畫家,已經很少了。藝術當然有很多技巧、想法,但到最後創作者的誠意到什麼程度應該是最重要的。高美館最近辦了一些原住民展覽、剛果展和敦煌展,這些作品都不是出自美術史上留名的藝術家,但作品力量不會輸給美術史上留名的。

 

藝術家在創作時,是否把「誠意」放在極致的狀態,是很重要的。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還有藝術家願意這樣創作,可能台灣的藝術還是有些希望的。這兩位藝術家還很年輕,說有什麼成就也許還太早,按照一個藝術家的養成,他們進入創作還算是剛起步,未來若未受社會污染而能繼續下去,以後應該會有一番作為。

 

有用╱無用,

看見╱看不見,

有形╱無形,

 

回應

教宗華嚴 行在彌陀

禪修密法 觀止慧行 

一覺元  一切皆圓

智慧的化身 理想的實踐者

覺性的教育 沒有宗教的籓籬 族群的界線

超越古今 恆通十方

所謂方便有多門 歸元無二路

養身為始 證道為歸

靈性的第一品牌 多元文化身心靈的教育

多姿多采 美不勝收

古喻今詮 因應時代的因緣

幫助我們恢復身心健康回歸靈性的至極 

確實運用能量 圓滿信息物質

既存在而又超越 學以致用 自在主宰

最新訊息
一覺元本部交通資訊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一覺元 法寶流通處
【台灣】

=南部地區=
一覺元本部
高雄市鼓山區河西一路1299號1樓
Map 🔎
+886 9 6673 3800

=中部地區=
台中流通處
台中市北屯區經貿二路貿易巷7弄12號
Map 🔎
+886 9 6110 1626

苗栗流通處
苗栗縣苑裡鎮客庄里21鄰75之32號
Map 🔎
+886 9 15915830

=北部地區=
台北流通處
台北市北投區知行路316巷18弄8號3樓
Map 🔎
+886 9 2112 6154

【馬來西亞】
檳城 玄母殿
52 A, Reclamation Area, Weld Quay, 10300 Penang
Map 🔎
電話:+6012 490 6126
FB QR Code









一覺元官網 QR Code









靈覺智慧網 QR Code









一覺元 Line QR Code及ID
Line ID : @yjylc









一覺元 WeChat QR Code









下載專區

💡 一覺元學會會員 💡
一覺元學會以「學習及推廣倫理道德因果與智慧之覺行教育,幫助人們建立正確學修知見,履踐古聖先賢德行,回歸純真純善本性,達到明心見性的圓覺目標」為宗旨。歡迎年滿二十歲,認同本會宗旨,崇尚中華傳統儒、釋、道文化精神,並願意學習與力行覺行教育修身見於世者,加入本會會員,自利利他,自度度他,為推廣正法教育而努力。(本會之會員,亦為當然之一覺元之友) 【一覺元學會】入會申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