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21701XI. 獄中絶言與感言

XI. 獄中絶言與感言

下述幾首日文絶言,還待再核對

1.      台南案何川遺作

何川1951年初在軍法處等著死刑的判決與執行。當時是個白恐怖最緊張的時候,隔幾天就有人被槍斃。事實上大部分被處死的人就在1950末至1952.3年的時候。江槐村與我都和何川同時期關在軍法處。何川屬台南案,在組織的地位重要,他與周圍的人都知道他逃不出會被處死刑。他平常就有心理準備,寫好本日文絶言,隨時準備赴義。

這就是日文絕言。「紅ないの 雲明けゆくを 笑まい見つ 明か時闇よ 我が屍抱け」。

江槐村附有如下說明:「一九五一年被關進軍法處看守所第一區三房時得識何川先生,因彼此談得來,故常在一起。何先生雖然案情嚴重,但勇敢面對,毫無被傷失志之情。他的遺作是寫在一本書裡送給我的,可惜書已遺失,好在歌詞尚能牢記,才能完整地給何先生家屬,了卻幾十年的心願。何先生的詩裡表露對光明公義的響往,及視死如歸的為大情操,值得我們永遠景仰。」

 

2.      江槐村作「勇士姿」

同樣台南案的徐國维先生,比何川、何秀吉等人先走幾天。這是江槐村看到他被叫出要押赴刑場時,替他用日文所作的短歌。

「先に行く 一言悲し 烈士去る 夜明けの馬場町 熱血に染むる」。其題目為「勇士姿」。江槐村附有文章如下:

一九五一年一月,因涉及政治案件被關進保安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第一區三房,次日晨,突然間整區寂靜無聲,只聽到獄卒開囚門的沉重聲音,接著看到徐國维先生挺著胸部走出來,並向第三房鄭海樹先生(台南人,台南高工老師,台南案件另外主犯),說聲:「先に行くぞ」,就勇敢地走出去,為反抗這不公義的政權,及受難的台灣從容就義,謹以此短歌獻給徐國维先生。

 

3.     江槐村為其老師鍾叔友先生做短歌

江槐村為其老師鍾叔友先生,二二八時曾帶一把日本刀參加,後來生死不明。他用日文做如下短歌,永誌念:「ああ人栄えて 国亡ぶ 迷いたる民は 世に踊る 混濁の世に 我立て 義憤に燃えて 血潮湧く」

 

4.     江槐村作「懷しの微笑」

江槐村對萇居的綠島,島民可親,作一短歌「春の山 仕事疲れし 新生に やさしく微笑 野辺の白百合」

並作有下述感言:

「蔣政權於一九五一年五月,在火燒島設立集中營,美其名為新生訓導處,把白色恐怖暴政下槍口餘生的政治犯,送到那裡監禁,每日除了上政治課洗腦,就是強制勞動,上山、砍樹、割茅桿、下海打咾咕石,築營區四周的圍牆,或到五六公里遠的中寮、南寮,把米、炭、豆等補給品,一包一包抬回來。管理新生的官兵,時有戲弄婦女、偷竊民财情事發生,相反的新生很潔身自愛,對當地人很敬重,故贏得他們同情與好感。以前的綠島,是男人下海,女人上山耕作,種花生、甘藷。綠島的女人很勤勞、純樸、和善,在山上遇到時,常常偷偷地把帶來的食用的甘藷送給新生吃。

春天的山上一片翠綠,滿山開滿了美麗方芳相的野百合花,純潔猚緻的花朵,像是純樸可親、綠島少女的微笑,令人懷念不已。」

 

5.      李凱南之絕言

李凱南深知他逃不過一死,因此生前費盡腦筋千方百計的脫出死牢。1950年底1951年初的「吃麵包計劃」大逃獄行動,可說是他、于凱、何秀吉等策劃而他是戰關鍵地位的。該計畫付諸實施,但沒有成功。他臨死前不久在軍法處作一首訣別歌,並附有歌曲。我不知其曲,只知道歌詞,是:「磨不斷的腳鏈,掙不開的手鎖,生命隨著時間逝去,自由陷入罪的漩渦。暗悽悽人間地獄,與世永訣」。(本歌詞我聽自張皆得)

 

6.      其他有很多人留絶言

在台北市青島東路的軍法處於1955.56年間搬到景美秀朗橋附近。政治犯的工程隊被派去做雜事。張皆得等在此期間做了許多轟轟烈烈的事。死刑房拆了,他們從其床底下找到被槍斃者的遺書,用手寫的密密麻麻的。把用血絲寫在板子上的剝下,其中由筆記認出有陳行中、崔乃彬、黃儒的。這些遺書有的成功的送達給家屬等有關人。但血絲板子,本來好好的保存在龍潭鄉下某人房子的卻拆該房子時不慎失落。石是太遺憾的事,要不然我門就有多的重要的絶言、詩歌等。

 

7.      請提供更多獄中絶言書與感言

受難者坐牢時,特別是在軍法處的不同時期,與不同牢房,曾和被處死刑的受難者在過一起,或密切的相處過。且很多人是成為那些烈士們最後相處的最可信賴的人,而受其委託遺書、絶言等轉給其親人,或要他們保存。我深望他們若受託有這些文物值得發表,請經過本部落格發表。這將是把它們流傳於後世的一個途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