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21705XL 綠島屠殺事件與軍監屠殺事件補記

XL 綠島屠殺事件與軍監屠殺事件補

1. 綠島屠殺事件再一見證人張振騰

張振騰在其父親著作「張達修先生全集」出版時,為時代見證,將五十年前記憶較深犖犖大者列舉以為作證。其中有一小題目「害人的「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關於綠島屠殺事件有如下的描寫:

「這大約是到綠島一年多以後的事了。當時第一大隊第三中隊新生有位姓齊的國大代表,向處部提議「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當時處長姚盛齋是好大喜公的人,正想藉此邀功答應下令執行。於是由各隊指導員開會商議執行辦法,決議要各隊新生簽名響應甚至寫血書呈獻總統,以表示感訓工作有成,新生受到感化,踴躍參與運動磨模樣。但是我們新生普遍認為既已被判刑在執行刑期中了,何必響應什麼「愛國運動」來出賣自己的靈魂違背良心雖然在軟硬兼施百般利誘下極盡勸說之能事結果這個運動仍歸失敗官方惱羞成怒,認為這個運動的失敗導因於有人煽火策動所致,由各隊將一些平時被認為頑劣份子的黑名單中挑出一百六十餘人遣送軍法處重審而再度槍斃一大批人。我們七隊中就有許學進、張樹旺、宋盛淼、楊俊隆等四人處決。他門被誣指為「意圖顛覆政府著手執行」的二條一項而遭槍斃,真是冤枉至極。」

 

2. 江槐村關於綠島軍監屠殺事件的證言

江槐村關於綠島軍監屠殺事件甚為不平,於2005年8月間作一短文付以日文短歌寄給我。日文短歌的題目與短歌。其短文為,

「五十年代,新店建了軍人監獄後,綠島於一九五三年二月,送回他們所謂的頑固份子到軍人監獄監禁。嗣後,新生訓導處為了蔣經國要去視察,於是發動一人一事救國運動,做為他們政治洗腦的成果,要新生效法韓戰時的俘虜(美其名為反供義士),手壁上刺「殺朱拔毛」、「反共抗俄」的字句,不料卻引起新生的抵制,因此惱羞成怒大開殺戒,抓一些平常被點油做記號的新生,用莫須由的罪名關進碉堡裡,並於一九五三年六月二十九日再送第二批回台灣,這前後兩批有部分送到情治單位調查拷問,最後用「在獄中搞組織準備暴動」的罪名槍殺了三十名。

日文短歌題目為,「一蒋功成りて万骨枯るる」,日文短歌為,「暴動の 罪かぶせられ 隊友は 送り返され 馬場町に消える」。

 

3. 綠島軍監兩屠殺事件普遍引起受難者共愤

受難者普遍對當局假造綠島軍監兩屠殺事件,認識其真相,而對於當局的不法、不人道極為反感,普遍引起共僨,而一有機會言及此事時,如作口述歷史或寫回憶錄時,很多人都對此有反言與撻伐。可說幾乎人人都知道此兩屠殺事件都是出於政府之沒有事實的謀殺,並對此有很大的怨恨。因此都很樂意暴露此史實,並加以譴責。據我蒐集,包括我,已有21名用文字見證而譴責此事。

 

4. 綠島抓把子應負刑責

綠島新生新生導處施行一人一事運動失敗致使國民黨製造「綠島屠殺案」「軍監屠殺案」,兩個假案,處死了供30名的犧牲者。其過程中綠島抓把子做了很多偽證,立了大功。因其偽證致使鬧出殺了多至30名的命案與幾十名的所謂無罪感訓的個人多關三年的暴行,是已犯了很嚴重的刑責問題。關於本問題已做嚴重犯罪的有:1.軍監軍事犯政治外役王崑等;2..新生訓導處的許多抓把子們。3. 開庭時被軍監所調出法庭當證人的許多證人,如作偽證陷害陳正宸最後判死刑的關在軍人監獄的前軍事犯吳慶成與張書鑑等。這些人害死了許多

「綠島屠殺案」「軍監屠殺案」被槍斃的人以及被多加三年所謂感訓的人。我們主張轉型正義,這些人何嘗不應負刑責?

 

當綠島與軍監的一些人被送回調查機關與審判機關調查與審判,沒有被槍斃生還的人說,其過程中,檢察官與審判官提出眾多抓把子們寫的成冊的小報告單。那些無疑都被當為定罪的證據。如關於綠島的「一人一事救國運動」,吳金良在其書「最恐怖的一人一事救國運動」項下寫到:「大多數人不贊成這個運動,因此參加的人不多,只有十分之一左右,參加的人當然都是打小報告的人。後來參加的人到大部隊開會時,有的人發言說,不參加的人通通槍斃。...會後大概是管理人員交給任務,叫他們注意每個人的言行。如果有兩個人說話,他聽不到,他們馬上湊過去聽,聽他講什麼話,或有兩個人到沒有人的地方說話被發現了,也是打小報告的題材。 這樣一來,誰也不敢說話。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是哭喪著臉。打小報告的人,對他們的同黨,也有一種串通,甲叫乙注意張三,乙叫甲注意李四。結果,叫甲打一張小報告告張三,乙也打一張小報告告張三,一張一張多了,便成了事實,上邊不得不相信,就這樣被送回去了不少人,被送回去的人,有的被槍斃了,有的加判徒刑。這就是一人一事救國運動的災禍。」

 

5. 軍監的抓把子反口供不作偽證

軍監捏造「軍監屠殺案」,成功的屠殺14個人與多加許多人所謂3年感訓的徒刑,食髓知味的又送幾批去調查機關與軍法處控以二條一項並準備好假證人圖以屠殺更多人。其中一個就是1956年間軍監再把周坤如、林拾、王成家、張敏生、陳奕雄、林學禮、邱壁、孫天來等幾個人送到保安處而軍法處而以參加馬時彥等人所主導的同志聯合委員會之嫌而以二條一項起訴,所根據的是證人的證言與被搜走的書寫東西。戴杰為報私仇為了入罪他們向監方檢舉;金國民則受軍監的加壓要他去作證所入罪的罪行是真的;鍾某也依照監方之意去作證。這次軍監自信有充分的準備,有幾個證人必能達成把他們入罪處死的目的。但證人們到軍法處知道入罪做證陳行中等的馬時彥祝英傑等也一起被起訴圖以槍斃殺人滅口,於是心裡害怕而懸崖勒馬翻供,否認所指控與所做證的事,反而抖出被軍監強迫做偽證以陷害他們的內幕,金國民並袒露傷痕累累的上體以證明在軍監被強迫做證時被拷打。如此抓巴子馬時彥祝英傑被監獄買收,無中生有的捏造事實陷害陳行中等多個人被屠殺時她們兩個 也一起被槍殺殺人滅口,帶給抓拔子們是多大的震撼,後來成為他們的戒。

 

6. 一罪不二判?

陳行中等一由綠島被送回安坑軍人監獄,喜歡寫東西而明目張膽四處傳閱,使旁觀者捏一把汗。本來我也很尊重他而常找他討論事情,後來看他太公開,也就不敢與他太深入。一起回來被關同房的王乃信也警告過他幾次,致使他重新衡量,萬一若發生問題,問題會演變到多嚴重?但他所得的結論是否定的。他既是被以叛亂罪判,若是言論或思想範圍的問題,同樣性質的事不能兩判。這顯然符合常識。結果不幸,這些寫的東細後來就變為屠殺他們的證據。他們判刑的時候卻不以以前的思想有問題或參加叛亂組織而以組立叛亂組織試圖顛覆政府著手實行的莫須有的罪名判處死刑真是始料未及。他們真是道高一呎,魔高一丈,他們不是一罪不二判,而是以更升級的著手實行的罪而判,大家都未曾料到的。

 

7. 綠島軍監兩屠殺事件普遍引起受難者共愤

綠島與軍監分別發生了無根無稽的屠殺事件,給當時關在綠島或軍監的人很大的震撼。我對此兩事件不實的來龍去脈有詳盡的敘述,並鑒於史料沒有真相的記載,我特別擔心後世的人無從從其官方史料的記載得知其真相,因此我於我所著的書籍都做有詳盡的記載與蒐集多人的著述與口述歷史證實此真相。我發現最多人受難者所做的口述歷史,仍唸唸不忘的談及對於此事的真相而覺得深慰。可見綠島軍監兩屠殺事件,所引起受難者的共愤是如何的深而厲。

8. 所寫沒有問題准許出獄再二度進宮

聯帶於軍監屠殺事件,軍監做過大抄房。當時被拿走抄寫有些東西被拿走的筆記簿,經軍監認為沒有事而刑期到被放回家去的有很多人經過多年後被請進來,1)我在我書「回憶-見證白恐怖」,小題「軍監案後續,一些關五年回去的人回籠」項下提到,一些1950年代被抓判五年的人雖到期回去,但過了一段時間又被請進來。理由是他們本來在軍監被拿走抄寫東西,當局認為沒有問題的,因他們留有書寫的東西當局再找渣,以二條一項,若成立就可判死刑的罪嫌起訴。但所寫的東西真正只是很平常的學術性東西,連思想問題都談不上,故罪也加不上。但既然再抓來,若無罪釋放,政府的臉就掛不住,就除了一個人無論如何也賴不上罪的外,其餘人都加判三年感訓罪。這是當局把所持有的所寫東西再當把柄陷害一些人的例子。如此有些書寫的東西再當局的手裡是很不利的事,他們要改認為有問題就隨時改變態度找你麻煩。幸虧那些東西,像寫…..等等,一點也沒有思想問題。儘管如此當局還把他們當著有思想問題而各人多加三年感訓,等於三年徒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