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21709XN. 白色恐怖史跡的保存

XN. 白色恐怖史跡

1. 白色恐怖關人機構的概況

國民黨於1945年來台灣1947年就發生二二八事件,其後一直就忙著抓人、殺人,而不得不利用舊有建築物以做關人辦人之用。日人遺留下來的寺院東本願寺首當其衝,二二八事件後前後被稱為情報處與保安處做為關政治犯的地方。人一抓進則在裡面拷打、刑求,製造案情,或在當地,後在別處加以秘密處決,或把人送去另設的軍法處,經所謂法辦處死或長期監禁。

軍法處設於成功中學斜對面,華山貨物站附近,把以前陸軍倉庫當其用。其構內也設有軍人監獄,以關被判監禁的人。保安處與軍法處屬於總管保安的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後改名為警備司令部。事實上台灣治安的主宰,辦政治犯的總司令部是保密局,是沿用以前陸軍司令部的軍法處為本部。保安司令部是其隸屬,代行其令。它是國民黨特務的大本營。1949年起國民黨抓人變本加厲,重要案件都由保密局直接辦理。其本部設有的看守所,做為關人與刑求辦人之用外,因逮捕的人太多,把辜嚴碧霞所有的坐落於延平北路三段的高砂鐵工廠,以資助呂赫若為藉口加以沒收,做為其看守所分所。另利用南崁的一個屬林元枝關係自首的人徐崇德所有的四合院,做為其另一個看守所分所。保密局所抓與所辦的人都經過軍法處做處決或長期監禁的定奪。國民黨關人的地方不敷用,情報處另設新生總隊於內湖國小,並於六張犁山麓做為其關人的分所。新生總隊當時的作用為保安處關人的分所。

憲兵隊也是抓人的專門機構,本身設有看守所外,把所抓的人送去保安處或保密局辦理。以前的警察局北署設有刑警總隊,統攝全省警察局,而在全省各角落替保安處大抓人,把所抓的人原則上都送去刑警總隊,再由其轉送保安處。大抓人時軍法處看守所不敷用,於是一時租用林烏秋私人所有的新店戲台做為軍法處看守所分所關人。軍監也遙不敷用,也得各借台北司法監獄、台中司法監獄,台南司法監獄、新竹少年監獄等的一部份地方做為暫寄押政治犯的地方。為解決大爆滿的政治犯,國民黨毅然決然的開闢綠島,建了新生訓導處。於19515月間開始屢次的把關在各地的已決政治犯大送那裡流刑。其後在台北郊外新店附近的安坑設立了安坑軍人監獄,於1952年間啟用。再在板橋附近的土城清水坑設離了生產教育實驗所,於1955年啟用。日後台北市地價暴漲,國民黨乃把坐落於青島東路的軍法處軍人監獄地與坐落於西寧南路的保安處則東本願寺高價出售,另建軍法處於景美附近的台北縣境內。後來又建泰源軍人監獄於台東縣泰源,於1962年啟用。因泰源軍人監獄發生逃獄事件,把其廢止,而於綠島的新生訓導處第三大隊址建綠島重刑犯監獄,於1972年啟用。生產教育實驗所後來改名為仁愛教育所。以上是白色恐怖時代台灣關政治犯地方的概況,在台灣這麼小的地方,關人辦人的地方卻洋洋大觀。以上還不包括軍部機關。各軍部機關還擁有各自的看守所與法庭。國民黨把刑期屆滿,但不予釋放的政治犯送去小琉球職訓所做兩年的強制勞動,稱為保安處分。

2 白色恐怖關人機構的其後與白色恐怖史跡的保存

白色恐怖關人機構,個個都是白色恐怖史跡,應妥為保存。然而青島東路軍法處已沒有,故應由景美園區替代其陳列;新店安坑軍人監獄已做他用,故由綠島的關政治犯的重刑犯監獄,俗稱綠洲山莊使其也代表安坑軍人監獄,小琉球因是政治犯到期後多關乙做強制勞動的,其部份也由綠洲山莊陳列。

二二八事件後前後被稱利用為情報處或說保安處的東本願寺於19××年由軍部賣給财閥新光集團,而成為繁華的商業地區,已見不到有保安處的痕跡。但遲至20093月在新店安坑地區發現調查局所屬「安康招待所」以替代保安處的調查工作,應把原址保留作為史跡,陳列保安處的機能。設於華山貨物站附近的軍法處、軍人監獄也於19××年代由軍部賣給财閥國泰集團,成為來來飯店,也已見不到軍法處、軍人監獄的痕跡。軍法處另建於景美附近的台北縣境內,故葛尤其陳列其軍法處機能。軍人監獄另建於台北郊外新店附近的安坑。但那已廢止,代之政治犯監獄先建於泰源,再建於綠島,應於目前策劃中的綠島園區以遂行其保留史跡任務。辦理政治犯的總司令部國防部保密局,仍在原處,料仍繼續做其任務。因地處特殊地帶,戒備森嚴,雖然解嚴後我們都無法接近。那裡就由「安康招待所」替代做其任務吧。曾當過保密局分所的延平北路三段的高砂鐵工廠,南崁徐崇德所有的四合院,都因不必繼續的利用,都早就歸還原業主。借用內湖國小部分校舍的新生總隊,自於19515月遷移至綠島成為新生訓導處後,沒有繼續借用之必要,早就復歸原狀。以前的警察局北署所改的刑警總隊,繼續使用為警察局大同分局。一時租用為軍法處看守所分所的林烏秋所有的新店戲台,還給原主而現在改建成住宅。

以上所述的種種白色恐怖關人機構舊跡,有的已被出售為成其他途,有的歸還於原來業主,都無法作為白色恐怖史跡而保存。但下述的舊跡,因仍為政府所有,應考慮與設計成白色恐怖史跡。但其中安坑軍人監獄、泰源軍人監獄、土城清水坑的生產教育實驗所已由政府作為其他與白色恐怖無關的機構。剩下的能利用的只有綠島的新生訓導處,綠島的重刑犯監獄,則俗稱的綠洲山莊、與另建於景美附近的台北縣境內的軍法處。小琉球職訓所是把到期的政治犯送去強制勞動,稱為保安處分的地方。但該址以不存有原來建物。我們現在所能保存利用的只有綠島的新生訓導處,綠島的重刑犯監獄,則俗稱的綠洲山莊,與景美附近的台北縣境內的軍法處。最近既然發現「安康招待所」,就再加上它吧。

事實上我們已把綠島的新生訓導處與綠洲山莊,與柏楊號召所建立的綠島紀念園區建成為綠島園區,而把台北縣境內的軍法處遺跡建成為景美圈區。與再加上「安康招待所」。這些外,應也建立其他展覽館、博物館類的陳列的地方。但這就要看政府的遠大眼光!目前我們要考慮的是如何把消失的遺跡如何呈現。我看應把以前對白恐怖做最大貢獻的情報處或說保安處的東本願寺與存在於青島東路的軍法處部分的的史跡,展示在景美圈區。而把存在於青島東路軍人監獄部分的的史跡,加上安坑軍人監獄的史跡、與泰源軍人監獄部分展示於綠島園區。小琉球的強制勞動則也由綠島園區陳列。

3.軍法調查機構之後的「安康招待室」?

20093月,關於白色恐怖的歷史資料有管理不當,調查局亂棄資料使白色恐怖檔案曝光之情事,引起社會一陣騷動。事故發生在軍法調查機構之後的所屬於調查局的存放白恐怖部份資料的「安康招待室」。白色恐怖伊始,作為調查叛亂案件的除了保密局外有兩個系統。一為軍方方面的,是坐落於西門町西寧南路的保安司令部保安處(東本願寺),一為內政部的調查局。利用東本願寺當惟據地的保安處(東本願寺),後來大約於1970年代把辦理白色恐怖盡了很大力量的原址賣給國泰集團。其後辦理主要為台獨案件的叛亂案件主要調查局承辦,而設置「安康招待室」於新店市安坑,在該地繼續做政治案件的酷刑等所為調查。後來戒嚴令解除才廢止該機構。但任舊建築棄置於該地。因此我再建議,把它加上為白恐怖遺跡之一。

4. 我遺憾解嚴後至今我尚無法看到幾處白色恐怖遺跡

國防部保密局與安坑軍人監獄,兩處遺跡是極重要的白色恐怖遺跡。1987.7.15解嚴至今22年間,特別是其中民政黨執政八年中間在內,我們出獄受難者都無法訪問或看到保密局本部與安坑軍人監獄等重要遺跡甚至於土城清水坑生遺跡都無法訪問到。其中保密局本部或者是其中最敏感的地方。那是日治時代就是監禁與審判日本國事犯的地方,接著陳儀時代監禁過辜正甫、許丙「獨立運動」叛亂犯以及後來的台灣省工委會與軍人叛變案的地方。但已事過境遷,見不到仍被繼續被利用監禁或辦理重刑犯的地方,故已失重要性的地方,對老百姓應該不必保任何機密性。或說它屬軍司令部而構成其一部分,不便容許人民參觀,但依我的經驗,當我被押送那裡或由那裡被送離時我記得是由延平南路大馬路只順直直的小巷進去,其建築自成獨立和所謂軍司令部自成一統不互相影響,故自成一統作為遺跡應極適當的。希望政府多加考慮。

我們出獄回來後為白色恐怖遺跡巡禮,去過幾次新店安坑軍人監獄。第一次和公共電視記者葉怡君去時是幾次中的最順利的一次。我們雖被擋住進口處不准我們進去,但還准許我們在進口處葉記者對我做口述歷史。我雖深感不滿意,但那次還算是最順利的一次。其他幾次,我們甚至連接近進口處也不行,甚至我們從願處照相也不行,儘管那時已是民進黨執政的時候。

5.台東生活美學館與綠島園區

(綠島園區經國民黨,民進黨執政,主導機關一再更變,「園區」的定位不定,名稱也常有變更。2008年國民黨再執政,而主導機關至近11月換為台東國立生活美學館。本文乃以台北市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常務理事的資格,於2008.11.12致給該館,表示對於該館的深切期望。)

關於「綠島園區」,本人於1111日出席聆聽今後將成為負責與主導該園區的貴館對於本會所提的幾點質疑給予回應。其回應還覺得令人滿意,就看如何忠實的實行。貴館有了正確與前瞻性的方針主導起來,將來可把以前的下述缺點都可改進。1.做事沒有一貫性與沒有原則性,2.主導機關常有更變,3.「園區」的定位不定,名稱也常有變更,4.展示資料沒有原則性與固定性,5.整個園區沒有主題,6.所做活動,除了到現在為止一次兩次還可滿意外,缺少主題意義,且沒有顯露出綠島與人權有關的歷史性與地區性,7.對於觀光客應備有具有歷史智識的導遊以滿足其旅有的做此旅遊的意義。8.有的導遊甚至把綠洲山莊與「老大監獄」都分不清楚。(關於園區的導遊是否由貴館培養與經營?)

誠然如貴館負責人也說:「園區」的目標係以「人權紀念、永續島鱮」為主軸,觀光為導向。此兩者以前者為主而隨所展示的內容更充實,觀光就更繁榮。由於先天性具有的人權主題配合其展示的品質,影響觀光的興衰。因此使園區經營怎樣直接影響台東縣與綠島鄉人民的榮枯。園區也可配合以海洋等生態研究中心,使其存在一舉多得。

 

關於展示內容,為使其豐富,我們可盡利用園區現有的舊施設,盡保其原貌,利用其空間盡使展示內容豐富---內容盡多、盡多代表性,盡避免使現在綠洲山莊裡面不外乎成為兩個人的個人館。(以前的陳列方法還舉有多樣性,頗為滿意的)。且展示也分為兩個範疇的展示,一為新生訓導處時代的,一為綠洲山莊時代的。兩者生活與活動帶迥然不同,時代也不同,所囚政治犯性質也不同之故。

要多做對於受難者盡能做到範圍的口述歷史,把全部受難者的資料貯藏於磁碟片。資料一選定或製作定,盡使其展覽多時,雖可多增加但不要常變換展覽標的物。口述歷史舉我所知頗有幾個單位做過。故似乎應由中央研究院把所做的統攝整理保管。園區既然是國家級的且是極為歷史性的,故和中央研究院與文建會的關係極大。故三者間的溝通與討論應是很需要的。我們很期待三者間經常多聯繫。再者,關於實際與紙上的配合,本人極希望諸事盡多地與當時身處其境的受難者多聯繫與多聽取其意見,以符合實際情況,免得格格不入。

6. 開得數位科技顧問公司與台東生活美學館

開得數位科技顧問公司與文建會國立台東生活美學館承接「綠島文化園區」,開闢全新舊監獄文化遺產之整體計畫。邀請本人擔任此專案「綠島文化園區網站」之幾個顧問之一,並協助網站數位化資料之相關文獻、文物等諮詢工作。據其說,此案主要目的,建置「綠島文化園區」官方網站,以文化園區為出發,將園區「人權精神」與綠島海洋「生態觀光」結合,涵蓋島內特色生態、旅遊行程等資訊,透過無界限的網際網路管道,重新將綠島之人權、歷史、人文風情、及自然生態傳遞到世界各角落。此專案由開得數位科技顧問有限公司負責執行建構。本人對於如何建設「綠島文化園區」與建置「綠島文化園區網站」很關心。故想欣然接受其提議,試試是否可合乎其要求。

本人很關心如何把政府計畫中的「綠島園區」建立成特殊歷史應具備的人權聖地兼具博物館的任務。又由於綠島處於離島,所具有的美麗景觀及民俗等地理條件,本人也樂觀其成,一並考慮到人文、觀光休閒等功能,使此園區,除了人權的特色外,使其兼具文化園區之特色。故若能把其命名為「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或更適當。不過這就看政府的眼光與對歷史的責任與人權的態度。我對景美園區新近有把「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改名為「景美文化園區」之議,我持反對意見。我甚至提議,把人權區與文化區各分開,分別做各自的園區。人權與文化是不同的範疇,沒有勉強的使其湊在一起的理由,何況台北地區有充分的空間,設置各自的園區。反之,關於綠島的園區,綠島的條件和景美的不一樣。綠島地遠,在離島,又因地小為管理之便,除人權外可兼把文化、人文、海樣生態置於一個機關主導之下,有統籌管理之優點。另一個最重要的理由是,綠島的文化、人文,無一可離開曾經設在綠島新生訓導處的互動與影響。可說在文化上綠島的人民受其影響極大,達到兩者之間不能分開而想的程度。

綠島因是具有特殊的人權與歷史特點,成為世界上也不多見的定點,具有特別作為園地保存的價值。就觀光一點來說,若把原區作好,不僅可吸引國內觀光,可全球性成為觀光勝地。然而國民黨政府總把構成其特徵的,過去的一幕幕曾讓人恐懼、封閉的鐵欄杆中的世界,視為其負面而始終耿耿於懷,能隱密的隱密,能低調處理就把其低調化,而更用如文化、人文等其他主題加以凸顯,而掩蓋人權。然而所幸,「綠島文化園區」的主導機關,似達到認識,「綠島文化園區」記錄著的,相反地,更應該是其歷史映射台灣民主的進程,更成人權的最佳代言人。我們的目標應是讓世人了解每一步歷史的痕跡所代表的意義,並向國際宣揚台灣建立人權國家的努力與成果,使台灣成為世界人權推動組織的重要成員。我深望開得數位科技顧問公司正能配合台東生活美學館達到此目標。

7.「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之議

關於白色恐怖遺跡,我們可供留存遺跡的,因我們已把幾處的主要遺跡賣掉,可供留存的很少。一個為已把綠島的新生訓導處與綠洲山莊,與柏楊號召所建立的綠島紀念碑地區和併建成為綠島園區,一個為把台北縣境內的軍法處遺跡建成為景美圈區,共兩個而已。我們亟需新建或利用舊有的建物設立其他相關展覽館、博物館類的陳列的地方。

然而,最近青天霹靂的是新取得政權的國民黨政府千方百計的試圖把已有遺跡毀掉。文建會於227日正式把「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說是該區域原是戒嚴時期審判政治犯場域,.一直保存原貌,人民會不敢親近,也達不到教育與文化的功能。這是文建會文化資產總管理籌備處主住任王壽來所表示的。他希望以活化的觀念讓更多人知道「景美文化園區」的歷史。很多受難者聽此消息非常失望政府的倒行逆施的反歷史作為,紛紛表示反對。

「景美園區」依我的記憶,本稱「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後來正式命名,人權外加一個文化,而改為「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現在更除掉人權而僅留文化,使其成為「景美文化園區」。國民黨此舉的意圖,為的是把國民黨在台灣統治上所做違反人權到極點的最醜惡歷史,白色恐怖,從台灣人的記憶抹去,試以文化為名美化過去與現在的執政當局。

歷史是過去的累積,光明的與醜惡的都在歷史記憶裡。醜惡的要清洗,並不是故意的忘記就可解決。醜惡的不清洗,永遠留為污點、不正義、不名譽,並不是裝著不去看就會自然地消失。國民黨看其歷史充滿了負面,良心不安。故盡把白色恐怖那一段歷史加以隱藏,不去整理,建設,甚至盡不使白色恐怖那一段極端違反人權浮於檯面。國民黨不去檢討這一段歷史,把此充滿不正義、不人道、反人權的醜惡歷史,不去反省,不去檢討,不去解決,裝著看不見,不僅是反人道反人權不正義的行為,當越多眾人知道此醜惡歷史的真相,必定遭眾人的極烈批評與唾棄。不正義的歷史不返於正面,掌權者雖時都會再犯的可能。白色恐怖真相不究明,不正義不解決,歷史有再現的可能。正義若不人為去匡正,是不自動的到來的,就是永不會解決之意。把民權度億的的忽視,代之蓋以文化,就是國民黨所企圖的,把整個醜惡的歷史以文化的美名為藉口,繼續欺騙人民之茍當。

世界古今利用文化覆蓋醜惡的人權以隱密醜惡不多見其例。世界著名的德國的猶太博物館,奧修维茲死亡集中營,與羅賓島等,若蓋以比加索名畫等文化美術品不知會成什麼體統?那是極不塔調的。同理,把白色恐怖的遺跡配以所謂舞蹈團,會塔調麼?國民黨政府之硬以舞蹈團等文化美化或混淆白色恐怖,是完全沒有道理與不塔調吧!是以後者混淆前者與侵占前者的一個策略罷了。另方面國民黨政府為文化與舞蹈沒有備有設立園區的空間,故以人權與文化並提而模糊與侵占前者的領域。政府應分開考慮,兩者各有獨立的空間,設立各自的園區。

至於人權園區,即使利用現有的全部空間也不會太多。因為認真想起來,使其具備應有的硬體與軟體才可使其完整的。尤其是我們有很多過去的史跡都已消失。青島東路一帶的原軍法處機構與看守所與西寧南路一帶的設在原東本願寺的保安司令部保安處。那兩處湊巧是歷史的精華。1947.8年代以降那邊抓了、關了、苦刑了審判了與宣布死刑了幾個人?我們沒有正確的數字但大家共認只少有是數以萬字的人。那兩個機關由景美園區承繼了軍法處看守所軍法法庭的部分,綠島園區承繼了軍人監獄部分的人。景美園區也應該展示東本願寺與青島東路時代哦資料!可見,我們說景美園區,但也不能不包括青島東路的軍法處看守所軍法法庭的部分而由綠島園區承接青島東路的軍人監獄時代的部分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