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311156XL-2 綠島屠殺事件與軍監屠殺事件補記

XL-2  綠島屠殺事件與軍監屠殺事件補

9.多殘忍的二進宮

再被抓回的林金春等,為了調查,起訴,判決,連所定讞而服刑的感訓期間前後一共多關了四、五年。試想他們回去很不容易才找到職業,生活才趨安定。出獄後以前沒有太太的已結婚生子,此時忽然又被抓起來坐四、五年的牢,整個生活亂掉,精神上物質上損失真大。是極殘忍的事,比把一個人多關那麼多年沒有釋放更殘忍多。他們再請進宮,如果真有事還別論,他們之中多人仍然被認為沒有事,但勉強被判為無罪感訓,重新進宮的則逕付感訓,在服刑期中的則到期後再服感訓。顏文科到期回家後被請來,所幸沒有事,卻關了七八個月,因證據薄弱無法把他入罪而放回去,屬不幸中的大幸。

 

10. 引起問題的所寫東西

軍監屠殺案被判死刑的人,個人被拿走的書寫東西,當局首先有當為牽涉案件的主要證據之意。但除了郭聰輝被拿走的「鬥爭的基本認識」被做為擴大解釋其所控案情外,其他因他們被指控的案情比被拿走的書寫東西遙於嚴重,故書寫東西都沒有被利用做為犯罪的證據。只有因陳正宸與林聲發因沒有把柄入罪,便把他們所抄錄的書寫東西,如陳正宸抄錄的「馬克思主義批判」;林聲發抄寫的「社會主義國家為什麼要和平」、「美國為什麼好戰」、「本質與現象」、「絕對真理與相對真理」等只作為入罪的補助證據,而另造致於死的假證據。

 

對於吳逸民等無法入罪於死,則把所寫與所抄錄的作為判三年感訓的證據。如吳逸民自撰的「資本主義替代者」「唯物史觀公式」與抄錄的「人民民主專政」;吳哲雄抄錄的「毛匪澤東論人民民主專政」;徐維琛所畫的「中共系統表」;顏錦華所摘錄的共匪理論短句等。吳榮河沒有被拿走抄錄東西,但他被誣為曾聽被處死刑的祝英傑的宣傳所影響而被判感訓。

 

周坤如、林拾、王成家、張敏生、陳奕雄、林學禮、邱壁等純然被抵賴參加獄中組織而不是因看書籍或書寫東西而被控訴的,故在這裡不敘寫他們有否或被拿走什麼抄錄的東西。所幸當局的指控失敗,但除孫天來無罪外其餘都判感訓。

 

呂華璋等被拿走抄寫東西,而首先認為沒有問題判決無罪不付審判。其中原判五年的已到期回家。後來當局改變心意重新追究所抄寫的東西而以那些東西為證據以抄錄東西判他們個個以感訓;呂華璋被控以抄錄「馬恩主義理論」、「唯物論」、「階級鬥爭」、「資本主義內在矛盾」;江德龍抄錄「人民民主專政」;李清增抄錄「土地法大綱」、「保衛無產階級的司令塔」、「馬克思論實踐活動」、「馬克思之價值理論的說明」、「黑格爾辨證法」;李榮源抄錄「列寧毛匪言論」;林德星抄錄「馬恩理論學說」、「共產主義宣言」;吳長生抄錄「目前的局勢和我們的責任」;王鶴棋抄錄「國家的觀念辯證法」、「黑格爾的歷史神學」、「社會主義在俄國建立」、「史達林的專政解釋」「共產主義的戰爭論」;陳來發抄錄「毛匪論實踐與認識之關係演講」;劉煌抄錄「馬克思理論」、「唯物理論」、「無政府主義論」;黃金煌抄錄「共匪言論與對工人之口號」;詹阿輝抄錄「人民民主專政」;周永富抄錄「人民民主專政」;顏大樹抄錄「人民民主專政」;黃樹丙抄錄「絕對真理與相對真理」;陳金波抄錄「唯物辯證法」、「資本論」;陳森沂抄錄「毛匪言論」;林金春親身批評「鄭畏三懺悔錄」;陳永生高呼毛澤東萬歲。當局的結論是,由上而證,上述人思想都沒有改正,故判以三年感訓罪。

 

然而抄錄那些東西就可證明他們思想沒有改正還受中共的影響麼?因此點很有爭議,故當局首先決定不入罪於他們而判以不付審判,但後來改變主意把他們統統判以感訓,那真是非常牽強的污衊。抄錄中共的理論以研究,未必就是認同其理論。這些人本來就因思想同情中共而被判刑。既以思想有問題而判刑,再發現思想仍有問題就還要判刑,同一個事實可兩判或三判麼?且我們沒有責任改變思想。再說,上述書籍,如「唯物論」、「黑格爾辨證法」、「國家的觀念辯證法」、「黑格爾的歷史神學」等等更不是中共的理論。

 

顏文科、蔡金河、隋宗清、許永長、蘇生、戴杰、王昭然、陳太平、梁渠都沒有被拿走可以作為藉口的抄錄品,故被判無罪。

 

11. 曹開由綠島被送回台北拷打是因綠島屠殺案件而非陰謀搶奪補給船逃亡

新今出版曹開詩集裡介紹曹開時說他,曾於1955年因陰謀搶奪補給船逃亡,被送回拷打。但調查結果罪證不成立,被送往軍監繼續服徒刑。我一看此,想綠島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陰謀搶奪補給船逃亡事件但為何如此誣賴曹開?我很快的向當時也關在綠島的人張某查證此件事而確認根本就沒有發生過像陰謀搶奪補給船逃亡的事件。所謂此事件,可能是綠島當局當時收到如此的小報告,或者當發生高木榮菜圃事件,要把高木榮與曹開等送回台北調查時,為轉移焦點偽說是因發生陰謀搶奪補給船逃亡事件。事實上曹是因綠島屠殺案件的延續而送回台北的。我在我書「回億-見證白色恐怖」的 P.495「綠島與軍監試圖屠殺更多的人,但不得逞」說綠島屠殺事件把吳聲達送回保安處後再把幾批人送回台北調查。該案件首先被送回的有:陳華、楊慕容、吳聲達、張樹旺,楊俊隆、宋盛淼、許學進、崔乃彬、陳南昌、蔡炳紅、游飛、傅如芝、吳作樞等人與方宗英、黃采微、黃祖權、宋孟紹,施顯華、張皆得、彭金木、傅韓、劉文俊、吳相故、盧鴻池、張常美等人。其中陳華、楊慕容、吳聲達、張樹旺,楊俊隆、宋盛淼、許學進、崔乃彬、陳南昌、蔡炳紅、游飛、傅如芝、吳作樞等被槍斃,方宗英、黃采微、黃祖權、宋孟紹被判感訓。後來高木榮的菜圃發生事情。當局除把高木榮送回台北調查的同時也先後的送回曹開、陳溪、鄭溪北、翁啟林、廖錦榮、吳培等人試圖屠殺更多的人。但結果除高木榮也被包括綠島屠殺案件與吳聲達等一起槍斃外沒有證據證明所謂奪傳陰謀而入罪於曹開等人。事實上整個綠島新生訓導處從頭到尾從來就沒有發生過搶奪補給船陰謀。那時像曹開一樣因綠島屠殺事件的延續被送回台北拷打的包括曹開在內有下述多人:方宗英、黃采微、黃祖權、宋孟紹,施顯華、張皆得、彭金木、傅韓、劉文俊、吳相故、盧鴻池、張常美、陳進財、陳登龍、張坤修、葉金柱、曹開、陳溪、鄭溪北、翁啟林、廖錦榮、吳培人。其中除方宗英、黃采微、黃祖權、宋孟紹被判感訓外其他人都無法給入罪。當時他們被送回拷打的地方是保安處而不是書裡說的保密局。

 

12. 只靠檔案的歷史不盡然正確(2)

白色恐怖的歷史被國民黨隱藏幾十年,至2005年檔案解密,我們始可看到部分當時的資料。但仍有許多檔案沒有解密。在此之前,解嚴後地方政府與文獻會與研究歷史的學家邀請受難者與其家屬做多次口述歷史而解明了許多真相。但受難者受訪問時由於種種顧慮,免不了做有些保留,不敢欲所暢言。且多人的個人記憶已不清,不一定能真正得到真相。我們只能綜合與比較多人的口述而得到更接近真相的史料。檔案解密後我們可看到官方的資料,如果不能得到相反或不同的資料,史家只能作為真相的依據。但很多時候那些資料不正確,有的故意偽造事實,有的做了不經心的錯誤。要匡正那些錯誤,只能靠當時在場真正知道真相的受難者。我在部落格44-81「只靠檔案的歷史不一定正確」就提醒學者這一點。特別是關於「軍監屠殺案」。如果僅由檔案看,那一個也看不出其中主角馬時彥與祝英傑是被當局收買捏造此案出來的。再說我在前文4-01提到的曹開由綠島被送回台北拷打的「陰謀搶奪補給船逃亡案」,那是當局也知道根本不存在的案,只是當局為送回曹開沒有理由才想出的假理由。白色恐怖的許多真相只有受難者知道。故趁知道真相的受難者還在時和他佐印證。不然歷史將永久的埋沒,而檔案的謊話永遠被當真相使人深信不疑。關於「軍監屠殺案」,幸而我當時和馬時彥關在同一牢房,一五一十都看到情形,故能在我寫的「回憶---見證白色恐怖」詳細的寫到這一點。關於曹開「陰謀搶奪補給船逃亡案」,我看到新出版的「曹開詩集」有提到這一點,我立即印證當時同時牽連到「綠島屠殺案」和曹開一起送回台灣的張某印證這一點。幸而現在注意到這一點而現在提出匡正,不然大家都以為綠島有過,事實上不曾有過的「陰謀搶奪補給船逃亡案」。

 

13.要搶奪補給船逃亡根本不可能

要搶奪補給船逃亡,規模需很大。船上船員多,參加搶奪的人也隨而需多人。那時綠島沒有碼頭,船都停泊在離岸一些距離的海中。新生營舍和船的停泊處離開有相當距離。可見為搶奪,襲擊船困難度巨大。即使搶奪成功,要往那裡逃呢?馬上就遭艦艇甚至飛機追擊,怎麼逃得過他們?搶奪船逃亡根本不可能,倒是關在綠島的大陸抓來的俘虜,偶而有人策劃過搶老百姓的漁船逃亡。漁船比補給船小得多,也見沒有人看管。故行動起來比搶補給船簡單得多。俘虜每嚐試都失敗而逃上綠島的丘陵上的山洞藏匿。但很快一個一個地被找到而遭處決。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