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41642XQ-2 .轉型正義

XQ-2  .轉型正義

14. 轉型正義必須以賠償作為總結

關於白色恐怖的總結,簡言之要把當時不義、不公道。被扭取的社會回歸於正常,而法律上給予受害者平反,而最後對於所帶至受害者之損害給於賠償為期終點。

 

我們知道政府對不當審判已給的是補償而不是賠償。補償意思是政府雖有造成冤假錯案,但原則上它認為其行為是正當的,故給予有限度的補償所帶至的傷害。若是給予賠償,那就是政府認為本身沒有正當性而要負責任,而對於所帶至的損失給予應有的彌補之意。可見政府對於白色恐怖事件死不認錯的鴕鳥心態。

 

對於白色恐怖的解決,台灣政府給補償,其意思就是暫時給補償金以安撫,不是要做根本的解決,但其條件是承認不在提及訴訟。那本是違反憲法的,因此對於尚未解決的是我們若不做真正或徹底的解決,一定有後續的事還等著我們。現在以謝聰敏為主的一些人向最高法院提出而由促進會整理提出大約一人哦受難者資料包括案情刑期等。現在就看其結果怎樣。

 

國民黨對於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並不是不知道其所犯的是多嚴重。但他們不承認其嚴重性,不承認有錯,只推卸其過程中未免有瑕疵。因此最大限度只承認白色恐怖審判是不當審判而不反對給受害者以補償金。賠償與補償的差異在於前者是承認錯誤而對於受害者的損失與傷害給「十足」的賠償;後者是不承認錯誤,但承認其行為有不當的地方而給意思意思的慰問金之意。當然兩者間存在有金額的不同。

 

現在政府、學者與受難者有人主張把補償改為賠償以合乎實際情況。但既然兩者本質上有差別,補償改為賠償應該也要做實質的更改,把所給金額提高為能稱為賠償的程度。如果只是為好聽,把補償改為賠償,不做實質的更改,我寧反對做如此的表面文章。聽說二二八基金會已同意在名義上同意改補償為賠償。那是無意義的事。如果政府與學者要求白色恐怖做同樣的更改我提議我們應該拒絕甚至即使一直把此事一直留為顯案。

 

15. 白色恐怖應爭取二二八般的基金會

台灣歷史上發生了兩個國民黨的屠殺事件,一為二二八事件,一為白色恐怖事件。政府對此有兩種不同的處理法,一為,二二八,由二二八受難者遺族所組成的基金會,自己選出理事,自己管理而運作;一為白色恐怖,根據立法院法令而組立的半官方管理人員所處哩,而由政府任定的工作人員與董事管理。雖定由一定少屬的所謂受難者與其遺族參與,完全沒有決定權其人選選自官方,實際上決定權完全掌握在官派董事。兩個一比較,立即可見出,二二八的管理方面幾乎由自己選出的人員管理,經費則由國家預算支出,但完全由二二八的管理方面掌握之。然而白色恐怖則完全由官方所掌握,經費雖也由國家預算支出,其支配全完全掌握在官方所派的管理人員之手。此兩種不同的制度若非做一改革完全不會平衡。補償基金會訂有期限我們常聽該會期限到美作為延期那就是有一天會到其而不在存在的意思。反之二二八方面就好像沒有到期之說。這又是兩者不平衡或說不公平之處。

 

此兩者解決之道好像在於白色恐怖方面應參考二二八組立一個「白色恐怖基金會」。因白色恐怖構成比較複雜,如有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時代、六七十年代白色恐怖時代等不同時代的且到現在為止各組有若干個各自的「協會」,不妨以計有的團體為參加單位已運作整個「白色恐怖基金會」為原則。詳細情形遇到組會的機會再做具體的組成吧。本基金會對於歷史的延續是極其重要的。

 

16.「平反促進會」應設立單獨的基金會

促進會之成立是因為互助會無法代表受難者的利益而成立的。成立後立即達成了補償條例的通過;爭取到補償條例的有利條件;幫助了受惠者申請補償金;替受惠者向基金會維護權益;向社會宣揚白色恐怖史實與其不公;使社會認識白色恐怖的意義;廣泛和學者合作追究白色恐怖真相與探討轉型正義;廣泛對社會大眾闡明白色恐怖的意義與做歷史教育;並和補償基金會合作慰靈、弔祭、為死難者做宗教儀式,以及保護與留存白色恐怖遺跡紀念文物等。

 

最近促進會的幹部們感有為維持本會遇到窮途末日之感。第一,會員隨大家年齡增多,人數越減少;能替大家做事的人才越缺乏;,加之本會存有的基金日缺,已見底,大家對未來日子如何度過越感悲觀。很多人都持有此概念,則本會基金用空正是本會結束之日。這恰和本代受難者凋謝互相一致。本會基金告缺湊巧會員也凋謝光。

 

然而白色恐怖不是本世代人告終就不再去管,當時定未完成的轉型正義就可不再理它的意思。我們在世之年應為後代想法鋪路。我們應培養繼承者。這我們可說已開始著守且繼續在實行中。留人,人雖是一切的本,但比留人更重要或同樣重要的是,留制度,我們先代的人更要注重留制度而這裡所說制度就是留一「基金會」的意思。因此我誠懇的建議,我們現在就把促進會改造成「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基金會」。其策劃大致如下:

 

名稱:「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基金會」;

基金額:一千萬元。把促進會股估價為二百萬元外由本來促進會人與同情的企業家與其他基金會募款八百萬元共成一千萬元。

基金會理事由受難者其遺族佔三成,其餘七成由出資者構成。

其他細節留在後面考慮。

 

XQ 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和共產主義的迷思

1. 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在整個白色恐怖的地位

台灣的白色恐怖是始於1949年陳成公佈解嚴令,至蔣經國於1987年宣佈解除戒嚴令為止的38年間而言。其中真正激烈,殺人最多,關人最多,案件最多,幾乎佔白色恐怖暴行最大多數的是1949年始至1955年為止,我們稱為五十年代白色恐怖的那一段時代。

 

那一段期間是緊接著二二八事件,二二八事件夢饜還繼續,國民黨趕緊施行清野,人民方面積極組織抗暴組織,互相劍拔弩張的最緊張時候。在國家暴力之下,政府以屠殺消滅人民為基本目的之下人民方面當然敵不過國民黨,遭受全面性而徹底性的打擊,國民黨斬草除根的結果,其中很多都屬冤假錯案,造成台灣的大悲局台灣的反國民黨勢力幾乎都被消滅殆盡但國民黨仍以高壓押至人民以繼續白恐怖暴行其後的暴行便隨不同時代而以六十年代白色恐怖,七十年代白色恐怖等名稱稱呼之。但十年代白色恐怖等和五十年代白色恐怖狀況大不同。代之於後者的以暴力為主軸,前者因受國際民主主義與人權思想的影響所採手段成為思想鬥爭為特色。而六十年代時五十年代時的受難者已有多人已出獄在社會出獄者雖所顧忌沒有全力投入但已見有部份人直接投入而多人都剪接投入。

 

2. 六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

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的犖犖者指蘇東啟案、雷震案、美麗島案等。社會上把這幾個案稱為台獨案,但國民黨仍套以匪諜案處理因國民黨把所有叛亂都以匪諜案視之。自這些案後白色恐怖案大多轉成台獨案。台獨案一方面注重選舉和國民黨互爭議席一方面轉成街頭鬥爭化,而把社會慢慢的轉成民主化與人權化,而最後導致萬年國會的改正與慈長「黨外」與民進黨而爭總統的選舉成功再2000年與與2004年總統選舉成功而一時導致政權輪替。但卻於2008年被國民黨奪回政權而正在遭致其秋後清算,正遭毀滅性的打擊。於是台灣的民主政治與人權政治正在走回頭路,至很可能導致民主政治的徹底毀滅。

 

3.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是和中共合作以倒蔣為目的

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是倒蔣為目的,故凡是倒蔣為目的的都是我們合作的對象。事實上中共就是我們合作的對象。那時台灣幾乎沒有統獨之概念。至少弱得不能成氣候。台獨之成氣候,至五十年末期時候開始。國民黨在五十年白色恐怖初期辦理的成千成萬案件中,稱得上台獨案件的只有個位數而已。其中有代表性的只有廖文毅案。儘管如此,廖文毅初期也不排除和中共合作。他的想法是先和中共合作,待自己勢力成氣候後才要從中共獨立。他稱之為再解放。除了此外整個省工委會都指望中共,除了和大陸的中共合作外,更由大陸派工作人員來,和中共勢力在台灣成為一體。也就因為和中共成一體,才因中共派來的工作人員的出錯,台灣的抗蔣地下組織才被國民黨測底瓦解。後來的人,包括有的歷史學者怪罪當時為何採和中共合作的道路。那是歷史的必然,是不可避免的歷史。我們不能怪咎我們先人所走的路。但隨著中共革命成功,中國大陸毛病百出,才引起很大部分的台灣人排出和中共在領土上結合在一起的想法,包括以前不排除和中共聯合在一起的反蔣人士。在此情形下,怪罪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坐牢者之以前採連共之路是太勉強的。身為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受難者,我以台灣居民的利益為宗旨印謂如此我才被地下工作捲入,現在仍以大多數台灣人的選擇為選擇。

 

4.常有五年代白色恐怖受難者完全不承認曾有捲入共產黨的情形

常有五○年代白色恐怖受難者或其家族,因不認同中共,本身雖牽涉到白色恐怖案件受政治迫害,卻不承認和中共有過掛勾,始終不承認本身或其家族,當時牽涉政治案件時,曾經和中共有過聯合。因而否認,當時當局的判決書或公佈的公報,若有牽涉到或牽連到中共的關係,都是虛構的,是冤枉的,一概否認其真實。他們覺得和共產主義有過牽連是不可思議的事,是不名譽的事。這些人當歷史學者要寫白色恐怖史時,常表示要他們按照他們的想法寫,則完全切溝與共產主義的關聯。這往往正合某些學者之意。故寫成的歷史成為不實的歷史。這是極為可惜的。歷史必需真實的,不實的歷史不能稱為歷史。殊不知五十年代當時的環境是沒有統獨的分,故反蔣要不迴避聯合大陸。在那時的反蔣,若是聯合大陸的,不是錯誤的選擇,不是見不得人的事。

 

5. 為台灣的「民主自治」才想倒蔣?

中共為聯合台灣的民主人士與左傾人士,在台灣達成反蔣目標,所提出的口號是台灣的「民主自治」。為此所組的地下組織,除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並也用「台灣民主自治同盟」。這是蔡孝仱所提出的策略。此對於吸引多人參加其組織,有了很大的效果。到現在在中國大陸也還存有「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團體,和「台連」「台灣同鄉會」等團體。中共知道僅用中國共產黨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因許多台灣人對於共產黨或共產主義總有一些排斥感,不輕易接近,故若使用「民主自治」,可使台灣人民生出親近感而比較不排斥。「民主」的口號在大陸也吸引了廣大知識份子,相信中共的革命成功,中國就不會像蔣介石不民主。在台灣就除了民主外更尊重台灣的自治。事實上我也被此「民主自治」口號所吸引才同情後來更參加了他們的陣營。中國的革命成功,其周圍的地區,如蒙古、新疆、西藏都可享受某重程度的高度自治。台灣更是以前在日本的異國統治,其自治度還可更高。現在中共的革命成功,大陸的卻把民主自治束之高閣,更把在邊界坐如此主張的人是違反礙統一的人作為打擊的對象。台灣也不例外,若相信可民主可自治的人,視為主張分裂或台獨而加以打擊的人。大陸很忌諱主張台灣本位或人權等口號,而據「民主自治」的原則,台灣本位或人權並不違背此原則才對。我捫當初為反蔣才相信中共的「民主自治」的口號,但結果是不是相反?。

 

6 把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惡魔化的錯誤

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是自古就存在於人類社會的思想,是基於人道主義與公平主義的思想的,不應以近代社會主義集團蹦潰,就把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惡魔化,認為該兩主義是反派思想。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自古以來就存在,是為解決人間的不平等、不公平,不合理,而期以建立人人可生存的社會。故一直與人類的思想共存著。社會主義和宗教共存的則成為基督教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的實現憑空想,其實現方法不切實際,流為幻想的則被稱為烏多邦社會主義。如此把其實現困談重重。

 

人類的現在的經濟思想以資本主義為主流,該主義主張利己主義,弱肉強食。若不予控制則會造成多人無法生存的社會。故世界上除主張資本主義外,同時也織合社會主義。用社會政策緩和資本主義的激烈性與不公平作風。此乃各國現在也盛行著的社會政策。若沒有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盛行而部分被採納,就沒有各國現在施行著的社會政策。

 

7. 甚至於後代歷史學者對於工委會案的受難者持有成見

國民黨的白色恐怖迫害是因為國民黨辦理其政權的異議份子,所公佈的戒嚴令不合乎憲法且其過程中的所謂法辦不符其法條其精神不合人道與人權。然而我常常聽到歷史學者因白色恐怖譴責國民黨時,主要是因為受難者冤假錯案所構成,設若國民黨所辦的人,確實有參加共產黨,就覺得辦得有理,沒有冤枉。那是極荒唐的倒果為因的想法。因為國民黨所規定的治罪對象是他們認為的參加叛亂組織與施行叛亂行為,並不是參加共產黨為對象。固然他們認為參加共產黨,等於是參加叛亂組織。我們在此譴責國民黨的是,他們的反憲、飛處死不可的是反法的事,以及其他冤假錯案的事。問題不在被半者是否是共產黨的事。設若不是參加共產黨的事,他沒有涉及死刑之條例,也不在非處死不可的事。他是共產黨不一定非處死不可一些學者把共產黨與非處死不可連在一起,本來就對共產主者具有惡魔般的成見。

 

8. 五十年代政治犯無人救援 2009.1.10

我們五○年代正在綠島與軍監受虐待,生命始終受威脅朝不保夕時,國內或國際上都沒有人試圖營救我們。我們那時真的成為世界的孤兒,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應。至吳國禎出走美國,始把政治犯關在綠島加以虐待的信息暴露給國際社會。國內有幾位具有良心的省議員順勢向政府質詢虐待政治犯的事,台灣內部始有同情的聲升起。遲至五○年代被抓政治犯紛紛到期時出獄,國際上始有有組織性的營救台灣政治犯的活動。那時靠了出獄政治犯做了很大幫忙。台灣的出獄受難者串聯在監的政治犯把暫間政治反的名冊與信息透過給營救組織使其控訴於國際赦免機構。那是很大的冒險行為,一被發覺,因是犯有叛亂罪前科的受難者,所受當局打擊定然會很嚴重。當時為此出力的出獄受難者北部以張瑞風的藥舖為中心,南部則以周漢卿為中心。但五○年代政治犯出獄的已出獄,實際受惠的已寥寥有數,而主要受惠的是六○年代漸漸抬頭的改進派或主張台獨的政治犯。

 

9. 美國與國民黨同流合污

那時美國,日本以及其他很多國家,宛如國民黨的共犯。對於國民黨在台灣虐殺與迫害離異份子,不僅裝著看不見,事關在他們的領土內,若有台灣人甚至中國的人,亡命或與蔣政權有瓜葛的情事,一概袒護台灣當局,或幫其解送回台灣任其迫害或殺害,成為國民黨的共犯。我們受難者刑期屆滿回到社會,常有為擺脫國民黨的繼續迫害、依親或就業的需要,意圖移民於其國家時百般阻礙。諸如,必須提供台灣當局所發所的良民證,憑以批或不批准。我們是坐國民黨政治牢的,可想而知,必定被寫得屬萬惡無比而被駁回。那是常識,我們要通過其審查真難如登天。國民黨違背人權,把我們迫害美國尚要昧著良心給其背書!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