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41144XD.地下組織組立

XD.地下組織組立 

1.台灣省工作委員會

地下組織有工委會關係的與民主自治同盟關係之分。但其實兩者完全一樣,只是作為偽裝而已。軍法處的判決把叛亂組織有時稱為工作委員會,有時稱為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實使人困惑。依我的了解,兩者根本沒有差別,同是反國民黨的地下工作組織,兩者是一元領導,屬同一個系統的。

普通工委會指中共派蔡孝乾來台灣所組織的反國民黨政權的地下組織,一切地下運動都歸於其統攝與指揮。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據悉是謝雪紅逃離台灣,經香港赴北京時在香港所組。她雖有組織它的人脈與能力,但若要她由大陸遙控指揮,功效應會大減而不切實際。且既然是同樣要推翻國民黨的地下組織,若成為兩個系統真不可思議。後來才知道原來以兩個系統發展是出於蔡孝乾之意,把工委會做為正組織而把民主自治同盟做為副組織或外圍組織,完全是為表面上的偽裝,其實是一樣的地下組織,都歸於他的單元領導與統攝。

國民黨對於兩個系統的處置都完全一樣,幹部以死處置,所判徒刑的輕重也一樣。看不出對前者判得比較重,對後者比較手軟的跡象。惟蔣介石死後曾經對叛亂犯有所疏散時卻給兩者做了區別,對後者可疏散釋放時對前者卻不適用。如被以二條一項判刑的,若牽涉到中共或工委會關係則不給適用疏散辦法,而牽涉後者的則給適用。盧兆麟等被認為屬後者,被適用而獲釋了,林書揚等被認為屬前者,沒有被釋放。林書揚等雖終究被釋放,這一點的差別卻相差約十年時間,盧兆麟被釋放約十年後五十年代所抓最後的政治犯林書揚與李金木才被釋放。

2. 組織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台灣反蔣地下活動的大聯合

蔣介石帶來台灣是極大的破壞,二二八事件的屠殺是其最。於是台灣過去的反帝國主義勢力,民族主義者、社會主義者、民主思想者成為一股對抗蔣勢力的諸力量。二二八事件時仍沒有這些人的組織。戰後1945年8月中共派蔡孝乾來台,帶張志忠、洪幼樵、林英傑、許敏蘭等人來台試圖和社會主義者、民族主義者與一些進步分子結合。當時蘆洲台共份子特多。但蔡孝乾來徵組織人時,除了廖瑞發外大家都不曾加入。蔡於1946年始聯合社會主義者、民族主義者與一些進步分子成功。他們主要為廖瑞發,李中志,徐淵琛、黃石岩等。當時蘆洲台共份子特多被稱是台灣的瑞金,光復前共產黨多。但戰後蔡孝乾來徵組織人時,除了廖瑞發外大家都不曾加入,簡吉是後來才加入的。廖瑞發任第一任台北市書記,李中志接任。張金海是李的胞弟,後來因台北司機工會案被槍斃。李有一胞妹,也曾相當活躍,後來逃到大陸至今。

據當時家裡經營渡船而本身以參加組織被判15年的的楊老朝說,那時常集聚在他家的台共份子有;郭琇琮、廖瑞發、林梁材、楊克村、王添、陳義農、王忠賢、柯海龍、李進德等人。於是工委會雛形成形。林梁材後來逃到大陸,楊克村為林梁材的會計。

台灣省工作委員會蔡孝乾與幾個委員的職務分擔或指揮系統是這樣的;自1947年5月香港會議至1949年冬,省工委調整組織,加強人員,大增黨員至超過2000人(表示那時已有那麼多人,或以此數目為目標則不很清楚。)

省工委會的組織是這樣的:省委書記;蔡孝乾;副書記簡組織部長;陳澤民;委員兼宣傳部長;洪幼礁;委員:張志中;省工委秘書兼光明報主筆;林英傑;電台台長:羅定天;交通:曾來發、黃阿財、劉英昌等;內部;許敏蘭、馬雯娟、季澐。(劃底線表示被處死)

另一面蘆洲國民黨的勢力也很大。李秋遠是鼎鼎有名者,國民黨的大特務谷正文是他的妹婿。有一過去為日本在東北當情報人員的×姓的,其子當李中志坐牢時被派進牢裡刺探李的案情。  

3.台灣地下組織的組立經過

戰後蔣介石勢力來台灣,所立即表現的就是二二八事件的人民屠殺。於是過去在台灣的反帝國主義勢力,民族主義者、社會主義者、民主思想者,自然的站在蔣的對方,伺機成為一股力量對抗蔣勢力。戰後台灣在二二八事件時大都仍沒有組織。19458月中共派蔡孝乾來台、帶張志忠、洪幼樵、林英傑、許敏蘭,試圖和社會主義者、民族主義者與一些進步分子結合。當時蘆洲台共份子特多。但蔡孝乾來徵組織人時,除了廖瑞發外大家都不曾加入。簡吉是後來才加入的。蔡於19467月使台灣正式和社會主義者民族主義者與一些進步分子結合。他們主要為廖瑞發,李中志,徐淵琛(徐慶鐘二哥的孩子,台大醫院外科醫生)、黃石岩、蔡瑞欽(涂榮榔的姨丈,曾任何明泉的小學老師、台灣省教育會研究組組長)等。當時蘆洲台共份子特多,終戰前共產黨多。但戰後蔡孝乾來徵組織人時,除了廖瑞發外大家都不曾加入,簡吉是後來才加入的。廖瑞發任第一任台北市書記,他患痲瘋病。李中志接任。張金海是李的胞弟,後來因台北司機工會案被槍斃。李有一胞妹,也曾相當活躍,後來逃到大陸至今。蔡世揚、陳宇等是當時的三民主義青年團。許希寬做木工。

 

另一面蘆洲國民黨的勢力也很大。李秋遠是鼎鼎有名者,國民黨的大特務谷正文是他的妹婿。有一過去為日本在東北當情報人員的×姓的,其子當李中志坐牢時被派進牢裡刺探李的案情。

據當時家裡經營渡船而本身以參加組織被判15年的的楊老朝說,那時常集聚在他家的台共份子有;郭琇琮、廖瑞發、林梁材、楊克村、王添、陳義農、王忠賢、柯海龍、李進德等。於是工委會雛形成形。林梁材後來逃到大陸,楊克村為林梁材的會計。

5. 台北市工委會的組立

台北市工委會組織最早經孫古平、廖瑞發、郭琇琮等領導後交徐懋德主持以台北市與郊區的士林、松山、五股、蘆洲、三重、汐止、龜山、新莊、淡水、樹林等為發展地區。有29個支部。於1947.10成立。1949年春有十一個支部--草山支部,煙酒公賣局支部,台北電訊局支部,第一、 二、三、四、五街頭支部,士林熱帶醫研所支部,雙園支部,和尚州支部,士林電工廠支部。

台北的領導首先由黃石岩、廖瑞發擔任,最後破案時是由郭琇琮擔任。當時台北市活躍的人除上述三個外有;李中志、林如堉、楊廷椅、劉登民、葉紀東、李蒼降、徐懋德等。郭琇琮吸收吳思漢、許強、胡寶珍、田進添、賴肇泉,林雪嬌。吳思漢吸收王耀勳、陳金木、邱來傳、吳金城、李瑞東、張添丁。謝湧鏡參加組織後和許登炎、林慶雲合組支部,吸收鄧火生、蔡惠壅。鄧火生與劉永福、蘇炳合組草山支部。王耀勳參加組織後吸收邵水木、蘇友鵬、梁良齊、黃清喜等負責領導街頭支部,及個別黨徒胡寶珍、曾清根、徐文苑、楊友舜等。朱耀珈和張德和及洪某組織支部,並領導雙園支部,並連絡黃清喜、林玉堂預備在板橋建立組織。許強參加組織後吸收胡鑫麟、翁廷俊組成支部,擔任支部書記。高添丁參加組織後吸收林麗南加入,和郭詞鴻合組支部。張國雄參加組織後領導楊松齡、林義旭、蔡意誠、鄭添泰、林丕候、林司儀、陳廷旭、林金木、吳慧昌、吳佳為、林迺智、陳進世、陳自雄、童集等。盧志彬參加組織後吸收盧盛泉、陳思文、楊松齡。高建勝等由李水井交與巫金聲,高明柏、何明泉、劉碧堂、陳茂東、蘇芳宗歸其領導。並先後教唆蘇芳宗偽造身分證。劉永福、蘇炳參加組織後與鄧火生籌組草山支部。李東益參加組織後也隸屬草山支部。陳宇受其上級之命與蔡世揚、陳新得合組支部。呂聰明吸收潘水貴,謝新傑吸收劉英德、吳義雄。林從周與高懷國、鄭文峰合組織部吸收陳英泰。張秀伯偽造身分證並吸收高銓清,楊松齡介紹蔡意誠、鄭添泰、陳大全、林司儀。林義旭介紹邱茥璧、黃昆彬加入,曾清根介紹曾文樟、顏東明加入,傅賴會介紹張雲霖加入,林麗南介紹陳海清加入,蔡意誠介紹林丕候加入,沈招檳介紹吳振壽加入,高明柏介紹蘇芳宗加入,林雪嬌介紹陳勤加入。謝桂林參加組織之外供應金錢給陳大川。其組織:(委員)郭琇琮、吳思漢;草山支部(鄧火生)煙酒公賣局支部(高添丁)台北電訊局支部()第一、 二、三、四、五街頭支部(王耀勳、張國雄、盧志彬、田進添、高懷國)士林熱帶醫研所支部(朱石峰)雙園支部(朱耀珈)和尚州支部(陳宇)士林電工廠支部(沈招檳)

6.. 學生工委會李水井案;

李水井在開南商業學校當教員由王某介紹參加黨,先後介紹黃師廉、林迺智加入組織,建立台北市中等學校支部,又把它擴充為兩個支部,由盧志彬與張國雄分任支部書記。後改受台灣省工委會李某領導。李某離台,李水井領導蘭陽區在逃之盧盛泉支部、台北市委吳思漢支部下鐵路機務段林德旺支部、張金海街頭支部、台灣大學校本部及法學院兩支部,並指揮學委楊廷椅領導之師範學院台大醫理各院。聯絡陳水木所領導之新竹、嘉義、台中、台南、高雄等五支部。楊廷椅、陳水木均由廖瑞發介紹參加組織,至同年八月間和丁某、陳炳基、劉招光五人組織學生工委會,分任學運工作。楊廷椅與陳水木曾相互領導台大各院及師院之一部人員外直接領導師院支部、台大醫法工三院支部及連絡葉傳樺、江源茂。葉傳樺領導所吸收的李森、孫天來,並與李水井連絡。陳水木至台南工作,領導新竹、嘉義、台中、台南、高雄等五支部。黃師廉吸收陳清度、張碧江成為嘉義支部重要幹部。陳金目受吳思漢介紹參加,吸收林希鵬、邱茥璧、吳順天、王嘉興及黃某參加與賴裕傳、吳瑞爐受任師院支部委員。曾領導林希鵬、鄭澤雄兩小組工作。賴裕傳由陳水木介紹參加,吸張坤修、陳金河參加,師院畢業後任高雄商膱教員任高雄支部書記,領導林賜安、洪天復、林慧哲並與鄭澤雄連絡。吳瑞爐吸收陳東璧、鄭澤雄由陳水木介紹吸收林榮輝,由林榮輝吸收張金丙。王超倫受王子英介紹,吸收鄭正志、黃獻鎮,任台大工學院支部書記。鄭文峰吸收葉金柱,38年任台大法學院支部委員領導葉金柱、邱媽寅等。葉盛吉吸收顏世鴻領導顏世鴻、劉漢湖。】

組織:(委員)李水井、楊廷椅、陳水木、北市中學教員一支部(李水井)北市中學教員二支部()蘭陽支部()鐵路支部()街頭支部()台大本部支部()法商學院本部支部()師院支部(楊廷椅)台大醫學院支部(葉盛吉)台大工學院支部(王超)台大法學院支部(鄭文峰))新竹支部()台中支部(吳瑞爐)嘉義支部(葉城松)台南支部()高雄支部(賴裕傳)

7. 光明報被破獲隨而台灣的地下組織瓦解

工委會發行有光明報作為會內種種政策消息的傳達之用,更重要的是對外作為宣傳之用。其傳達主要靠郵寄,對象為想要影響的個人與團體與政府高級官員。受到的政府高級官員在自己管轄內竟有反叛人士人寄信件向其做反面宣傳或更對其示威,真不是味道。長久間焦急要破獲都不能如願以償,又沒有面子。據說當時組織份子人人被課郵寄某些張份。這是一個危險的工作,一不小心會被抓到。政府摸不著頭緒只1948年夏天王明德所交給某女的出岔,政府乃追究王而查出光明報的印刷地方基隆中學以及他在組織裡有關聯的人。校長鍾浩東等被捕。他們更導致多人被捕,而禍及基隆案等。光明報更使當局獲得整個省工委會的線索,導致陳澤明、蔡孝乾的逮捕,又引起洪幼樵、張志忠的逮捕,因而陸續將在台各地組織的偵破,成為摧毀在台全面組織嚆矢。可見光明報事件對於摧毀整個地下組織的影響。

李中志搬家時竟沒有把藏在日式房子的天花板上的光明報沒有拿走。當然這成為當局逮捕他的線索。林秋興受郭琇琮之飥(或命)帶文件要坐船到大陸時被抓到。(林秋興二二八後已逃到大陸的,因家人的要求殷切要他回來看病中的母親最後一眼。要經由香港再回大陸時帶有台灣的海岸線地圖,本來有憲兵朋友能帶他行李上船的,因當天不值班,(為什麼這麼緊要時期不值班?事實上此計畫已被報告上級林等被蒙在鼓裡)乃改託別人而引起受託人懷疑,於是被打開行李檢查,發現有該地圖,乃當場被補而被處死刑。)

蔡孝乾常帶其小姨馬雯娟掩護一起行動,國民黨得到此情報逮捕他。他竟由黃財家逃出卻在阿里山基地附近的竹崎再被捕。此些的總合始工委會徹底被瓦解。蔡被逮捕後把整個組織出賣給國民黨以換取自身的活命,帶給組織空前的打擊。其後國民黨大搜捕組織份子,幾乎使整個組織份子無從逃命被一一補殺,使國民黨從容的假藉軍法演成空前的白色恐怖暴行。事實上就上述種種成為破壞組織之因素但還是光明報事件的破壞力是最大且是最基本的。

 

8. 光明報與基隆市工委會鍾浩東案基隆市工委會書記鍾浩東下有教員學生工人街頭4個支部省公委派季澐與其聯絡浩東由詹世平吸收,基隆中學成為光明報的中心,台大學生林榮勛有散發光明報情事,又有王明德曝光被追求致進而於1949.10.31在高雄捕獲陳澤民,1950.1.29 在台北捕獲蔡孝乾,據以捕獲洪幼礁等人;國輝由藍明谷吸收,吸收林獻香、里志、蕭聖蘭(又名蕭志明),里志吸收李旺輝。浩東曾領導基隆中學總支部,李蒼降曾參加新民主同志會台灣解放同盟。領導和尚洲雙園支部、士林電廠、地質研究所各小組。19497月間與浩東、藍明谷共組基隆市工委會,由鍾浩東任書記,李蒼降、藍明谷任委員。李蒼降吸收唐志堂、江支會、蔡新興、許省五、許省六等。另造船廠阮紅嬰由林天河領導。浩東吸收鍾國員等十名。藍明谷所領導者計有王荊樹、蕭志明等七名。蕭志明由其夫國輝領導而入黨。蔡秋土、楊進興由許省五介紹入黨。其組織浩東、李蒼降、藍明谷(委員),汐止支部(唐志堂),基隆造船廠支部(許省五),婦女支部。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