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41218AAA 時論 2009.5.25再整理

AAA 時論 2009.5.25再整理

.「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

「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

一個國家對於所發生的大歷史事件,習慣上都把事件的原發生地留起來當園區,建置歷史博物館以資紀念,以永為紀念做歷史的借糮。二二事件與白色恐怖是二戰後蔣介石統治台灣所發生的兩大事件,對與歷史之方向有極大的影響。故我們做有二二八紀念公園、二二八紀念館、「景美園區」、「綠島園區」、馬場町記念公園等等以資紀念。

普通我們會把歷史遺跡作為紀念的地方。但關於白色恐怖遺跡,因我們已把幾處的主要遺跡賣掉或失掉,可供留存的很少。所留還算完整的,一個為綠島新生訓導處址與綠島重刑犯監獄(俗稱綠洲山莊),與柏楊號召所建立的綠島紀念碑地區所合併的「綠島園區」;一個為把台北縣境內的軍法處遺跡,定為「景美園區」,共兩個而已。我們亟需新建另外園區與新建其他相關展覽館、博物館等,以陳列白色恐怖資料。

然而,最近青天霹靂的是新取得政權的國民黨政府有千方百計的試圖把已有遺跡毀掉之嫌。文建會於227日正式把「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說是該區域原是戒嚴時期審判政治犯場域,.一直保存原貌,人民會不敢親近,也達不到教育與文化的功能。故把園區「活化」以吸引民眾去園區的興趣。換句話說隱滅園區的關於白色恐怖的殺人、酷刑人的蕭殺面,而人為的集合各種文化於園區,以凸現快樂與光明面。他說這就是「讓人知道「景美文化園區」的歷史」之一個方法。但「景美園區」,除白色恐怖史外還有其他真正的歷史麼?

「景美園區」本來就沒有和文化的歷史淵源,故無所謂其文化歷史會吸引人的興趣。如果使園區以文化吸引人,倒不如新設一專門文化園區在任何一個地方,不要勉強的在有「蕭殺氣氛」的景美圈區內設一文化園區,以打真正存在的歷史以及故意製造的文化氣氛的折扣。

很多受難者聽此消息非常失望政府的倒行逆施的反歷史作為而紛紛表示反對。「景美園區」是白色恐怖的一重要史跡,那就是設立它的原因。依我的記憶,本稱「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後來正式命名,人權外加一個文化,而成為「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現在更由其名稱中除掉人權而僅留文化,使其成為「景美文化園區」。國民黨此舉的意圖,為的是把國民黨在台灣統治上所做違反人權到極點的醜惡的歷史,白色恐怖,從台灣人的記憶將其抹擦掉,試以文化為名美化過去與現在的執政當局。

歷史是過去的累積,光明的與醜惡的都在歷史記憶裡。醜惡的要用理清真相、反省與回復正義清洗,並不是故意的抹殺就可消除。醜惡的不清洗,永遠留為污點、不正義、不名譽。並不是裝著不去看就會自然地消失。國民黨看其歷史充滿了負面,良心不安。故盡把白色恐怖那一段歷史加以隱藏,不去整理,建設,甚至盡不使那一段極端違反人權歷史浮於檯面就可解決。國民黨不去檢討這一段歷史,把此充滿不正義、不人道、反人權的醜惡歷史解決,反而裝著看不見就覺得可解決。歷史是湮滅不住的,當越多眾人知道此醜惡歷史的真相,必定遭眾人的極烈批評與唾棄。不正義的歷史不還其正面,掌權者隨時都有再犯過去的錯誤,使歷史有重現的可能。正義若不人為去匡正,是不自動的到來的。把人權忽視或否定,代之以文化矇騙人民,歷史不能真正解決,而會反彈,使歷史的本質一代一代的低落。

世界古今內外利用文化覆蓋醜惡的歷史以隱密醜惡不見其例。設若,世界著名的德國的猶太博物館,奧修维茲死亡集中營,與羅賓島等,若蓋以比加索名畫等文化美術品,不知會成什麼體統?那是極不塔調的。同理,把白色恐怖的遺跡配以所謂舞蹈團,會塔調麼?國民黨政府之硬以舞蹈團等文化美化或混淆白色恐怖,是完全沒有道理與不塔調。

5.台東生活美學館與綠島園區「綠島園區」經國民黨,民進黨執政,主導機關一再更變,「園區」的定位不定,名稱也常有變更。2008年國民黨再執政,而主導機關至近11月換為台東國立生活美學館。本文乃以本人為台北市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常務理事的資格,於2008.11.12致給該館,表示對於該館的深切期望。

關於「綠島園區」,本人於1111日出席聆聽今後將成為負責與主導該園區的該館對於本會所提的幾點質疑給予回應。其回應還覺得令人滿意,就看如何忠實的實行。貴館有了正確與前瞻性的方針主導起來,將來可把以前的下述缺點都可改進。1.做事沒有一貫性與沒有原則性,2.主導機關常有更變,3.「園區」的定位不定,名稱也常有變更,4.展示資料沒有原則性與固定性,5.整個園區沒有主題,6.所做活動,除了到現在為止一次兩次還可滿意外,缺少主題意義,且沒有顯露出綠島與人權有關的歷史性與地區性,7.對於觀光客應備有具有歷史智識的導遊以滿足其旅有的做此旅遊的意義。8.有的導遊甚至把綠洲山莊與「老大監獄」都分不清楚。(關於園區的導遊是否該由貴館培養與經營?)

誠然如該館負責人也說:「園區」的目標係以「人權紀念、永續島鱮」為主軸,觀光為導向。此兩者以前者為主而隨所展示的內容更充實,觀光就更繁榮。由於先天性具有的人權主題配合其展示的品質,影響觀光的興衰。因此使園區經營怎樣直接影響台東縣與綠島鄉人民的榮枯。園區也可配合以海洋等生態研究中心,使其存在一舉多得。

關於展示內容,為使其豐富,我們可盡利用園區現有的舊施設,盡保其原貌,利用其空間盡使展示內容豐富---內容盡多、盡多代表性,盡避免使現在綠洲山莊裡面不外乎成為兩個人的個人館。(以前的陳列方法還舉有多樣性,頗為滿意的)。且展示也分為兩個範疇的展示,一為新生訓導處時代的,一為綠洲山莊時代的。兩者生活與活動帶迥然不同,時代也不同,所囚政治犯性質也不同之故。

要多做對於受難者盡能做到範圍的口述歷史,把全部受難者的資料貯藏於磁碟片。資料一選定或製作定,盡使其展覽多時,雖可多增加但不要常變換展覽標的物。口述歷史舉我所知頗有幾個單位做過。故似乎應由中央研究院把所做的統攝整理保管。園區既然是國家級的且是極為歷史性的,故和中央研究院與文建會的關係極大。故三者間的溝通與討論應是很需要的。我們很期待三者間經常多聯繫。再者,關於實際與紙上的配合,本人極希望諸事盡多地與當時身處其境的受難者多聯繫與多聽取其意見,以符合實際情況,免得格格不入。

6. 開得數位科技顧問公司與台東生活美學館

開得數位科技顧問公司與文建會國立台東生活美學館承接「綠島文化園區」,開闢全新舊監獄文化遺產之整體計畫。邀請本人擔任此專案「綠島文化園區網站」之幾個顧問之一,並協助網站數位化資料之相關文獻、文物等諮詢工作。據其說,此案主要目的,建置「綠島文化園區」官方網站,以文化園區為出發,將園區「人權精神」與綠島海洋「生態觀光」結合,涵蓋島內特色生態、旅遊行程等資訊,透過無界限的網際網路管道,重新將綠島之人權、歷史、人文風情、及自然生態傳遞到世界各角落。此專案由開得數位科技顧問有限公司負責執行建構。本人對於如何建設「綠島文化園區」與建置「綠島文化園區網站」很關心。故首先雖想欣然接受其提議,試試是否可合乎其要求,但後來細想,雖願意盡我力量看是否有能幫忙之處,但要當顧問覺得不敢當。

本人很關心如何把政府計畫中的「綠島園區」建立成特殊歷史應具備的人權聖地兼具博物館的任務。又由於綠島處於離島,所具有的美麗景觀及民俗等地理條件,本人也樂觀其成,一並考慮到人文、觀光休閒等功能,使此園區,除了人權的特色外,使其兼具文化園區之特色。故若能把其命名為「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或更適當。不過這就看政府的眼光與對歷史的責任與人權的態度。我對景美園區新近有把「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改名為「景美文化園區」之議,我持反對意見。我甚至提議,把人權區與文化區各分開,分別做各自的園區。人權與文化是不同的範疇,沒有勉強的使其湊在一起的理由,何況台北地區有充分的空間,設置各自的園區。反之,關於綠島的園區,綠島的條件和景美的不一樣。綠島地遠,在離島,又因地小為管理之便,除人權外可兼把文化、人文、海樣生態置於一個機關主導之下,有統籌管理之優點。另一個最重要的理由是,綠島的文化、人文,無一可離開曾經設在綠島新生訓導處的互動與影響。可說在文化上綠島的人民受其影響極大,達到兩者之間不能分開而想的程度。

綠島因是具有特殊的人權與歷史特點,成為世界上也不多見的定點,具有特別作為園地保存的價值。就觀光一點來說,若把原區作好,不僅可吸引國內觀光,可全球性成為觀光勝地。然而國民黨政府總把構成其特徵的,過去的一幕幕曾讓人恐懼、封閉的鐵欄杆中的世界,視為其負面而始終耿耿於懷,能隱密的隱密,能低調處理就把其低調化,而更用如文化、人文等其他主題加以凸顯,而掩蓋人權。然而所幸,「綠島文化園區」的主導機關,似達到認識,「綠島文化園區」記錄著的,相反地,更應該是其歷史映射台灣民主的進程,更成人權的最佳代言人。我們的目標應是讓世人了解每一步歷史的痕跡所代表的意義,並向國際宣揚台灣建立人權國家的努力與成果,使台灣成為世界人權推動組織的重要成員。我深望開得數位科技顧問公司正能配合台東生活美學館達到此目標。

7.「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

關於白色恐怖遺跡,我們可供留存遺跡的,因政府已把幾處的主要遺跡賣掉,可供留存的很少。現在剩有的遺跡只有:一個為已把綠島的新生訓導處與綠洲山莊,與柏楊號召所建立的綠島紀念碑地區和併建成為綠島園區,一個為把台北縣境內的軍法處遺跡建成為景美圈區,共兩個而已。我們亟需新建或利用舊有的建物設立其他相關展覽館、博物館類的陳列的地方。

然而,最近青天霹靂的是新取得政權的國民黨政府千方百計的試圖把已有遺跡毀掉。文建會於227日正式把「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說是該區域原是戒嚴時期審判政治犯場域,.一直保存原貌,人民會不敢親近,也達不到教育與文化的功能。這是文建會文化資產總管理籌備處主住任王壽來所表示的。他希望以活化的觀念讓更多人知道「景美文化園區」的歷史。很多受難者聽此消息非常失望政府的倒行逆施的反歷史作為,紛紛表示反對。

「景美園區」依我的記憶,本稱「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後來正式命名,人權外加一個文化,而改為「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現在更除掉人權而僅留文化,使其成為「景美文化園區」。國民黨此舉的意圖,為的是把國民黨在台灣統治上所做違反人權到極點的最醜惡歷史,白色恐怖,從台灣人的記憶抹去,試以文化為名美化過去與現在的執政當局。

歷史是過去的累積,光明的與醜惡的都在歷史記憶裡。醜惡的要清洗,並不是故意的忘記就可解決。醜惡的不清洗,永遠留為污點、不正義、不名譽,並不是裝著不去看就會自然地消失。國民黨看其歷史充滿了負面,良心不安。故盡把白色恐怖那一段歷史加以隱藏,不去整理,建設,甚至盡不使白色恐怖那一段極端違反人權浮於檯面。國民黨不去檢討這一段歷史,把此充滿不正義、不人道、反人權的醜惡歷史,不去反省,不去檢討,不去解決,裝著看不見,不僅是反人道反人權不正義的行為,當越多眾人知道此醜惡歷史的真相,必定遭眾人的極烈批評與唾棄。不正義的歷史不返於正面,掌權者雖時都會再犯的可能。白色恐怖真相不究明,不正義不解決,歷史有再現的可能。正義若不人為去匡正,是不自動的到來的,就是永不會解決之意。把民權度億的的忽視,代之蓋以文化,就是國民黨所企圖的,把整個醜惡的歷史以文化的美名為藉口,繼續欺騙人民之茍當。

世界古今利用文化覆蓋醜惡的人權以隱密醜惡不多見其例。世界著名的德國的猶太博物館,奧修维茲死亡集中營,與羅賓島等,若蓋以比加索名畫等文化美術品不知會成什麼體統?那是極不塔調的。同理,把白色恐怖的遺跡配以所謂舞蹈團,會塔調麼?國民黨政府之硬以舞蹈團等文化美化或混淆白色恐怖,是完全沒有道理與不塔調吧!是以後者混淆前者與侵占前者的一個策略罷了。另方面國民黨政府為文化與舞蹈沒有備有設立園區的空間,故以人權與文化並提而模糊與侵占前者的領域。政府應分開考慮,兩者各有獨立的空間,設立各自的園區。

至於人權園區,即使利用現有的全部空間也不會太多。因為認真想起來,使其具備應有的硬體與軟體才可使其完整的。尤其是我們有很多過去的史跡都已消失。青島東路一帶的原軍法處機構與看守所與西寧南路一帶的設在原東本願寺的保安司令部保安處。那兩處湊巧是歷史的精華。1947.8年代以降那邊抓了、關了、苦刑了審判了與宣布死刑了幾個人?我們沒有正確的數字但大家共認只少有是數以萬字的人。那兩個機關由景美園區承繼了軍法處看守所軍法法庭的部分,綠島園區承繼了軍人監獄部分的人。景美園區也應該展示東本願寺與青島東路時代哦資料!可見,我們說景美園區,但也不能不包括青島東路的軍法處看守所軍法法庭的部分而由綠島園區承接青島東路的軍人監獄時代的部分吧!

8.綠島園區已有把人權園區文化化的企圖

這次政權輪替以前還在陳水扁執政的時候,綠島園區所陳列的的展示品忽然做了大搬家,都不知搬哪裡而不見了,代之,陳列館的文物幾乎成為柏陽、柯旗化兩個人的專示館。由該兩個館全然看不到白色恐怖人權歷史的,不要說是全貌,連蛛絲馬跡都難於看到。我看此情形,在我部落格幾次的提到此事,而表示我的強烈不滿。但卻看不到任何有支應我的言論。一或許綠島地遠,看到此事實的人少。柏楊、柯旗化兩個人同樣是受難者,故一般人沒有深慮到,在扁政府做事的熱心支持白色恐怖意識的親國民黨官員,暗地裡一有機會就做手腳,淡化國民黨的白色恐怖歷史。政權輪替為國民黨政府就明目張膽的以文化化為障眼法做反人權苟當,如現在成問題的改名「景美文化園區」一事。

9. 國民黨全面性的試圖消除白色恐怖記憶

國民黨不知是否視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史為見不得人的歷史,總不願面對之,而試圖或實施全面性的把此歷史消除或模糊化。名稱上盡把人權除掉,或盡改為文化,或在人權下加上文化,以為如此做就可期意圖上的消除或模糊化。馬英九這次當選總統就變本加厲的作此消除或模糊化歷史的動作。此次的「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就是如此的表現。

10. 「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改名與否的公聽會

文建會擅自把景美園區改名一事,我們於428日到文建會抗議,要求改囘,而於429日到景美園區聽文建會王壽來主持下所舉行的的公聽會。針對政治受難者及人權團體在會中極力反對把園區除去人權命名文化的聲音喧囂,文建會則指出該會近期將「景美文化園區」改囘「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 此件事表面上以完滿地落幕了。但不幾天王主任則招集了幾個人包括四個政治受難者與兩個中研會人,與該會工作人員吃飯,對此交換意見。他主要目的是要求我們支持他們把已進駐那裡的「雲門舞團」合理化。他說該「舞團」在那裡已是既定事實,一方面我們給他背書是重要的,另方面也可幫助他們節省政府的支出。對此我的意見是:人權重地若和文化用地共用,會把用途混淆,久之,人權重地會被喧主奪賓,我們的重要性就被蓋住。故如此共用不宜。第二「園區」會由文建會撥給一定的預算,文建會只顧該需的建置與維持就可以,何勞其替政府開源財源或傑聲開支?何況該園區尚缺乏諸多建設而這些建設都應由政府策劃而對外招標。若建設活絡,「園區」就一點也不會沒有人潮。人潮如何,是負責建設與管理單位的事,而若人潮不理想,那是附帶於「園區」本來的性質是研究歷史與紀念過去的屠殺與違反人權的重地,本來就是嚴肅、認真而需反省之地。王壽來主任和我們吃飯後好像有一點出於預料而有些失望。他的結稐是參加飯局的四個受難者,唯有我始終我還是不很贊同「雲門舞團」繼續利用「園區」,使人全用途與文化用途混在一起。他說不久還又舉行一次公聽會。但自從那時我沒有聽到該預定中的公聽會。是否中止或我不再受邀請。事實上我主張的把人權、文化分開,而更重視園區的建設,長期而言,結果對園區是更有效的。

11.. 「景美園區」充實史料的建言

「景美園區」除原有的建住物以外如果有何建設也是極少的我們一去看幾乎只有過去的牢房與利用違法庭的矮小建物頂多美麗島審判十的所謂第一法庭而已。我說過按道理,「景美園區」是過去青島東路一帶的原軍法處機構與看守所與西寧南路一帶的設在原東本願寺的保安司令部保安處廢除了後才搬來的地方。當時的遺跡與遺物鉯不存在,展覽品應包含那時候的東西。所以應建設的展覽物、設備以及資料包括硬體,軟體應很多因此文建會要做的是很多才是。我發現另一個園區綠島園區近來的建設極為活絡。但我都不見「景美園區」有所大動作。同樣道理,「景美園區」應多做,包括策劃、發標給眾設計商與包商,然後興工。我期待「景美園區」好好策劃而建設,早日使整個「園區」活絡化。那麼眾多人潮的湧入是可預期的。

12.「綠島園區」是否也應由「綠島文化園區」改名囘「綠島人權園區」?王壽來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綠島人權園區早在民國95年間、民進黨執政時期,由行政院核定更名「綠島文化園區」,並非文建會近期所更名。此舉對於當時執政的民進黨來說昰一個敗筆。說昰標榜人權的民進黨政府,竟然把那麼重要的人權聖地,料昰聽取文建會某部主任之主意,做了該大倒退之更改,真不可了解。當時綠島園區所陳列的的展示品忽然做了大搬家,都不知搬哪裡而不見了,代之,陳列館的文物幾乎成為柏陽、柯旗化兩個人的專示館。真的昰把人權性的文物大改為文化性的文物!現在既然政府把景美園區還原其原稱,綠島園區也應以同樣精神還原其原稱為「綠島園區」「綠島人權園區」或「綠島人權文化園區」。

13. 世界上最沒有人權觀念的國民黨

施行38年戒嚴令,屠殺、監禁與沒收受難者財產不知其數的國民黨,儘管世界各地都努力做轉型正義,努力把過去的罪惡扭轉過來而或多或少已有成果之中,至今最沒有成就,效果最低的是白色恐怖罪魁的國民黨。現今國民黨不得不裝著注重人權而或多或少施行民權政治,因而國家的元首也不得不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其中第二條第三款保證任何一個被侵犯了本公約所承認的權利或自由的人,能得到有效的補救。然而有關官員所做不盡少有進步,反而只是陽奉陰違,故意在開倒車,實令人遺憾。政府有關人權與轉型正義的官員,始終視人權與轉型正義為違反其理念而加以妨害。陳水扁執政時已明目張膽的如此做,以致政令大打折扣。那時已就孕育有現在明目張膽的把景美園區的人權主題給於破壞改為文化為主題的動作。我當時就注意到有此種反人權主義者的破壞行為。現在國民黨再執政就把其正式化。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