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81205AAAA5時論5 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2 2009.12.18

AAAA5時論

一個國家對於所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習慣上都把事件的原發生地或說遺跡留起來作為特定園區,建置歷史博物館以永為紀念,做歷史的借鑑。二二事件與白色恐怖是二戰後蔣介石統治台灣所發生的兩大屠殺人民事件,對與歷史之方向走向有極大的影響。故我們建有二二八紀念公園、二二八紀念館、白色恐怖紀念碑、「景美園區」、「綠島園區」、馬場町記念公園、六張犁紀公園等等以資紀念。

 

關於白色恐怖遺跡,因我們政府已把幾處的主要遺跡賣掉或毀掉,可供留存的很少。其中經過我們朝野的努力,所留還算完整的,一個為綠島新生訓導處址,綠島重刑犯監獄(俗稱綠洲山莊)與柏楊號召所建立的綠島紀念碑地區所合併的「綠島園區」;一個為把台北縣境內的軍法處遺跡,定為「景美園區」兩個而已。我們亟需新建另外園區與興建其他相關展覽館、博物館等。

 

歷史是過去行為的累積,有光明面的與醜陋面,都在我們的歷史記憶裡。醜陋的,要用理清歷史真相、做反省、與回復正義以清洗,並不是故意的要抹殺就可消除。醜陋的不清洗,永遠留為污點、不正義、與不名譽。並不是裝著不去看就會自然地消失。不正義的歷史不還其正面,掌權者隨時都有再犯過去的錯誤,使同樣或類似的歷史有重現的可能。正義若不人為地去匡正,是不會自動到來的。把人權忽視或否定,歷史不能真正解決,而會反彈,社會的紛亂不斷,使歷史的本質一代一代的低落。依我見,台灣歷史品質日日低落,正義日日消失。其最基本原因是沒有把果去歷史的醜陋面不清洗,沒有施行轉型正義。另方面關於人權,那是全世界的普世價值,台灣為接軌世界潮流,口頭或表面上也說注重人權,但很多時後祇作為裝飾品而已,處處還是有違反人權不尊重人權的表現。「景美園區」常成問題就是如此表現。

 

「景美園區」作為歷史的留存、反省、清洗,有其重要價值。經營方向妥當與否決定其成功與否。由其設立的目的是屬於人權、歷史與正義問題,故其命名應脫離不了「人權」兩字。政府為隱密園區的「醜陋面」與「蕭殺氣氛」,一時雖想改用「景美文化園區」一名,旋則能險崖勒馬回復為「台灣人權景美文化園區」一名是賢明之舉。

 

文建會這次舉行「2009世界人權日活動」,我去參觀,看見文建會雖能更將園區名稱改囘而加上人權,卻沒有名副其實的經營方向。所展示有關人權主題,且是白色恐怖,的極為貧乏。園區既是為紀念人權問題得發祥地「人權」為主題為動機與主軸的,應「人權」為主體的展覽才是,而若加強相關史實與文物的充實與豐富,必定更有價值而引起國內外研究者與參觀者的參觀。反之,為所謂「活化」園區的手段,只在強調所謂「文化」,將藝文活動引進園區,既是違反園區設立的目的,更是本末倒置的作法。若是所引進的文化和白色恐怖有關的還可了解。關於白色恐怖的史料、題材那麼多,還覺得缺乏而不能使園區活化麼?極端缺乏應做為主軸的白色恐怖資料,卻在強調勞動人權與慰安婦問題更是在避重就輕或在轉移目標。我雖同情勞動人權與慰安婦問題,但兩者與白色恐怖何干?是展錯了地方。)「景美園區」之本質與目的就在於匡正走偏了的蕭殺歷史,應專用於本來的人權與歷史問題,與本來就沒有和我們純粹所言的文化有歷史淵源,故利用此園區以文化吸引人,倒不如新設一專門文化園區在任何一個地方,不要勉強的在有人說此有「蕭殺氣氛」的景美圈區內設一文化園區,以打真正存在的歷史以及故意製造的文化氣氛的折扣。

 

我們若認真建立園區,即使利用現有的全部空間也猶不足。因為認真想起來,使其具備應有的硬體與軟體才可使其完整。尤其是我們有很多過去的史跡都已消失。青島東路一帶的原軍法處機構、看守所與軍人監獄;西寧南路的利用原東本願寺設的保安司令部保安處。那兩處湊巧是極重要的歷史遺跡。1947.8年代以降那邊抓了、關了、酷刑、審判與宣判了數以千計人的死刑!景美園區承繼了當時的軍法處、其看守所、軍法法庭。所以景美園區應展示了在那裡繼續做的軍法處、其看守所、與軍事法庭外,也應該展示東本願寺與青島東路時代的資料!可見,我們說的景美園區,也不能不包括青島東路的軍法處看守所、軍法法庭的部分。這是我對於景美園區的期待。由此可見我們的園區有很龐大的建設需做。

 

我們所經過的歷史,是我們真實的歷史。我們不羞於把其披露,或掩飾。台灣自白色恐怖後我們在人權上做了很大的起步。這些歷史園區的建立與正確的走向,正可展示我們在人權上所達成的進步。我們從白色恐怖時代後所做的進步真是巨而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