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20833歲末獻禮 ~《圓滿,我來到起點》—創巴仁波切遺教法寶三乘法教系列最終冊,重磅發行!

 創巴仁波切三乘法教系列 ~   校閱者致謝

因緣成就的善妙

 

自從19896月第一次看到邱陽創巴仁波切的英文原著《突破修道上的唯物》而為之驚艷以來,從未想過能在三十年後擔任仁波切三乘法教系列的中譯校對,而且如今即將圓滿!慚愧的是,雖說學佛已逾三十載,卻仍原地踏步走,佛法翻譯更是如此,然而有幸參與這個重大計畫,仍不免要做個記錄,因為這一路走來,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

原本總編黃靖雅師姐希望普賢法譯小組負責整套法教的翻譯和校對,但礙於人手不足、時間有限而請出版社另尋高明,因此20186月發行的別解脫乘第一冊《沒事,我有定心丸》是由蔡雅琴師姐校對內文,我只檢查詞彙解釋。後來蔡師姐眼疾發作而無法繼續,便讓我半途接手,完成了第二冊《真好,我能放鬆了》的校對。接下來的部分,儘管預計每半年發行一冊的時程讓人有點喘不過氣來,我們幾位夥伴還是非常努力地配合,希望達成這個目標。

然而去年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腦中風造成我倒臥浴室,迅速送醫後原本稍有好轉,卻因注射抗凝血劑而使腦內既有的動脈瘤破裂以致腦溢血,緊急手術後在加護病房待了十二天,經由醫護親人的悉心照料、上師喇嘛的修法祈福和諸多法友的集氣迴向,才終於脫離險境,也開始有了意識、記憶而清醒過來。

過年期間,在病榻上收到了總編的慰問禮和剛發行的第四冊《不怕,我有菩提心》(也送了一本給主治醫師),當時的第一個念頭是:還好是在完成菩薩乘的校對後發生意外的,第二是:那金剛乘的部分怎麼辦?要找誰來幫忙?我這種狀況肯定是無法好好校對的。

說實在,沒有學過藏文卻要校對這套遺教法寶,原本就讓我一直非常心虛。尤其,過去曾經認為要將「Patrul」按照英文翻譯成「帕楚」,後來認識藏漢譯者才知道根據藏文應該是「巴珠」(或為四川口音的「華智」)。出了這種錯,實在無顏見江東父老;另一個例子是「Kongtrul」,如果用英文思考,就會變成「康/空楚」,藏文發音卻是「工珠」,這才曉得:原來pk要念成bg的音,tr則是dr的音,因此「Trungpa」應該是「種巴」而非「創巴」。

此外,許多佛法名相屬於古詞,常令人倍感艱澀而裹足不前;閱讀英譯本時,或許由於主詞明確且介系詞清晰(例如onabove的不同)而似乎比較容易看懂——但若深入探究,卻又失去了原本的妙義。畢竟,佛法傳到歐美可說不到一百年,怎麼能與受到佛法薰陶將近兩千年的漢華文化相比呢?雖說學佛不分東西方,用詞卻有深淺之分。更何況,不同英譯者之間的語彙差異也很大,極難一概而論。那麼,佛法英文中譯的未來,又該何去何從呢?

正當我為此發愁而思索再三時,創巴仁波切二代弟子哈里英霍恩(Harry Einhorn,也是欽哲基金會訪問學者)藉由各種管道聯繫上我,希望我能找人一起參與由仁波切嫡傳弟子所發起的法教繕寫計畫,將內容翻譯為中文以饗華文讀者。那時出院不到半年且還在調養的我,並不確定自己能否有此心力,然而,他一再強調主事者一致認為我是他們心目中的理想人選之一。

「原來,我還有任務在身,所以才活了下來!」我這麼對著朋友自嘲,心裡想著:仁波切穿越時空的甘霖再度降臨了!(請見第三冊《痛快,我有智慧劍》書末審閱者說明與致謝)在和哈里一見如故之後,我提振起精神,拜託正在深入學習藏文而且景仰仁波切已久的夥伴林姿瑩師姐擔任文稿審定,我則作為試閱讀者,期許彼此齊心協力,務必將這套法教完整無誤地呈現給大眾。

當宗薩欽哲仁波切去年九月初在台灣主持「圓滿法藏.佛典漢譯」計畫的翻譯工作坊時,林師姐便藉此機會請教仁波切關於書中的大圓滿名相,我們共同的疑問是:我們這些尚未了證大圓滿的人,要如何將大圓滿法教的內容和用語翻譯到位?仁波切對此提供了一個十分清晰的思路:明確告知讀者,書中相關詞彙只是暫時採用,將隨時進行滾動式修正。

十月初,資深藏漢譯者法護老師(曾慶忠居士)受邀於該計畫,開始講授「如是我聞:佛經的翻譯理論與實踐」的系列課程,再度成為學生的我,越聽越感到汗顏,原來自己對於佛經和翻譯的理解如此淺薄!而老師的這番話:「我翻譯佛法,只有喜悅,沒有苦受!」深深觸動著我的內心,課後經常向他討教,他也鼓勵我:「暇滿人身難得,濁世中修行更為困難,但為事奉正法,必有三寶與護法庇佑,世出世間一切如法之行,定能滿願。加油!」

於是,在林師姐廢寢忘食的投入下,我們陸續完成了《如是,我能見真實》和《簡單,我有平常心》的校閱,總算來到了最後一冊《圓滿,我來到起點》。

過程中,創巴仁波切資深弟子卡洛琳.吉米恩(Carolyn Gimian,也是仁波切法教總編)來信關心我的病情,英文版編輯茱迪絲李芙(Judith L. Lief)與仁波切藏英譯者賴瑞莫梅斯坦(Larry Mermelstein)也透過電郵回覆林師姐的疑問;我則恰巧發現,原來這套遺教法寶當初能夠完成彙編,是來自欽哲基金會的贊助,這使我對宗薩欽哲仁波切的遠見更加崇敬。順帶一提的是,最近收到一份中國法友的譯稿,對方希望我能幫忙校對,打開一看,剛好就是創巴仁波切金剛乘第七冊的內容,可見仁波切的教導在華人世界中有著多大的魅力,而佛法英漢翻譯依然有其需求。

話說回來,在仁波切這套法寶剛出版時,曾建議某出版社買下版權,但對方以篇幅太長為由而不作考慮(三本英文原作的總頁數達1800多頁!);數年後得知眾生文化預計發行,著實令人歡喜雀躍。將近四年的校對期間,每每因仁波切傳授法教的溫暖悲心與睿智生動的善巧表達而動容驚歎;也因跨越生命關卡並能重生再起而無比感恩(有興趣多了解的人,可搜尋敝人部落格〈小手牽大手的術後人生〉一文)。

在此隨喜所有參與的夥伴,包括主要譯者項慧齡(第一、二、五冊)、孫瑗瑗(第三冊)、李昕叡(第四冊)、趙雨青(第六、七冊),協力譯者陳姝榕(第四冊前五章),審定者林姿瑩(第四至七冊),詞彙協力者顏洳鈺(第三、四冊),以及校對協力者范思蕊(第三冊)、羅千侑(第四至冊)、蔣迪珍(第七冊),一起成就了這份大業。

要特別感謝法護老師協助確認本冊部分名相(例如將舊譯「八大法行」更正為「修部八教」),以及張昆晟老師同意使用其《修心七要》譯稿(第四冊),而本冊附錄二《羅卓.泰耶道歌》,因為涉及大手印的名相與義理,幸得有堪布噶瑪育嘉(Khenpo Karma Yugyal)、堪布貢秋孟蘭(Khenpo Konchok Monlam)、喇嘛羅桑旺秋(Losang Wangshok Lama)這三位習得深奧法教的師長,願意從藏文原著逐字耐心解說,如此來回討論釐清難點後,我們才有辦法順利完成校閱。

創巴仁波切在他未及半百的短暫人生中,卻留下了彌足珍貴、獨特而龐大的法教瑰寶給未來世代。先前提到的繕寫計畫,便是要將仁波切尚未發行的開示,以互動式影片的型態讓人免費觀賞及閱讀(包括2500場的錄音和500小時以上的錄影),並翻譯成各種語言以利益大眾,目前官網已有四段影片可供學習(往下滑會有字幕):https://www.ctrtranscript.com/。有意參與法教中譯者,請洽serenalotus@gmail.com。在此也期許所有佛法譯者都能懷著初生之犢的不畏精神,佐以識途老馬的精鍊純熟,共同為法教盡心盡力。

如果校閱這套遺教法寶有任何善德,願盡皆迴向:具德上師康壽綿長、常轉法輪,地球母親生養蘇息、生機盎然,人與萬物和平共處、敬重因果,有情眾生速入佛道、早證菩提!

 

愚徒Serena

謹於20211129日藏曆閏九月空行母薈供日

 


後記:順帶一提,去年之所以腦中風,並非因為三高(血壓、血脂、血糖),而是長期久坐與熬夜所致,在此勸請所有文字工作者和讀者要保養色身,尤其若有不明暈眩的問題,可能是下肢靜脈的血栓上至頸動脈造成的,務必謹慎處理。多次主持台灣寧瑪祈願法會的第九世烏金祖古仁波切,曾在其《入菩薩行論》課程中講解到,儘管第八品提到:「有誰聰智者,欲護供此身?誰不視如仇?誰不輕蔑彼?」,但這並非表示不要照顧我們的臭皮囊;所謂「如仇」,是指像對待仇敵那般不作順從,並非真的是仇敵,因此應該依循聖天菩薩於《中觀四百論》所言:「雖見身如怨,然應保護身,具戒久存活,能作大福德」,在合理範圍內提供適當的溫飽,既不過於奢華、也不過於菲薄,並藉此色身成辦善德與解脫。願共勉之!

 

 

書訊:http://www.e-redant.com/06_pub/pub-gov-series01-book1.aspx?BookId=27102031

 

出版: 眾生文化 Chung Sheng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277042190941255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一切善德迴向文
願眾生具足樂及樂因,願眾生遠離苦及苦因,願眾生永不離無苦之妙樂,願眾生遠離愛惡親疏常住大平等捨。 文殊師利勇猛智,普賢慧行亦復然。我今迴向諸善根,隨彼一切常脩學。~~《華嚴經‧普賢行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