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82301北投【延壽橋紀念碑】

北投市場附近【萬壽祠】有「南無阿彌陀佛」石碑,聽當地耆老說這塊石碑於70年代,不知名原因一直倒在磺港溪畔,久而久之就被遺忘了。後來整治磺港溪時被怪手鑿挖出來,起先地方民眾再次出錢將碑重新豎立在磺港路旁,後來移進現今萬壽祠內。


原以為僅是單純的佛號石碑,不過以石碑的尺寸來看,好像過於龐大,而石碑的兩側有著密密麻麻姓名,原來石碑背面才是主角。


 
 
  
 
 
 
 
 

石碑的另一面,因有窗戶及欄杆擋住,致使無法完整拍出。


還好燁子於04年時就有拍照記錄,當時的障礙物較少。


 

 

↑1997年時於磺港路邊的情形。

「中和禪堂延壽橋紀念碑」於昭和12年(1937年)4月所立,與日治時期許多紀念碑不同,一般都是〝記〞字,此碑卻刻著〝紀〞字,應該是捐獻者皆為台灣人,而用傳統的漢字刻造。在日治時期光新北投公園就有八座橋,整個北投地區也沒有一座橋立有紀念碑,有如此尺寸紀念碑的「延壽橋」因北投市場附近磺港溪皆已加蓋,橋早已改建,這座新的「延壽橋」與古樸的石碑對比很大。

 
 


戰後中和禪寺全景。


   北投中和禪寺建於日治時期昭和六年(1931年),位於北投奇岩路(151號)所經之福壽山半山腰上,為一坐北朝南沿襲自中國地區住屋座向之小型佛寺。入寺之石階步道均依多座巨石縫隙中蜿蜒而上,創寺之始由孫保成、王投、業明田、業明生等四人擔任共同管理人,目前在台北市民政局的登記為「中和堂」,現任住持是福慧法師。

  中和禪寺建築迄今已屆70年,期間經歷日治時期、台灣光復及政府遷台,又因位居北投「唭哩岸石」之產地,在建材及建築風格上融合了日式、中國式及本土式,產生其獨特又造型豐富的各種形制。例如:正殿屋頂有閩南尖脊式的燕尾;側殿的屋頂則是台灣北部特有的金形(圓形)馬背;側殿背面又是由一般紅磚和本地特產的唭哩岸石複合;右側的靈骨塔為台灣少見的喇嘛塔,塔前拜庭內的石柱是廣東系的八角柱;庭院中的地藏王亭(寶珠殿)所供奉的地藏王立像是充滿日本風味的金身造型;在盈聯、橫匾上的書法更包含了大陸來台的書法家胡恆、台灣本土書法家詹聰義、林顯洲以及日人吉田桂秋等;在建物上圍欄的鏤空花紋也多達五種以上;鋪面、柱礎、彩繪、石燈座和其他各種器物裝飾等,均值得細細品評鑑賞一番。

  三○年代初期,雖正值日本對台政策上的安撫時期,然而1930年暴發霧社事件及1935年的清水大地震,這些震撼國際的大事件並未對中和禪寺的興建造成影響,祂自在的沉潛在山林之中,伴隨著祂的始終是僧侶和信眾的喃喃梵音和裊繞不絕的清煙,這位「巨石後的隱者」70年來將大陸、台灣、日本交融出的文化資產完整的記錄下來,像一位勤奮演奏大和解協奏曲的音樂家一般,每一天祂都毫不懈怠的敲響暮鼓與晨鐘。

文章出於:潘蓬彬‧巨石後的隱者


↑照片由徐統教授提供,70年代的中和禪寺。


 
 

↑今天路上遇到大方的阿貓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