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0519論宗部經 三百一十四

論宗部經 三百一十四

◎廬山蓮宗寶鑑念佛往生正訣卷第八(一十二章)

  念佛往生正訣說
淨土之道往生一門。具載群經明如杲日。實
修行者入道之方。乃念佛人棲神之所。無念
之念念。即念於阿彌。無生之生生。則生於淨
土。是故深行菩薩歷代師模。名卿巨儒庶民
氏女。篤信斯道結誓進修者不可勝計。其意
何哉。必欲生淨土見阿彌。而後已須知佛本
無身亦無。其土皆眾生心淨所由致感也。經
不云乎。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遍知海
從心想生。故天台大師釋之曰。佛本是無心
淨故有。良以眾生心淨則法體現前。眾生心
染則苦道流轉。此乃理之常也。又何疑乎。以
圓實教所談唯心本具者。若此若彼若染若
淨。皆不越吾心之一念也。夫心者造罪之源
成佛之本。所謂介爾有心三千具足。然而三
千諸法既具十界十如。三種世間互具而顯。
則安養國土捨此何求。非但淨土唯心。蓋地
獄亦唯心矣。又云。阿鼻依正全趣極聖之自
心。身土毘盧不逾下凡之一念。纔起悟迷之
見便入邪流。不分染淨之殊方歸正道刀山
劍樹總是空華。寶渚金蓮皆成夢事。如斯受
用始了真修脫。或未然宜依權。漸而加修進
深信阿彌陀佛。即我本性貴在禮誦懺念之
間。行住坐臥之處。照於三觀契乎一心。全智
發境全境是心。故知佛正佛依皆是心。具心
造信哉。淨土彌陀昭昭然。影現于心目之間。
譬如磨銅成鏡必假施功。直使塵垢淨盡無
餘。則本體圓明自然顯現。一切色像俱無隱
焉。當知鏡中之像。若謂是有不可承而攬之。
若謂是無則色像歷然可見。所謂有不定有。
無不定無。有無雙遣任運是中。大矣哉。不思
議境。唯心妙觀之道也。欲證斯道必明于因。
當知因該果海。果徹因源。原始要終不離一
念。從因至果只在初心。苟能於此善修如是
之因。至於臨終必獲如是之果。是知專心念
佛為因。往生淨土為果。始從聞信信以修持。
積淨業之工夫。得功緣之成滿。時節既至大
理。昭然視死如歸。豈不慶快。故茲直示往生
正訣。明指到家路頭。此時自信不疑。他日出
門不誤。如此則安養國土何患不生。自性彌
陀決然可見。與夫列聖群賢同成淨行。歷位
至極者實惟斯道矣

  父母臨終往生淨土
諦信淨土發心淨佛者。蓮池下種時也。一心
念佛眾善莊嚴者。蓮華出水時也。念佛功成
淨土緣熟。華開見佛時也。佛子事佛固先事
親。拳拳孝念不捨。須臾順父母之情懷。察父
母之顏色。纔乖攝養力為調和。又當念風燭
不停須防往生時至。預以父母平生所修一
切善緣好事及眾人助修功德。聚為一疏。時
時對父母讀之。要令父母心生歡喜。又當勸
令坐臥西向不忘淨土。又當東向說彌陀像。
勸令一心念佛。焚香鳴磐躬率眾人同聲和
之。常使佛聲相續不絕。無以世情悲戀恐失
正念。臨捨報時猶當用意。自然諸聖來迎往
生淨土。寶蓮花中決定成佛。孝子侍養父母
正在此時不宜懈怠。此孝子事親臨終之大
事也。以此為孝。其孝至矣。又況從古以來念
佛往生西方者非一。略舉數條以為念佛者
鑑。所以烏長國主睹眾聖以來迎。隋文皇后
乘異香而西邁。姚行婆請佛相待。宋世子侍
母同歸。可謂一超直入如來地矣

  臨終三疑
慈照宗主淨土十門告誡云。念佛人臨終三
疑不生淨土。一者疑。我生來作業極重。修行
日淺恐不得生。二者疑。我欠人債負。或有心
願未了。及貪瞋癡未息。恐不得生。三者疑。我
雖念彌陀臨命終時恐佛不來迎接。有此三
疑。因疑成障。失其正念不得往生。故念佛之
人切要諦信佛經明旨勿生疑心。經云。念阿
彌陀佛一聲。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上至一
心不亂下至十念成功。接向九蓮令辭五濁。
苟能心心不昧念念無差。則疑情永斷決定
往生。可謂十萬億程彈指到。絲毫擬議隔千山

  臨終四關
四關者。慈照宗主淨土十門告誡云。凡夫雖
有信心念佛。緣為宿業障重合墮地獄。乘佛
力故。於床枕間將輕換重。若也因病苦故悔
悟身心當生淨土也。無智之人不了此事。卻
言。我今念佛又有病苦。反謗彌陀。因此一念
惡心徑入地獄。此是一關也。二者雖則持戒
念佛。緣為口談淨土意戀娑婆。不求出世善
根。為愛家緣長旺以致臨終。遭病怕死貪生。
信受童兒呼神喚鬼。燒錢化馬殺戮眾生。緣
此心邪無佛攝護。因茲流浪墮落三塗。是二
關也。三者或因服藥須用酒腥。或被親情
遞相逼勸。此人無決定信喪失善根。臨終追
赴王前任王判斷。是為第三關也。四者臨終
之際思惟活業。繫綴資財愛戀眷屬。心放不
下失卻正念。故於家舍墮鬼趣中。已為禍
崇。或為慳犬。或作蛇身守護家庭宛如在
日。是為四關也。是以楊提刑言。愛不重不
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淨土。誠哉是言。凡脩
淨土者。要當酌實蠲浮思。專想寂念念彌陀。
全身放下但能堅此一念。便可碎彼四關。則
淨土蓮臺的非遙矣。可謂一句彌陀無別念。
不勞彈指到西方

  臨終決疑撮要
凡修念佛之人欲生淨土。每念世間一切無
常。成必有壞生必有死。若不親聞佛法。則捨
身受身輪轉三界。四生六道無解脫期。我今
有緣得聞正法。得修淨業唯佛為念。捨此報
身當生淨土。入彼蓮胎受諸快樂。永脫生死
不退菩提。此乃大丈夫平生之能事也。纔有
疾病正要向前。坦蕩身心莫生疑慮。直須西
向正坐專想。阿彌陀佛與觀世音大勢至菩
薩。及無數化佛現在其前。一心稱念南無阿
彌陀佛聲聲不絕。於諸世間一切事務。不得
思念不得貪戀。若或心念起來但要急稱佛
號。於念念中除滅罪障。若病人昏困不能自
念。則看病人當方便警策勸而諭之。如此用
心助令命盡。只此一念決定往生淨土。命若
未盡自得安寧。慎勿妄起留戀世間之心。當
存自存當死須死。但辦往生何須疑慮。若解
此理如脫弊服以著上衣。一捨凡身便登佛
地。奇哉偉哉至矣盡矣。或聞天樂異香。或見
金蓮寶座。此乃聖境現前。慎勿疑為魔事。經
云。修淨業者托佛願力。觀佛寶相為境故。如
人近附帝王誰敢干犯況。阿彌陀佛有大慈
悲力。有大誓願力。有大智慧力。有大三昧力
有大威神力。有大摧邪力。有大降魔力。有天
眼遠見力。有天耳遙聞力。有他心徹鑑力。有
光明遍照攝取眾生力。有如是等不可思議
無量最勝功德之力。豈不能護持修行念佛
之人。至臨終時令無魔障生淨土哉。可謂粉
骨碎身未足酬。一句了然超百億

  僧濟臨終注想西方
廬山尊者弟子僧濟臨終之際。尊者遺燭一
枝曰。汝可運想西方。濟執燭注想金容攝心
無亂。復請僧眾誦十六觀經。五更濟以燭授
同袍遂假寐。及寤曰。吾夢見阿彌陀佛垂手
接引吾當去矣。言訖右脅而逝。此非戒定慧
之所熏修。而豈能溫容軟語於生死岸頭耶。
可謂得路便行無罣礙。等閑抹過死生關
  善導和尚臨終往生正念文
知歸子問曰。世事之大莫越生死。一息不來
便屬後世。一念差錯便墮輪迴。小子累蒙開
誨。念佛往生之法其理甚明。又恐病來死至
之時。心識散亂仍慮他人。惑動正念忘失淨
因。伏望重示歸徑之方。俾脫沈淪之苦。師
曰。善哉問也。凡一切人命終欲生淨土。須是
不得怕死。常念此身多苦不淨惡業種種交
纏。若得捨此穢身。超生淨土受無量快樂。解
脫生死苦趣乃是稱意之事。如脫弊衣得換
珍服。但當放下身心莫生戀著。凡遇有病之
時。便念無常一心待死。叮囑家人及看病
人。往來問候人凡來我前。為我念佛不得說
眼前閑雜之話。家中長短之事。亦不須軟語
安慰祝願安樂。此皆虛花無益之語。若病重
將終之際。親屬不得垂淚哭泣。及發嗟歎懊
惱之聲。惑亂心神失其正念。但一時同聲念
佛。待氣盡了方可哀泣。纔有絲毫戀世間心。
便成罣礙不得解脫。若得明曉淨土之人。頻
來策勵極為大幸。若依此者決定超生即無
疑也。又問曰。求醫服藥還可用不。答曰。求醫
服藥初不相妨。然藥者只能醫病不能醫命。
命若盡時藥豈奈何。若殺物命為藥。以求身
安此則不可。余多見世人。因病持齋方獲小
愈。復為醫者以酒食血肉佐藥。其病復作信
知佛力可救酒肉無益也。又問曰。求神祈福
如何。答曰。人命長短生時已定何假鬼神延
之耶。若迷惑信邪殺害眾生。祭祀神鬼但增
罪業反損壽矣。大命若盡小鬼奈何。空慞自
惶俱無所濟切宜謹之。當以此文帖向目前。
時時見之免致臨危忘失。又問曰。平生未曾
念佛人還用得不。答曰。此法僧人俗人未念
佛人用之。皆得往生決無疑也。余多見世
人。於平常念佛禮讚發願。求生西方甚是勤
拳。及至臨病卻又怕死。都不說著往生解脫
之事。直待氣消命盡識投冥界。方始十念鳴
鍾。恰如賊去關門濟何事也。死門事大。須
是自家著力始。若一念若得差錯歷劫受
苦。誰人相代。思之思之。若無事時當以此法
精進受持。是為臨終大事。可謂一條蕩蕩西
方路徑。直歸家莫問津

  化佛來迎
宗鏡錄或問曰。心外無佛見佛是心。云何教
中說有化佛來迎生諸淨土。答曰。法身真佛
本無生滅。從真起化接引迷根。以化即真真
應一際。即不來不去隨應物心。又化體即真
說無來去。從真流化現有往還。即不來相
而來。不見相而見也。不來而來似月之頓
呈。不見而見猶行雲之忽現。問如上所說。真
體即湛然不動。化相即不來而來。正是心外
有他佛來迎。云何證自心是佛。答曰此乃是
如來本願功德力故。令彼有緣眾生專心想
念。能令自心見佛來迎。不是諸佛實遺化身
而來迎接。但是有緣時機正合。能令自心見
佛來迎。則佛身湛然常寂無去無來。眾生識
心託佛本願力。一念變化有去有來。如鏡面
像似夢施為。鏡中之形非內非外。夢中之事
不有不無。但是心生非關佛化真。信修行之
士端的是要生西方極樂世界。專意一念持
一句阿彌陀佛。只此一念是我本師。只此一
念即是化佛。只此一念是破地獄之猛將。只
此一念是斬群邪之寶劍。只此一念是開黑
暗之明燈。只此一念是度苦海之大船。只此
一念。是脫生死之良方。只此一念是出三界
之徑路。只此一念是本性彌陀。只此一念達
唯心淨土。但只要記得這一句。阿彌陀佛在
念莫教失落。念念常現前。念念不離心。無事
也如是念。有事也如是念。安樂也如是念。
病苦也如是念。生也如是念。死也如是念。如
是一念分明不昧。又何必問人覓歸程乎。可
謂行船盡在把梢人。達者同遊涅槃路

  賢首菩薩臨終讚念佛偈
 又放光明名見佛  此光覺悟將終者
 令隨憶念見如來  命終得生其淨國
 見有臨終勸念佛  及示尊像令瞻仰
 俾於佛所深歸信  是故得成此光明
天竺慈雲式懺主云。前四句讚佛放光。見其
光者名為見佛。能令臨命終時淨土往生。後
四句讚佛修此光明之因。其因者秖是勸臨
終人念佛。并示其佛像。令彼見已生信故。成
佛時得此光明。今以偈普勸信受。凡遇眷屬
及一切人臨命終時。先於床前安置此像。令
彼眼見及勸令念佛。若痛苦所逼。或先無信
心不肯念者。亦須種種方便勸令稱佛。下至
十念得滅重罪生佛淨土。此一利益不可思
議。若勸得一人生淨土。縱自不修行亦合得
生淨土。況當來成佛能放光明。照一切眾生
臨終見佛也。多見世人為恩愛故。聚頭哭泣
不思救度。是名惡知識也。苦哉苦哉。恩愛所
索。墮落惡道無解脫期。雖慈親孝子亦不奈
何。以此思之。可不勉哉。可謂普願沈溺諸眾
生速往無量光佛剎

  情想多少論報高下
首楞嚴經云。佛告阿難。一切世間生死相續。
生從順習死從變流。臨命終時未捨煖觸。一
生善惡俱時頓現。純想即飛必生天上。若飛
心中兼福兼慧。及與淨願自然心開。見十方
佛一切淨土隨願往生。情少想多輕舉非遠
即為飛仙。情想均等不飛不墜生於人間。想
明斯聰情幽斯鈍。情多想少流入橫生。重為
毛群輕為羽族。七情三想沈下水輪生於火
際。受氣猛火身為餓鬼常被焚燒。水能害己
無食無飲。經百千劫。九情一想下洞火輪輕
生有間重生無間。二種地獄純情即沈入阿
鼻獄。若沈心中有謗大乘毀佛禁戒。誑妄說
法虛貪信施濫膺恭敬。五逆十重更生十方阿鼻地獄

  命終善惡感報優劣
守護國界主經云。佛言。若人命終之時預知
時至。正念分明洗浴著衣吉祥而逝。光明照
身見佛相好。眾善俱現。定知此人決定往生
淨土。若人念佛持戒無精進心。命終亦無善
相亦無惡相。地府不收安養不攝。如睡眠去
此人疑情未斷。生於疑城五百歲受樂。再修
信願方歸淨土。若人起憐憫心正念現前。於
財寶妻子心無愛戀。眼色清淨仰面含笑。想
念天宮當來迎我。耳聞天樂眼見天童。捨此
報身定生天界。若人生柔軟心起福德心。身
無病難憶念父母妻子。於善於惡心不錯亂。
其心正直遺囑家財。辭別而去。定生人界。若
人於己眷屬惡眼瞻視。舉手捫空便利不覺。
身常臭穢兩目紅赤。仆面而臥踡身左脅百
節酸疼。或見惡相口不能言。呻吟叫喚冤債
現前心識散亂狂惑顛倒。遍體如冰。手捻死
拳身硬如石。此人命終定入地獄。若人好舐
其唇身熱如火常患飢渴。好說飲食張口不
合。貪戀財寶命卒難斷。開眼而去。此人定入
餓鬼。若人身染重病如在雲霧心神昏散。怕
聞佛名多愛食噉血肉之味。不受勸化愛戀
妻兒。踡手足指遍身流汗。出麤澀聲口中咀
沫。此相現淨定入畜生

  臨終十事不剋念佛勉勸預修
凡夫業重處處貪生。若不預辦工夫臨終不
剋念佛。天台十疑論云。臨終念佛名最後心。
其心猛利。一念佛名即生淨土。蓋垂死時其
心猛健決定故。勝百歲行力也。或問曰。臨終
念佛即得往生。何假預修勝業。答曰。人生壽
夭難測短長。或即病困昏迷。或即非時奄逝。
既闕生前之善。難逃後世之殃。須預作於善
緣。是恐防於斯咎。十種命終不剋念佛。一者
善友未必相逢。二者或疾苦纏身神昏性亂。
三者偏風失語不得稱名。四者狂亂失心注
想難剋。五者或逢水火不暇志誠。六者輒遇
虎狼驚惶倉卒。七者臨時惡友破壞道心。八
者飽食過多昏迷致命。九者軍仵鬥戰忽爾
身亡。十者或墜高巖傷中身命。故知臨終難
保吉凶。須是預先修習。可謂閑時做下急時
用。免得臨期手腳忙

回應

一個喜歡寂寞的老人

寫一些那過去的往事

記錄一些生活的經驗

過着平淡寧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