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51441觀眾

 

那天,畢業好多年的學生D在線上傳了訊息給我:「老師,我的主管說我的簡報能力差,甚至還客氣的問我:你研究所口試怎麼過的?感覺丟了老師的臉了QQ」D學生的簡報能力很好,在我研究室期間我從來沒有擔心過她,所以當下我笑了出來,笑的原因稍後再說,先來說我的回答,我這樣回她:

 

「你應該忘記你的觀眾是誰了,在報告的時候,針對不同觀眾的能力,要有不同的報告細節和組織。通常你們會犯一個錯,覺得要巨細糜遺地說,老闆才會覺得他有做事情,你主管提出口試的這件事情,代表他覺得你講太細,過程沒有那麼重要,就像我們口試的時候,三十分鐘也不是講細節、而是大觀念而已。所以,請你回去問你主管,說你非常重視他的意見,也回去問了指導教授,可以請他指點一下,你這個簡報的內容中,哪一些是他想聽的嗎?」

 

我不太擔心自己研究生的簡報能力(除了少數幾個是因為天生個性關係,簡報能力比較無法改善),不然大部份研究生畢業前,他們至少要對我預演口試好幾次,在學期間,他們也要針對不同練習做過長短不一的簡報,所以學生畢業前,他的簡報能力如何、會有什麼缺點,都逃不了『佛掌』。

 

以我帶這麼多年的學生經驗,學生最容易犯的錯,就是忘記在準備前,預想他的觀眾想聽什麼,然後根據這個期待去準備投影片。通常學生們會以自己的經驗為主,覺得想把時間花在自己做最久的事情上,所以難免落落長。

 

前陣子,另一個學生L寫信跟我報告,他在新加坡的工作終於通過那個據說會刷掉50%以上的試用期,而且居然還拿到最佳新人進步奬,L的祕訣是:「每次要交報告、或口頭報告前,會想像老師在面前批評這個報告哪裡不好,然後就會重新整理這份報告」因為他的假想觀眾是我,我又是出了名的挑剔,所以用這樣的策略無往不利。

 

在實驗室多年的博士學生H聽到D的事件後,皺著眉頭問:「他的簡報能力關老師什麼事情?都畢業這麼多年了。」D的確是因為畢業多年,所以不太能像L把我活生生地從腦袋叫出來罵人,他比較會想到他的前老闆,聽說他前老板喜歡問一堆細節。所以也習慣性的要報告一堆細節。不管我們對老闆(或前老闆)的評價是什麼,我們常常不自覺的被他們影響,然後會越來越像他們。

 

曾經,我學生們參加系上辦的研討會,研討會上又有我的博士班指導教授來講學,學生們聽完後,訝異的跟我說:「老師,你老闆的報告方式跟你的好像!」當然像,當年我老闆也是出了名的挑剔,我總覺得自己還不及他的百分之一(雖然他也總說我很挑剔,還勸我不要太挑),在學術圈這麼久,我們常會發現老師的行為怎樣,學生通常也會有相同的習氣,系辦的秘書就曾經跟我說,他當了系辦秘書這麼久,有時候學生走進來問事情的時候,他還不用報出老師的名號,系秘書就可以從這個學生講話的方式,猜到他是哪個實驗室的,近朱者赤大概就是描述這件事情。

 

所以觀眾也會影響到講者,跟同類型的觀眾在一起久了,這個講者也會慢慢地變成跟觀眾同類型的人。例如某些宗教台,在宗教台演戲演久的演員們,常看到他們在另外的電視節目上會雙手合十的「感恩」「願上帝賜喜樂給你」。我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因為參加某個國際研討會遇上了從中國去的留學生群,一跟他們講起話來,我整個腔調都變了,不但腔調變,連用詞也變了。

 

言歸正傳,D學生的主管還是新主管,影響還不夠深遠,也可以撇清關係,不然要是時間一久,D主管的大老闆可能也會怪罪:「怎麼你下屬的簡報能力這麼差,你是怎麼帶人的?!」不過在那天來到之前,讓我先講一下前面笑的理由。

 

這主管真的也不太會帶人,部屬有缺點就直接點出來該如何改進就好,還牽拖到部屬N年前的研究室。這樣拐彎指導的方法實在不是個好策略。我笑的原因是:壹周刊的比較表突然出現在我的腦袋裡,然後看到XXX勝!真是令人開心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