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92103勇敢的旅程

感覺上,每次投票前好像都要寫文章來催票,寫了這麼多年,素材好像快用完了(台灣選舉其實沒啥新鮮事,大概每次都是中國共產黨附身在不同人物或政黨的威脅,偏偏每次都還是有一大堆人著道,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難得有個未來的學生早上送來了一個靈感,他的信裡面有這麼一段這樣寫:

不過您會不會擔心如果有一天兩岸真的被統一了, 這些公開的批評言論可能會被當權者清算, 危及到您的家人、小孩?

我的回信很簡短,但是我想要在這裡用更長一點的篇幅來講我們每個人都必經的旅程。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每個人當初都是在天堂的小天使,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然後有一天,當我們看著地球這個遊樂場裡面的各種故事,心想:「哇塞!那看起來很刺激、好玩,有歡笑、生氣、背叛、血光之災、死亡,還有一群一群的人可以一起RPG耶!太刺激了!我也想要下去玩!」然後一群小天使衝到地球遊樂場的入口排隊,爭先恐後地想下去玩。

 

一邊排一邊聽著大天使說:「注意!注意!想去地球玩的小天使,你們會先經過第一道關卡叫做受孕,根據統計,你選擇的媽媽能成功受孕的機率最高只有25%,如果選擇錯誤還要再回到天堂排隊唷!」「注意!注意!即使成功受孕後,你們也只有80%的機率可以被生下來,而且即使成功生下來,能成功活過一歲的機率只有98%,…」大天使可以唸著一長串的機率,讓小天使們理解,可以成功生下來、然後最後安享健康晚年再功成身退回到天堂的機率可能遠低於1%。

 

這樣還會想到地球玩的小天使會具備怎樣的特質?應該都很勇敢吧!如果不勇敢,應該早就離隊了。

 

很奇怪的是:在排隊的小天使們明明都很勇敢,怎麼到了地球後都學會了害怕?然後用著恐懼來操作舉多事情?「如果不好好讀書,以後長大考不上好大學,這樣會沒有好工作!」「如果我沒選X大,以後找工作會不會很困難?」「如果不聽中國的話,他們會對我們經濟制裁!」「X運會觀眾席的中華民國國旗也都要收起來,不然維尼會生氣」「如果中國不跟我們買農產品,錢就進不來、不能發大財了」「如果讓XX結婚,人類就要滅絕了」

 

知道嗎?羊水栓塞的機率是1/8000,如果每個孕婦都不想冒風險的話,人類才真的滅絕了,可是我們都還在,身旁常常有一個又一個的小天使降生在地球,為什麼他們的媽媽們都不怕危險?難道他們沒聽過『生得過雞酒香,生不過四塊板』嗎?應該是因為他們心裡已深愛那個尚未降世的孩子,所以再苦、再危險也要勇往前。

 

有些人的愛,是為了自己的孩子展現,寧可自己吃苦也不要苦了孩子。

有些人的愛,是為了孩子的未來而奮鬥,寧可犧牲現在陪伴孩子的時間,也要保護他們的未來。

有些人的愛,是為了那些不認識的人,寧可犧牲自己的安穩生活,也要換得其他人的安居樂業。

有些人的愛,是為了百年後的同胞, 當他們慷慨就義的時候,是否對百年後的生活有任何的美夢。

有些人的愛已經大到看不清是為了什麼,那應該就是無條件的愛了吧!

 

我們是這樣的愛中成長的,每一點現在享有的民主、自由、法治是由很多很多的愛換來的,是這些前人的愛,讓我們有了現在的生活:不用擔心只因為穿著黑衣就被警察咆哮;不用煩惱在捷運上會被武警打破頭;不用為財產突然被充公而準備;也無須畏懼被強加不屬於自己的罪名;更不會因思想不同被送進改造營甚或逃亡。

 

這樣的生活方式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事實上四十年前的台灣人還沒有這等福氣,那時候的台灣隨便捐款就會被自殺、憑良心講話會家破人亡、只是寫個文章就再也無法回鄉。我們離那樣的社會也只不過差距四十年,或是七百多公里而已。

 

七百多公里外的香港人,在二十幾年前相信了一段(據說能保證五十年不變的)聯合聲明,就以為找到良人了(他們可能沒聽過共產黨擅長反悔的歷史故事),然後二十多年後讓他們的後代用血濺來提醒當年的錯誤。這幾個月來,當我在看香港的報導時,我常想:是什麼讓十幾、二十歲的孩子視死如歸?這些孩子不怕嗎?當他們一直聽到有誰去抗爭後,被強暴致死的新聞後,為什麼還是有勇氣繼續往前?是什麼讓他們這麼勇敢?!

 

比起來,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幸運多了,幸運到告訴自己:我們需要努力地留下這塊淨土,留下一個讓我們後代子孫都可以安居樂業、不用恐懼威權的地方。

 

 

去投票吧!用投票來回應我們所收到的愛,並把愛傳到下一代,讓眾人的愛能集結成一個圓!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