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41100轉變


在臉書上看到學生在他人版面抱怨我的部落格荒蕪,提醒我還有這麼一個地方,只是最近不太常進來澆水。

 

那來談談這幾年心境的轉變吧,我在很多地方演講的時候都會說,早期開這個部落格是因為跟學生相處而來,有些話當下講不清楚、感覺又被誤解,只好回到電腦前慢慢梳理分明,那時候認識這個部落格的朋友們,會跟我說:「你這個部落格罵學生罵得一針見血!真好呀!」可是後來學生的問題都大同小異,沒什麼新花樣,也就無法激盪出特別的火花,所以關於學生的文章就少了。

 

在此同時,對於現行制度、體制的不滿卻隨著升等壓力越來越高,所以文章就變成是一種抒發自身苦悶的方法,每個走過升等過程的老師都有自己一套方法,有些是大吃大喝、有些是吃安眠藥、有些是喝酒玩樂…等等,但是少有人像我這麼呆,用寫文章的方式來留下鐵證(所以接下來賴都賴不掉),後來意外發現人生的苦悶原來很雷同,所以不同的人看我的文章,會有他們自己的體會,在某些情況下還能讓人抒壓,這道是始料未及的。

 

生活中,除了學校外,很幸福的我還有家庭這一塊,我常在許多地方的演講這樣自我介紹:

以前,去參加過一個學術交流會,主辦人要求我們要講出這輩子的什麼大冒險大成就,我在台下聽著一個個的講者說著自己的大冒險,什麼在哪個國家泛舟、一人開著車子從美東到美西…等等等,我坐在台下想想自己實在沒什麼事情好吹噓,只好上台說我生平沒什麼大冒險、也沒什麼專長,但是可以拿來跟大家分享的大概就是我生孩子很有效率,我五年內生了三個小孩,這個數字是台灣平均的大約三倍(台下開始有零星的掌聲),但是這不是最有效率的部分,我每一胎進醫院生產的時候,從進醫院到小孩哇哇落地都不到一小時(台下們掌聲如雷)。後來交流會的餐會間,有超多教授都跑來跟我聊天,說對我印象深刻,所以我那時候才發現原來生產紀錄也是可以拿來大書特書的。

 

但是小孩會長大,總是會進那個我不太喜歡的教育體制,所以在尋覓許多教育體制後,我讓孩子去參加一個共學團體,接著和共學的夥伴們一起為建校而努力,從我家女兒一年級開始就和大夥開會,然後過了好多年,這個學校終於在去年八月正式成為政府核可的實驗教育機構,辦學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中間有許多辛酸、好多夥伴離開(有轉學到另個學校的、也有休息在和平中的那種),加入另一個團體就要知道人家的行話,也因此去上了很多奇妙的課程,有些課程上完後實在是太有趣了,就自己偷偷帶回校園讓學生們也體會體會。

 

 

有些粉絲學生們會問我:「老師,你是不是不寫部落格,專心去寫臉書了?你又不加我們當臉友(我有跟學生們宣告,別加我當臉友唷!我是那種實際生活非常政治、激動的人,我不太想把我的觀念灌注給學生,所以都別來加我,這樣我比較輕鬆)」是也不是,我常覺得術業有專攻,這個部落格是因為大學校園而生的,所以如果感想是從大學校園來的,就應該寫在部落格中。但是,如果我的感想是來自於生活,就會寫在自己臉書上,這樣感覺比較沒有壓力。到了這年紀,開始理解文字的力量,有些話語常比我們想的還要強,寫在部落格的文章常要檢查N次才敢公開,寫在臉書上的就隨隨便便(真是對不起臉書的朋友,換言之也是因為如此,我也不太容易加臉友的,目前邀友要求被我擱置的已經超過幾百個)。

 

好像就因為這樣的堅持,最近部落格就乾涸無生機,如果不改一下,按照最近接案子的情況看來,未來十年應該還是會一樣乾涸,所以從這邊文章後,我會修改一下策略,接下來慢慢搬(或改寫)一些過去生活學習經歷從臉書到這個部落格中,如果大家覺得似曾相似,就容忍一下吧!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