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51759等待彩虹

又到了碩士班甄試放榜,一堆學生卯起來寄信找指導教授的時候,幾年前的這個時間,我收了其中一位女甄試生R,她透過信件來找我的時候,口氣感覺起來超陽光的,等到過了半年後進實驗室,卻一直愁眉不展。

 

和R相關的故事寫在兩年前登出的這篇網誌中,但是沒說的是我和R接下來的對話,我問R:「你家是基督徒嗎?」他回答不是,是道教,「那父母接受嗎?」他搖搖頭,他說爸爸覺得他應該中邪了、不正常。

我嘆了口氣,沒辦法說什麼,心中了解為什麼R一直懷念在米國當交換生的日子,他說在那個環境下感覺好自由,不像在台灣…。 接下來R休學了,復學了又轉到其他實驗室,然後聽說又休學了,也許台灣的天空對她來說太滯悶了。

 

IMG_0406.JPG - Misc

 

昨晚看到公投結果後,我也很滯悶,我彷彿又看到R的淚水。

 

『愛家公投』所有的說詞都讓我很不舒服,最不舒服的是這一句:

 

「如果同志可以結婚,那你家孩子也會變成是同志」

 

那是恐懼,濃濃的恐懼,我深深地相信這個群體內有很多人是帶著這樣的恐懼,把同志或是親同志的人妖魔化。在靈性世界中,愛是唯一法門,然而在人性世界中,恐懼卻是最大的罩門。

 

就是因為你和我的孩子有可能是同志,所以我們要掌握所有的機會告訴他們:「無論如何,我愛你,如果結婚會讓你快樂,那我也祝福你;如果能讓你覺得和別人沒有什麼不同,就會快樂,我也會想辦法往這個方向努力。」

 

我們過去努力不夠,沒有辦法化解這個社會上這麼多人對於同志的恐懼,我只能祝福他們,希望有一天他們會懂愛有很多方式,其中讓人最沒壓力的愛,就是讓對方自由,讓他們從心所欲而不逾矩。

 

在他們的恐懼消失前,在他們停止對同志的撻伐之前,請記得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愛你,你們還有很多人的愛(這次公投有三百多萬個人愛著你們),望著這些愛、別理那些帶著恐懼的人。

 

選擇身為同志降生在地球上,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不像我這麼沒膽,只敢選平凡的道路),感謝你們帶頭在前披荊斬棘,是你們的存在讓這個社會懂得要更包容,謝謝你們的無私和勇敢。 

 

離那最後的彩虹旗看起來還很遠,但是我和所有的教育夥伴們會加油,在前往彩虹的道路上慢慢地舖上愛的磁磚,請,好好保重。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