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81046選實驗室

又到了甄試生選實驗室的季節了,每年這個季節大概是大學老師們最『紅』的時段,從準備甄試文件時不屈不撓的推薦信請求,到了放榜後的『對實驗室有興趣』的信件,十幾年前,這段時間還不會拉太長,大概一個月就可以結束,隨著各大學搶人奇招不斷的被研發出來,整個甄試程序越拉越長,學生們仍然以不變應萬變:用吃歐式自助餐的策略來選實驗室。

 

到了我這個年紀,消化不好、身體不好,其實已經很少去歐式自助餐,但是每次去還是忍不住瞠目結舌一番,歐式自助餐最有趣的風景在剛開始的時候,當餐飲時間一開始,會看到一群人爭先恐後的衝向『據說限量、最划算』的海鮮區,然後帶著滿滿一盤高價餐點,興高采烈回餐桌前享用,可是往往當該客人吃飽離去後,卻看到桌上還剩許多沒動過的食物。

 

這種風景跟學生選實驗室還蠻像的,這個學校這個實驗室我喜歡,可是另一個系所的實驗室看起來也很像很好,所以有些不願說謊的學生等到卡到位子後說:「老師可以先等我一下嗎?我還在等另一個系所放榜」(也許再等一陣子就可以等到X大的XX所);也有另一些學生不肯說,找實驗室的時候先動用各種可以用的關係(如爸媽),等到老師把名額保留給他後,過了一個月來封信:「老師對不起,我爸媽希望我去X大X系」(然後爸媽還事後跑來鞠躬道歉說小孩不懂事,好個羅生門)。

 

我常看的中醫總喜歡提醒我:「人的胃只有拳頭大,吃八分飽就好,多吃的不是養分,大多是毒素」同理,實驗室其實也只能選一個,多選的往往會成為毒素。也許有些人會問:「哪來的毒?這樣先搶先贏不是讓他選到了最喜歡的實驗室嗎?」但是也讓他多練習一次不真誠,每一次謊產生的內疚其實很傷身,胃會緊縮、胃液會溢出賁門,往後不小心遇到這個老師還會心理緊張一下會不會被認出來,遇到同儕們義憤填膺的討論那些卡位的不良行為時,還會怕自己的行為是不是會敗露,這些還只是身、心的反應。

 

那是不是真的選到了一個很好的實驗室呢?也未必。這個部落格開播以來收過超多其他實驗室學生的來信,大概都是表述當初因為名或利的原因,選擇了某個自以為會很好的實驗室,但是卻因為總總原因並不快樂,從這些偶爾來的信可以歸納出一件事情:『老天爺常常會通過各種機緣讓我們體會,不同的起心動念會得來怎樣的果實』那些自覺得無法說出口的起心動念,往往會帶來讓人不太開心的經驗。

 

其實台灣現在的師資非常的平均,老師們會在哪個學校教書往往跟學經歷沒有直接的關聯(常常跟機運比較有關),舉例來說:我一個朋友在某個專科改制的大學教書,他當年在牛津用三年拿到博士(所以很強的),找教職時找到一個排名比較不好的學校,他的教學方法非常創新,結果學生們嫌棄他不會教,等到學生們被他的教學訓練到有機會考上排名比較好的大學後,回來跟學弟妹們吹噓:「我那個學校的老師多棒多棒」,聽在我們這批教書匠的耳裡,只能深深的嘆氣。

 

排名很前面的大學實驗室不見得就比較好,有些實驗室超有名頂級期刊一直出,可是學生們可能私下抱怨被當高知識勞工對待;有些排名墊底的大學實驗室,是我看過訓練最紮實的、學生最有收穫的。有些學生因為興趣關係換了一個研究所,等到實際進門後才發現跟想像截然不同,例如:經濟系怎麼不是算錢而已,是要算微積分?!

 

如果我自己的孩子到了選實驗室的時候,我會這樣建議他:「根據你的興趣選一個就好,接下來就交給老天爺,老天爺會在這裡讓你學到你最需體會的經驗。」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