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80900價值

中秋連假前,我收了一封文情並茂的email,以及看起來很有誠意的附件檔,如果要用五個字來摘要這封信的內容,大概會是這樣『請讓我畢業』,我先下載附件檔讀了一讀,然後心情沈重的看著信,之所以沈重是因為知道要怎麼回信,學生收到我的信應該會很生氣+難過,在改了又改後,終於寄了一封長信給學生。比較重要的段落大概可以翻譯如下:

 

我很抱歉我必須要做這樣的決定。是的!我知道我的決定會讓你的生活一團糟,因為延畢會讓你需要處理超多本來不想處理的事情。但是,請瞭解一件我一直用各種方法告訴你的事情(雖然我換了方式講了很多次,但是你卻沒有真正的理解到)。你的問題不在於不夠用功,你的問題在太努力了,努力到你只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卻沒有看到其他人(以及他們做的事情)。我用了很多不同種類的練習,希望你可以看到旁邊的夥伴,但是你沒有。當我們一起開會的時候,你只想聽跟自己研究有關聯的事情,當其他人報告時,你分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因為你以為那些和你無關。但是,你錯了。這些看似無關的事情卻都是有關的。這些看起來瑣碎的小事,都和你要如何思考自己的研究價值有關。要了解自己的研究價值在哪裡,你需要很多例子來學習、來整理、來比較,過去,你的實驗室夥伴給了你很多這樣的例子,你雖然跟我們在同一間實驗室中,你的心卻不在(它完全專注在你自己的事情上了),結果,雖然我說過、也給過超多的例子,你卻沒辦法了解。總總原因,讓你陷在自己的牢籠中,一直無法往目標邁進,你也一直找不到自己研究的價值在哪。

 

信寄出去幾個小時候,果然收到一封更長更長的信,然後我也回了一封很長很長的信,回信大意如下:

 

是的,延畢這個打擊會讓你非常不舒服,但是我相信:如果這樣的事情現在就會把你擊倒了,你在未來會更容易被擊倒,在學校,我還是你的救生網,我還可以協助你。但是你在工作、在婚姻就要通通靠自己。現在你要做的事情是「思考」,請別專注在你過去是如何的「努力」、然後期待用「努力」來證明自己的價值。請從不同層面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你從來沒有自動自發地想好下一步驟要做什麼?而是期待我要告訴你做什麼?如果你開始思考,你會瞭解在看過某一張實驗圖表後,是不是該做不一樣的實驗來看不同面向?從我們過去的討論中,我從來沒看到你這樣做。你只是一直問我覺得如何?你該怎麼做?如果你的心態仍停留在接受命令,那你不可能畢業的。因為你的畢業標準,是你需要展現你有獨立思考、獨力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別問我要做什麼,問你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

 

別困住自己,請別把你的精力/時間都花在情緒上,花在對的事物上。

 

 

學生不能準時畢業,是老師的惡夢,剛開始教書時,通常學生不能畢業是因為不夠認真,當掉這些學生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困難,決定做起來理直氣壯的~不用功的下場,可是當我『難搞』的名聲傳遍網路(讓學生留下許多微妙的評論)後,後來進來實驗室的學生,絕大部份都很用功、很認真、都是我很喜歡的學生,喜歡到:沒啥罵人的文章能寫了(是的,為最近文章產量稀少找藉口),聽說本部落格本來的評價是:罵人罵得很犀利的部落格。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開始修煉自己的情緒、開始尋找原生家庭和孩子間的連結,來到我面前的學生都帶著自己這輩子的功課來找我,有一些學生來這裡是為了要找一個能夠修復和原生家庭關係的功課;有一些學生是來練習自己的自信心;有一些學生來學習如何駕馭澎湃的情緒;有一些學生是來學習如何溫和突破原生家庭的禁錮⋯⋯等等等,每一個人都帶著我可以協助的問題來。但是不管是哪一個學生,他們都有一個共通的課題:練習找到自己的價值,這個功課我們很少著墨過,對於大部份的學生而言,過去似乎只有「考高分」才有價值、過去似乎只有「聽話」才有價值,可是出了學校呢?我們什麼時候才會開始練習尋找價值?尋找自己做事情的價值?尋找自己存在的價值?

 

對於一些天賦異稟的人來說,他們很早就利用自己的感覺當標準尺,找到自己不可被取代的事物/職業,他們不用任何長輩教,就已經做得很好。這些人畢竟是少數,比例小到我只教過極少數符合這樣條件的學生,只要給他們點信心,他們就會做得很好(不過人沒有完美的,通常這些學生還有其他的問題待提醒)。

 

大部份的學生需要練習,做事情的時候要利用自己的專長,找到一個可以讓事半功倍的方法;他們也需要練習找出自己的價值、然後非常自信說服人家,這些練習可以透過「獨力研究」進行,也就是那個讓大部份研究生超級畏懼的「論文」。許多研究生把獨立研究視為「當研究所老闆的廉價勞工」「SCI 產出」「苦學生、卻榮耀老師」的苦差事,其實它對大部份的研究生而言,都是絕佳的練習:

  • 練習怎樣找到那個關鍵問題?
  • 練習怎樣知道自己所處地位?
  • 練習怎樣將自己的長才融入在解決辦法中?
  • 練習怎麼合理、不帶偏見的分析這個方法的價值
  • 練習怎樣找到自己工作事物的價值,然後說服大眾

 

從我的經驗來看,不同背景的學生總是會把他們最需要學得課題透過獨立研究展現出來,所以我知道這個學生極仰賴權威、我知道那一個學生沒有意志力貫徹他想做的事情、我也知道另一個學生被自己的恐懼卡住,每一個學生透過獨立研究的過程,會慢慢地打開他武裝的內心,展現他最需要被協助的部分,幸運的人可以在時間內完成這樣的訓練,真正找到自己的價值,然後快樂的準時畢業離開;不幸的人,就要延畢。

 

最近的學生如果延畢,通常不是因為失敗,是因為畏懼失敗,所以不敢大膽而試,總是在碰到問題前就收手了,這樣可以跟自己說:「不是我不行,是因為我不想做」,少了那樣破釜沈舟的力量往前邁進,總是希望老師可以給多一點指示,這樣比較安全。如果老師不給指示呢?就一直卡在原地。

 

「你們要練習找到自己研究的價值呀!找到才能畢業」我這麼說,有一些學生開始用恐懼綑綁了自己,企圖用最快的方式說服老師,用不眠不休、用種種的擔憂當成是自己的研究價值,期待老師會被這些情緒給感動,可惜我已經開始修煉如何不被情緒綑綁了,「可是我如果一輩子都找不到價值,我難道就不能畢業了嗎?我的工作、婚姻、家庭都要因此延遲嗎?」激動的學生這樣問,我輕輕地回答:你可以的,只要你解開你的恐懼。

 

其實我們的價值一直都近在咫尺,是恐懼把它跟我們隔開了。

 

回到那個學生的故事,我的幾封長信成了他以為最嚴重的惡夢,那些他恐懼的事情果然都實現了,在沒有其他東西可以恐懼下,他才終於聽懂我一直以來的提醒,才了解那個一直被丟棄在旁邊的價值。

 

 

教師節特別禮物:同場加映研究與人生投影片 ,謝謝所有過去啟蒙我的老師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