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91400鏡裡鏡外

為什麼我不是A+?為什麼我的報告不能得A+?

每到學期末,心情都會不太美麗,這時節會收到很多從學生來的信,幾乎每一封都是來要分數,今年,一個學生認真的寫信給所長,請他出來主持公道。心情不太美麗的自己寫了篇取暖文,問其他教授朋友怎麼處理?得到了『最近大家都在處理類似的問題』的回覆,而且都不是希望教授讓他們過關的信,而是希望能拿到A或A+。大部分的朋友都有同一種疑惑:「研究所要分數的動機是什麼?」未來找工作不會看成績單、博班入學考也不看成績單成績高低,成績單上是A還是A+到底有什麼差異?

 

收到學生信件後,我可以直接回:「如你所願」,進系統多加一個+,這樣只要幾秒鐘就好,但是我卻花了好幾個小時回信、再回信、然後還要找所長解釋,換來學生這樣回覆:「反正明年是X教授負責了,他就不會這樣了」言下之意好像X教授比較好,收到信的時候,其實我非常不高興,為了讓學生上課有收穫,我花的時間多很多,連助教的負擔都比較大。學生怎麼可以這樣回應?感覺一番好意被踩在地上踐踏。

 

隔天早上,我去為另一批遠道來的暑期國際學生上課,這一批學生繞了半圈的地球來到台灣。去年暑期團沒有成行,因為該國經濟不太好,家裡不給旅費,今年好不容易成行了,帶隊老師說:「去年來不成讓這些孩子很失望,所以他們在這一年在企業界找了實習的機會,賺了一半的旅費,然後跟企業界談好貸款的條件再用另一年的實習時間來還貸款。」兩年的實習時間只為換三個禮拜的暑期課程?!!我問他:「這些孩子要存多少旅費?」他回答:「五千塊美金,而且大部分的學生都是第一次出國,我們總共換了五班飛機、花了兩天飛來台灣」

 

自己付錢的課程感覺特別甜美吧?每天早上9:00到教室的時候,這一批孩子已經坐在教室裡面等我,英文對他們來說也不是母語,但是他們會專注的注意我的一舉一動,下課後學生會圍在我身旁希望能聽到更多的事情,如果聽到什麼新知,他們會握拳興奮的幫自己加油,下了課,這一批孩子紛紛走到我旁邊對我說:「你真的是我遇過最好的老師,我學到很多,非常謝謝你。」

 

本來被踐踏的教學熱忱,突然間又升到空中發熱了。下了課,我問問自己,同一個時間兩種截然不同的事情,這是怎麼了?然後我想到我的心靈導師(他其實是我家小女兒的幼兒園老師,每次在小女兒鬧事的時候,都會溫柔的提醒家長)曾這樣溫柔對我說過:

 

『我們怎麼看孩子,其實也是怎麼看自己,孩子是面鏡子,配合演出大人的內心戲;我們怎麼看待自己,外界也就怎麼看待我們,外面世界也是鏡子,只是演出我們內心的戲碼』

 

因為他的提醒,我回頭想:我之前在氣什麼?現在又在高興什麼?我的內心戲碼到底又是什麼?

 

想一想,突然發現我和那個要分數的學生好像真沒什麼差別,對他來說分數是他追求的目標,畢竟從小到大,我們的孩子都被訓練成要去追逐分數,而我呢?我也沒有逃離過分數的枷鎖過,唸書的時候,我們還可以用分數來肯定自己,等到沒有考試可以考了以後,我們把分數換成了不同的數字,有的人換成了薪水、房子、車子;有人換成SCI 論文點數;有人換成了官位;有人換成了計畫數⋯⋯等,分數的替換品還真不少。然後我把分數換成了學生的肯定,一個學生不肯定我,降低的我的分數,我就氣了起來,就像是之前我升等沒過時,我也氣了好一陣子。

 

我們生氣的源頭應該是這樣的:「我都這麼努力了!你為什麼不肯定我!」抽絲剝繭後,原來過去教育的陰影還是在我的心裡,即使我已經很努力的去排除它,常常看到學生們一些怪異的行為後,我會對現在的教育方式搖頭,因為看到太多的陰影存在,過去的教育讓我們從沒有真正的認同自己過,所以才會希望透過外界事物來彰顯自己的成就

 

想通這一點後,我把這些怒氣放了下來,然後回頭來看:「那為什麼我又開心了?」這批國際學生不會幫我打成績、我也不幫他們打成績,上課的時候,我只是做自己開心的事情,分享所知讓我很開心,然後我的開心也同時感染了這批學生。老天爺對我很好,同一時刻讓我體會兩種不同的情緒,給了我兩面鏡子,一面鏡子讓我知道如果追求一些外界事物會有怎樣的結果,一面鏡子讓我知道如果只是做自己,會有怎樣的感受。

 

所以,我不氣了,謝謝那個來要分數的學生,謝謝你給我機會想到這些事情唷!這世界上還有好多該做的事情呢!例如:我也開始協助辦一個實驗學校囉!一個沒有分數的學校,一個讓孩子早一點找到自己、肯定自己的學校,希望讓台灣未來有更多為自己而活的孩子們。

 

p.s., 如果你對這個學校有興趣,請參考這個投影片:教育理當與眾不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