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60922不惑 (6)

前言:這一系列的文對學生來說可能很無聊,文的內容比較像是喃喃自語,所以請慎入....

  


 

"Dear Prof,

How have you been? It's been a long time and I miss you. "

 

十年前,剛回台灣教書時帶的學生L,總是喜歡找機會問候一下,然後這十年間我總是這樣回:"Well...busy at usual :) "

 

在忙啥?我也很好奇,奇怪怎麼每天過去都覺得還有好多事情還沒做(可是我都沒有打混摸魚呀),到底在忙啥?認真的算一算,好像都在忙那種如果有了功績,榮耀都要歸學校跟個人無關的事情,如:認真的幫學生寫推薦信、指導學生如何克服情關、幫學生改他的論文、設計課堂上要玩的遊戲、跟學生討論誰才是適合他的老師、和(其他老師的)學生討論他的創業美夢、聽(其他老師的)學生吐苦水、改學生的入學考卷(裡面100%都不會是我的學生)、代理參加各式不同的會議(出席者都不是我的名字)、跟總務處打交道拜託他們快修好實驗室的冷氣和各種無預警斷電、跟裝修工人叮嚀哪裡施工不當…。

 

即使每天都忙得像工蜂一樣轉來轉去,拒絕信們還是絡繹不絕的拜訪我,有一些信看起來還蠻有道理的,有一些白話翻譯起來就是:「對不起,你人緣不好」。十年前的我,應該不能料想到我會如此的花掉我的十年青春吧?接了十年的拒絕信,怎麼會這麼不上進呀?這些累積的拒絕信要是一次交給那位十年前的我,我可能會崩潰吧?還好!老天對我很好,把這些拒絕信分成十年慢慢給我,讓我來得及築起我的保護傘,也因為這些拒絕火把非常猛烈,剛好拿來煉劍,十年磨一劍剛剛好!

 

前陣子畢業生Z跟我聊到該怎麼選新的工作,他想去新創公司,但是知道實情越多,擔心越多,怎麼辦呢?

我這樣回答:

我不能推薦你該去哪家公司,但是我可以跟你說一件事情
我當初要生產的時候呀
醫生給我一張單子~『生產同意書』
然後我就把那張單子上面的所有生產意外一條一條看
還把機率加起來,很恐怖的機率耶!
大概會有50%以上會有問題
都快要生了, 我還是把名字簽了, 下次跟那個醫生說, 你這張同意書很恐怖
他跟我說: 從來沒有病患像我這樣去加總,實際上生產意外比例沒有那麼高
所以因為怕了就不生嗎?
不會呀
人在世界上總是要有一點冒險
冒險失敗了, 爬起來再戰就好

你是從一個屢跌屢戰的實驗室畢業的
我不會因為paper被拒絕或是被刁難, 就決定要去找誰靠攏
記得這一點...someday, we will turn the world

 

寫這篇文的同時,剛好有另一個學生T在線上敲我,告訴我在工作上總是跌跌撞撞, 好在意世俗的眼光的, 所以老是逃不掉被環境影響,怎麼辦呢?!

我這樣回答:

我也常常失敗呀!
如果以世俗的觀點來看, 我很失敗呀!
但是so what? 自己選的。
而且「失敗』的很光明磊落。

總是要自己提醒自己,
人生的價值不是被世俗給衡量的,
我們來這個世界是來學習的,
這輩子應該有我們的作業,
這個作業應該不是任何的學問和技術,
是來學一個態度。
也許是一個為人著想的態度,
也許是個回應他人期待的態度,

所以重要的是:學到了正確的態度了嗎?
拿這個來衡量,我們會覺得失敗不太算是失敗了,有學到就好!
跟自己說: 「下次我會更好」

 

在學生回我下次會更好後,我看著對話紀錄笑了出來,原來這些經驗就是我該煉的劍呀!

 

十年來這麼多不同的經驗,有酸、有苦、有甜,有時候看著一些人循著不同路線平步青雲的時候,常常會想:「我在幹嘛呀?!我怎麼不照做就好?幹嘛選一個跟人家都不同的路?」十年內這些疑惑沒有少過,家人的嘆氣聲也沒有斷過,但是不知道哪來的傻勁,即使沒有甚麼成功的前例好遵循(話說回來,哪個成功的研究是跟著前例的?),咬著牙還是往前走、硬著頭皮當一個與眾不同的母親、老師、晚輩、伴侶。

 

十年過去,我才開始了解這些看似毫無關聯的身分、經驗,最終會匯流到一個更高的目標。因為身為一個母親,我更知道如何帶學生;因為身為一個老師,我也知道該怎樣帶孩子;因為花時間傾聽孩子的話,我了解要怎麼聽學生的話;因為傾聽學生的話,我也能夠回頭反省該當怎樣的伴侶、師長;這些本來以為是分心的叉路,原來是要幫助我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培養一個更體貼的態度。

 

十年下來,即使收過這麼多的拒絕信,我卻在不知不覺中成長了,而且更棒的是:我沒有犧牲任何一個夥伴的福祉!

 

<待續.....完節篇就是下一個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