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81153不惑 (4)

前言:這一系列的文對學生來說可能很無聊,文的內容比較像是喃喃自語,所以請慎入....

 


  

『生命旅程該怎麼走?』是一個大哉問,不同人都會給不同的答案,那有沒有哪一種走法是最好?最短路徑?答案很明顯是否定的。

 

我們在一個人的生命結束前,通常都不知道他的生命會怎麼結束,雖然我的算命師朋友告訴我,可以算,大部分也會對,但是有格調的算命師,不能幫人論生死,因為算命只能跟人說機率,這個生命旅程會怎麼走,還是要看個人的起心動念。因為不知道怎麼結束,所以到底這個旅程要用快跑的方式?還是慢走的方式?沒多少人知道。

 

非常弔詭的是:這個社會上卻有很多專家們,會告訴我們要怎樣做比較好。例如:我國高中的時候,師長們都告訴我要好好唸書,考上好高中、大學,未來才會有出路。大學唸完咧?因為大家都說大學學歷滿街跑,那再來唸個碩士吧?碩士完呢?成績好的,可能還會被說服去唸個博士,唸完博士呢?機運好一點的,就像不才的我去當大學教授,然後咧?『要好好做研究拼升等,教學不要太差、學校需要自己服務的時候,記得有做就好,不用做太好』『年輕人要義無反顧,有時候要犧牲一點家庭生活』『記得:學術界很重視社交能力,所以要常常跟大家連絡培養感情』『話講少一點,不要去得罪人,做人要低調一點』

 

這些諫言聽起來都很有道理,我相信這些過來人講這些話一定都有他們的原因,但是,請告訴我,這世界上有哪個動作沒有反作用力?

 

如果話講少一點,我大概就不會開這個部落格了,開了部落格,我會有很多格友透過部落格認識我,曾經我還看過有某些人說,部落格的某些文章陪著他們度過職涯中不快樂的日子(聽到了讓人覺得真療癒)。朋友多了,敵人也跟著多。文章寫多了,也會有人奚落:「有時間寫部落格,沒時間寫papers?! 他研究不傑出就是這樣來的!」真的,一個人每一天都只有24小時,寫作的確會花時間。但是,寫作其實是一種心理治療(很不巧的,我很需要),問題寫出來了,心裡舒服了,就可以往下一個關卡邁進。哪一天遇到類似的關卡,再把文章調出來提醒自己:「記得唷!你當年是這樣期許自己!請不要變成那個你不喜歡的人」

 

因為所有的動作都有反作用力,所以我們需要更了解自己『Remember Who We Are』,每一個動作的正反作用力,會因為不同的施作者,有截然不同的結果。例如寫部落格文這件事情,對我有療癒效果,雖然花時間,但是損失不大(因為我打字速度不慢,當年唸大學在網路上混得還蠻兇的,有練過),一篇文章寫快一點可能半小時不到就結束,所以我自己衡量一下時間的損失、和得到的好處,自覺得Z>B,但是其他人能否比照辦理就不得而知了。

 

在大學中,研究傑出真的好重要,研究是什麼?其實我覺得可以有很多定義,不過按照台灣科技部、中研院、各大學升等辦法中,研究重要的不是方法,重要的是結果(而且是SCI、SSCI論文),要有傑出的研究成果常需要放棄一些事情,例如:一篇論文已經很好了,但是差臨門一腳,就可以發表在某一級國際SCI論文的時候,我到底是該讓學生延畢?還是鼓吹他念博班?還是Let him go?  當年我回國教書時,現在在天堂的前指導教授一直提醒,千萬不要做前兩項事情。「當學生的天份、志向不在學術這條路,千萬別因為自身利益、而耽擱了學生的人生旅程」

 

當年,我的指導教授放手讓我從學校提前離開,等到多年後,我才了解:原來當年自己的碩士論文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所以教授是請另一個博班學長接手幫我完成,然後一拖就拖了很多年,等到自己多年後成為老師,才了解當年我的指導教授有何等的無私。因此,有時和畢業的學生談起他們未竟的研究時,我會這樣說:「當初要是多留你半年,早就解決了」,學生會在網路上狗腿說有多感謝我,但我常覺得就是因為沒有多留他們半年,這些人畢業後隨時在線上等我們問問題、幫忙解問題,他們工作後培養的能力,也因此幫助了許多後屆的學弟妹們,讓他們的研究進度加速。

 

還有另一個學生H更有趣,他當年如果多留三個月,應該也會有一篇SCI論文出來,但是因為H的未來老闆拜託我,讓他早一點畢業,剩下沒完成的之後再補(BTW, 多年來這樣剩下沒完成再後補的誓言,幾乎沒有人完成過),H進公司後發現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我把後續交給某個把碩士當醫學院唸的T,結果T只是完成一半,就畢業去北京大公司工作,本來我想那這一個論文大概又要前功盡棄了吧?結果最近H跟我說他想要回來唸博班把題目做完,看來題目沒做完這件事情讓他懸念很久吧?某個老師一聽到我有學生自願回來唸博班,羨慕的很,因為現在博班學生很難找呀!!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話說回來,當年我在做Let Them Go的時候,知不知道論文會拖這麼久?老實說,不知道!所以能不能怪學生?不行!因為我當年的確認為下屆的學生應該有能力承接起來,雖然會拖一點點的時間,只是沒想到會這麼久!這就是人生旅程的不可預期性。那我經過這麼多次的失敗,下次還要不要繼續Let Them Go?

 

 

還是Go呀! The Cold Never Bothered Me Anyway.

 

生命旅程多繞點彎,有時候也不是壞事,因為旅程變長了,看得也變多了!但是,話說回來,當我這樣假裝灑脫的說:「The Cold Never Bothered Me Anyway.」內心裡面其實交戰不已的,我才沒那麼灑脫咧!這些灑脫的背後,其實有很多算計(請記得:人都是自私的,再無私的舉動一定也是自私的,因為那些看似無私的舉動,背後也是為了讓自己快樂、坦然)。

 

因為對於死亡的恐懼,我從小就會一直問:我究竟是誰?究竟要做什麼功課?當哪一天我們吐出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所有的著作等身、獎項,是帶不走的,只能留給那些還活著的人,但是活的人是否還在乎那些我們追求的獎項?所以和台灣大部分學術機構相比,我的傑出研究定義不一樣,研究對我來說,是一種生活方式,當我帶著學生做研究的時候,我更希望他們能透過這樣的訓練,用一個系統化的方式找到自己、解決自己遇到的問題。而隨著過程而產生的論文,只是副產品,因為是副產品,所以需要千錘百鍊,因為千錘百鍊所以It takes time.

 

《好文章也需千錘百鍊,請待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