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61018不惑 (End)

前言:這一系列的文對學生來說可能很無聊,文的內容比較像是喃喃自語,所以請慎入....另外,這篇的炫耀燈很強,請不要輕易進入

 


 

當教職變成一段讓自己更美好的旅程時,掛在心上惦念的就是一起共行的夥伴。

 

今年底,我將要有第八個『類學術孫』(通常學術孫是指學生的學生,不過因為我的學生們還沒有人去當老師,只好拿學生的孩子當『類學術孫』),最近這幾個孫子很幸福,都有一個娃娃可以拿,太晚拿到娃娃的孫子,會拿到一個有頭髮的娃娃,一出生就有禮物的孫子,會拿到一個戴帽子娃娃(如下圖,這是娃娃和『豆豆寶』的合照):

 

 

娃娃是我做的,由於我一直覺得自己有一天會被趕出大學校園,所以積極備戰第二春(這跟火車要是不小心停駛,總要能找到其他交通工具、或乾脆換景點同理),這一兩年,我終於找到一個要是不小心沒工作還可以打零工的專長:做娃娃(灑花,賀~~~~~),這個專長是這樣訓練的,話說我家女兒們去唸了一個強調天然的幼兒園,幼兒園的老師們都要自己做玩具、也會教家長做玩具,因為要當好媽媽,我去參加了很多次的手工坊,而且還買了一台縫紉機,假日還跑去學做衣服(既然不能利用假日寫paperS,只好找一些可以跟孩子一起做的事情),也買了一拖拉庫的手工書,就這樣出師了,以下是兩年前我家小朋友抱著我的部分作品合照(娃娃和貓咪都是我做的、當然孩子也是我生的,通通都Made by Me):

 

 

(我女兒們很漂亮吧~驕傲媽媽貌)

 

也許有人會說:「看吧看吧!尸位素餐,居然把時間拿去做娃娃,而不是寫paper」此言差矣,差矣,寫paper和照顧小孩是互斥的,我個人寫學術論文必須在安靜、沒小孩的地方(就像是J.K. Rowling喜歡在咖啡店寫小說一樣),所以帶孩子的時候必須要找其他和學術沒有直接關聯、但是可能有間接關聯的事情做,例如:寫部落格文(不然君以為部落格文是怎麼來的,大多是帶小孩的副產品)、在線上指導學生怎麼設計實驗、幫忙排解學生心理不快、以及各式手工藝。

 

手工藝和學術有啥關聯?有!當孩子拿到娃娃後,他們會甘願的帶著娃娃去玩扮家家酒,然後我就可以躲起來寫個一小時的論文!等到一小時後,再等愁眉苦臉的孩子過來說,娃娃少一件衣服。手工藝更可以練耐性、和規劃力,有時候趕著把某塊布縫起來,等到縫好了卻發現忘記放釦子,只好整排線拆掉,然後提醒自己「欲速則不達呀!切記切記」。有時候,手拿著針線機械式的密密縫,腦袋卻留在和學生討論的研究問題上,等到縫好了,問題大概也解了一半。因此這段解問題的旅程,孩子可是全程愉悅的陪伴、我也很開心有他們的相陪。

 

也許有人會問:「娃娃幹嘛自己做?用買的就好啦!教授的薪水應該買得起娃娃吧?」這個問題跟很多老人家的這個問題很像:「幹麻餵母乳?買奶粉就好啦!又不是買不起!」是買得起,但是買不到一樣這麼好的,自己做的娃娃質料可以用很好(保證天然無毒)、工可以很紮實(耐玩、耐摔、還可以水洗不掉毛)、完全客製化(小孩忠誠度就高)。而且娃娃做完後,常常會像自己心中的那個孩子,是很有趣的藝術治療,所以我也不厭其煩的一個個做下去,當我家孩子有幾個不同娃娃可以扮家家酒後,某一天,畢業的某學生R帶著孩子回來參加校友會時,看著那個黏在爸媽身旁不肯離開的孩子,我突然想:這個小女孩應該也需要一個柔軟好抱的娃娃,陪他們在家等爸媽下班。

 

第一個例子一開,我深知以後就要比照辦理了(所以那第一例我思考好久呀,但是心還是一橫,寄出了第一個娃娃),不然學生可能會覺得我偏心,雖然我心真的是偏的啦,但是能有餘力來表達對一個生命的重視,感覺上好像也是一個指導教授該做的(用錢就覺得怪了點,所以我一直為前面幾個學術孫只收過我買的禮物,而覺得愧疚),一邊做著娃娃(通常都是在車子的副駕駛座做,這樣才可以利用時間),我會想起這個學生在研究過程中的點滴,他對事物大概怎樣反應,自己推估他未來帶小孩的時候,大概會遇上怎樣的問題,等到娃娃做完,未來可以怎麼協助學生也有個底了,所以豆豆寶的媽媽後來果然來找我問很多問題,大部份的問題都沒離開我做娃娃時的猜測,因為胸有成竹,答起問題來當然特別流暢,然後豆豆寶的媽事後寫了一封信給我(又是炫耀文,嘖嘖):

 

自從當媽媽之後生活的大改變有點讓我措手不及,生之前都以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生了才知道沒有準備好的一天,但一時心境還沒轉換好,好多事情看不開也想不透,心裡總有些疑問沒有釐清,…(刪減)…跟老師聊完才發現,有比較心態的人其實是我自己,嘴上說知道每個孩子有自己的發展方式,但心裡仍是不自主的去想為什麼別的孩子可以我兒子不行…(刪減)…因為質疑自己,也開始間接的質疑自己工作的事情…(刪減)…寫信只是想跟老師說謝謝, 讓我看清楚一些事情, 也開始知道相信自己的選擇跟相信自己的孩子是最重要的, 謝謝老師總是在我有些迷惘的時候給我一些指引, 讓我找到對的方向繼續往下走 :)

 

不是因為我天資聰穎所以總是知道答案,而是因為聞道有先後,我比豆豆寶的媽媽先走過了這條路,而且來回的走了幾次,所以豆豆寶媽媽有可能遇上的心理掙扎我都有過:身為一個職業婦女,一方面心有不甘的想著進度落後的工作,一方面又捨不得孩子,一方面又有社會各種不同的壓力,在工作上會有人拿著其他人的成就來鞭策自己,在生活上也會有朋友拿著自己不是全職媽媽所以不夠愛孩子(或是孩子的程度不夠好)來說嘴,這個社會給媽媽們(以及爸爸們)好多壓力,給了壓力卻又沒有任何管道來幫助他們宣泄,我們的政府該提供這麼一個友善的環境,來協助父母們,可惜,除了金鏟子、家暴專線讓人記得外,連一條能推娃娃車逛街、買菜、甚至上班的道路設計都辦不到。

 

如果政府辦不到,有餘力的人更應該撐起一把傘,容納更多人能躲風遮雨,當有一天有足夠多的傘,我們就能跟著改變這個環境,在那之前,撐下去,等太陽再度出現,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有人說我是『尸位素餐』『清大的毒瘤』,或是我所處的環境對職業媽媽們並不友善,但是我仍然在這裡寫下我的不惑。

 

 

而立那一年,我疑惑的進了這個職場,十年間,我疑惑的望著那些對某些人較有利的標準們,思考公平指標的背後,是否真的就合理,這社會有很多對男女不同的看法,潛在的影響到人們看似公平的評分,例如:同樣的教學策略如果是男教授用,學生們會在BBS上讚嘆這老師有魄力、有自信,換女教授用,就是洗腦、就是討人厭(這一點有學術論文探討過);同樣的關心學生,男教授關心是罕見得需要褒獎,女教授就是理所當然;當挺著一個七八個月的大肚子拜託能否不要安排久坐的會議,能否換一個可以隨時站起來的工作,請託不能被准許,因為這不算理由,而且這樣對其他老師不公平(可能是因為大部份的人不會懷孕)。這十年,我沒有因為身為女性,而得到什麼優厚的待遇,但是卻因為身為女性,而需要多擔負一點責任,雖然我一天也只有24小時。

 

不氣憤是騙人的(所以我才要做這麼多娃娃、寫這麼多部落格文來自我治療)但是在氣憤過後,上了幾堂家長成長課(或參加幾場女兒們的班親會)後,我會反過來謝謝這些不平,沒有它們的激勵,我應該沒辦法持續地寫著部落格。而且因為經歷了很多不公平,我覺得似乎離大部份的女性同胞們更近了一點。自己帶孩子是很花時間、很耽誤研究,但是陪著孩子成長的同時,我卻覺得我更了解人、更了解自己。

 

我們這一代的教育一直把孩子們往代工路線推進,翻開甄試、甚或升等幾大評分標準,大部分的評審方法,例如:點數、成績、獎牌數、作品數,看起來很公平,但是這些公平的背後都可以找到捷徑,都有辦法用代工思維把總分衝高。這些捷徑不是完美的,通常它們都伴隨著另一個壞處:讓人成為蒐集家,蒐集事物的路上,常常因為要留多一點空間來放收藏品,所以只好把自己丟了,因為自己丟了,所以無法自發性的開心,因為不開心,所以伴隨了更多社會問題。

 

我可以預想當我的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會如何的不快樂,即使身為父母們的我們,告訴他們別管其他人的想法,他們仍然會受到社會壓力的影響,因此為了孩子們的未來,為了希望他們更能做自己,我需要留在現在這個戰場,想辦法多衝撞,衝撞出更多的多元價值。

 

十年前剛入這一行的時候,我不希望別人因為我的女性身份,而對我特別優惠(所以我選了一間求職資料不用附照片的學校),我不切實際地用各種量尺來衡量自己的戰果,當其他人專注于某一個量尺的時候,我卻因為要同時兼顧太多量尺,而擔起許多不該承擔的任務,因為對自己疑惑,所以更想要證明自己,這樣的堅持常常反而讓自己落入一個負面的能量場,想逃卻逃不出來,還好,我的孩子們、和家人拉了我一把。十年過去了,邁入不惑的我,表面上看起來好像跟十年前不同,沒啥進展,但是心中不再疑惑的我,卻已經學會把量尺拋開。

 

一年前,系上很多老師和京都大學的教授共同開了一個會議,京都大學的主辦人交代:在這場會議上,大家要好好的認識對方,以求未來合作,認識要從大家和學術無關的成就講起,聽著其他教授們講著開車橫跨美國、泛舟探險、高空彈跳、連續慢跑一個月,我開始驚慌起來,因為這樣的事蹟我都沒有,等到我站到台上準備講自己的成就時,我突然這樣脫口而出:

 

和各位比起來,我的人生看起來好像沒成就,我一來沒有寫出什麼曠世巨作,也沒有那些跟體力極限挑戰的大冒險,但是我有一件很不得了的成就,我生小孩很有效率,第一個效率:我在五年內生了三個小孩(接近台灣生育率的三倍)。第二個效率:我每個小孩都生得很快,從我進醫院到孩子哇哇落地,不到一小時。

 

話說完後,不但台下爆出如雷的掌聲,我突然也從那堆包袱中解脫了,原來過去的我一直想要成為一個男人,做那些男人們都能做的事情,但是因為做不到卻自責不已,但是現在,我終於坦然接受自己的不同,當自己能找到自信、特色的話,還需要量尺這個裝飾品嗎?

 

這十年,我走過一段很讚的旅程,有太多值得感謝的事情和旅伴,謝謝生命中這些經驗,不管酸甜苦辣都是幫我們形塑成更好的人,而且這些經歷讓我了解,我該往哪個方向努力,我相信,未來一樣也有很讚的旅程等著我,因為我越來越清楚該怎樣用我的腳步走接下來的旅程,可以衝撞的地方有這麼多,多麼刺激呀!而且不管衝撞的結果是否滿意,我還有很多旅伴、家人隨時替我打氣、加油!十年經營後,我也有我的YC's Army. 

 

寫下『白走的路』的多年後,我仍然如此相信,世上沒有白走的路,只要我們好好的走、踏實的走,也許這個旅程沒有掌聲、也許有許多荊棘、蜜蜂、毒蛇,也許這段旅程走不到預定的終點,但是只要好好走,人生因此有意義,這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