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71507你以為你是誰?

先來說個故事,收看這個部落格很久的人都會知道,我負責一個對學校來說算重要的國際學程,這個學程近年來得了不少獎,本來得獎新聞差一點要上主流媒體,但是遇上了太陽風暴,所以煙消雲散(好險~呼),很多人會問我帶這個學程累不累呀?我都會說:「還好呀,我們一步一步的建立了許多標準作業程序,所以這幾年慢慢不累了」有什麼事情要注意呀?我會說:「要想辦法對抗社會殘存的封建遺毒。」

 

真的~不誇張~帶國際學程居然要碰上封建遺毒,我自己也很訝異!但是我最常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拿起電話來,搬出教授、主持人的頭銜,叫對方聽聽我的意見,雖然這個意見已經請學程助理去溝通許久。但是,助理講的就是沒人會聽,要我說話才會有效果。舉個例子吧,前陣子學程助理告訴我,學生們理論上該在每個月一號領的獎學金,要到13號才能進學生戶頭,學生們在叫窮了,問我能不能同意讓他們私人借貸給學生?我驚訝地問:「怎麼會拖這麼久?」助理說:「因為主計處經辦先生不讓他們提前跑公文,他規定每個月的獎學金都要前個月22號後,才能透過公文系統送件,提早送件他不會處理,也不能親持公文(不能親自送公文到這個先生這裡),而且沒得商量。結果上個月因為只有28天,他們提早26號關帳,又因為連假不能處理,結果就拖了十幾天。而且我們已經拜託很久了,他口氣很硬,另一個學程的經辦人員就不會這樣。」

 

我一生氣拿起電話,立刻撥給這位先生,不講還好,一講心中冒出了無名火,一開始我不太想搬頭銜,所以他這樣回:「學生的錢遲一點又不會怎樣?我們規定就是這樣呀!這我也沒辦法,我已經講了很多次了,你們再講也沒有用,你說你是誰?哪個辦事人員?」我回:「我是資工系教授陳某某,XX學程計劃主持人」該先生(口氣突然和緩了一點,沒有那麼尖):「噢~這個我做不了主啦!我們就是這樣呀!不然你問我們組長啦!」

 

放下電話,內心唸了幾句抱怨文後,我又撥了電話給該組長,組長講話客氣多了,他這樣說:「應該不是這樣吧,這個問題應該沒有這麼嚴重吧?」我回:「X組長,不好意思,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超出你的理解,我們這些受獎生大多和該國大使都有良好的關係,一不高興他們會跑回大使館抱怨,然後我們就會接到外交部的關切,這等小事增添了我們許多困難,請問您覺得是否嚴重?」組長:「那,我去了解一下,看看可以怎麼處理!」(不是我狐假虎威,這事情常出現,前個學期中X大學之前才因為馬桶的關係,讓某一國大使帶著外交部一干人等到學校尋求解決辦法)

 

電話放下來後三十分鐘,助理打電話來說問題解決了,他們過去花了數個月拜託、說理的事情,我打了十分鐘的電話就解決,當初說不能放寬的事情通通都放寬了。

 

我應該要高興自己的辦事效率很好嗎?

 

不!我覺得很悲哀!

 

在號稱自由的大學校園裡,我需要用頭銜去壓那些自以為是「官」的人員,有時候當我的頭銜不夠大的時候,還要抬出其他更大的官來強壓地頭蛇!事情不能按照道理來做就好嗎?同一件事情透過助理講為什麼不行?一定要找一個頭銜比較響亮的才可以?

 

悲哀的是:我們的社會還存在這樣的封建味,看事情不問是非、問誰主張,所以柯媽媽的強制責任險訴求在立法院靜坐多年沒什麼人理會,結果總統出來講幾句話後就過了!荒謬!荒謬的是:現在又不是君主制,根本不該有「告御狀」的行為。這樣的封建心態講難聽點就是一種奴才心態,把別人定位成該聽令的奴才,然後自許為更高官(的奴才),但是奴才就是奴才,當再高的官也是奴才。每每溝通完事情後,我常常會在心裡問:「你明明能當自己主人,為什麼自甘為奴才?」

 

這次太陽風暴的其中一件事情居然勾起我對封建厭惡的記憶,話說太陽風暴也吹蠻久、蠻熱的,因為很熱門,每天都會有不同的影片可以解研究的苦悶,這天學生傳了一個打臉影片給我,這個影片的關鍵字可以這樣下『你以為你是誰?』,學生告訴我那個X大師打臉打得很好呀,看完很爽!影片看完,這幾年帶學程的新仇舊恨通通都湧上來了,因為『你以為你是誰』就是封建遺毒,這句話有一層隱含的意思是「如果你是什麼XXX官、XXX長還會有人理你,你不是呀!那我幹嘛理你?」

 

影片中一臉不以為然的你是誰發言人,讓我想起過去交手的「官」,看這個影片自以為高尚的人,我真想這樣回他:

「你以為你生在什麼時代?你以為你要討好誰?我當然知道我是誰,我不是搖尾巴等待主人愛憐的奴才!我是我自己和國家的主人。我是誰重要嗎?重要的是我講的話有沒有道理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