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12046吃苦進補

畢業的學生們跟我說,他們還蠻期待看到自己出現在文章內,所以要先講一個畢業學生W,文章開始前,先來看張照片:

 

這個獎盃不是我的,是W的,工作不到兩年,他就拿到公司內(一個跨國企業)的最佳新人、最佳進步獎,聽其他學生說,這個學生在公司似乎備受賞識,不到兩年就晉升到管理職,未來應該會更上一層樓吧!

 

有趣的地方是:W本來不敢去該公司的,他本來只是去應徵該公司的台灣分公司,想說在分公司應該比較沒有壓力吧,不像位於新加坡母公司,那裡溝通要用英文、競爭又激烈,所以還是躲遠一點好,躲在台灣比較沒壓力,所以他來特地標注自己的英文能力是屬於『有待加強』那一區,哪曉得面試當天,長官們居然一整天都跟用英文跟他交談,雖然感覺很『銼』,他還是厚著臉皮談了一天,面試結束後,面試官居然給他一個母公司offer,因為他的英文實在不錯(W一聽,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拿到offer後,W開心了一天,高興的寫信跟我道謝,他告訴我,要是沒進我的實驗室,大概永遠也不能醜小鴨變天鵝。W其實不能算醜小鴨,憑他的交大大學學歷再加上清大碩士畢業,這兩個據說有鍍金的畢業證書,青青菜菜都可以找到大公司。但是W卻覺得要是沒進我實驗室,一定進不了那個據說很神的新加坡公司,因為『厚著臉皮』『講英文』一整天的功力是在我實驗室練就的(我真切覺得厚臉皮的功力比起講英文可能更該練)。

 

高興一天後,W告訴我他想要放棄那個offer,公司聽起來很恐怖,進公司的人都是國外名校畢業,比起來他的青椒學歷會變成青菜,而且更恐怖的是:試用期長達六個月,只有50%不到的機率可以在試用期後拿到正式offer,他不覺得他的青菜學歷訓練可以及得上人家香港科大、南洋理工大學、柏克萊大學,去那裡只是炮灰,而且W是個僑生,如果他離開台灣六個月,可能再也回不了台灣了,想到這裡就想放棄。

 

聽到他這個理由,我這個嚴師很不以為然地訓了他一頓,試都還沒試就預想失敗實在不可取,身為我的學生就要盡全力,真的爭取不到再來思考下一步,我甚至跟他說:「如果你真的怕六個月後回不了台灣,六個月後的那個offer我幫你找,保證可以給你一個」就這樣W就被我半推半『踢』的逼到新加坡工作,然後不到六個月,他寫信告訴我他提前通過試用期。

 

又過了一年後,W寄了一張文情並茂的信給我,並附了這張照片,大意是說在那樣競爭的環境中,他之所以生存甚至得獎,是因為我那嚴厲的臉孔總會適時地浮在他腦海,叫他:"Revise it!"以前在實驗室不想反抗老師的權威,所以才吞下去的責難,沒想到到了工作時候居然變成助力(當然,W的文句寫得漂亮多了,完全不敢講當年是如何的忍辱負重)

 

看到這裡,可能很多人會嗤之以鼻的說:「W成材可能只是你運氣好?青菜大學的會差到哪去?你都拿到最好的學生了,還得了便宜還賣乖」W真的不錯,但是當年程度比他好的人卻比比皆是,我是到W進我實驗室一年後,才發現原來他在青菜大學唸書時,都只在海平面飛翔,好幾次還差點掉到海平面下,也因為成績不太美麗,所以甄試沒份、考試也沒份,只好用到僑生管道入學,入學的時候當紅的lab都滿了,我是屬於那種名聲不好、研究主題不紅的老師,那一年因為聲名狼藉,資工所收不到任何一個學生,有學生找就該偷笑了,可是我卻對每個面談的學生說到我這裡唸書有多麼辛苦,想清楚再來,大部份的學生都會說:「謝謝老師,那我再回去想想」,接下來就不見蹤影。

 

怪異的是:W居然嚇不走,我知道他其實還有很多實驗室可以選,很多還會給薪水的,我跟他說:「我不給錢的喲!你要生活費要自己賺」需要自己賺生活費的他回答我:「沒問題,我自己想辦法打工」我說:「我的實驗室是全英文Meeting喲,你可以接受嗎?」他回:「我英文不太好,但是我會努力克服」我說:「我很嚴喲」他說:「沒關係!這才能磨練我的功力」不管我怎麼說,他都用逆來順受的態度說:「我就是要進老師實驗室」然後就真的乖乖地被我電了兩年,很乖也很有紀律的被電,每天早上八點半以前就到實驗室做研究,9:00就準時寄信問我有沒有空檔跟他談談他碰到的問題。如果說青菜大學只能訓練植物出來,W兩年下來吃了很多苦,把自己吃成了人蔘(本來想寫牛樟芝的,但是這樣好像太囂張了點),所以雖然他從青菜大學畢業,他的價值卻不遜于南洋理工大學的獅子肉、柏克萊大學的熊肉。

 

所以是我會教學生嗎?是,也不是,我當然『會』花很多心力去『教』學生,但是前提是:學生要肯學、肯吃苦,沒有這個前提,任何的教都是枉然,也因此這麼多年來,我收學生前通常沒看過學生的成績單(不但甄試沒看、考試也沒看),我也不挑學生,但是我的學生們都很好帶,為什麼呢?因為我自己的學生會幫我挑!:)

 

這幾年下來,由於時間越來越不夠用,我會直接請學生們找實驗室學長姐談,名額還多的時候,我會這樣說:「你們就分享一下甘苦」,學生們就會毫不保留地講講實驗室的優點和缺點,名額少的時候就這樣交代:「我比較想收肯吃苦的學生,你們幫忙一下,但是講實話、別用謊話」,學生們會就著新人的表情進行反宣傳(講缺點就好),如果該學生進實驗室是因為這個題目現在業界很紅,他們會說:「做這個題目又不一定可以因此找到工作,像我們幾個找替代役就很困難(實際上是再困難也都找到啦,是有多難呀?但是不告訴你!」如果該學生表現出想要準時畢業,他們會說:「之前才有兩個學長S一個把碩士班當博班唸,六年後才畢業;另一個P學長念的時間也比文學院還久,所以你們要不要考慮一下呀(實際上,S這個例子這麼多年才出現一個,而且是他應該算樂在其中吧?P是因為出國當交換學生,不過這絕對不能跟你們說)」如果學生不想要太大的壓力,學姊會悲情的說:「啊~你看我們光今天就跟老師Meeting三次(實際上是:我們最喜歡跟老師Meeting,看老師訓人了,oh YA!但是也不告訴你)」所以我很幸福,又這麼一票體貼的學生,學生跟久了,都知道該怎樣幫老師減輕負擔。

 

怪的是:真的有人會嚇不走,不管怎麼嚇,還是這樣回:「我會藉由這股壓力來磨勵自己」我甚至遇過一個學生Z,即使跟他說額滿,他也要賴著,跑去找其他老師的時候,Z還很大辣辣的跟另個老師談條件:「如果陳老師那邊有空,我還是要轉過去唷,而且以後我還是要跟他一起Meeting」,還好該老師非常寬大不計較,更好的是居然有學生備上了台大後落跑留了位置給他,所以Z好不好帶?很好帶。不管怎麼訓他,他會乖乖的「是,老師」,幾天後再帶著更正的東西來找 我,態度跟W當年一樣。

 

吃苦吃補,很多學生們畢業前或後,都會懷疑自己的能力,跟外面的神人們比起來,自己是這麼的渺小、不足為道,怎麼在這麼競爭的地方生存?我總會跟學生說:「安啦!你換個角度想:你都能從我們實驗室畢業了,外面的老闆會有我兇嗎?而且你們總是有本實驗室在後面當後盾,怕甚麼?就去衝吧!」

 

記得!多年後如果賺大錢,要捐一點指名給IDEA實驗室唷!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