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91723不惑 (2)

前言:這一系列的文對學生來說可能很無聊,文的內容比較像是喃喃自語,所以請慎入....

 


 

可能是因為天生反骨 (or 八卦),開始教書後,常常會思索一些『奇怪』的問題,例如:「社會上大部分的人以為大學教授平常的工作是什麼?」「我們的大學生進大學以前,以為他可以在大學得到什麼?」「大學教授的形象是什麼?」「大學教授要做什麼才不愧於他領到的薪水?」

 

如果我們把跟大學教授有關的新聞分類,會發現大概有三大類(當然也有一些例外),一種是『研究非常傑出、登上世界知名期刊』、一種是『學而優則仕(接下來會接著很多批評,說該人是如何禍國殃民)』、一種是『醜聞』。如果用白話文翻譯,第一種應該是『看起來很崇高、但是跟小老百姓沒啥關係』、第二種是『書白念了』、第三種是『錢白給他了』,不管是哪一種,如果用以下這句話總結『不要把未來交給大學教授』好像也不會差在哪裡。

 

怪異的是:我們的社會總愛做一些違反常識的事情,依照台灣社會現況,目前大學教授們掌握了國家的未來,當這個教授搞砸了,會有另一個教授來替補他。更怪異的是:我們的學生們,也總愛把自己的未來交給教授們,所以今天有新聞報導哪個教授說哪個學科很紅,學生們就一窩蜂地往那裡衝,幾年後,當年那個聽說很紅的科目前景不再的時候,再換下一批學生們卯起來衝去另一個某教授預言的當紅產業。

 

怪!

 

說怪的原因是:未來應該需要綜合預測,在預測未來的時候,我們要放入很多變數來考量,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包括被預測人物(團體)目前的情況、天賦、能力⋯⋯等,但是當我們的學子、社會在人生的交叉路上做抉擇的時候,卻絕少聽到做決策時該如何適性的調整?而只是聽到一些「XX能,我們為什麼不能?」

 

教書這麼多年,常常遇到學生來問該怎麼抉擇未來的道路,「我去XXX公司好不好?」「我想要退選好嗎?」「XX系真的適合我嗎?」「這個研究題目我做OK嗎?」「我不知道適不適合進這個實驗室耶?」「我媽說XX唸XXX系以後,飛黃騰達,所以我也要XXX」「唸碩士(博士)真的好嗎?」,從這些談話經驗中,我學到一件事情,通常學生來問之前,已經有一個答案了,他們只是要來找人背書,這個背書的人如果是教授,會讓他們心安一點。

 

這樣聽起來,好像教授有點石成金的能力,隨便點一下,背書就會變金(真)的(說實話,我不太希望自己有這樣的能力,因為希臘神話中的Midas下場可不太好),然而,根據我過去的經驗、和知識,我不覺得有哪一個教授能有這樣的能力(除非他有超能力),一個學有專精的教授最多只能根據他的專業來分析搜集的資訊,然後提供未來落點的可能性。

 

所以如果找數學系教授問未來,他可能會就機率的觀點分析不同抉擇的機率曲線;找經濟系教授問未來,他可能會分析不同決策的供需;找物理系教授問未來,他可能會說根據測不準原理,目前報章雜誌報導最火紅的那份工作,未來應該沒有那麼金光閃閃;找社會系教授問未來,他可能會分析社會目前情況,然後說有理想的人應當如何做;找法律系教授問未來,他可能會分析要採取的行動是否有違法可能;找政治系教授問未來,他可能會舉一些當紅的自由理念,訴說該扭轉社會大眾對政治人物的不正確想像;如果找我問未來,我會說根據資料探勘的經驗,學生要多給一點資料,所以學生自言自語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說, 教授能對未來有比較正確的想像,他們應該很會安排他們的生命吧?請問大家覺得一般的教授都該怎樣安排他們的生命(在這裡我刻意不寫生活,因為生活聽起來可以重來、可以改變,但是生命就不同了,生命是個單向的有限旅程,而且永遠都在減少)?

 

我聽說過一種教授的生命旅程是這樣:在拿到終身職之前,把握每分每秒做研究,到國際上與人多多交流、培養人脈;拿到終身職之後,一樣把握時間做研究,想辦法拿到該領域的Fellow(講座),開始往高官爬(聽說這樣可以回饋社會),然後呢?抱歉,目前那些當到最高『官』的教授們還沒下野,所以缺乏下野後的例子。但是,遵循這條路徑的教授們,有好一些人的社會、家庭接受度,好像沒有很好。

 

我自己遇過的另一些教授的生命旅程是這樣:不管是否拿到終身職,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這一些教授的學術下場通常很坎坷,有一些會被逼著離開現任教職。然後,我一直覺得自己應該是這一類,總有一天會需要離開。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總有一天會離開這條學術路、或是有一天會離開權勢那條路,那一開始幹嘛選擇它?是因為還是有教授對未來的想像不夠精準嗎?這是說學生們找教授問問題,都是問心酸的嗎?教授們連自己的未來都沒那麼清楚了。

 

真的是如此嗎? 

 

《請待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