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51503不惑 (1)

前言:這一系列的文對學生來說可能很無聊,文的內容比較像是喃喃自語,所以請慎入....

  


 

好久好久以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得失守恆,這篇文章被一個我很尊敬的大老拿去引用,被同事急電去看文後,我認真拜讀大老的文章,也認真的看完上面的留言,這麼多年後,我其實不太記得大老講了什麼(對不起 Orz ),但是我一直記得其中一個讀者的留言,那句話大致是說:「如果這麼愛自己的家人,就辭職專心照顧孩子,不要尸位素餐」

 

我記著,不是因為認同,而是拿來提醒自己:『這個社會有很多人,期待人們做出超過他應該做的事情,而且把那些犧牲奉獻視為理所當然,並期待所有的人應該比照辦理,不然就是瀆職』我很想反駁這種不健康的期待,因為我認為:『每一個人除了工作外,更需要好好照顧自己、家庭,細水流長,這樣才對得起這份工作。』

 

教授這個職業的本分是什麼?看了這麼多年,和許多教授朋友相比,我似乎是那個最不『敬業』、最不『成材』的人,很多教授都跟學生約晚上開會、挑燈夜戰、假日也到學校繼續研究工作,如果他們有Facebook打卡記錄,大概會發現他們兩三個月就要去桃園國際機場報到,去國際會議和知名學者接軌,如果看這些教授們的研究計劃記錄,更會令人肅然起敬,舉凡國科會、工研院、中研院、資策會、各大公司,都有他們指教的痕跡。有時候會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有三頭六臂,怎麼有辦法能有這麼多成就?!

 

比起來,我就很遜,這幾年下來,我出國次數用五根手指頭就能算完,因為一些個人的堅持,每次我出國,全家都要跟我一起出去(因為會有一個最小的小朋友要賴著媽媽喝奶睡覺),但是全家出國的經費實在太龐大了(實在超過我們的銀行存款),能少就少。除了少出國外,下午五點後,幾乎就不可能在我辦公室看到我,因為我要去幼稚園接小朋友放學,假日是我的家庭日,幾乎不可能出現在學校,除非是要參加小朋友學校辦的「家長成長課程」,不然很難讓我在假日上課,有時候想想這樣的上下班時間,難怪會有人批『尸位素餐』。

 

可能是因為我這麼的不『敬業」,跟許多功成名就的朋友比起來,我似乎是那個一直在原地踏步的人,但是,真的是如此嗎?最近在整理一些學生寫的文章,學生的這些話提醒我:教授的本分不是只有做研究、當政府官員,還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使命,在我講這些使命前,請讓我拿學生的文章摘錄自我吹捧一下(換言之,這裡有一顆叫做老王的雷,請慎入):

 

  • 老師是對我影響很深也是我人生中最感謝的老師之一
  • The essentials of her instruction are way beyond the scores. She cares about how we manage the resource, how to integrate and utilize the information, how to present yourself, how to connect with audiences, how to communicate and cooperate, and etc. It's not just about studies that she taught us, but more broad aspects than we could imagine at that time. Sometimes, she is even an advisor of your love life : )))
  • 上班過後我發現了很多我在學生時期完全無法體會以及發現的事情。進入清華大學加入 IDEA 實驗室可以說是我人生的轉折點,它造就了現在的我,⋯⋯,我個人覺得我得到那些獎不是因為我比他們出色,但是我處理事情的態度,主動積極的態度,待人處事的態度可能略勝他們。而這些態度,都是我從 IDEA 實驗室學到的。從我的指導教授身上學到,也從我實驗室的同學中學到。
  • 回顧兩年的研究時光,我相當幸運的可以in the right time at the right place with the right people doing the right things。在這個扭曲的台灣社會漸漸的視碩士如糞土、企業大老闆紛紛發出念碩士無用的言論之下,我選擇了這條道路,我認為、我相信這是我人生中做過最聰明且美好的決定之一。
  • 在研究裡,老師指引我們方向,但在問題的發掘與解決上,我們必須獨立得去找尋,而老師會適時得指出我們的錯誤與盲點,所以在研究所修業結束後,我具備了發掘與解決的能力,並且能夠自我學習與成長。
  • 研究所兩年所帶給我的,我想是一生受用。
  • 在清大資應所求學的兩年,無論是對專業知識、研究態度、國際觀、人際關係、或實習求職方面,著實都獲益匪淺,無疑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投資。
  • 每件事情都有pros and cons,這一點對我來說很重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沒有最佳解,只有最適解。在老師授課、期末測驗、研究方法討論的每一個過程中,老師總是向我們提問,要我們釐清各個方法的優點與缺點、釐清每一個方法的適用性。這也使我日後面對問題,採用這樣的方式衡量每個選項,不論是工作方面還是生活方面,非常受用。

 

這麼多年來,雖然我不似其他同事們對研究工作這麼奉獻,但是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對不起這份薪水,我自己覺得,我只是跟大家比較不同而已,而且我也努力地彰顯自己不同(例如:我從來不會因為五點前離開辦公室就覺得該遮遮掩掩,反而總是很不遺餘力地提醒大家,拜託晚上請不要排開會,不然我要帶小孩很麻煩)。

 

就如同我多年前寫的文章『多樣之美』裡面提到的,一個環境需要多樣人才,也因此我的實驗室學生來源很多元,我也盡力讓自己不因環境高度期待,而成為同樣的人。即使有這麼強的信念,不諱言,當旁邊的朋友越爬越高、成就越來越大的時候,那個看似原地踏步的我會慌,會想:難道終究我需要放棄XX嗎?

 

然後,有一天我突然從跟學生的對談中醒悟到追尋已久的答案,原來答案已經在我身邊晃很久啦......

  

《請待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