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415482013 秋季教學意見答辯

有學生說網誌太久沒有update,望眼欲穿,所以來個2013秋季版教學意見答辯,這學期教了三門課,大概就是清大教授一年需要上的課程分量,上三堂課有多累呢?請剛生完小孩的媽媽、也有在親自哺乳的人來衡量一下時間好了,為了要能兼顧研究、教學、服務,我的課程需要壓縮在兩天內,所以中午休息時間只有30分鐘(包括吃飯+準備孩子隔天的母奶),如果課程結束後,學生還跑來問問題,時間就少於30分鐘了,所以說拼命上課也不為過。

 

這三門課的期末教學評量心得分別如下:

 

研究所課程:資料探勘與應用

 

  1. 非常好,很久沒修到那麼充實有趣的課程,雖然負擔有點大但上課的過程中卻很輕鬆。 比較麻煩的是期末的hadoop作業,雖然要求我們寫hadoop程式,但是教的部分太少, 大部分都要靠自己學,花上比預期久的時間,難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畢竟同時還要 完成期末project。
  2. 非常好,相當充實,唯loading稍重
  3. 課程的loading太重了,每堂課都有小考,Final project要做的東西也跟一開始說的不一樣
  4. Very intensive course in which I learned more that what I expected. The course was thought in an orderly fashion and I really valued all the training, group meetings, assignments and project given in this course. Professor did an excellent job.
  5. Besides group discussions, provide class in order to practice some of the methods or algorithms that are taught and later evaluated on the exam.
  6. Kaggle上面除了正規比賽之外 還有提供很多供新手入門的暖身型比賽,適合作為Data Mining 的作業!
  7. Very good!

 

研究所課程:高等資料庫

 

  1. 非常好,相當充實,唯loading稍重
  2. 1.課堂討論每個議題的時間可以再稍微壓縮。一堂課只討論一、兩個問題,感覺還不太夠。 2.很棒的一門課!
  3. For a course that is suppose to be boring. Professor made it interesting because of the topics and group meetings with had in class. Overall one of the classes I enjoyed the most.

 

 

這些意見我都沒有改寫、或是重排過,學校給我的資料我就照實貼上,從這些意見可以看得到,本人開授的課程只有一個共通性:課程loading不輕,而且講句老實話,這一兩年的課程其實比早期輕鬆多了,我拿掉好幾個作業,而且我課程的loading跟我當年在美國唸書時候的那幾門課一比,真是小巫見大巫。這些教學意見多年追蹤下來給我一個啟示:千萬不要怕學生說課程loading重,因為不管再怎麼放輕鬆,永遠會有學生說loading重,等到輕鬆到沒有人說loading重時,學生又會這樣宣傳『傳說中很涼的xxx教授』(以上句子是我直接從某學生期末報告節錄)。所以我們就繼續上重課吧!YA! No Pain No Gain!

 

接下來進入大學部一年級的的資工導論:

  1. 覺得觸類旁通很多東西,希望能繼續~
  2. 用討論和辯論以及看電影的方式上課很有趣,印象也特別深刻,能知道自己想學的和哪些科目有關,比較知道以後該修些什麼課,在學些較基本的科目時也會比較有興趣不會覺得學到的都沒什麼用.
  3. 可以多一些實質性的東西,否則原理講太多但是聽不到應用學起來會有點空虛感
  4. 課程時間上規劃可以再更好,雖然某些內容是確定來不及所以跳過的,但沒聽到就是很可惜的事情。 很充實的課程,也符合導論應該有的方向,對將來修課很有幫助,謝謝老師的認真授課,助教們也辛苦了。
  5. 很不喜歡老師考小考的評分方式。 題目總是看不出來他想要的是哪種答案。 最明顯的是某次教授放映一部電影。 之後小考題目便是:電影中最讓我們感興趣的部份。 我覺得只要寫出真正感興趣的部份即可。 結果教授認為好的答案是有提到影片中運用科技的部分的。 我認為這種問題並沒有規範作答的方向。 因此不應該依照教授預期的答案評分。 我們「感興趣」的部份不該有優劣之分。 還有期末報告的部份。 教授說上台報告的人會得到所有的功勞。 我不確定教授是否給報告的人打高分,但我覺得教授有個人的偏見。 讓一個人報告會讓報告內容有條理,而且本來就應該要分工合作,加上我們有分工表, 不應該跟未來到職場上的情形相提並論。 儘管以上,我認為這是一堂不錯的課。
  6. 常常小考的通識課。
  7. 雖然上課方式有趣 但考試題目過於艱澀 不適合對於資訊工程概念尚未清楚的大一生 對於技術性的題目講解過少
  8. 投影片內容都只是帶過而已,很少細講。 到考試的時候得付出不少心力。
  9. 這跟以往的課不同,老師更注重以後資工相關的東西,並試著把課串在一起,使我們不容易忘記,但我有一點小建議:希望可以把講義內容豐富點,感覺內容會更充實。
  10. best lecture in cs department , as far as i know. Inspiring!
  11. 爛老師不解釋 資工系的毒瘤 清大之恥
  12. 很特別的教法 老師很認真
  13. 教學內容多 考試不死板 但難寫
  14. 引導同學多方向思考 是一堂具啟發性之課程 若能提供更多專業知識並掌握討論時間進度會一定更佳
  15. 很棒的課程 不只是資工導論簡介 讓整個大學四年資工系會遇到的課程,展現在同學面前

 

很有趣吧!?前面剛有人說這是最棒的一堂課,後面就有一個人說我是毒瘤、清大之恥。我相信我的助教群們看到以上的意見調查,會開始七嘴八舌地發出不平之鳴,舉例來說:編號5的這個同學說不喜歡小考評分方式,但是小考評分方式其實很鬆耶,只要寫出跟題目有關就給分,我挑出幾個有趣的答案來討論,不代表這些答案才算分,而且唸答案前,我也都說不是只有這些才給分喲,只是我拿出這些來討論而已,但是我的引言看來沒被聽見。

 

教書這麼多年最有趣的事情是:我們通常不知道學生到底在課堂上聽進什麼?一堂50分鐘的課,學生聽了幾分鐘進去?我們講了A以後,學生是不是把A聽成了B,還頗有怨言怎麼可以講B?例如編號五的這個同學說『還有期末報告的部份。 教授說上台報告的人會得到所有的功勞。 我不確定教授是否給報告的人打高分,但我覺得教授有個人的偏見。 讓一個人報告會讓報告內容有條理,而且本來就應該要分工合作,加上我們有分工表, 不應該跟未來到職場上的情形相提並論』這一席話剛好跟我當天講的原意不同。

 

我當天是針對某幾組提醒,我問這幾組是怎麼選出報告人?是這些人最了解這一組的內容?還是抽籤?在未來職場上,最後報告的人會左右整組的成敗,如果他報告好,可能就攬走所有的功勞,如果不好,就.....。通常我這樣問,都代表這幾組是後者,所以是給這幾組多一點加分的機會,又多一點機會教育,可惜學生常常都不懂老師的苦心,唉

 

解釋不多這件事就更有趣了,我教書這麼多年,課程內容講解最多的是在第一年,猜猜那一年反應是什麼?一點反應也沒有!因為一半都睡著了,然後睡醒後還是怪老師沒有講解,真是吃悶虧。 所以教書這幾年下來,面對這樣的教學意見時,我的腦袋會浮出一個場景:一群小沙彌跟著一個老和尚,老和尚說了一句:「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其中幾個小沙彌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指點」,留下來一群愣住的小沙彌,幾個膽子大的拉拉老和尚的衣袖說:「師父,咱們沒聽懂,多講一點吧!」老和尚又說:「見山還是山」,又有幾個小沙彌恍然大悟說:「謝謝師父」,剩下的一群人還是愣著,老和尚嘆了一口氣,遞了一張紙條出去,紙條上面寫『Google』,幾個小沙彌於是圍著一台手機嘰嘰喳喳,然後滿意跟著眾人緩緩往廟堂走了,剩下少數一小群小沙彌疑惑的互望著,然後突然對著離開的眾人大喊:「臭和尚,你在亂說什麼!給我出來解釋清楚!」

 

那到底要解釋清楚到什麼程度呢?以下是這堂課期末的成績分布圖

 

 

我的課程成績分配圖大概都很像,幾乎都是常態分配,當年我的老師們告訴我,常態分配才是正常,代表這個老師的給分方式是很合理的,所以這幾年教書我都沒違背這個宗旨,這樣的成績分配也說明一件事情:學生的程度也是常態分配,所以解釋也只能針對大部分學生的程度,從圖上來看大概就是兩條紅線間,那兩條紅線如果間距太大,會有一票學生抱怨教的太粗淺,如果太窄,又會有一大票學生抱怨都沒解釋清楚,所以要拿捏要多寬,通常要看現場的氣氛,現在學生們恍神的比例還算高,所以一堂課能學多少,也要看同學們的程度有多好,全班程度很好(如果都有預習),教學進度就可以很快,解釋不用太深入,如果該預習沒預習,該懂的沒懂,那就很難教了,有點像是普物老師應該是要講物理原理就好,可是為了要算那條拋物線,還要從牛頓開始講起,然後講起微積分的所有符號等等等,一學期可能就只能在古典力學打轉,進不了近代物理了。


然後說到我講解到底清不清楚、或是考試是不是不適合大一的程度呢?每次考試,我都會給班上同學看隨班上課的國三學生陳婉坪的成績,他的成績通常都是在常態分布的中間偏後一點(不過也都是在紅線間),他的最後學期成績是B(助教拿excel上的所有成績算出來的),所以這樣大概就可以佐證一些事情了吧!不過,不管老師是不是有講清楚,上課老師講解不清楚的時候,記得要問呀!不想問也要記得去查Google,如果都不做,那只能看著眾人離去的背影生氣了,大學學習是長跑,每一學期都看著大家的背影,即使最後這張證書可以拿到,未來做eTag,戶政系統也會出錯的,請引以為鑑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