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311840長相

在系辦多年的助理,告訴我一個小秘密,他說他們這一行做久了都會有一些特殊能力,什麼能力呢?猜人的本領特別的好。初看人一面,大概就可以猜到這個人好不好相處。不止如此,他們只需要聽學生說不到一句話,就能猜到這是哪個老師的學生。他說:「你如果用心,會發現怎樣的老師就會帶出怎樣的學生。這些老師的學生們,不要說講話方式都很像,有的學生跟在老師身邊久了,連長相都開始像老師了。」

 

這個結論實在太有趣,我記得有個不是我實驗室的國際學生告訴我,通常每個實驗室的學生,都有一些氣質,例如某教授學生的氣質就是『認真嚴肅、然後安靜到像是從墳場出來一般』、某教授學生的氣質是『沒自信、慌亂』⋯⋯等,由於他遲遲不肯說對我實驗室的評論,讓我好奇地追問:「那我的學生呢?」他說:「好像一天到晚都在開宴會,總是有給不完的食物」,我才瞭解原來我的學生們長得像『點心』(雖然,我衷心希望他們臉上能發出神聖、智慧的光芒,不過,自欺欺人一下,點心聽起來總比墳場好)。

 

從助理的結論,大概可以這樣猜想:學生一開始可能也是憑著他們的喜好找老師吧!這個老師散發迷人的氣質,那個老師讓人心生畏懼,所以非找一個對盤的老師不可!進了實驗室後,由於跟老師對盤,自然不知不覺模仿起老師的言行,所以最後越來越像。可是,如果一開始選實驗室的時候,根本沒有選擇呢?會不會變像?答案是會的,因為我就是最好的例子,當年我是為了研究津貼才進我博士班指導教授的實驗室,因為只有他有缺,而且進去第一個禮拜就被他的『震怒』波掃到,實在是超想逃離的,當年跟我一起唸書的台灣同學都聽過我抱怨他沒人性。抱怨他沒人性的還不止我,連他的秘書都抱怨不已,有一次他的秘書還跟我說:「要不是這個實驗室還有你,我就要離職了」然後等我畢業沒多久,秘書還真的走了!

 

我也不覺得我會像我這個沒人性的老闆,可是,記得有一年,我請了我的博士指導教授來台灣演講,當年我的學生聽完後,跟我說:「老師,這個演講的方式跟你的演講方式好像唷,而且你們在演講時的樣子也好像」老實說,要跟我的指導教授像很難,台灣人和伊朗人怎麼樣也像不起來,不過,即使再怎麼不想跟他一樣,在他身邊磨練久了,很多思考邏輯、講話口氣、報告方式還是被影響不少,而且他不端長輩的架子、批判事情一針見血的帶學生方式,好像也被我學了十成十。

 

等到自己帶了很多年的學生、也因為孩子的緣故認識了不少家長後,才發現影響長相最多的是心境,有些學生即使上下差很多屆,彼此也不太認識,但是我卻會認為他們長得很像,然後指導一陣子後,會發現這些長得像的學生,做事風格也都很像。例如學生M和S,他們互不認識,我一開始就一直跟學生S說他實在很像某學長M,我本來以為那是因為他們都是同個大學畢業,等到S都快畢業時,我才了解到原來這兩個學生都是對自我隱私非常重視的男生、都很重美感、都很負責。

 

這個發現很好玩,因為如果利用個人特質幫人分類,可以把不同年紀、目前看起來還不太像的人圈在一起,過幾年後,會發現這些年輕人慢慢的越來越像那些年長者,所以「40歲後要為自己的長相負責」這句話還真有幾分道理,也因為這個發現,這幾年我也越來越不受控制,有時候面對一些很無理取鬧的要求時,雖然自己要把這些要求『吃』下來,但是我會很認真地看著這些長輩想:

 

「我未來絕對不要長你這樣!」

 

想到這裡,心情就豁然開朗啦,不是不報、也不是時候未到,報應早就在臉上呈現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