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72319Day6 處變不驚!臨危不亂!

 今天起了大早,因為昨天建禾幫我們聯絡到了一處今早要收網的漁塭。我們全副武裝,九點不到就在教會門口等。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卻沒看到一絲建禾的影子,正當我們覺得奇怪時,一通電話撥了過來。「他們說今天不收網了!所以今天早上沒辦法拍了哦!」提著攝影器材站在教會們口的我們面面相覷,大好機會就這樣泡湯了啊,建禾告訴我們下一次收網的時間還不確定,所以我們只能祈禱在離開頂洲前能夠拍到收網的大場面了……

 在頂洲的這六天,越來越能感覺到農漁業靠天吃飯的工作模式,常常午後的傾盆大雨澆熄我們下田的機會、西瓜疏果量不多無法做西瓜棉(淘汰西瓜製成的副產品),或是魚販不來就無法收網。傳統農漁業真的有很多「不可預測」因子,我想或許也是他們之所以辛苦的原因吧。

 雖然錯過了早上的拍攝機會,但下午可是這次來到頂洲教會的重頭戲!在當初聯繫牧師時,她表示,當地學生升學途徑通常是到高職就讀,但因為資源缺乏,當地青少年對高職課程不甚了解,因此希望我們能夠開設「生涯探索課程」讓這些即將升上國三的孩子們對未來有些初步的了解。我們在課程方面規劃了「高職學群介紹」與「實作課程」讓他們在了解課程之餘,也能自己動手做做看。

 在上課之前,大力搬出了一個箱子,全部的孩子們突然臉色一沉,心不甘情不願的拿出從進教室就捨不得放下的智慧型手機。「吼又!我不要交啦」「好啊!我交手機.....殼!」「那大力也要交啊!不公平」此起彼落的哀怨聲讓我們詫異,原來智慧型手機的影響力,也觸及到了偏鄉的孩子!牧師說,八年前他剛到頂洲教會時,這裏的孩子每天除了上課外就是打球、抓魚。但現在的小孩則是成天窩在家裡,滑手機、上網,真的改變了很多。

 那天夜晚,我一直在思考,這樣的轉變,是件壞事嗎?孩子們透過網路,了解更遠的地方,看見更多的東西,而不再是將眼界侷限在小小的鄉村之中,他們透過小小的手機螢幕觸及大大的世界,讓他們與城市之間的資訊落差縮短。但我又換個角度想,這樣的轉變,是否改變了他們的純真,溪邊不再有抓魚的孩子、球場上也很少聽見笑聲。想了一晚,至今我還是不知道這樣的轉變是好是壞,但我想這都是一種選擇吧,倘若他們選擇的是能夠得到快樂的,那我們也就不必在一旁窮緊張或是過度干涉了!


 第一天的實作課程是關於「創意廣告設計」,我們要孩子們在心中想像一種產品,在不直接寫出產品名稱的狀況下,設計出一則平面廣告,讓彼此猜猜看。孩子們拿起色筆,思索了一會兒,開始在白紙上揮灑大作。有人設計了鑽石廣告、wifi廣告....等,讓我們不禁驚訝於這些孩子的創意力。


 身邊沒有手機可以滑神魔之塔,教室裡的國中男生在經歷兩個小時的課程後早就坐立難安。在我一喊出下課後,大家衝向手機保管箱拿回手機,但就在第一個人將手伸進箱子的同時,轟然巨響的一聲雷把大家嚇了一跳,接著是比傾盆大雨還誇張的大暴雨,再大家還沒反應過來「啪!」的一聲,竟然跳電了,在沒有電又下豪雨的狀況下,通常是騎腳踏車來教會的孩子們,只好被困在教會裡面,他們只好乖乖坐下,繼續「滑手機!」

 「姊姊!wifi密碼是什麼!」此起彼落的討密碼聲傳出,我在心理竊笑「都停電了,最好是會有wifi啦.....。」當孩子們發現這個殘酷的事實後,只好乖乖坐下玩牌。此時手機的唯一功能就只剩打開手電筒當照明了,哈哈哈!

 就在我們準備坐下和孩子們一起玩時,牧師急急忙忙跑進教室,「容慈、君宜,房間淹水了,你們趕快把東西搬到高處!」本以為停電已經夠慘了,現在還來個淹水?但也沒時間抱怨了,三步併兩步跑到房間,把所有的「家當」搬到高處,一邊搬一邊苦笑,真不知道這種經歷竟然會發生在蹲點的15天裡面。

 雨漸漸停了、水也退了,但電遲遲不來,在送走躲雨的孩子們後,我們只好到鎮上覓食,牧師笑著說:「你們這次蹲點真的蹲的很徹底!」大力也笑著說他這一年的打工度假都沒遇過淹水,沒想到在我們來的第六天就碰上了!今天從早到晚的「狀況」雖然讓我們哭笑不得,但也留下了別人得不到的「寶貴體驗」希望剩下的日子我們能遇水則發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蹲點·台灣
點·台灣
點·台灣Facebook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