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50我在街燈下矯情

莫名的,腦子裡就覺得像漿糊一樣的變得濃稠,想努力的讓它稀釋,卻發現越發的坐立不安,於是在不停的踱步,試圖在眼花繚亂的書架上找一本切合心意的,然後買下來……可是我無法讓自己安靜的去選擇,打開一本書的扉頁,隨意瀏覽,然後放下,然後走開,然後再選擇,然後不知道該選擇什麼,然後不知所措……然後開始隨意選擇,然後隨意選擇,然後隨意選擇……然後開始,真的開始隨意選擇……而當我真的開始打算隨意選擇的時候,記憶卻讓我在潛意識裡有了不隨意的選擇。走出書店,夜幕降臨,天真的冷了……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又走過一季……昏黃的街燈安靜灑在地面上,我想就這樣在川流不息的車流中等待那麼一個時機,穿過馬路,到街對面的站台,身邊來了一對情侶,他們和我一樣,在躍躍欲試著穿過,而我剛跨出一步,一輛車子便呼嘯而來,喇叭聲把我逼得倒退了十步之遠,我在左顧右盼,車子還是接踵而來,猛一抬頭,那對情侶已到了街的對面。我想再次努力,又來了一個中年婦女,她無所顧忌,我不得不為她暗暗地捏了一把汗,可就這樣,我還在原地左顧右盼,她悠然的就穿過去了……我笑笑,我是個不會抓住時機的料,所以我最後還是橫穿不了。我後退,後退,後退,我還是選擇了我本不打算選擇的天橋,也許只有這不用考慮速度,不用等待時機的天橋更適合我到達街的對面。我看著街景發呆……在這寒意襲人的夜晚 裡,街燈並不明亮,夜色並不清淨,街景也並不美麗,可是我突然在嘈雜聲中尋找到了我要的安靜,公交車來了一張有一張,可就是沒有我要的65路,不時的有人在車窗外向車內的人揮手再見,我想笑,想笑“再見”這個詞,突然想起某天曾有一個“陌生的朋友”加我Q,然後第一問候就喊我的名字,我當時愕然……拚命地搜索……搜索他是誰,“你對我說過‘ 認真說過再見的人還會再見’”,我腦袋的搜索引擎拚命地旋轉,旋轉,做無用功的旋轉,沒有結果,我還是忘了,忘了這人,忘了我說的這句話,我何年何月與何人說過這句話…&h

(繼續閱讀)

201204231626鳥兒去了花兒謝了

在我家的窗外,幾棵高高的楊樹尖上,經常地有鳥兒站著,一隻、二隻、有時三、四隻,她們歡蹦亂跳著,唧唧喳喳著,好像在彼此交談,好像在吵鬧嬉戲,早晨亦或黃昏,我凝視窗外樹之鳥兒似每日功課,我舒展身體,我遠眺窗外,那麼歡快而愉悅的圖畫,就盈入我的眼簾,使得我疲倦而靜寂的心靈象平靜的湖水忽兒蕩起漣漪,跳躍而高揚。我家的窗內,那長長的陽台上是有幾盆花的,那綠的吊蘭,那紫色的蝴蝶,也曾開花的,紅的、粉的,朵朵美麗而鮮艷,似有生靈的尤物歡愉著我的眼睛,慰籍我的心靈。我日日陽台上站立和做臥,欣賞著眼前的嬌艷的花草,暗淡的心裡便充盈著生機和活力。那一天,我又站在陽台,卻發現不知何故那朵朵花兒已經凋謝,只有那綠枝綠葉在:窗外,往日蔥綠盎然的楊樹卻是多半焦黃,遠眺南方,昔日鬱鬱茫茫的植物綠海已是銹色斑斑,不成樣子。哦,季節已變,冬日將至。我火熱的心似夏日的太陽,旺盛且熱烈,但冬天已到,卻依然跳躍而歡快。只是大自然告訴了我天地已變非同過去。冷冷的北風勁勁吹湊,棵棵樹兒低下頭顱,順風迎彎,片片葉子,七零八散,隨風飄蕩。天地蒼茫,暗雲飛動,那只隻鳥兒聲聲嘶鳴,弱不禁風般瑟縮身體,趔趄著,被風挾扯著圍捲著,不知飛向何處。我每每站在陽台,真的就不見了那跳躍歡快的鳥兒,不見了鮮艷美麗的花兒,不見了生機盎然的綠葉。你們都走了,沒有一聲招呼,仍下孤獨的我。而我卻不知變化之快,陷入一片茫然懵懂裡。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啊!我悲傷著我的鳥兒、花兒和樹,我眺著遠天和近地。木然的心靈,彷彿突兀明瞭了:無法更改。但是我還是發見了那遠天的太陽,冷冷的高懸天空,我發見了那行行南行而去的鳥兒燕子,我發見了那花的身軀和枝桿,還有那幾乎禿零痛苦百狀的楊樹,在空曠而冰冷的天地裡,挺一孤寂腰桿,硬朗且偉岸。肅殺的冬天,只是一季的吧。我們等待春天。鳥兒去了,有再來的時候;花兒謝了,有再開的時候;樹兒枯了,還有再綠的時候。我的眼前繽紛世界,似一湖清波,洋溢著,蕩漾著,活躍著……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