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721112021春暖花開 - 八通關上玉山下塔塔加

八通關上玉山是一條日治時期上玉山的古道,因颱風造成橋樑路徑崩塌而封閉10年,直到2019年才再度開放。我與朋友去年夏天本想一走但因天候不佳取消,終於在今年春天可以成行。原以為從"八通關上玉山"會是一條不斷陡上再陡上的辛苦路線,沒想到從八通關草原上的駐在所遺址開始啟登,竟是一條緩上又好走(撇開中間三處危險崩壁之外)的寬敞路徑,春暖花開的季節沿路都是大景,望著玉山從小小遠方山頭慢慢變成巨大山峰,搭配著一路上兩旁的馬醉木花朵與玉山杜鵑,令讓我們驚艷又陶醉!

 

日治時期攀登玉山的登山步道入口主要有三處,包括嘉義阿里山口、南投水里坑口、花蓮玉里口。

 

南投水里坑口走八通關越嶺道(現今八通關古道)上玉山是日治時期較早的登山路線,因為八通關古道西段從東埔到大水窟段1919年開始修建1920年完工,這條路線遂成日人登新高山(玉山)的首選。後來1931年日人闢阿里山林場,興建運材鐵路,並有支線通往塔塔加鞍部附近,玉山登峰的路線便被這條交通較為便捷的途徑,也就是現今的塔塔加上玉山路線所取代。

現在在水里鄉頂崁村台16與台21線共線起點十字路口,有一「新高登山口」紀念碑。(照片是我們下山拍攝)

此碑是日治時期昭和12年(1937)設立。海拔約300多公尺,早期的登山客需在水里(舊名: 內茅埔)辦理入山許可證之後,才可從此入山,攀登3,652公尺方能攻上玉山峰頂。

 

另外兩個石碑 - 阿里山口與花蓮玉里口的兩處新高山登山口碑早已毀損不見,現今僅存南投水里坑口的石碑。這石碑已有80幾年的歷史,卻還沒列入古蹟保存,在水里的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有一個一模一樣的複製品讓大家拍照,但是山友走台21從水里上塔塔加開車經過的時候,可能從來沒有注意到這個石碑的存在。
 

 

嘉義阿里山口路線:

1926年(大正15年)臺灣總督府修建玉山登山步道(從阿里山沼平舊工作站啟登),當時的總督上山滿之進在總督府內籌組臺灣山岳會,將登山活動從探險性質營造至健身與休閒面向,並積極號召官廳、學校、民眾共同參與登山活動,成功創造「熱帶地區的高海拔登山運動」風潮。當時阿里山林場裡面也有一個新高山(玉山)登山口,設於阿里山沼平舊工作站前(即照片地點)。1931年(昭和6年)新闢運材鐵路到新高口的位置,為了方便登山民眾,隔年將登玉山的登山口改設於新高口,遊客可搭乘火車到新高口,然後開始登玉山。不過那時候排雲山莊的位置有"新高下駐在所",從駐在所起登是往圓峰方向先上到稜線,再走稜線路線到新高山(玉山),不是走現在的主南叉路口後的之字形路線上玉山。

 

花蓮玉里口路線:

此路線是走八通關越嶺道(現今日治時期八通關古道)東段來到大水窟,再接西段來到八通關駐在所之後,轉往新高山登山路線。

 

南投水里坑口路線:

鹿野忠雄所寫的"山、雲與蕃人"這本書的記載關於1931年他前往玉山的紀錄,他選擇從東埔經八通關上玉山。1931年7月28日來到水里坑(水里)"登山口",當時他搭上台車花了四個多小時抵達內茅埔(現今信義鄉明德村),然後在車站前的警官駐在所辦理"入山手續"。當時的內茅埔是番界門戶,他雇用漢人苦力,隔天再搭上台車往東埔,但是因為前一年(1930年)的郡坑溪山崩,土石流淹沒台車軌道,所以必須下車步行通過崩塌沿著陳有蘭溪岸走,通過筆石吊橋後,搭上接駁的台車,台車通過楠仔萬社下方,茅草溪岸、和社的雲懸吊橋,抵達東埔。

當年鹿野忠雄爬山需要取得蕃地出入許可證,現在我們爬玉山也是要取得入園證跟入山證。

當時日人可以搭乘台車從水里來到東埔再起登,其實跟現在我們從東埔八通關登山口起登,已經是差不多位置與距離。

(右圖: 登玉山路上各站的紀念章(來源:《臺灣日日新報》,1926/7/4。))

 

下圖左圖: 從雲懸橋中央遠望新高山 (資料來源:國家圖書館 臺灣記憶 https://tm.ncl.edu.tw/)(雲懸橋位於和社溪與陳有蘭溪匯流處,和社溪為陳有蘭溪支流。)

下圖右圖: 從內茅埔眺望到的新高主山與北山 (資料來源:國家圖書館 臺灣記憶 https://tm.ncl.edu.tw/)

 

從東埔起登,需先走八通關古道西段至八通關草原,再轉往玉山的路徑。其實鹿野忠雄在1926年(昭和元年),台北高校二年級時早已隨著其台北高校山岳部的同學們走這條路線一起攀登過新高山(玉山),而且還在山頂待了兩天。在"山、雲與蕃人"這本書的紀錄是他五年後在1931年(昭和6年)第二次攀登玉山,那個夏天他從東埔走到八通關越嶺道(今八通關古道)至觀高駐在所遇見颱風狂風暴雨兩天,遂走中之線到無雙駐在所以此為基地攀登馬博拉斯、秀姑巒、大水窟三山,之後回到觀高再經八通關駐在所至新高駐在所以此為基地,續走玉山連峰。

 

我們的行程: (4/29-5/1三日)

隊員: Yap、ㄚ亮、忠城、侯爸

第0天: 台北-望鄉(宿)

第一天: 望鄉(開車)-和社(公車)-東埔溫泉-觀高

第二天: 觀高-八通關西峰高繞-八通關草原-荖濃溪營地

第三天: 荖濃溪營地-玉北叉路口-玉主北插路口-玉山-玉主北叉路口-排雲山莊-塔塔加(接駁車)-上東埔(公車)-和社

出發之前有查清楚塔塔加每天下午有台灣好行公車可以搭乘回和社,這趟行程才得以成行。

 

第0天我們從台北下南投,住宿望鄉Go比爾民宿。隔天一早起床開車6分鐘下到和社台21省道上面的7-11附近同富國中停車,

 

同富國中對面是消防隊,前面有停車格,同富國中圍牆是白線也可以停車。

停好車子走到和社7-11買早餐,等6:47AM抵達往東埔溫泉的員林客運6732(站牌有寫車班時間)。員林客運可用悠遊卡,車資26元。

6:43先來了一班大巴6732沒停呼嘯而過,讓我們大驚嚇以為車子跑了。旁邊的村民好心跟我們說,那是和社往水里的車,真正的6732還沒來。幸好沒多久6732出現,我們上車刷悠遊卡,前往東埔溫泉。

7:00AM車子抵達東埔溫泉入口的廣場,我們穿雨衣準備出發

 

7:20穿過東埔街上,來到八通關古道登山口(我們比較喜歡走這個封閉的登山口,其實沒有危險地形,不明原因被封閉。新登山口又遠又不好走)

7:40AM來到愛玉亭,整裝上廁所吃完愛玉7:57再出發

然後就是一路下小雨(一如天氣預報下整天),我們撐傘走到觀高工作站。這條路我們走過多遍,也就不詳述,路況可參考2020年我之前的紀錄

小雨的天氣,崩壁的土石反而比較紮實,不會鬆軟崩塌。路上從2-12K的10幾處崩壁現在都算可以安全通過,土石並沒有滑動。不過在接近雲龍瀑布附近倒是有幾顆落石從天而降,嚇到我們趕緊貼著岩壁通過


我們抵達觀高坪後,就直接往觀高工作站去搶床位。玉管處只讓人申請觀高坪的營位,但是熟門熟路的山友都知道,走10分鐘下到觀高工作站,這裡有三個房子裡面有通鋪床位可以住。我們三人今晚住在第二間(第一間已有另外三人比我們早到),後來又有另一隊伍12人住在第三間,最後到的六人跟我們住在第二間房子。下雨天有房子住是幸福的,大家可以曬雨衣整理裝備,把濕衣服換下來,也不用去郡大林道取水了!(屋後的臉盆接的雨水就很夠用。)

 

第二天: 觀高-八通關西峰高繞-八通關草原-荖濃溪營地

一早如同天氣預報,晴朗好天氣。6:05AM在日出陽光下出發

6:22AM觀高坪,6:27AM舊路新路叉路口,我們決定走新路西峰高繞路線,因為昨天下了一天雨,舊路崩塌處的狀況不明。
 

高繞路線,一直在樹林中可以撇建玉山北峰與主峰、東峰

7:28AM來到溪水營地,附近玉山杜鵑盛開
 
 

雖然西峰高繞路線比舊路線安全,但是也有兩三處小崩壁或是溪溝拉繩要很小心走

8:12AM來到西峰叉路口。這次我們沒有要爬八通關山,所以續走高繞路線開始要往下。
 

8:32看見標牌還有一公里


這條高繞路線的好處是,一早看八通關草原及玉山群峰相當美麗,由左到右: 玉山東峰、玉山主峰、玉山北峰、玉山北北峰

 

從八通關西峰高繞路線看玉山東峰及玉山主峰。會以為玉山東峰比較高,其實是視覺的誤差,因為東峰比較靠近我們所以看起來就會東峰比較高。

 

明治28(1895)年6月,日本正式在臺灣施行統治。陸軍參謀本部派遣測量人員來臺灣著手進行測量,參謀總長彰仁親王曾在大本營會議上提及臺灣有西洋人稱為摩里遜山(Mt. Morrison)的高山,即玉山。明治天皇表示測量完成後要親自命名。然而測量作業並不順利,至明治29(1896)年9月始完成,測得玉山高度為3950公尺,進行製圖。因玉山高度比日本國土的富士山3776公尺還要高,明治天皇遂將臺灣最高山命名為「新高山」。由於當時尚未有日人真正登上新高山,可推測此山峰高度的測量法當時應該是從遠方用三角測量法推算出來,但是到底當時測量對象是玉山東峰還是主峰,就不得而知。

1896年12月竹山輔墾署齊藤音作組團欲登玉山主峰,他從八通關前進,視覺上看到的最高峰卻是玉山東峰。他在天氣不佳的情況下登上了玉山東峰旁邊的一小山(現今稱為齊藤峰),以為自己爬上台灣最高峰。

後來,1898年12月26日德國的Stopel博士跟著布農族人從八通關上玉山,寫下一篇紀錄(後來有翻譯成英文,有人又把它翻譯成中文紀錄),該文稱他登上齊藤峰時有見到齊藤音作留下的日本國旗,然後他又攀登上旁邊比齊藤峰更高的山峰,他認為他自己才是玉山的首登(他在書裡寫說,他把一條黑白紅三色的手帕壓在山頂的一塊石頭下)。 近來,有山友Joseph Chiao拿著他的紀錄,循著他的路跡上玉山群,才發現Stopel博士登頂紀錄的應該是玉山東峰,非玉山主峰(Joseph Chiao的紀錄)。 那時候日本人還沒完成玉山測量,他們從八通關起登,由於玉北與玉東都比玉主靠近八通關,在視覺上的確會以為玉東比較高。

所以1900年4月11日鳥居龍藏和森丑之助從塔塔加走西稜的玉山登頂,才確實是玉山有紀錄的首登。(如果不考慮布農或是鄒族人到底有沒有登頂玉山主峰😆) 

玉山是鄒族始祖傳說的聖山,因玉山冬天山頭積雪反光,稱為「Pattonkan」,意指「石英之山」。清朝吳光亮譯為「八通關山」,又稱「八同關」或「八童關」,皆為音譯之名。後來八通關此名被挪來使用在今的八通關山。

西元1697年清朝秀才郁永河所寫的「蕃境補遺」一書,書中寫著: 「玉山在萬山之中。其山獨高。無遠不見。巉巖峭削。白色如銀。遠望如太白積雪。四面攢峰環繞。可望不可及。皆言此山渾然如玉。每暗霽。於郡城望之。不啻天上白雲也。」

 清光緒年間出刊的「雲林縣採訪冊」中提到: 「八通關山又名玉山。在縣治東一百餘里。三峰玉立,高插天外。峰頂隱約雲端。奇幻莫測。山無大樹。草木出土。輒為寒霜凍枯。四時積雪。六月不開行。終日皆履雪地。即彰化志所稱雪山也。」 由此可知玉山原稱八通關山,又稱雪山

布農族也視玉山為聖山,對於玉山的稱呼包括Usavih、Wusabiyaha、Tongku Saveq等,其中Usavih意思為「石英之山」或發亮的山。


 

馬醉木開滿山很美,這是北邊的方向可以看見郡大山、西巒大山

快下到八通關之前開滿玉山杜鵑
 







 

9:12來到叉路口,這段高繞路還真走了2小時45分之久

本來隊友想休息一下,我堅持再走一會兒去八通關駐在所遺址休息,因為那邊真的很美!

往草原走(不是走高繞往中央金礦山屋方向),沒多久會看見一條封閉的步道,那是以前從觀高坪走到八通關草原的舊路,因2009年的莫拉克颱風,現在已經崩塌支離破碎,所以才會新闢西峰高繞路線。

往草原中間的駐在所遺址前進

可以看見0K的八通關牌子

沿著路徑走,可以看見右邊凹地的水池,前幾天下了雨難得的甘露。

路徑後面往右彎,就會看見駐在所,駐在所的前方就有兩根水泥石柱,是當年駐在所的入口


駐在所遺址已無任何建築物的蹤跡,附近還留有少數石頭駁坎,我們在此大休息。

當鹿野忠雄在1931年8月23日,從無雙駐在所走中之線到觀高,跟兩名布農協作碰面,再轉八通關古道至八通關駐在所。當時的八通關駐在所有提共登山者住宿與飲食。鹿野忠雄寫到: 我到訪八通關駐在所,受到熱茶、點心的招待。四周挖深壕溝,內側積土成一條長長的圍堤,戒備森嚴的警官大駐在所,宛如山中的一座城砦,寂寞地躺在那裡。



這張圖把荖濃溪營地的高度寫錯了! 我們仔細對照一下我們手上的GPX檔案,確定營地高度約3370公尺(路線圖上面寫3020公尺)應該是跟靠近南營地附近的另一個荖濃溪營地搞混了。所以待會從海拔2800公尺的八通關駐在所爬升570公尺高度才會抵達荖濃溪營地。

休息40分鐘,我們10:07AM再出發。從指示牌後方穿過(從八通關駐在所處是看不見玉山,要找荖濃溪上游的方向)

駐在所面積其實很大,附近地上有碎酒瓶,我們穿過樹林
 

看見棧橋就可以確定這條路無誤

路徑很明顯很寬大
  

出發沒多久,一直聽到動物叫聲很尖銳,一開始以為是鳥,結果我在上方樹叢看見了一隻母鹿,居然對著我們叫了一分鐘,才決定慢慢走遠

10:16AM附近很多乾淨的水池(應該只是看天池)
 

整個路徑上都是開滿花的馬醉木,路徑緩緩往上,走起來相當輕鬆

 
看見路徑上的動物骨頭,但是已經沒有頭骨,很難猜出是什麼動物

我們走在馬醉木花叢間的路徑,慢慢緩上

玉山就在前方指引著我們

鹿野忠雄:「西出八通關,沿著荖濃溪向溪源方向走過去,不久,玉山東峰和主峰華麗而莊嚴的峰頭出現於頭頂上。仰望著神聖的山頂,我估算從這裡到絕頂,高差大概有四千尺罷。我走進玉山的懷抱裡,不期然地仍然能讓我仔細觀看聳立於眼前的整面雄姿。」《山、雲與蕃人 : 臺灣高山紀行》

四月底的八通關,馬醉木大爆發


東邊的荖濃溪河谷

 

10:47我們走了40分鐘往上走1.7公里,距離玉山主峰還有5.5公里,距離荖濃溪營地還有3.5公里。

結束了令人陶醉的馬醉木,緊接是玉山杜鵑登場
 
硬是要拍出有玉山主峰,又有杜鵑及步道的美景

 

杜鵑花叢後緊接巨石擋路,必須爬過巨岩。
 

後面的路路上很多石頭
 
之後路況又變好,又是寬廣好走的古道

玉山主峰與玉山東峰越來越清楚

穿過一段人工開鑿痕跡明顯的路段,右側邊岩壁應該是當年開鑿的痕跡

緊接11:15就是第一個崩壁處
 

遠處看起來崩塌嚴重,走近其實還算好走,土石很穩,小心走可以安全通過



走完崩壁後面又變得很好走
 

11:24又見到一歪掉的橋,橋當然是不能走了,只能走山壁,山壁也是崩壁(第二個崩壁)

山壁有之前山友踏出的路徑,必須很小心地橫越這第二個崩壁

 

走完彎橋,走沒一分鐘。11:27又看到第三個崩壁,這個就是八通關上玉山中,最危險的崩壁,土石都很鬆軟。

我走在第一個,侯爸第二,ㄚ亮跟著,然後忠城殿後。我開路,必須要腳先踢出步階,邊踢土石邊滑落,稍微有階梯樣,我踩穩一步一步橫移,這崩壁花了三分鐘通過。




 

後段比較好走,11:33全員通過

 

11:34看見路牌,往八通關2公里,往玉主5.2公里

11:37看見第四個崩壁斷橋

這個崩壁就很好走,土石穩地。

 

結束崩壁地形,我們走入森林中找了樹蔭午餐25分鐘再出發
 

12:13突然來到一處平坦樹林,這邊手上的gpx紀錄是 "新高駐在所"遺址

很平坦的營地(以前是駐在所)
 

旁邊樹林可以看見駁坎


 

日治時期,這條古道因1920年八通關古道西段完工,進興建由八通關草原往新高山(玉山)的步道,在路上設此"新高駐在所"。後來阿里山伐木鐵路開到塔塔加,由塔塔加上玉山的路才在1920年代後期開通,遂在今排雲山莊處設有"新高下駐在所"。

來到新高駐在所,以此為基地爬遍玉山群峰。在"山、雲與蕃人"這本書的記載鹿野忠雄在1931年夏天來到駐在所:

「從八通關走二十數町(兩公里多)的山路,就看到新高駐在所。它位於荖濃溪北岸,倚偎玉山北峰下的絕壁。比起八通關駐在所,這裡只是一個小小的警戒所的樣子,據說是郡大蕃逃脫事件(1928)發生以後,新設的一個駐在所。粗拙的木造建築,反而給人一種親切的小山屋印象」《山、雲與蕃人 : 臺灣高山紀行》

「真瀨垣丑丙...他是駐守在這個駐在所,忠心耿耿的警官,最近出力開括前往玉山主峰的小徑,而有功於登山界。論體力與勇猛,在郡內可坐上第一把交椅,任內登過屬於轄區內的玉山二百次,締造了登玉山最多次的紀錄」《山、雲與蕃人 : 臺灣高山紀行》

駐在所在往八通關3.2k,往玉山4k處路牌附近

12:24 來到最後一個大崩壁(第五個),這個崩壁無法通行,需高繞

高繞的路線應該已經開十幾年,所以有路牌與鐵鍊,約往上爬十分鐘會到高點,如同八通關西峰高繞路線般的陡上。
 
 
然後就開始陡下,一直陡下
 

陡下過程中,旁邊就是崩壁

一個缺口可以看到那崩壁的巨大,難怪一定要高繞,這麼多年了這崩壁應該還在持續崩塌,所以沒有長什麼草木

陡下到下方是碎石區,最後又切回樹林,陡下大概也花了十分鐘
 

過了崩壁,再走一會,就會接回原來的古道

從離開崩壁指標後,走約五分鐘就會來到五號橋(玉山主峰-八通關),這個橋下有很大的溪溝流水,橋旁邊還放著一個水桶
 

根據我們的紀錄,最後水源應該還在前方,所以我們繼續往前走。(後來我們又回來這邊取水)

這個水桶是山友放的,可以丟下去橋下撈水上來,但是水桶已經有破,所以取水並不容易,需要點技巧,才能成功撈起水拿上來
 

從這個五號橋再往前走,三分鐘之後會看見往玉山主峰3K,往八通關4.2K的指標
 

6分鐘之後,13:09看見四號橋,我們手上的GPX註明此處是最後水源
 
但是台灣已經乾季很久,雖然前一天有下雨,此處卻是乾溪溝狀,只剩下橋下一攤水漥。我試著用小杯子舀水進水袋,我的隊友則是走回去五號橋取水。
 

非雨季的季節,地圖上畫的荖濃溪都只是乾溪溝

13:29花了20分鐘取水完成,我們繼續上路,沿著乾溪溝的河床往上走(有路條及疊石)

走沒多久,路徑靠著乾溪溝左側往上走

慢慢地接回森林的路徑

溪溝一直在右側,我們沿著步道往上走,這邊比較陡。看看GPX資料,從取水處到荖濃溪營地,至少要走約1公里,爬升200公尺高度。

13:52看見2.5K/4.7K的標牌,這邊有比之前的路徑陡,然後我們又背了好幾升的水,開始舉步維艱。
 

中間會橫跨溪溝到右側走沒多久
 

然後路徑又切回溪溝左側

14:03來到二號橋來到溪溝右側

過橋之後就看見一個水壺以及山壁有滲水,但是水量相當的小,小到可能一分鐘不到100cc

這邊的路徑很明顯有人工堆疊造路的痕跡

 

14:11來到一號橋,上方就是荖濃溪營地,今天一開始只有我們紮營

 

 

營地的兩個牌子上的資訊也是把此營地海拔高度寫錯。一個寫著3020公尺,一個寫著3170公尺,通通不正確。(應該是3370公尺才對)
  

荖濃溪營地右側可以看見高聳又猙獰的山峰

下午兩點多就抵達營地的好處就是可以整個下午休息打屁聊天喝下午茶,本來以為這營地今天就我們包場,結果晚上六點半我們吃完晚餐已經冷到躲進去帳篷時,突然冒出一年輕人隊伍從玉山叉路口切下來,六個人又累又餓,紮營在我們旁邊。

第三天: 荖濃溪營地-玉北叉路口-玉主北插路口-玉山-玉主北叉路口-排雲山莊-塔塔加(接駁車)-上東埔(公車)-和社

因為最後一天需要趕上塔塔加的台灣好行巴士才能回去和社牽車子,我的隊友很緊張地怕來不及下山想要早起早出發。

早上4點起床,5:05AM出發

我們沿著荖濃溪營地左側(靠玉山那側)的溪溝開始往上爬

沿著路條往上走三分鐘

走不到100公尺,在黑暗中我覺得路徑應該往右,但是我隊友覺得溪溝往上很好走,所以我們往上走幾公尺,覺得不太對。查了GPX路跡,才發現路徑大轉彎往右手邊U turn往上走。現場有疊石也有路條,但是黑暗中很容易錯過。

(據山友說,此處轉彎處也有一處水漥可以取水,不過當時我們都沒有看見。)

荖濃溪營地,顧名思義就是在荖濃溪上游的營地,在夏季雨季這乾溪溝會有小河小水流,但是現在是乾季只有乾溪溝,營地附近可以找水漥,但是我們為確保有水,早在四號橋五號橋就取水了!

轉彎之後就是很明顯的路徑

5:32AM看見1.5K/5.7K路碑
 
5:36大概是1.4K處有山壁滲水,水量算大。(昨天那年輕隊伍從玉山下來居然黑暗中沒有看見此水源,到了營地才問我們哪裡取水,我們只能叫他去四號橋取水)

旁邊有放一個白色汽油桶,其實還蠻明顯可以認出來

這往玉山的路,一路上就是之字形爬坡,這日本人開的古道有一定的坡度,絕對不會太陡峭。
 

5:59AM 路牌1.0K/6.2K處,我們一直沿著森林與碎石坡的邊緣之字形往上
 
 



最後我們從森林走出來,開始走入杜鵑花樹叢間



 


這區域的杜鵑花剛剛綻放

6:17看見往玉山主峰的木杆
 

6:27AM爬上玉山主北與八通關叉路口

  

往主峰還有最後的0.5K

往右是玉山北峰

往左是玉山主峰,但是首先我們必須走上去小風口-玉山主北叉路口

每次走主北路線,這爬上小風口的碎石坡是最折磨人的
 

6:57AM終於爬上主北叉路口,先把背包放在旁邊的簡易氣象站旁邊
 

輕裝往主峰前進,還有最後的0.2K
 
 

7:16AM 抵達玉山主峰

我們大概花了2小時10分鐘從荖濃溪營地上到玉山主峰。

路上有遇見別的隊伍是採原路來回的走法,她們爬完玉山主峰還要原路回八通關(好遠),我們則是爬完玉山主峰就要快樂下塔塔加了!

這是我第七次到玉山主峰

拍完合照我們就下山了! 有趣的是我們四人都到過玉山主峰很多次,這卻是我們四人第一次一起來。

 

360度的開闊遠景,站在玉山頂絕對有君臨天下的fu

 

7:35AM準備下山

一個小時之後8:35AM我們來到排雲山莊,連莊主都不理我們。

小休之後繼續上路。
 

 

今年玉山的杜鵑都提早開花了,這是我第三次五月初走此段,就屬今年花開最茂盛。

 



 

12:00PM已經抵達登山口


我們花100元在塔塔加搭接駁車到上東埔。

我們要等的公車站牌就在上東埔山莊叉路口對面,車子要13:30才會到(13:00從阿里山開過來)

 

這班車子一天只有兩班車,13:00跟14:00從阿里山發車。因為我們是在上東埔搭車,無法事前預約。

結果13:00這班車是小車,開到上東埔(13:30)只有2個山友下車,只有兩個位置。我只好先跟忠城下山,讓ㄚ亮跟侯爸兩人等下一班車子。

幸好14:00那班車子是大車,他們後來上車(14:30),座位很空。



雲林客運可用悠遊卡,車資147元。

車子大概開到和社約70分鐘。車子站牌在和社往東埔溫泉的叉路口,所以下車之後,我們要走三分鐘到同富國中前取車,順便7-11買食物與飲料。

等候ㄚ亮與侯爸搭下班車到來會合,我們再開車往水里午餐,然後回台北,結束此趟行程。

 

回家路上順便在臺16線與臺21線的共線起點處拍攝這個日治時期昭和12年(1937)設立「新高登山口」碑,算是完美結束此行程。

此路線參考高度圖:

回應
2021金選獎

6年級前段班的水瓶座。喜歡旅行、爬山、做菜、衝浪…。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