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012462019印度拉達克 - Stok Kangri六日登山行(中) 前往基地營

Stok Kangri沒有正式中文名稱,這座6000公尺高山在印度很知名,但是對台灣人、香港人或是中國大陸人很陌生,所以網路相關中文資料相當少。Kangri是雪山的意思,在拉達克高原上,望去超過5500公尺的山頭,即使在夏天都還是雪山,不過打開地圖器,只有超過六千公尺的大山才有名字,因為都是雪山,所以大部分六千公尺的高山都叫做XXX Kangri。Stok Kangri山腳下就是小鎮Stok,所以才因此得名吧! 因為山形的關係,Stok Kangri攻頂的雪坡陡度不高,也少有雪崩狀況,因此被號稱非技術攀登容易的六千公尺雪山。

如果從Stok小鎮出發,快的人可能花3天從列城來回就可以攻頂(還看過一篇神紀錄一天攻頂,Csala Dénes),所以才很多登山客趨之若鶩想要挑戰六千。這次我們從Spituk出發,因為這條路線風景優美時間是六天比較適合我們拉達克的旅遊時間。(如果從Stok出發比較快速,但是風景比較普通,海拔適應問題大。從Chiling出發到Stok Kangri基地營路線是Markha valley馬卡河谷路線,需要12天雖然可以長時間適應海拔,但是天數過多。)出發之前事先上網查了英文的相關資料,確認今年雪況不佳,應該只有第五天攻頂才需要雪地裝備,冰爪、冰斧、吊帶、重裝鞋、繩索、頭盔都準備好了! 但是對於上到6000公尺高度,我們是既陌生又害怕,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第二天第三天,我們將走上4969公尺的Stok Kangri基地營待上三晚,心裡默默期待著好天氣可以讓我們攻頂。

第二天與第三天的行程,算是我們高度適應的歷程,路不難走,路程與高度看起來也不難,難的就在我們必須要四千公尺高山中爬升,空氣含氧量的下降,讓我們每個上坡每走一步都是喘。

從出發的第一天,開始吞丹木斯,先從一半劑量開始,每12小時服用,然後大量飲水。丹木斯副作用: 手麻腳麻,勤上廁所。好處: 好睡、臉沒有水腫(以往我爬台灣或是外國高山,第三天開始會水腫,而且是越來越腫)

外國網站很多關於Stok Kangri的爬山準備事項,第一要務是高度適應,克服水土不服! 很多人從德里搭飛機一到列城(海拔3500公尺),隔天馬上就像要爬山(我本來也是),但是現在登山公司都會至少要求要多休息1-2天,其實以醫學研究來說,這樣的天數在適應這種海拔其實都是不夠的。

Proper Acclimatisation

Climb Stok Kangri – Complete Guide to Stok Kangri Summit

 

Day 2 (05-Sept): Rumbak - Stok La - Mankarmo
Time: 6-7 hrs
Distance: 10.7 km

第二天,首先我們就要爬升900公尺過一個La。La在藏語是Pass啞口的意思,Stok La顧名思義是Stok峽谷的一個啞口。這段從Rumbak河谷爬上Stok La再下另一個河谷的路程風景相當美麗,也是因此我選擇此六天行程,而非從Stok小村來回攻頂四天行程的原因(這段路風景很普普)。

 

不等帳棚收好,按照時間表,早上八點我們就準備要出發了! Jigme帶著我們走,小幫手跟小廚師還有馬夫留下來慢慢收,收好綁上馬背,再出發趕上我們!

8:10AM,出發


一開始路程還算平緩,但是馬上我們就要開始爬上那個La(啞口), 爬升900公尺的La, 除了攻頂日之外,我們這趟行程就屬第二天行程最累

到底是左邊是La(啞口)還是右邊是La(啞口)呢? 最後答案是"左邊"

嚮導Jigme不時需要停下來等我們,因為這海拔已經超過4000公尺,走的喘呼呼啊! 

但是對於拉達克人一輩子生活在海拔3500公尺高度的環境,現在的高度對他們等於是我們的海拔500公尺而已啊!

右邊的山頭有雪,但是那高度看起來就不是Stok Kangri,我們要爬的山在這山的後面

準備要開始爬鞍部了
 

Jigme: 這些女孩子走路還真慢,喘得要死,真的爬得上Stok Kangri嗎? (Jigme心裡很多問號!)

不斷的之字形爬升,怎一個喘字了得,是喘喘喘喘喘喘,我只能在內心開始數數字,強迫自己走50步才能停下來喘30秒再前進
 
小萍可是我們四人中狀況最好! (感冒咳嗽中卻勇往直前衝第一個)

 

一直之字形爬升,休息照相是為了走更遠的路(為了能喘一口氣....)
 
下方就是我們昨晚紮營的地方呢! 我們已經爬那麼高了!(繼續爬,快要到La囉)

繼續爬,小萍在前方,Jean在我後方,很遠地方兩個小點是Lydia跟Jigme

Jigme早就停下來照顧走的最慢的Lydia陪她慢慢走。看到她步伐混亂快慢不一又喘不停,只能跟她說,你跟著我們步伐慢慢走。(沒多久,Lydia就停下來吞了半顆威而鋼才又上路)

遠方的山景好像油畫

這張照片可以清楚看出我們一路上來之字型的路,其實都是緩上的路(不像台灣山路給你直接陡上)

因為負重的馬兒也跟我們走相同的路線,所以爬升不會太陡峭。

趁著小萍尿尿,我超越她,往La前去,衝過達陣線(啞口的五色旛旗真像達陣線)

11:40AM,從8:10AM營地出發,走了三個半小時,我們終於抵達Stok La啞口,海拔4855公尺


 

小萍悠哉地走上來,然後緊接Jean,大家都陸續上來了! 然後馬兒們也到了!


 

 

正中午12:20大家在Stok La吃完午餐拍下的照片好歡樂啊!

來時的山谷

La的右方看已看見Stok Kangri,以下我們下午的路線(切下山谷到另一頭的河谷)

12:30PM再度上路! 



馬隊先走一步,他們很快地就下切到另一頭河谷,消失在我們視線中

Stok La下切Stok河谷的路上景色很顏色,雖然這個高度的拉達克山頭植被很少,但是岩石的變化與顏色很精彩,遠方的雪山、河谷、前方如劍龍般的岩石。

步道砂石很鬆軟,冬天時這裡會被大雪覆蓋,直到夏天六月來臨才會再開路,這些路徑想必是登山隊伍這三個月走出來的足跡。

看到這些像是劍龍背脊的突出岩石,我想起南二段雲峰的岩石,但是這裡的人不爬不知名的小山(4-5000公尺都是小山),這些山頭都沒看路徑上去

從Stok La腰繞到山的另一頭,終於可以休息
 

回頭看剛剛我們從stok La下切的路


1:50PM繼續上路,往下切Stok河谷

途經廢棄的牧羊小屋,Jigme說,以前這邊有牧羊人以及羊群(生產Kashmir羊毛),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但是Tsoo Moriri那邊還有牧羊)

牧羊小屋旁的遺跡還有羊頭骨及羊角

 

快要接近兩條河流匯流處,地上的石頭突然都是綠色




我們往Stok河谷上游走,有馬隊剛要下山(他們走Stok路線下山)

因為是往上游走,我們又開始爬升,又開始喘呼呼,所以Jigme又得開始等我們

這河流水量相當大,都是上面5000公尺高度的雪白山頭融雪,匯集成河。我們在河的兩側循著路跡堆石往上走

3:30PM我們終於看Mankamo見我們的帳篷(已搭好),這裡是很大的營地,所以還有很多頂別的隊伍的帳篷

 

今天三點半就到營地(其實已經累翻,躺在帳篷不想動),但是被呼喚去餐廳帳吃下午茶,今天有好多餅乾,又出現蜂蜜跟檸檬,頓時有貴婦爬山的感覺!

貴婦除了吃外,也有上廁所需求,看起來這營地四處都人,只好跟嚮導求救,然後Jigme跟小幫手就搭了廁所帳給我們,還用冰斧挖了洞XD
 

下午六點,小萍去廚房帳探班,順便考察一下我們晚餐菜色

今天晚餐組合有點奇怪,Papad印度脆餅+含了很多薑的濃湯

主餐是兩種蔬菜炒義大利麵+白醬義大利Spagetti麵條+一大盤蔬菜沙拉 (這餐大概是這一趟六天行程中我最不喜歡的,我只能說在這海拔4380公尺的營地要把義大利麵煮的好吃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 畢竟這裡水的沸點只有約攝氏85度)

甜點是香蕉+糖漿

第三天早上,一早馬夫阿公就去山上把昨天放馬吃草的馬兒趕回來

雖然今天morning call是七點,但是六點多馬兒就在帳棚邊吵鬧了

第三天早餐,小廚師做了Pancake跟蛋餅Omelett

今天早上九點才出發,因為今天路程很輕鬆

Day 3 (06-Sept): Mankarmo - Base Camp
Time: 3 hrs
Distance: 3.4 km



今天路程3.4公里爬升不到600公尺,預計中午可以抵達基地營。



走在河床邊,這季節水量不大,這三天渡河都算簡單。但是之前有聽登山公司說夏天水量大時,有時候要脫登山鞋穿拖鞋過河。

 

這是個忙碌的河谷,很多馬隊往上走,也很多馬隊往下走

旁邊有一群吃草的氂牛

不知名高山小花

終於我們的馬隊出現了

看到五色旌旗就知道快到目的地了(還有一頂黃色帳篷)

12:05PM抵達基地營


今年整個基地營四周都沒有雪,表示春天雪量小,夏天又太熱。

中午就快樂的在餐廳帳吃午餐(Jigme還在陪隊友Lydia走上來)

可能前一天晚上溝通有點誤會,我只是說中午午餐可以簡單一些(有餐盒了),但是下午兩點,我們又被餵了一餐正式午餐

這頓午餐的飯是印度Biryani (印度香飯),小廚師炒的相當好吃,雖然是素食,但是裡面很多蔬菜(有高麗菜),右邊是起司咖哩,白白一塊一塊的是起司。看到水果西瓜有點感動,至少不再是香蕉了


我拿著吃剩的蘋果果核餵馬兒,牠們好乖好聽話

這隻騾子一開始我沒有餵牠,後來就跟我生氣,我拿著蘋果放在牠嘴邊,牠就是不吃,真的脾氣很紐的騾子啊

Jigme說馬夫阿公今天要帶馬兒下山了,要到第六天才有新的馬伕跟馬會上山背我們的東西下山,所以我們趕緊跟阿公拍張合照。阿公雖然第一天大遲到,但是之後每天看見我們都很快樂很親切的跟我們打招呼,大喊"Julley"


馬夫阿公下午2:20下山

下午小廚師又忙著炒啊炒,而且拿出蒸鍋了,聽說今晚是Momo

Momo是藏式餃子,可以包成水餃狀也可包成小籠包狀。

今天的Momo居然是鮪魚餡(應該是罐頭鮪魚)。原來登山公司之前跟我說山上六天都是吃素食,他們跟西方人一樣把魚不當肉了

除了Momo外還有一大盤炒麵。按照慣例,最後Jigme還是至少要端2/3或是1/2回去,因為這麼多菜色,我們根本吃不完

甜點是奇怪的粉紅色果實,一吃覺得應該是罐頭櫻桃

Day 4 (07-Sept): Base Camp - Snow Training
今天是海拔適應天,順便上個半天雪訓課

早餐是印度炸餅Phulka

 

吃完早餐,Jigme拿出吊帶跟冰斧給我們,準備上雪訓課程了

要雪訓當然要往有雪的地方走! 基地營高度已經是4969公尺,再往上走一些,馬上就上5000公尺高度了

開始要結繩隊了! 這在雪地中很重要,當隊友墜落的時候,其他隊友才能緊急滑落制動的幫助隊友防止繼續墜下
 

結繩隊走一小段路(盡量防止繩子在地上拖行)

該是練習冰爪步伐的時候,我指著前方的雪地,告訴Jigme,走吧! 今天我們至少要爬到那邊雪訓啊!

超過5000公尺高度的山頭還有點雪(其實是很硬的啜冰)

我跟小萍比較多雪地經驗的,馬上在雪上玩起來了
 

雖然上過雪訓課,但是Jean好像有些忘記步伐,所以Jigme正指導她怎麼走

Lydia也練一下冰爪步伐

突然Jigme堅持要我們練滑落制動

不過印度版本的不需要把腳翹起來,也不需要練翻身制動,直接躺下制動就可(表演性質居多)

事後據Jigme說,去年有一個隊伍在登頂路上全部墜落(應該是隊員沒有人滑落制動成功),幸好全隊只有受傷沒有人死亡,至於有沒有攻頂成功,我就不得而知。


上完雪訓課,我們也肚子餓了,回去吃午餐!

午餐是加薑濃湯+香米+馬鈴薯+奇怪的咖哩蛋炒蔬菜
 

 

有木瓜當水果

吃著吃著(我一樣胃口很好),隊友Lydia卻邊吃邊睡著,她的生理狀況在這基地營第二天顯然沒有轉好。
原本以為過了一晚她可以更適應這海拔,但是她的停機狀況越來越明顯。

我們在帳篷裡討論著丹木斯的服用方法,這一路上我們四個都有吃丹木斯,但是服用方法都有點差別。大家也都有副作用: 頻尿、手麻、腳麻、臉麻(麻到半夜流口水),講到麻這件事,帳篷外面突然一聲 "麻(哞~)" 嚇我們一跳,原來營地的氂牛逛街逛到我們帳棚旁了! 突然參與了我們的"麻麻"話題

不知誰冒了一句 "身體會記憶高度",馬上被我跟小萍打槍。如果以這趟之前,我們四人誰到過最高高度,Lydia馬上跳起來說 "是我! 我去過5364M的EBC 珠峰基地營",但是這次的六天Stok Kangri之行,就屬她走得最辛苦最緩慢。

這次Lydia的狀況卻不如之前,我們事後不斷探討著服用丹木斯對高山海拔的適應問題(這裡剛好有四個人體實驗+海拔4969公尺高度適應),出發時身體體能狀況好壞,應該是影響這次在高海拔適應狀況的最關鍵因素(先排除這邊沒有人有高海拔適應不良體質)。

以小萍跟我的在台灣的爬山經驗最豐富來說,想當年當我們還是很菜鳥在台灣開始爬百岳的時候,也是常常發生輕微高山症狀況(頭痛、想嘔吐),小萍甚至在雪山翠池發生過嚴重高山症狀需下撤。但是隨著身體體能的加強以及長期在高山的適應,這趟就屬小萍狀況最好(她出發前一周還上奇萊北適應海拔),她雖然出發時有咳嗽有感冒,卻這一路走得最快最不喘。

Jean的高海拔經驗不多,而且她在台灣的百岳活動常常出現吃不下飯的狀況,這次她乖乖照著醫生指示服用丹木斯沒有停,果然讓她成功克服高山症狀況,這一路上狀況都很好(只有跟我一樣在爬坡時都很喘)

Lydia雖然之前有EBC、ABC以及四川貢嘎經驗,但是這都是一年一次的高山活動,平時她參與台灣高山活動很少,身體對高海拔的適應差,又在出發之前兩周跑去捐血500cc,雖然到過這個高度,但是仔細探討她可能因為捐血的關係紅血球不足(影響血氧量),導致在這個高度的活動力偏弱,這次又沒有好好服用丹木斯(第一二天沒有按照醫生指示每12小時服用造成中斷),中間又服用威爾鋼(可能交互影像藥效),讓她這一路上都走得很緩慢,最後也導致她在第五天出現嚴重高山症狀況。

不過我也因為在第四天開始將丹木斯調整為每六小時吃125mg,呼吸變得有點急促,影響第五天攻頂的活動力(過喘)。下山後查丹木斯的其中一個副作用是過度換氣。

 

我們這一趟預防及治療高山症的藥品準備的很齊全,畢竟我們打算上6153公尺,但是又沒有人真的去過這樣的高度,所以也會害怕。丹木斯、類固醇、威而鋼、腎上腺素。(PS小萍有針劑執照可以使用腎上腺素針劑)

 

第四天下午沒事,我們在基地營閒晃,一個別隊嚮導剛回來得意的跟我們說他全隊攻頂成功(很臭屁),還跟我說山頂很冷大概有零下21度(不知真的假的)。

後來下午接近傍晚,一個操著大陸口音的新加坡人自己走來跟我聊天,一提就說他的隊友昨日攻頂中,死在半路。(我聽的大驚),然後他又說,他們總共四人出發攻頂(應該還有嚮導+助理嚮導壓隊),然後其中一人(女生)半路撤退(助理嚮導應該帶她下山),他們三人繼續攻頂,但是他那個罹難的隊友有感冒,狀況不佳,走得慢,但是又堅持要攻頂。這人又說,他跟他另外一個隊友體力較好,只好先去攻頂,在回程在5600公尺的地方看見他的這第三個隊友時,他已經高山症死亡。聽別的嚮導說,在他垂死掙扎又堅持登頂時,這個別隊嚮導剛好下山經過,勸他跟他們下山,死者當時還拒絕。

聽完我一臉茫然,昨日這裡山上居然死了一個登山客。我跑去問Jigme他默默點點頭,難怪昨天我們廚房帳篷擠了一堆人在打電話(我們帳棚位置可以跟山下聯絡),Jigme大概不希望這件事情影響我們心情,所以沒跟我們說。

傍晚,攻頂的路上(從基地營往上望),那路徑上終於出現搬運的人(下圖黑點),很緩慢一陣一陣的將遺體往下送。我們的廚房帳附近也出現一個長官(軍方),正在協調。

因為拉達克在中印邊界,屬印度高度敏感的軍事區,在這邊旅遊的外國人都無法用自己國家的手機通訊,而且在印度其他地方買的SIM卡也無法在此使用(只有當地SIM卡可通訊),所以他請他的嚮導連絡上新加坡大使館(還無法聯絡上死者家屬),大概是大使館請求印度政府協助,才在今天派人來協助運送遺體。

因為是軍事區域,這地方也沒有任何商用直升機,所以投保高額的國外登山/探險意外保險,在這邊也無用武之地。(後來遺體可能是用人或是馬兒運送下山,印度軍方也沒有派直升機來)

右邊是印度軍方官員

一群人聚在遺體旁議論紛紛,我們不想要過去。

這天晚上我們帳篷也很凝重。我跟小萍跟Jean說,如果明天我們四人去攻頂,加上嚮導Jigme跟小幫手兩人,首先Lydia會先撤退,帶走小幫手。當我們三人攻頂,只有Jigme帶著我們,不管誰狀況如何,一定要同進退,不能留任何一人在雪地,因為在那個高海拔,一個狀況不好的人走在雪地等於是等死。

她們兩人對我點點頭,說好。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6年級前段班的水瓶座。喜歡旅行、爬山、做菜、衝浪…。

    沒有新回應!
優質大賞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