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2156洛克線四川木里亞丁徒步穿越(二) 夏諾多吉

從白水河出發,大家很興奮,一路都走在河邊,河水轟隆隆響,我試著要聽音樂,那音樂聲都被白水河的河水聲給蓋過。沿著河岸走,經過最後一戶人家,我們正式走入山裡,接下來的四天三夜,我們將在山裡穿梭。這也是一條朝聖之路,因為這四天我們將見到此區域的三大聖山- 夏諾多吉、仙乃日,央邁勇。

 

約瑟夫·洛克Joseph F·Rock,1884年出生於奧地利維也納,1905年,移民美國。自學了匈牙利語、法語、漢語等多種語言,非常喜歡植物學,熱衷於野外探險。1922年年初,洛克受美國農業部派遣,到中國雲南尋找抗病毒的栗子樹種,開始了期待已久的中國之行。1923年,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給他提供資金支持,他開始在雲南收集標本、撰寫遊記。在雲南麗江,洛克組建了一支「美國國家地理協會探險隊」,招募了不少納西族隊員。他聽人說從麗江出發,經過瀘沽湖、永寧,在橫斷山脈深處,有一個叫香巴拉木里的神秘喇嘛王國,由土司統領。那裡有不為人知的雪山、森林和草地,景色雄偉壯麗,還生產黃金。

木里,藏語意為美麗、遼闊、深遠之地。1922年,洛克以「美國農林部專員駱約瑟」的名義,給老木里王寫了一封信,說準備前往拜訪,並採集草木標本。不過,老木里王回信謝絕了,「你不要來,木里山高路遠,土匪橫行,來了有性命之憂。」探險計劃擱淺,洛克心有不甘。1924年年初,他再次將去木里的計劃提上日程,不管老木里王是否願意。在他出發去拜訪木里王的半路就在永寧聽聞老木里王過世的消息,11天的旅程從麗江抵達木里之後,他獲得新上任年輕的木里王熱情的招待。

洛克的第一次穿越只有抵達木里,返回麗江後,洛克對木里念念不忘,他還沒深入到木里腹地,近距離接觸三座雪山。1928年3月底,洛克再次進入木里。木里王與他相見,格外親切。洛克拿出《國家地理》雜誌,上面刊登有木里王的照片,木里王十分高興。

這次前來,他請木里王幫助他們,到貢嘎嶺地區考察。在前一次考察時,洛克曾經遠遠看到,在木里西北部的貢嘎嶺地區,三座雪山形成品字形。幸運的是,木里王和那裡的匪首扎西宗本關係不錯,於是,他給扎西宗本寫了一封信,說有一支探險隊前來考察,要求不得為難。6月13日,洛克一行離開木里,前往他魂牽夢繞的貢嘎嶺。隊伍有21名納西族隊員和嚮導,帶著36匹騾子。

行走幾天後,一座雪山突然就映入眼帘。「夜幕降臨我們的高山營地,我坐在帳篷前,面對著稱為夏朗多吉的偉大山峰。這時,雲散開了,那是一座平頂金字塔狀的山峰,像一對碩大無比的蝙蝠翅膀。山體披冰帶雪,冰川直達山腳,在那裡形成巨大的、宛如園形劇場的冰磧堆積。」

6月26日凌晨,一場暴雨之後,洛克被叫醒。夏朗多吉、央邁勇、仙乃日三座三怙主神山,屹立眼前,近得似乎可以伸手觸摸。「萬里無雲,眼前聳立著舉世無雙的金字塔狀的絳白央(央邁勇),她是我眼睛看到過最美麗的山峰。白雪覆蓋的山峰原來呈現出灰白色,但是,她和乘瑞芝(仙乃日)的山巔突然變成了金黃色,此時太陽的光線正在親吻她們!」看到如此美景,洛克簡直要發瘋了。同年8月,他再次去木里尋訪三座神山。不過,雨季來了,神山一直籠罩在雲霧之中,不肯露面。到了年底,洛克準備第三次前往貢嘎嶺。準備啟程時,木里王突然送來一封信說,上次洛克去了之後,貢嘎嶺遭遇冰雹襲擊,青稞大面積受災,扎西宗本翻臉了,說是洛克惹怒了神明所致,放話要殺了洛克。洛克的貢嘎嶺之行,止步於此。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travel/vak85ny.html

 

洛克穿越,嚴格來說只有兩次,1928年六月份第一次偏北邊到亞丁,八月份第二次走南邊去亞丁。我們的嚮導說,我們走的是冷門路線,是洛克第一次的路線(深藍色),靠近北邊,現在大部分的洛克穿越商業團的路線都是走洛克第二次的路線,也就是南邊的路線。不過實際上是我們先走紅色路線從水洛金礦出發,到下滿措牛場之後才往北越過隘口切往曹瓦旗,並沒有從水洛金礦直接切甲落到曹瓦旗。

我們的路線從嘟嚕村出發,搭車到水洛金礦的堆里開始起走

嘟嚕村(2350米)→水洛金礦(2400米)→堆里(徒步起點)→菩薩洞(3100米)→無名牛棚營地(3700米)



白水河是水洛河的支流,水洛河金沙江左岸的一級支流。網路資料說,水洛河自古以金礦著名,明代麗江木氏土司統治時即已開採,明末清初木里土司接續,兩土司因此都以多金著稱。初始是山裡人用手工淘金的小打小鬧,後來傳言有人「幾個月採金數百斤,穩賺幾千萬」,因此吸引外地人投入了大型機具瘋狂開挖,把這裡搞得水質混濁、汙染不堪,到處都是採金工地。不過現在金礦早已枯竭,這裡只剩下水利工程,沒有採礦遺跡。

經過最後人家之後,我們就正是要進入山區。

這一路會常常見到藏族的五色旗,通常都會是在一些特殊地理位置上 

 

第一天的行程都是沿著白水河岸往上走

雖然白水河只是個小支流,水流量卻多得驚人。因為七八九月這區域是雨季,十月初才慢慢進入秋天的乾季

一開始的路徑還蠻清楚的,沿著河左岸不斷的爬升,路並不陡,因為連馬都可以走的,一路上要渡橋好幾次。

這裡的橋聽說每年總是要重建,雨季時橋被沖毀,然後健行的季節到來,馬幫會來把橋重建好,這樣洛克線才能暢通才能做生意。

我們在過河之後,往右走去,而非往左方的山坳前進,原因是路竟是之字形爬上山腰,但這條路徑沒有指示標,沒有嚮導帶路容易走錯。洛克線在這幾年變有名之後,蠻多中國驢友不請嚮導自行走這條路,2017年一個年輕的山東女醫生就是在這叉路口走錯路受傷骨折,九天後才被搜救尋獲,已經回天乏術。

 

過橋之後往右走才正確

開始之字形往上山

午餐時間



午餐之後繼續走,來到瀑布區



充滿藏族五色旗的地方,又被稱為菩薩洞






馬幫在這裡趕上我們了,他們繼續趕路去前方我們的紮營小屋等我們

 嚮導巴布

過橋要繳錢

繼續往前走,這橋也太驚險了吧


下午三點我們來到牛頓牧場,但是今天我們並不打算在這紮營,而是要再往前推進到海拔3700公尺的營地




下午4點16分終於抵達無名小屋

我們在小屋附近搭了數帳,我的帳篷離小屋最近,小屋則是馬幫的睡覺之處,他們在裡面煮飯,整晚生火,才不會太冷。

 其他人在下方平坦處紮營

小屋外面可以看見雪山,那是夏諾多吉的旁支

晚上大家擠在小屋吃飯

馬幫只幫忙煮白飯跟蔬菜湯,牛肉則是我們兩天前在路上買的。蔬菜湯是用他們帶上山的壓力鍋熬煮一小時的成果,相當軟爛可口。

這鍋牛肉似乎是隔天一半隊友拉肚子的原因



 

吃完飯我們在帳棚外生火聊天聊了許久才入睡
 

一早起來,營地周遭都結了霜,前一晚應該有降到零度左右

馬幫煮了稀飯給我們吃,我們混著小菜吃完早餐,就準備打包上路了

8:55出發繼續第二天行程

 

第二天一早,我們在山徑上緩上,昨日見到的雪山慢慢變成大山

 

突然又見到白水河,這邊已經是很上游,所以水量變小很多,這個河邊又稱作白水河營地,也可稱下滿措牛場(離滿措牛場還有一段路),我們在這河邊午餐許久,殊不知今天下午的事情會把我搞得人仰馬翻,我們邊午餐邊看著馬幫載著我們的行李爬上了前方的山路

 

 

 

 

附近有好幾頭悠閒的氂牛,這些都是藏人的資產,他們到了冬天會帶這些氂牛往山下遷移




在這邊午餐完,我們不往滿措牛場前進,那是洛克穿越第二次的路線也是一般商業團的標準路線。我們往夏諾多吉東鞍,準備翻過隘口到我們第二天的營地

這一路風景都很美

這個上坡,許多人的腸胃炎陸續發作,紛紛開始拉肚子,我們的下午的行程就開始走走停停

走了一個多小時,我們爬到夏諾多吉東鞍的一個牛場


夏諾多吉就在我們的後方

很舒服的牛場

我們的第一顆神山 - 夏諾多吉

夏諾多吉就是金剛手菩薩的意思,是“三怙主”雪山的東邊的山峰,海拔5958米


要越過4500公尺夏諾多吉橫向啞口還有好長一段路



夏諾多吉橫向啞口4500公尺

越過最高點之後,我們要下切到下方河谷

 遠方的山頭好美

下午三點來到河谷,以為紮營處在不遠處,沒想到在接下來的三個小時,我們找不到載著我們行李的馬幫

從河谷看夏諾多吉另外一面

對面的山腰上有數百個黑洞穴,我問嚮導,他也不知道那些洞穴的用途,我猜想著是不是藏人天葬的地方(我亂猜)

 

嚮導帶著我們一路經過好幾個牛場(這區域統稱貢嘎扎則營地),都沒看見馬幫





終於到最後一個牛棚,因為再往前走就要再走兩個多小時才能到下一個牛場 - 曹瓦其牛場。巴布嚮導決定先讓我們在這沒屋頂的牛場先休息,他跟著Yushu回頭走河邊的路再看看馬幫有沒有紮錯地方。突然開始變天下起大雪,然後又有一半的隊員鬧著肚子痛,沒事的隊員趕緊燒水煮薑茶給大家喝喝取暖。




近五點,嚮導回來,沒發現馬幫,他才驚覺馬幫應該是跑去下一個牛場了! 因此一面要Yushu帶著我們回去附近河邊的木屋先休息,他去前面牛場把馬幫跟我們行李帶回來

5:20PM大家又冷又餓,還有一堆人肚子不舒服,只能趕緊生火取暖(外面下著大雪),然後把身上午餐剩下的一些食物趕緊煮些湯湯麵麵給大家吃,直到晚上七點,巴布才帶著馬幫出現在木屋。我們總算有帳棚可以紮營,今晚可以睡覺了!

 

 

這是這兩天的行程

第三天一早醒來滿地的白雪



這是我們昨晚避難的小木屋,似乎昨天鬧肚子痛的人都復原了,但是又有兩個隊員感冒了,只能讓他們騎馬,我們準備出發了!

洛克線四川木里亞丁徒步穿越(一)出發

洛克線四川木里亞丁徒步穿越(二) 夏諾多吉

洛克線四川木里亞丁徒步穿越(三) 仙乃日、央邁勇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6年級前段班的水瓶座。喜歡旅行、爬山、做菜、衝浪…。

    沒有新回應!
優質大賞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