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42226雪見二本松、北坑山及大板根兩日遊

雪霸國家公園有三個遊憩區,這十年來我常去武陵跟觀霧爬山,但是一直沒有機會拜訪雪見。在這裡可一覽雪山及聖稜線的壯麗山景,當寒冬來臨,山頭藹藹白雪,因此日本人將原來的地名改為「雪見」,ゆきみ中文意思是賞雪的意思,聽起來就很美,讓我心生嚮往。不過雪見的泰雅舊名「Buan Para布岸把臘」,泰雅族語是「等待狩獵山羌的地方」,日本人來到這邊為了樟腦,修建了警備道,又蓋了駐在所,把山上的泰雅族人遷下下山。光復之後,台灣政府又修建了司馬限林道大量伐木,後來歸入雪霸國家公園,現在這裡是雪見遊憩區。今年秋末,我終於有機會開車來拜訪這個美麗的地方,也順爬了北坑山並找到大板根大樹。

雪見有點遠,如果從台北出發,走國道一到苗栗接72快速道路到大湖,約2小時。前往雪見需要辦理入山證,可以在大湖分局或是中興派出所辦理入山證。從大湖再往山裡面開,約30分鐘可以抵達司馬限林道,再30分鐘抵達二本松,再20分鐘抵達雪見遊憩區遊客中心。

雪見遊憩區主要分為雪見遊客中心及二本松解說站兩個部分,我們將分兩天來拜訪。

我們早上九點從台北出發,先到中興派出所辦好入山證之後,直接走司馬限林道到二本松(司馬限林道15.2公里處),先去參觀屯田砲台遺址。下車後,遇見當地人告知整個雪見遊憩區是禁止生火飲食(用瓦斯爐頭也不行),只好先在路口的小攤販私人土地上先煮個泡麵填飽肚子再上路。

入口不遠就有巨大木雕像
 

步道一開始輕鬆好走,後來到了解說站叉路口之後就急轉直下變成土路,不過路程很短,突然進入茂密的柳杉林中


 

這邊人造林的樹幹都很粗大,可能是日據時代砍完原有樹種之後就開始造林,樹種主要是柳杉混香杉。

  

 

二本松山,海拔1305公尺,又稱天狗山、丸田砲台山,森林三角點。另有大正13年7月樟林地界第25號石柱。樹林圍繞無展望。


  

續行步道100公尺往丸田砲台遺址,看到所謂的遺址就是這個國家公園興建的巨大解說台,有點傻眼,"遺址"在哪裡呢???

日治時期此處設有砲台以監控居住在大安溪畔的北勢群原住民部落,名為「丸田砲台」。丸田砲台的命名是為了紀念北勢戰役中,在盡尾山南麓殉職的日人警補丸田清

忠城指著前方陷落的地形說,遺址早就崩下去啦! (真的嗎?)
 

回程注意到森林某處還有遺留的駁坎
 

二本松解說站海拔約1300公尺,為利用原松安派出所舊有空間重新規劃設置,昔日日治時期在此處附近設有「二本松駐在所」(建築物已不存在)以監控居住在大安溪畔的泰雅族北勢群原住民部落。

雪霸國家公園出版北坑溪古道-二本松派出所篇


解說站後方昔日兩棵松樹已枯死,雪霸國家公園於原處另補植兩棵二葉松,並立有二本松解說牌示,讓遊客瞭解二本松之名由來。


丸田砲台位置居小丘上居高臨下,日人可以用大砲瞄準大安溪谷的幾個泰雅族部落以控制他們

歷史故事:

日明治35年(西元1902年),日人為了進入南庄開採樟腦產業,爆發了「日阿拐事件」,最後雙方在馬拉邦山展開激戰,日本人是贏得了最後的勝利,卻也讓日本人對於苗栗山區的泰雅族人,特別的警戒防範,並採取全面圍堵的政策,因此平安無事了幾年。

日明治44年(西元1911年),佐久間左馬太總督改變了「理番」的方向,將原本的封鎖改成了撫剿政策,於是派兵進入原住民的部落,以不撫則剿的方式,迫使各地的原住民臣服,日人先征服了泰雅族的大湖群、汶水群,沒想到面對泰雅族的北勢群,卻遇到了頹強的抵抗,甚至相傳還有一部日本戰機被部落青年擊落,引來了日人大規模地增兵鎮壓,日本人更在天狗部落後方的高地架設大砲,以猛烈的炮火打擊部落,雙方激戰各有損傷,最後日方獲得勝利,被稱為「北勢戰役」。

部落被迫降服之後,日本人在這裡設了好幾個警所,並且在二本松架設砲台壓制原住民,二本松駐在所後方的砲台,是暸望梅園、天狗部落的最佳監視點。 日本人領台初期,發現台灣北部的樟腦,是一項要的軍功物資,而這一片廣闊的山林,正是樟腦是佳的生長地,日本人為了控制樟腦的生產與買賣,再次派重兵駐守,以防止原住民阻礙樟腦的開採。

解說站屋頂可以看到大安溪溪谷的部落

可以看見雪山西稜的各個山頭

原來的北坑溪警備道(北坑溪古道)開築於1922年,歷時5年,分三階段完成,第一階段完成二本松至茂義利(今觀霧)的路段,長38.04公里,又稱雪見道路,這是今日北坑溪古道的基礎,連接上北端的霞喀羅古道。根據日本人的記錄,雪見道路在極盛時期,曾設有10個駐在所,分別是:萩岡、日向、雪見、幸原、北坑、署、鹿山、泉、中間、榛、茂義利。其中的雪見與北坑是較大的駐在所,1934年時,雪見駐在所管轄的人口有日本人25人、本島264人、原住民553人、外國人1人,總計達843人,可見北坑溪古道當時的榮景。

雪霸國家公園出版的北坑溪古道書籍PDF檔案

自從民國40年代開始,沿原住民獵徑國民政府又興建了司馬限林道,以中興橋檢查哨為起點,經二本松、雪見遊客中心、北坑山到大安溪27林班,全長約47.8公里。

 

司馬限林道上面現在有很多露營區提共露營住宿,周六晚上我們在司馬限360度露營區(原名:司馬限山嵐景觀露營區)露營一晚,養精蓄銳隔天一早要去北坑山跟大板根。

 

我們包場B區露營區


 
 

露營最愛烤棉花糖了

隔天很早從被窩爬起來,吃早餐


花兩小時打包所有露營裝備,出發到雪見遊客中心,準備爬北坑山跟大板根。(遊客中心是司馬限林道柏油路的終點,停車場在之前道路兩旁)

A組五人健腳組(少一個去上廁所的人)跟B組六人追趕組

  

前面幾百公尺是砂石路面(車子其實可以開進去,裡面還有停車場)


 

如果不爬北坑山或是東洗水山,園區內還是有四條步道(1到4號)可以簡單走走

這裡還是算司馬限林道,不過後面就都是石子路面跟泥土路面。

雪見遊客中心(23.5K)->東洗水山登山口(27.5K)->北坑山第一登山口(29.9K)->北坑山第二登山口(約32K處)


沒多久在樹上見到白面鼯鼠,回程還在路邊的樹林間看到藍腹鷴,這條林道的動物真的蠻多的!

白面鼯鼠屬於臺灣特有亞種,分布於1,000至3,000尺的低、中及高海拔針、闊葉林,但以台灣中、高海拔的針葉林和闊葉林較常見。雪霸國家公園、太魯閣國家公園以及玉山國家公園皆有其分布。展開前後肢間的皮膜可以在樹與樹間作遠距離的滑行移動,又尖又彎的爪子有利於在樹上快速行動。身長35~43公分,尾長44~48公分。

一早天氣超好,全段有兩處有展望的地方可以眺望聖稜線


雪季的時候就是因為可以在這邊看到雪白的聖稜線,雪見因此得名

因為路面平坦好走,50分鐘就可以走4K到東洗水山登山口

今天目標是北坑山跟大板根,所有就繼續走司馬限林道,東洗水山下次再來。

 

第二個有展望處

20分鐘後來到北坑山第一登山口(這條陡上)不取,繼續走林道往北坑山第二登山口前進(這條緩上)。

第一登山口雖然距離比較短(少200公尺)但是一路陡上,走第二登山口(木馬道)比較輕鬆又有展望




10:30抵達第二登山口,往上走到北坑山還有0.29K是陡上的階梯

 
 

從北坑山開始,我們循著路條前進,原有的北坑溪古道根據雪霸國家公園公告,目前北坑溪古道多處坍方,已無法全線通行。路條帶著我們穿梭樹林間,前往大板根的窄小路徑應該是泰雅獵人的獵徑非警備道,大板根位在觀霧樂山林道跟北坑山的中途,這幾年都有山友紀錄,可通行。

根據山友紀錄,從樂山林道走到北坑山大概4-5個小時路程,大板根剛好位在中間,但是目前樂山林道的登山口在樂山雷達站國軍守備範圍進不去,所以這幾年就鮮有通行紀錄了,現在的路線都是從北坑山來回,大概需要3-4小時。

往大板根的路徑在北坑山山頂這柵欄後面。山頂旁邊還有鐵絲網圍起來的森林防災用的無線電通訊設備

  

 10:47AM出發往大板根

一開始就是在樹林間穿梭一直下,偶爾左側有景

  

 

約7分鐘,來到疑似司馬限林道尾端的路徑,走一小段又看見比較窄小的林道(這邊應該是部分的北坑溪古道支線)

 

路條很多很明顯,我們就一路跟著路條走
 
 


途中遇見一大巨木
 

突然的陡下,越過一段路徑約1-1.5公尺寬的小徑走約十幾公尺後又下切(事後看地圖應該是洗水古道)


然後就開始在很傾斜的路徑上橫越



 


這邊當年被伐木的痕跡,但是因為沒有人工造林,現在新生的樹種慢慢形成原始林象,各種不同樹種叢生

走大概一小時後,見到一條很小很小的溪溝,石頭邊有微微的水量,這條路線還是要自己帶水,這邊應該無法取到足夠的水當午餐。

11:41見到第一獵寮

這邊已經有好幾棵板根大樹

路條帶著我們穿過樹林

樹林間像是巨木的墳場,當年被砍伐的大樹沒有運走,躺在這邊慢慢枯萎死亡生苔

11:47見到第二獵寮,從一旁穿過,跨越橫躺生苔的巨木
 

11:48 大板根出現在眼前,祂巨大的板根寬到廣角相機都無法完全拍下
 

祂太巨大了! 讓我擁抱祂一下

回去後在網路上搜尋很久,終於有看到專業懂植物的網友說,這棵大板根是長尾栲

長尾栲在台灣山林間很常見,但是這棵長尾栲之所以特別不一樣,是在祂的生命歲月中不知道是遭遇怎麼樣的狀況,讓祂必須長出如此寬厚的板根來立足在這片土地上,這不是這個樹種的常見的樹根型態,那巨型板根甚至已經超越台灣幾種板根植物的板根大小,比三峽九丁榕、幹花榕,或是墾丁的銀葉板根還要高大寬厚。

北坑山長尾栲 v.s. 一般長尾栲根部



這棵長尾栲的根部總共有四層

 

【山林奧秘】餵養不凡森林的平凡物種——長尾栲

 

廣泛分布於台灣低至中海拔森林的長尾栲,屬於殼斗科一員。提到殼斗科這個響亮的名詞,許多人腦海中會浮現電影冰原歷險記中那顆被松鼠追到天涯海角的橡實。長尾栲不只叫作「長尾栲」,還可稱作「卡氏櫧、小紅栲、米櫧、長尾尖葉櫧、長尾尖錐栗、長尾柯、長尾苦櫧」等多種中文俗名。

在森林的養分循環中,長尾栲扮演很重要的食物供給者。對於毛蟲來說,樹上新鮮的葉子、葉面上的地衣、樹皮上的蘚苔、乃至落於地表的枯葉,都是取食的範圍,長尾栲如同品項多樣的自助餐廳,讓這些偏好不一的挑嘴客人得以在這小天地滿足畢生的進食需求。令人吃驚的是,經研究調查發現,觀霧地區一棵成熟高大的長尾栲,就有超過100種鱗翅目幼蟲出沒的紀錄,超乎想像的數據展現出長尾栲在森林中難以取代的生態地位。而對青背山雀來說,數量龐大的毛蟲正是良好的蛋白質來源,牠們有時會利用長尾栲上的樹洞作為繁殖期間哺育幼鳥的巢穴,使尋覓食物的過程輕鬆不少。同樣會躍上長尾栲枝葉間覓食的還有冠羽畫眉、白耳畫眉、紅頭長尾山雀等,不同季節可以欣賞到不同組成的鳥群在樹上穿梭的身影。

 

大板根長尾栲的前面有一大片空地,我們在這邊野餐(A組5人跟B組6人) 。

 


12:30PM午餐後啟程回家。

回程是上坡,走的比較辛苦,回到北坑山山頂約1小時10分鐘。(補拍一張合照)

1:40北坑山頂

 

從北坑山回程就一路下坡了! 8分鐘從北坑山頂到第二登山口後,天空就開始飄起小雨,隊友就一路用衝的回去雪見遊客中心。我跟忠城弱腳只能慢慢走,路上又在樹林看到逛大街的藍腹鷴,耽擱一下,3:30PM回到雪見遊客中心與隊友會合,雨已經變大。整理裝備後趕緊開車下山,結束這趟旅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6年級前段班的水瓶座。喜歡旅行、爬山、做菜、衝浪…。

    沒有新回應!
優質大賞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