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02233司馬庫斯古道順走西丘斯山下100林道Day 2

新聞總是說司馬庫斯部落是因為1991年神木群的發現才帶動此地的知名度,在1995年之後與新光部落道路開通而開始有遊客拜訪。當我們離開司馬庫斯部落親自走在這條古道上,不時地看到參天古木巨木原始林,才覺得部落耆老應該早就知道巨木群的存在,與神木共處幾百年。這條通往宜蘭的司馬庫斯古道應該是他們狩獵的後花園,是漢人在六七十年代進入此處,才開始記錄起這北台灣唯一存留2000公尺以上樹種的高山原始林,古道穿梭在華山松、鐵杉、紅檜等高聳巨木間,直到接近宜蘭開始陡下100林道,才見當年林務局砍伐的痕跡。

第二天我們在雪白營地收帳後,決定重裝爬上西丘斯山下切古道,而非續走古道。領隊解釋雪白營地高度2116公尺,古道最高點約為2320公尺,而西丘斯山高度為2427公尺,兩者相差才100餘公尺高度,況且從西丘斯山下切後可以直達古道節省時間,所以決定全隊重裝上西丘斯山,但是這一決定萬萬沒想到會變成此行的探險之旅。

今天出發少了三個人,因為隊友艾珍、小鹿、叔叔三人是臨時加入這次行程,沒有申請100林道,所以無法越嶺過去宜蘭。她們改走O字型繞雪白山跟東泰野寒山回到司馬庫斯開車回家。我們七人則循著古道要越嶺到宜蘭100林道,搭接駁車回台北。(接駁車進出100林道要向林務局申請借路證,在100林道閘欄口還要點名。)

往西丘斯山跟雪白山的叉路是在營地後方,7:34AM我們開始往上爬
 

就是不斷的陡上,從雪白營地高度2116公尺要一路爬到2427公尺高的西丘斯山,爬升311公尺。
 

半個小時後路變得非常陡,因為沒下雨,所以還不算濕滑。
 

半路上很多大樹也很多倒木,也要穿梭在箭竹林中
 

 

可能昨天大家晚餐吃太好,8:49AM就爬上了西丘斯山,只花了75分鐘。地面上的照片牌子寫著各種高度。

西丘斯山高度很多說法,舊資料中有2414、2421、2425、2441、2476公尺,網路最新資料是寫2427公尺。

【西丘斯山】 
標高2427m。位於桃、竹交界,為桃園縣極南端山峰。由遠處看此山,是一座左右對稱的美麗山峰,亦為北部著名的中級山。除由司馬庫斯採與雪白聯登外,亦可經北橫的唐穗,或與鴛鴦湖、東丘斯串聯造訪。

 

下圖為上河地圖10幾年前出版的地圖,有標示出西丘斯山下切古道路線(但是這條路線遍尋山友網路紀錄都沒找到GPS,應該有很多年沒有山友走這下切路線)。

領隊的GPS路跡沒有西丘斯山下切古道這段,我們試著往東丘斯山方向前進

西丘斯山往東丘斯山方向,緩下穿過樹林後,開始有大景
 
遠方南湖聖稜線一列排開


 

左起審馬陣山、南湖北山、南湖大山、中央尖東峰、中央尖主峰、甘藷峰、無明

左起雪山圈谷(滿滿的白雪)、雪山北峰、幕特勒布、素密達、巴沙拉雲、大霸尖山


 

往東丘斯山的路經過兩個大景區之後開始陡下,領隊覺得應該已經過了往古道的叉路口,所以我們又折回來。但是一路遍尋不著往古道的叉路口。最後決定自己找路下切。事後比照我們GPS紀錄的路線(左圖黃色)跟右圖上河地圖紅色虛線路徑是吻合的,但是我們一路上就是沒有看見路條

 

自己循著GPS的等高線尋找較緩的稜線下切,一路上都算好走,直到最後面要下切古道才有非常陡下的50公尺高度下切
 



最後一段陡下是硬切,所以只能在布滿苔癬的樹林間踩踏穿梭,那覆蓋在倒木殘枝上的苔蘚應該有兩三公分厚

  
 

 


 

10:40AM看到路條確定我們又回到古道,我們心情超高興的! 沒想到我們這段路花了一個小時,完全出乎領隊預估。




再往前走五分鐘,居然看到古道上切西丘斯山的路條,我們不禁納悶,這路徑不走緩稜到底是走哪裡? 西丘斯山除了南面是緩稜,其他山面都是陡峭的山壁

不過這條西丘斯山下切古道的路應該走的人不多,路徑又不明顯。所以還是建議日後山友還是採取輕裝從雪白營地攻西丘斯山(來回約100分鐘)的走法比較保險也省時。

叉路接回古道已經錯過此條古道最高點處(展望點可見聖稜線、南湖中央尖),但是剛剛我們在西丘斯山往東丘斯山方向的崖上已經有看見大景,高度約2400公尺的展望,應該不比股到最高點2325公尺差。

 

接回古道之後,這一路就是緩下,直到接近100林道才有陡下路段

接下來的路豁然開朗,不再是穿梭樹林間,前方有大景,後方是我們剛剛下山的西丘斯山

 

10:53AM來到一有展望的平台可看見鴛鴦湖,決定午餐,並玩玩空拍機
 

雲霧已經開始升起,但是鴛鴦湖還是隱約看得見。

現在鴛鴦湖是保護區,禁制一般遊客山友進入,若非學術研究是無法申請進入,所以我們也只能從空中欣賞它的美。以往山友走司馬庫斯古道都會規劃進鴛鴦湖出100林道,但是現在鴛鴦湖入口都有攝影機錄影,所以也勸山友不要硬闖這條叉路。


 我們用空拍機拍攝的鴛鴦湖美景

11:15AM我們吃完午餐再出發,開始進入樹林沒展望。倒木不少,我們用隨身鋸子鋸開倒木

 
11:26遇見大崩塌點,不過土石都很穩固,小心走過去,要找尋路條



偶爾穿梭在高大的原始高山杜鵑林中

倒木很多有夠多非常多,所以常常需要攀爬
 

 

12:28來到倒木營地,只能搭一頂帳篷的寬度

 

這裡像是巨木的墳場般,倒木四處,但是又有綠意央然能活下來的樹木仍舊生生不息

 

偶爾停下來凝聽森林的聲音,感受森林的寂靜(其實是在裝文青)

大霧中的阿凡達世界大概就是如此


不過更多時候是在彼此搞笑,我們不停追問領隊妖妖,到底還要多久?! 隊友蘇菲剛問完就撲茲一聲跌倒了

 

 

倒木如果跨不過去就要用爬的

  

1:27PM開始進入阿凡達中的阿凡達,樹枝樹幹全被厚重的苔蘚菘羅給包覆

出現像球球的苔蘚,隊友石頭一定要搞笑一下!
 

 



2:10 來到一轉彎處,大家被右邊遠方的巨大樹妖給吸引過去,這棵樹太奇妙,整個樹身都是球
 

然後我們就在這棵樹附近一直找不到路條,才發現我們已經偏離路徑,這樹真的有魔力般地吸引著大家。我們只好折回去原路,仔細尋找才發現路在左方。

 
我們繼續趕路,周遭的樹林已經變成1000多公尺的林相,沒有大樹

2:40開始出現沼澤水坑,樹洞間有流水

 

路徑上出現了當年伐木的鋼索

這區域的樹木瘦小,又灰濛濛了無生氣,跟剛剛的景緻完全不同,幾棵樹木上面有名牌
 

路上出現了不知用途的繩索(這不是防迷線,不要跟著走)

在大霧人造林中不斷陡降
 

3:20全隊走出登山口

第二天行程從雪白營地出發(7:42AM)到目的地100林道(3:20PM)總共花了7小時38分,比原先預估多了1.5小時。

這邊是100林道16.3K處

很高興接駁車司機已經在等我們

 

======================================================

<<關於林克孝與司馬庫斯古道的故事>>

寫下找路這本關於泰雅族南澳古道探尋故事的林克孝,在生前發表關於登山的文章並不多,用網路搜尋除了2009年發表的著作<<找路:月光.沙韻.Klesan>>之外,只有這篇在1977年(民國66年)10月由林克孝本人在現在已停刊的野外雜誌第104期發表的斯馬庫斯古道歷險。

文中林克孝將自己與六名同學趁著高二寒假,拿著一份五萬分之一的等高線圖以及號稱九小時可完成古道的資料,沒有足夠裝備就前往斯馬庫斯古道歷險的艱苦經過寫下。

高度正值森林茂密處,所以仰不見蒼穹;又因溼陰,菁苔至少五公分厚,空氣凝重得很難受,所經之處均是支稜尾根,坡陡而彎來彎去,方向不易把握……我們經過時棧道和獨木橋大部份都朽斷,天雨路滑,走來有點驚險。同時倒木往往截斷路面,有的樹徑一公尺以上,既不好跨,又不好鑽,加上山崩、谿水將路基流失,形成重重阻礙。……

 ……藉一點點光線找路,大家已是全身溼透,心力俱疲,一坐下休息便冷得受不了,有的已是半睡眠狀況,只有叫大家互相注意不能昏睡過去,硬撐著摸黑。……走到九點多還在深山中。幾乎每人都有輕微抽筋現象,有人體力已呈不支,面色蒼白,只靠一股毅力在走。有人主張先找個營地挨一夜,明天原路撤回。問題在連可以挨的地方都沒有。幾乎每個人都有墜崖記錄,幸好草樹茂盛,最多滾個五六公尺,東西掉了只有眼睜睜地看著它滑落,心裡想只要保住命能回去就好了。

林克孝"斯馬庫斯古道歷險"原文

 

劉克襄老師在這篇緬懷林克孝的文章"詩一般美麗的十七歲──再懷克孝"文末說道:

或許是中級山林相錯綜的森林,或許是泰雅族人深山部落的經驗,在這次的山行後,少年林克孝對北台灣的隱密山區,終而有了生命裡最重要的印記。盡管日後還有攀岩、海外山健行的經驗,甚而激起攀登珠穆朗瑪峰的壯志,但最終,他還是回到北台灣,在陰森的二千公尺中級山,在枝椏密覆的草莽中,持著山刀,翻尋著自己的古道,完成自己的長征。  古道那端,沙韻或許是路的盡頭,但開頭應該是這裡。這樣發亮的,永恆的,詩一般美麗的十七歲。 

2011.9.20 ── 同步發表於2011.9.20《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

 

<<關於神木、鴛鴦湖與古道>>

對照這份林克孝在野外雜誌民國66年10`月號發表的文章"斯馬庫斯古道歷險"中所附的地圖,可發現司馬庫斯古道並不包含下鴛鴦湖這段路程(鴛鴦湖為堰塞湖,形成時間並不長)。舊地圖中古道東口標示是28K(現今是16.3K),不經鴛鴦湖。另外現在司馬庫斯大老爺巨木群到部落這段路也不是當年古道的路(二老爺跟三老爺是在古道上)

林務局資料:
鴛鴦湖位於雪山山脈北段,位於棲蘭山區中,是東西向的狹長高山湖泊,亦為大漢溪最上游的源流。在湖面四周為淤積的沼澤地,再外圍的山地則大多為檜木林。由 於鴛鴦湖四周植物物種不多,湖水深處亦十分清澈,形成時間應該不長。學者推測,原本鴛鴦湖所在地是一個峽谷,可能因山崩而將出口堵塞,才慢慢形成湯匙狀的 鴛鴦湖。

鴛鴦湖整體地形是東陡西緩,地形上,有人說石頭溪襲奪了斯烏庫斯溪的上游,因此鴛鴦湖一帶呈現寬谷,而斯烏庫斯溪呈現無能河的狀態,然後在現在鴛鴦湖西側則有崩塌地阻礙溪水,因此積水成堰塞湖。鴛鴦湖的北側是2176公尺高的東丘斯山,南側則是1963公尺高的東保津寒山


 

整個古道是從西邊的尖石鄉秀巒開始,經司馬庫斯到100林道,就林克孝文章所述,在民國60年代一般登山隊伍會從古道東口100林道上山,接雪白山的西南稜,從西丘斯山東南稜上雪白山,所以在此之後這條古道就鮮見路條,是條泰雅人自己走的路,全長40公里(這長度應該是指秀巒到宜蘭)約9小時(泰雅族獵人)可完成。

 

 

=================================================================

<<司馬庫斯 v.s. 斯馬庫斯>>

新光部落舊名斯馬庫斯(賽考利克泰雅語:Simasou-Magos)和隔了塔克金溪的司馬庫斯Smangus音同名。「斯馬庫斯」屬於泰雅族的Knazi(基那吉)支族,「司馬庫斯」則屬於Mrqwang(馬里光)支族。後來新光部落名稱取代舊部落名,司馬庫斯黑色部落又變成景點。早年舊戶籍資料司馬庫斯只記載著玉峰村14鄰。日治時代此地的名字為斯曼庫斯,司馬庫斯在日治時代被迫遷村,在國民政府年代才遷回,村落名稱一直不統一,直到90年代才統一稱作司馬庫斯。在六零到八零年代,很多漢人作家稱司馬庫斯為斯馬庫斯,應為誤用。而古道西起於秀巒,經新光部落(斯馬庫斯)及司馬庫斯到宜蘭,到底是叫做斯馬庫斯古道還是司馬庫斯古道,這就不得而知。

 

=================================================================

<<關於申請100林道進出>>

100林道登山借道,包含司馬庫斯古道、梵梵山、唐穗山(可借道下山、不可借道上山)。申請方法如下:

100線林道因林區經營需要進行管制,為體諒登山客有時會從100線林道出山,常需步行林道辛苦,並易產生安全顧慮,故開放車輛借道100線進行接駁下山;有關申請登山借道需準備登山計畫書、路線圖、名冊(姓名、身分證字號、住址、生日、聯絡電話)、入山許可證;如通行司馬庫斯古道,須依計劃路線行進,勿進入鴛鴦湖湖區。

相關資料寄送: 行政院退輔會 榮民森林保育事業管理處,地址:宜蘭縣宜蘭市林森路100號,電話:03-9375110

100林道借道申請,回函附有公文一頁,切結書一頁,由領隊簽名擔負全員的安全與法律責任。 

=================================================================

 

在結束此古道行之後,我們簡單換裝。車行到12.1K有柵欄,司機須下車拿著剛剛進來時領到的鑰匙開柵欄進出

路邊每一公里都有指示牌,在12K會經過需要入園費用的棲蘭神木園

接近北橫的出口,另一森保處管制站(有柵欄跟管理員),我們的主糾蘇菲負責申請公文的要隨司機去管理處房子內還柵欄鑰匙並檢查證件。然後蘇菲拿著申請表格回來要大家一一簽名,繳回單子確認身分後,車子放行。100林道在此接上北橫台七線74.3公里處,我們取右走東邊往宜蘭去慶功宴!

下圖: 100林道出口森保處管制站石碑

 

司馬庫斯古道順走西丘斯山下100林道Day 1

回應

6年級前段班的水瓶座。喜歡旅行、爬山、做菜、衝浪…。

    沒有新回應!
優質大賞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