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9030321042018年底.丹大東郡橫斷(五) Day 8-10 無雙山&無雙社

丹大東郡橫斷第八天,我們從櫧山北鞍營地出發,越過櫧山之後就是無雙山,我開始有些緊張。爬了這麼多年的山,終於來到我的第99顆百岳面前,之前無雙山發生過這麼多的山難,讓我一路都有些緊張又興奮,不斷地提點自己要小心再小心,我的完成百岳夢想終於快達成了!

(繼續閱讀)

2019021623132018年底.丹大東郡橫斷(四) Day 7 東郡大山&東巒大山

在中央山脈的山脊上,總是很多機會看到水鹿,但是似乎丹大東郡橫斷這縱走路線上的水鹿特別害羞。白天趕路時,我們總不時聽見水鹿驚叫的聲音,抬起頭卻不見水鹿蹤影,嬌羞的牠們在白天視力很好,一看見我們馬上就逃得無影無蹤。不過第七天來到東郡東巒大山的範圍,有廣大的草原,我們終於看到遠方的鹿大辣辣地慢慢走過我們眼前,在這片台灣深山的草原上,人才是稀有動物,沒有天敵的水鹿是這邊的霸主吧!

(繼續閱讀)

2019012922152018年底.丹大東郡橫斷(三) Day 6 可樂(不)可樂山及郡東山

兩個人爬山應該速度上會比一群人快,但是偏偏我跟ㄚ亮都有一些壞習慣。ㄚ亮是亂帶王,所以每天一早吃完早餐後他要收30幾公斤的裝備就要花個2小時以上才能出發。然後這趟路上每到有網路的山頭,我們兩個就愛用手機上網跟家人朋友報平安,一連網就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最後是我個人不愛摸晚黑,一到下午四點多我就會耍廢不想走了!所以第六天行程我們就沒有按照計畫抵達預定的東郡大山東北鞍營地,第七天只能摸早黑提早走,走到快要天黑累得半死才到櫧山北鞍營地。

(繼續閱讀)

2019011623002018年底.丹大東郡橫斷(二) Day 5 義西請馬至與丹大溪源

丹大東郡橫斷第五天,一起床就看見天空萬里無雲,營地旁的斷崖下都是雲海,心情就一掃陰霾! 過去三天都是霧雨爛天氣,才驚覺我們是被卡在花蓮的雲裡了! 記得去年同一時期走馬博橫斷一路七天都好天氣,但是來到太平谷高度一下降到2660公尺,就連續霧雨,最後兩天走出中平林道又濕又滑。這次路線與馬博橫斷相反方向,從花蓮進南投出,首先就是先卡在雲裡三天,終於走到南投縣信義鄉,天氣開始好轉了!

(繼續閱讀)

2019010920262018年底.丹大東郡橫斷(一) Day 1-4 丹大山與內嶺爾山

這幾年來,嚮導ㄚ亮一直糾正我,這條我排在最後完成的十天路線,不叫做南三段,正確名字應該稱它為丹大(東郡)橫斷。它是橫的路線,跟馬博橫斷、奇萊東稜或是雪山西稜一樣是橫的橫斷路線,不是直的縱走路線。被暱稱"大南三"的中央山脈南三段,北起卡社大山接上北三段,南至秀姑巒大山接上南二段。這次我們要走的丹大東郡橫斷路線,從花蓮瑞穗鄉瑞穗林道進,途經丹大、內領爾、義西請馬至、東郡大山、東巒、無雙六顆百岳山頭以及眾多不在百岳之列又超過3000公尺的山頭,最後從南投信義鄉無雙社郡大林道出去。其實整個橫斷10天路程只有丹大山、內領爾山到義西請馬至這段路程是跟真正的南三段重疊。拿起地圖,十天的路程分正反兩面地圖實在有夠長,最後的郡大林道33.5K大崩塌跟33K搭車處都還無足夠空間可畫出。出發之前每每翻閱這份地圖總是讓我忐忑不安,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完這麼長十天路程。每看一次地圖我就默記一次山頭名字,出發之前我總算記住了這六顆百岳名稱!

(繼續閱讀)

201812042226雪見二本松、北坑山及大板根兩日遊

雪霸國家公園有三個遊憩區,這十年來我常去武陵跟觀霧爬山,但是一直沒有機會拜訪雪見。在這裡可一覽雪山及聖稜線的壯麗山景,當寒冬來臨,山頭藹藹白雪,因此日本人將原來的地名改為「雪見」,ゆきみ中文意思是賞雪的意思,聽起來就很美,讓我心生嚮往。不過雪見的泰雅舊名「Buan Para布岸把臘」,泰雅族語是「等待狩獵山羌的地方」,日本人來到這邊為了樟腦,修建了警備道,又蓋了駐在所,把山上的泰雅族人遷下下山。光復之後,台灣政府又修建了司馬限林道大量伐木,後來歸入雪霸國家公園,現在這裡是雪見遊憩區。今年秋末,我終於有機會開車來拜訪這個美麗的地方,也順爬了北坑山並找到大板根大樹。

(繼續閱讀)

201811061151季節限定 - 翠峰湖台灣山毛櫸步道

很久之前就聽說太平山山毛櫸秋天變黃的景色很不錯,本以為這些年爬山已看過北插天山、南插魯培山及內鳥嘴山的山毛櫸盛況,內心沒有抱著太大期望,而且秋天清晨宜蘭南澳鄉山區一貫的毛毛細雨爛天氣,步道一路上都很泥濘,來到步道尾端綿延600公尺稜線,突然見到兩側佈滿山毛櫸樹,在迷濛霧雨下搖曳著滿樹的金黃色葉子,我們這才知道什麼叫做壯觀的山毛櫸純林!

(繼續閱讀)

201810302211洛克線四川木里亞丁徒步穿越(一)出發

2018年10月,從四川成都下飛機後,我們跟隨著嚮導巴布,一路搭車三日,終於來到洛克線起點四川木里水洛都魯村,展開我們四天三夜的洛克線穿越。九十年前,美國探險家約瑟夫·洛克從木里出發,在木里王幫助下兩度(1928年3月及6月)穿越稻城、亞丁等地,深入貢嘎嶺地區,並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發表了文章和照片。1933年4月,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以其中仙乃日,央邁勇,夏諾多吉三座神山的探險經歷為素材,創作了著名的小說——《消失的地平線》。人們將小說中的世外桃源稱之為「香格里拉」,這「洛克線」也因此得名。

(繼續閱讀)

201809202259花蓮大里仙山秘境探訪

大里仙山這名字很有意境,第一次出現在文章中可能是昭和八年日籍攝影師毛利之俊拍攝並命名為"山風の瀧"的照片所寫的介紹文。身為八通關古道瓦拉米段山風瀑布的發源,拉庫拉庫溪支流山嵐溪與黃麻溪上游山林的水氣造就出青苔綠蘚鋪天蓋地的魔幻森林,這幾年來吸引了很多山友前去探訪。只是我們選在八月天前往,從熱汗淋漓的海拔600公尺慢慢爬升至2000公尺左右,才能一探森林美景。

(繼續閱讀)

201809132141大坑接二連三步道上頭嵙山

久聞台中大坑步道的美景多年,終於決定跟朋友們一起來拜訪。出發之前上網google一下,才知道大坑步道原來有十條(我們真是台北"俗"),研究一下地圖,左邊五條,右邊五條半,一時還真不知道該走哪一條好。後來上網看了一下別人紀錄,發現十條步道難易不一,其中二、三、五號可說是難度較高,適合登山客的步道,其他條步道則是老少咸宜等級或是適合生態導覽,決定走一條小O路線,從三號步道上山,登上小百岳頭嵙山,再走五號步道到二號步道下山,時間約2.5-3小時。

(繼續閱讀)

2018090222032018夏,南一段難一段(下)

來到卑南主山下,有點興奮有點緊張,這是中央山脈南一段最南端的百岳,也是我們這趟行程的最後一顆百岳,此後中央山脈將陷落至海拔1900~2772公尺間徘迴綿延40公里,一直到大武地壘再次拔起,連接南嶽北大武。原本想爬上卑南主山看日出的計畫,因為一出發就找不到三叉路口路徑的窘境,只能在往卑南主山的路上看著太陽漸漸從東方雲海中升起。美景在前大家快速往目標卑南主山高峰前進,卻在登頂前20分鐘眼睜睜看著卑南主山慢慢被雲包圍起霧卡雲,我們只能霧中登頂留下一絲遺憾。爬山通常就是如此,能登頂看到大景是幸運,能在半路有看到大景是小幸運,如果一路沒下雨是老天保佑,萬一整路都下大雨那真是衰到家,出門之前最好就要看清楚氣象預告,預報很差(超過60%下雨機率)就不要賭一把出門了!

(繼續閱讀)

2018083021132018夏,南一段難一段(中)

夏天的南一段,午後雷陣雨是常態。出發前山友GiGi特別告訴我,南部的百岳山頭特別容易"卡"雲,什麼是"卡"雲?出發前我心裡想著應該是"起霧"吧?!走過南一段之後,我懂了! 這卡雲卡的可紮實的,就是"霧雨"啦! 在別的縱走我又不是沒遇過,但是在南一段常常是早上就起霧,中午就開始霧雨! 路徑上的箭竹在封山九年之後可是又密又紮實,清晨的箭竹還留著前一天下午的雨水,即使太陽出來後稍稍曬乾,一來個霧雨又是濕漉漉的,穿過路徑上的箭竹,不只洗臉,連身體都洗了! 所以走著走著,我不禁高喊著: 奇萊東稜的箭竹海算什麼! 雪山西稜的芒草路真的不夠看! 用身體推開了茂密的箭竹,冷不防又被橫在路上的高山薔薇掃了臉頰,下坡想要抓一把箭竹止滑,卻誤抓刺柏搞得滿手痛得哇哇叫,這趟夢想之行突然變成考驗意志力的行程了!

(繼續閱讀)

2018082621572018夏,南一段難一段(上)

為了圓夢,我們在這個夏天踏上了中央山脈縱走南一段關山到卑南主山這段路程。夏天的氣候難以捉摸,每天的南一段,清晨日出雲海美景讓我們驚嘆,早上山林間霧氣讓我們迷惘,下午抵達營地天降大雨讓我們以為受到詛咒,最後在大風大雨的第六天我們順利離開它回到人間,我們才發現其實我們是受到了庇佑。封山九年的南一段,沒有可怕的地形卻有令人崩潰的箭竹、刺柏與芒草,時間慢慢將它變成荒野動物植物天堂,我們是久久才出現闖入這蠻荒之地的人類,輕輕悄悄地探訪它又離去,然後南一段又再度回到寂靜之地,等待下一批想要圓夢的山友到來。

(繼續閱讀)

2018072216412018奇萊北壁下屏風

奇萊北壁下屏風這條路線多年來都是一條冷門又缺水的路線,久聞此路線之陡峭驚險,若非想試膽的山友,一般還是都選擇奇萊主北來回或是屏風山來回撿百岳的路線。某山友的爬山紀錄中寫著這條路線是考驗友誼,重裝操到令人失去理智、人性脆弱經不起山的考驗(說的有點太嚴重),不過該山友又說有人爬山爬到成為莫逆之交,卻有人爬山爬到老死不相往來(這話倒是也確實)。我這臨時起意的奇萊北壁下屏風活動,多年的爬山好友兼嚮導ㄚ亮撥空參加,忠城及侯爸能說走就走,可愛的小藍臨時的加入,讓這個行程充滿了笑聲與歡樂,雖然中間第二天的行程又長又硬令人厭世(讓感冒的忠城差點崩潰),卻也是讓大家克服困難互相扶持友誼更加堅強,成為又一篇自己和好友間美好的山林回憶!

(繼續閱讀)

201807031919基隆嶼獨木舟奇幻之旅

朋友小崇說他要買一艘獨木舟,那獨木舟從去年夏天下訂,拖到快冬天才交貨,後來小崇就駕著這台獨木舟與哥哥闖了不少北部海岸及島嶼。我跟欣怡跟小崇喊話喊了很久,終於趁著夏天來到的時候,小崇要帶我們去划獨木舟了! 第一站就是封島三年的基隆嶼,久聞基隆嶼不好前往,雖然是在離基隆港4公里不遠的海上,之前只能包船才能團體登島,小崇把雙人獨木舟改造成三人,我們在巴比侖颱風即將接近台灣東邊海域的前一天出發了!

(繼續閱讀)

2018061222062018有夠累的外木山長泳

第一次海泳就挑戰基隆外木山長泳絕對是因為公司游泳社社長JJ不斷描述這個海泳過程有多好玩、水裡很多小魚多漂亮,才把我騙去的! 據已經參加過六次的大哥說,本年度(2018)的外木山泳渡可說是有史以來最艱難的一次,卻就被我們這些初玩者遇上了! 2580人報名參加,因為颱風加上退潮因素,整個海泳過程有兩處洋流區讓很多人卡住無法前進,有472人因體力不支被救起,還有最後一梯次500多人遊了400公尺主辦單位擔心遊不到終點就被要求折返起點,所以大概只有1500人左右完成。不過因為有公司同事Francis拉著我游,我也奮力的一路踢著蛙腳,竟然也在關門之前游到終點在三小時左右完成外木山長泳,上岸感想只有這海泳怎麼這麼累,下次除非天氣好海象佳,不然我絕對不要再被騙下水了!

(繼續閱讀)

2018052621512018六順山與七彩湖

六順山,現今在山友界來說,算是台灣百岳之中CP值最不高的一顆,西邊丹大林道不開放山友開車進入,東邊的萬榮林道也無法申請到入山證進入六順山山區。因丹大林道上有管制站有人員看管,山友多從萬榮林道走危險的林田山鐵道前往七彩湖跟六順山,4-5天行程只能撿到一顆百岳山頭,志在完成百岳的山友總是費經千辛萬苦來到此,卻又得偷偷摸摸的不敢大聲嚷嚷自己怎麼來到此的。所以我們怎麼來到七彩湖的過程就不講,來記錄一下去六順山的行程以及在七彩湖附近逛逛的心得!

(繼續閱讀)

201805212356尋找中央山脈上的寶石(上)

本文章已受保護, 請輸入密碼才能閱讀本文章:

密碼提示語:目的地在哪

201804122203三訪北大武順訪登山故事館

今年與北大武特別有緣,一月在舊好茶從北方看北大武山,三月再從浸水營古道從南方瞭望南北大武,到了四月幸運候補上檜谷山莊營地,我們終於要再次登上北大武。三訪北大武總是好天氣,清明之後鋒面來襲之前拜訪北大武,兩天好天氣直到下山快抵達停車處前半小時才飄起毛雨,故鄉的山總是親切,我想我應該很快地會再來拜訪祂!

(繼續閱讀)

201803302233司馬庫斯古道順走西丘斯山下100林道Day 2

新聞總是說司馬庫斯部落是因為1991年神木群的發現才帶動此地的知名度,在1995年之後與新光部落道路開通而開始有遊客拜訪。當我們離開司馬庫斯部落親自走在這條古道上,不時地看到參天古木巨木原始林,才覺得部落耆老應該早就知道巨木群的存在,與神木共處幾百年。這條通往宜蘭的司馬庫斯古道應該是他們狩獵的後花園,是漢人在六七十年代進入此處,才開始記錄起這北台灣唯一存留2000公尺以上樹種的高山原始林,古道穿梭在華山松、鐵杉、紅檜等高聳巨木間,直到接近宜蘭開始陡下100林道,才見當年林務局砍伐的痕跡。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6年級前段班的水瓶座。喜歡旅行、爬山、做菜、衝浪…。

    沒有新回應!
優質大賞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