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100當我還是一朵花

這一年的春天應當是來得特別晚的。當花還是花芽的時候,是連續數月的封凍,之後便是一段綿綿的雨期了。記得那是一場黑濛濛的雨。我沒有帶傘,走入一條長長的裡弄。四周的牆已然濕成一片淡墨色的氤氳,麻木地順著雨水的走勢往下淌著水珠。我不知道我的身體是否也像那傾圮的牆一樣,只是很理所應當地感到週遭的一切似乎太過熟悉,也便未嘗去注意,甚至沒有覺察夕日已然西頹。意外是在巷口的邂逅。一根老枝,兩朵莫名的花。或許還有些許旁的,只是未曾辨看。在這樣的雨中,花瓣自然歸於墨染,然而卻遠不似牆體那般充斥著頹意的敗筆,每一滴落在花瓣上的雨,都像是爐火純青的破墨,每一次花朵的搖搖欲墜,總會觸碰到另一朵花——他們挨得是如此的近!相互的觸碰,抖落了彼此身上滲動的雨點,而雨點留下的印痕,卻不為人所察覺地留在這兩朵花的花瓣上,等到瀝干其上的水漬,方能顯出其令人稱奇的不可摹狀的娟麗。又有多少人知道,這些是在一場黑闃闃的雨中,兩朵花相攜相伴頑強地傲立在枝頭,所留下的印痕。風雨似乎未曾停息,可以肯定的是這兩朵尚未完全盛開的小花,驕傲地在雨中交相搖曳,編織著屬於彼此的無盡而斑斕的色調——有誰會看得見自己成熟的樣子呢?然後我便記不清了。當我能再一次走出去的時候,已是萬里無雲。我努力追尋腦海中殘存的一點記憶,摸索到一個街口,是有一根老枝,是有一些盛開的花,可是卻再也找不到依偎在一起的兩朵。好久,才覺得其中有一朵正是那天雨中兩朵花的一朵,他身上的氣韻,正是那天風雨的筆意。走近辨看,他旁邊確乎曾有過一朵花的背影。那花稱不上濃艷,但是已經很悅目了。暖暖的陽光輕柔地灑在花上,映射出來的卻是一襲冷峻的沉默。他似乎很想晃動一下身軀,可是沒有風,只有憑借我的氣息,微微地動搖一下已經開到了極致的花瓣。你是否想起了那個和我在暢快的搖曳中度過的黃昏?我轉身離開,又回頭看了一眼,那陽光下獨自渴望著搖曳的美麗的花。翌日的傍晚再過去,那些花瓣已經枯萎。看那稍顯飽滿的花托,應當是能夠結果的。這一次我並不離去,就一直守著,直到我發現這是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總有一天,他會是一粒飽滿的果實,在秋日的朗朗的天空下低著頭。他不再搖曳,而是靜靜地等待蒂落的那一刻。或許他在感恩,感激陽光雨露,感激歲月滄滄。有沒有這樣的可能:他想起了那朵曾經陪他一起開放的花,那朵在風雨中與他相依相偎,拍落彼此身上蓄積的雨水的

(繼續閱讀)

201204301915清淺沉吟,清歡依舊

每天都會路過街頭的一個攤位,擺滿琳琅滿目的書籍,我會習慣性的停下來,輕輕的捧起一些書,翻開、關上、放下,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然後轉身離開。想像買下它們,狠狠的讀完,再棄之不顧,這個念頭卻被現實的無奈生生的泯滅,沒有時間,我想,又是沒有時間,我痛恨自己。我是一個不安分的人,不會像一些興致高雅的人將一本本翻舊了的書逐個收藏。我說我什麼書都讀,是泛讀吧,淺的,不久便遺忘了,像放置一件不能再穿的舊衣服,放在某一個角落,讓它漸漸離我生活遠去。深的,一遍也過,不會重複,把一些賦予生命的文字讀懂,是一種感覺,一種意境,重複是在剝奪它們的靈魂,重複的生命不會出彩,只會讓珍貴的東西貶值。一個人的思想,一個人的經歷總歸有限,我便對任何書便不會再那麼迷戀,讀一本好書,是能影響自己的,不只是讀一種思想,也是讀一種別樣的人生,一個好的作者會用生命為文字化妝,傾羨那些為人所知的散文大家寫出的文字,但他們都是孤獨過的,淡薄寡利那只是世人的一種癡想吧,平淡的生活也離不開現實。但一個喜歡文字的人,未必是想寫出華麗驚艷的絕世之篇,恰恰相反,也許只是感受一種人生有味是清歡的意境。一個博學多才的人,必須有豐富的社會打拼經歷,加之閱讀帶來的不乏的積累,便也是我覬覦的一種狀態。若要問我喜歡讀何樣風格的文,說不清,道不明。也許這個性格有一定關聯吧,喜歡掩藏,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緘默,適時驚艷,僅此而已,這樣的人總會有蒼白的孤獨感,這樣的句子也許更能表達心悸:“我們要全心全意默默地開花,以花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於是學會在心情陰鬱的時候會聽一段清淺,靜謐的輕音樂,讀一些不知名人士寫的文字,簡簡單單,卻總能意外契合自己脆弱的一面。於是我只會鍾情於一點點,這是在迷離的現實之外,另一份不可理喻的清明。就如繁雜的世俗,燈紅酒綠,曖昧的都市氣息,讓人喘不過氣來,而偏偏有許多人喜歡在窒息的氛圍中掩埋那一點弱小,讓生活充斥糜爛的氣息,乃至瘋狂的不顧及他人的感受,讓年華透著蝕骨裡的冰涼,哪一天厭倦了自己的不堪,暮然回首,生命中最美好的際遇早已消散,唯有用未央的生命去填補青春那筆無底的賬。揮霍青春更是一種不願面對和開啟的偽裝,我們都喜歡偽裝,只是偽裝的角度不同罷了,換個詞,我想到了化妝,讀過林清玄一篇散文《生命的化妝》,他寫道他曾問一位聞名的化妝師:“你研究化妝這麼多年,到底什麼樣的人才算會化妝

(繼續閱讀)

201204230506踮起腳尖,讓夢想更靠近陽光

“踮起腳尖,讓夢想更靠近陽光”----這是這次作為行業優秀記者代表發言引用的標題。誠如自己所言,特別想借此機會表達一種樸素的情感和願望。而這個靈感來自於丁立梅姐姐的《踮起腳尖,更接近陽光》。我以為,應該是夢想更靠近陽光。那是多麼美好的一種意境啊,幾乎,就是在一瞬間,便無法忘記了。一路走來,因為文字的相伴相守,原本平淡的生活格外豐富了許多,又生動了許多,真實了許多,又深刻了許多,它記載了我的夢想,我的足跡,還有我的歡笑和淚水,證明我曾經存在過,曾經拚搏過,曾經掙扎過。即使多年以後,在外人眼裡,用世俗的價值觀去評判,離成功和鮮花還太遙遠,但在我的內心,只要自己努力了,至少問心無愧了。不管夢想是否最終成為現實,至少,它離太陽,離高山,離顛峰,離遠方,又近了一點點,哪怕只有一點點。總相信,每個人都是懷有夢想的。只要你肯努力,願意踮起腳尖再努力,那些夢想,就會更加靠近陽光,給你溫暖和力量。這是一種積極的人生態度,這樣的主調決定了我的文字方向,也決定了我內心的追求目標。這種美好的意境既是送給那些因為文字而結緣的朋友,更是送給一直把文字當作最誠摯的知已的自已,好讓自己在生命的旅程中,永不放棄,繼續保持一顆乾淨的心,留一片自留地,與名利無關,與利益無關。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