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91130她永遠是我的依靠

  在遙遠的陌生的城市,我於燈輝稀落的樹蔭下仰望,驚喜地看見久違的那壹彎新月,忍不住想到了家鄉,想起了媽媽……還有我的故夢。
  我的心兒就像壹只小鳥,於此刻展翅高飛了。穿越遮天的樹蔭,沖出幽靜的密林,刺進朦朧的夜色,飛過蒼茫的山影,奔向遠方的家鄉。我仿佛看見了月下幹枯的瓦扉,挺拔的煙囪升起筆直的青煙,披著月光的疲倦的身影匆匆走進了廚房。記憶中美麗的媽媽的臉龐盈滿我的眼眶,只在壹瞬間變成了那般憔悴的模樣。
  我懷念那些年追逐著稻香無憂無慮的歲月。特價機票幼小的身軀拖著重重的“行囊”,走在回家的金色陌上。野草叢叢,秋香四溢。蛙聲陣陣,唇邊的歌謠輕輕唱響:“月兒彎彎掛晴川,小溪彎彎繞青山,村徑彎彎把家還……”
  那樣的日子似乎壹去不復返了,而我也漂泊在遠方的煙雨中,只有在這樣的月色裏,才舍得漾出心中無盡的思念來。
  每壹個遠遊他鄉的孩子,心中都有壹個靜候著他的港灣,在妳思念時想起,在妳無助時想起,在妳孤單委屈時想起。而我的港灣,在我心中深藏的故夢裏,那裏有我的媽媽,她永遠為我守護著心中的壹方凈土。
  我當然也有孤單的時候,有委屈的夜晚和不安的睡夢。有時候,我獨自徜徉在月色的柔波裏,回顧青春,只覺時間在無意中飛跑;恍然發現,或許就在下壹刻,青春離我而去;而生命裏似有許多留白,就像月光那蒼然涼意,潛留著壹抹淡淡的惆悵。
  我躲進永遠的故夢裏,在有月兒初照的傍晚。水邊,媽媽在洗著我的衣服;回到家,媽媽開始切著雪白的蘿蔔,開始做飯;站在桌旁,媽媽用手去扇白蘿蔔燉肉的香鍋;看了看門前月下的金穗,和那條通向村外的小路,媽媽喚了爸爸回家去;睡著了,貼在爸爸身邊,媽媽喃喃地叫著我的名字。
  我知道媽媽,她深愛著我,壹輩子都深愛著我,每壹個白天黑夜都想念著我。在我失去我的戀人之後,在我遠離家鄉漂泊以後,在我醉著月色孤單委屈的時候,在我想念著媽媽的時候,她壹定也想念著我,她是終日都在想念著她的兒啊。
  我也深愛著我的媽媽,我要為媽媽寫詩,寫我心中最美的詩。
  某個夜晚,月兒彎彎,月色蒙蒙。我用大頭鉛筆寫著最樸素的詩行,在詩的前面寫下壹個最簡單而又最豐腴的詞匯——媽媽。也就在那夜靜靜的月光下,我輕輕拾起那段稻香飄溢的日子。歲月如蛙聲驟響,撥亂了顫動的心弦,撩起沈就的不安。那條明亮的雪線,走進我的詩行;那縷鐫刻時光痕跡的字眼,無形間爬過了媽媽的發絲。
  那壹次回家。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不知何時起,媽媽已不再揪起我的耳扇,壹遍又壹遍不厭其煩地叮囑;又壹個夜晚,我邀了月色,Dr Reborn抽脂獨自出門踏野逐涼,媽媽也只說聲:早些回家。面對無盡黑夜的我,坐望墨色山水漣籠;月兒彎彎,與我壹同涉水河畔,壹股清冽的心泉流過每壹絲溫暖。那晚,我獨坐壹夜,並不知道媽媽是否和我壹樣,整宿不寐;而我其實明白,當我於靜默中沈醉青春的回憶,在嘆息中忘了前行,媽媽定也在某個屋裏,守著燈火,壹夜躊躇,銀眉不舒。
  殘忍的歲月將媽媽纏繞,而我的心在滴血。媽媽,我註意到了,妳開始每天與苦澀的藥物相伴,每周要獨自去醫院做壹次檢查,每月由爸爸陪伴到門診做壹次治療。我很難回壹次家,那天我們壹起上街,妳已經不能跟緊我的步伐;瞥見妳白鬢含霜,妳卻笑著說已沒了燙染的心思;夜深無眠,我知道妳只因憂思成疾。
  媽媽,妳也懷念著過去。妳和孩兒壹樣,並非什麽文人墨客,甚至不曾寫得百來漢字,但內心的情感與別人是壹樣的,對憂思之情的寄托更是與古人有著千年不變的默契。於是妳“欣賞”月色的夜晚多了,妳手中的針線開始密密地密密地縫著,睡夢裏的喃喃變成了焦急的呼喊,妳從不信鬼神基督,如今卻在嘮刀之余開始禱告祈福,妳懶得照鏡子是怕看見鏡中皺紋清晰的自己,是怕見著耳鬢蒼然的銀絲。媽媽,妳開始懷念,而妳的思念始終沒有停止過。
  我最親最近的故夢啊,我是在妳的繈褓裏長大的,是妳陪我度過無數個漫漫長夜,如果妳知我心意,是不是如我壹般思念著媽媽、心疼著媽媽啊?妳也有自己的媽媽吧。親愛的夢啊,請妳為媽媽送去安穩的睡眠吧;在夢裏告訴媽媽,她永遠是我的依靠,是我溫暖的港灣,媽媽永遠都是最美麗的!
  故夢和月色都是無窮盡的,就像人們的相思之情。今月古月,常常常常照故人。我時常想,若沒有那從遙遠的歷史,壹直做到現在且將去往未來的故夢,這照耀萬載的月色是否還那般溫柔、那般癡情?故夢、月色和相思終融匯成壹條歷史的長河,從古到今,機票奔流不息。
  媽媽啊,明月如我心,明凈而永恒。我醉在月色的溫婉柔情,媽媽妳也要傾聽它替我送去的祝福啊。
  我在遠方,我在月下,我在夢裏,而我已經醒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