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22331記憶




畫家筆下的白襯衫飄蕩在空中,
身體缺席後,白襯衫在起伏的光影中是否還留存著對身體的記憶?
記憶一種溫度 ? 或是一種氣味?

 

今年冬天特別冷。那天晚上,將脫下來的衣服疊好,放在窗邊的矮櫃上。早上起來時,衣服是冰冷的。剛剛離開被窩的身體穿上一夜放置在窗縫邊的衣服,溫差之間有種異樣的陌生,身體打個哆嗦,衣服逐漸回溫,一點一點地,彼此喚回睡夣前的共同記憶。

 

電視有回做了一個失憶專題的報導影片中有個中年婦人叫米葉,米葉的記憶停留在1992年。往後的日子裡,為了解決失憶的痛苦,她以書寫來紀錄自己存在的事實。巨細靡遺的流水帳。透過自己的字跡,她知道櫃架上的一本一本記事本是自己的生活。但是,每次看著看著就留下淚來,她對自己這些詳盡的生活細節毫無印象,彷彿那是別人的故事。
螢幕上經常出現米葉的臉部大特寫。好安靜好乾淨也好憂傷好憂鬱的一張臉。米葉臉上的乾淨讓人不禁聯想著,如果記憶是一種紀錄書寫,失憶後的空白算不算是書寫紀錄的停擺。
於是,失憶讓時間無法在米葉臉上留下刻痕。
於是,失憶的米葉有一張乾淨的臉。
乾淨卻憂鬱。
米葉那一段的最後米葉說她不想再活下去,活著沒記憶是生命中不能承受的折磨。

是這樣嗎?
失去記憶有那麼嚴重嗎?
沒有記憶不就沒有過去的負擔,沒有過去的負擔不就更能理直氣壯地活在當下?
 
早些年,王家衛拍了一部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武俠片【東邪西毒】。劇中人人都有一段只能嘆氣的記憶。那時的王家衛年輕些,肝功能應該還不錯,對抗記憶折磨的方法就是讓劇中人喝下「醉生夢死」的酒。
贈酒者說 :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
所以倒杯「醉生夢死」喝下去,將前仇舊恨全都忘的乾淨。
…..

 

能記的不想記,不能記的不想活。記憶煩人失憶也煩人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