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04052923年前的這一天


23年前的這一天是我的大學畢業舞會,從進大學那天起我就等這天。

23年前的這一天,我從早上就和室友一直守著電視機看即時新聞,看得很無奈很鬱卒,啥也不能做,自覺很嘸用。

看到傍晚時分,淚枯且精疲又力竭。想到一生只有一次的大學畢業舞會就要開始了,我決定振作起來,騎摩托車去找之前就約好的舞伴3L。她也在看電視,也哭得淅瀝嘩啦。但是,當她聽到我的來意時,她還是提起精神用她哭啞之後的嗓子痛罵我一頓。

 

我決定騎著摩托車去另尋舞伴。最後我找到左鄰王巧萍和右舍徐桂林願意跟我一起去跳舞。

 

當我們三人抵達學校大禮堂的畢業舞會現場時,禮堂外有學弟妹拉著抗議的大布條:國難當頭,舞會停辦...。我們在抗議聲中還是進去跳了舞。興味索然地跳著,潦潦草草地跳完我期待四年的大學畢業舞會。

 

隔天,我繼續守著電視看全世界關注的後續發展...

再過幾天, 系館公告欄上貼出一張字條: 中國的孩子都在天安門前死了!!

在那個時代, 這是一種嚴厲的譴責。

.......

我記得六四。我記得大家所記得的六四。我還記得屬於我自己的六四。我一生只有一次的大學畢業舞會。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