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90211走遠了

 

 


我原本只想修兩筆,增添幾個深一點的顏色,把暗影打進去,再深一點,就一點點。

這是一幅2003年的畫。幾近完成。我常常這樣,在完成之前停下來,將它掛到牆上,乾了之後,收到架上。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在完成之前,轉身,著手另一個新的開始。
我想,也許,我是一個不喜歡結束的人。

最近因為展覽要整理一批作品。在搬動作品的過程中又看見這幅畫,它與已經挑出完成的作品似乎有點關聯。它幾近完成。我認為,再添兩筆就行了。

然後,一整個下午,我從預計一個鐘頭內能完成的工作量(就只修那兩筆不是嗎?)...越修越多,更動的範圍不斷擴大……,最後,一幅2003年的畫消失了。它成為一幅新的畫。

而且我想,明天還得再繼續處理好那最後的,最後兩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